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灣醫護:從SARS到中共肺炎 17年的同與不同

文/蘇冠米

在台灣醫護人員看來,這次中共肺炎(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和2003年的SARS相比,有兩點讓人更加安心。(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

在台灣醫護人員看來,這次中共肺炎(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和2003年的SARS相比,有兩點讓人更加安心。(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

人氣: 1362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台灣醫護人員看來,這次中共肺炎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和2003年的SARS相比,有3點不同。但不變的仍是在困難中,人們的互相支援與善意。

1. 比SARS時期,心中更有底

當年面對SARS疫情,台灣被世界衛生組織(WHO)排除在外,醫護人員對SARS病毒一無所知並感到恐懼,因此為了保證安全,各方面作法的標準都採用嚴格要求。

前嘉義榮民醫院感染科主任、崇蘭診所院長蔡宗宏回憶,當時有一疑似患者2次採檢皆為陰性,但X光片很像SARS,又診斷不出是否為其它疾病,讓很多醫師感到害怕。

蔡宗宏說,也許是當時檢驗能力有限,在試過很多治療方法都無效後,該名患者因呼吸衰竭過世。屍體仍採高規格處理:先包上2層屍袋,運走的過程沿路噴灑化學消毒劑。當時因很擔心過程出紕漏,他還親自陪推靈車去醫院冰庫。

2003年不單只有和平醫院爆發嚴重院內感染,台灣出現了多起院內感染案例,其中包括高雄長庚醫院的一名胸腔科醫生被感染的事件。

民眾醫院感管師、感管護理長郭秀娥回憶,當時高雄長庚院內感染消息傳出後,長庚裡的病人都因害怕被傳染而趕著辦出院。當時她在屏東基督教醫院擔任感控主任,接到這一消息時,就立刻與小組召開緊急會議,並跟健保局索取高雄長庚當日出院名單,去查屏東基督教醫院裡有沒有這些從長庚轉來的病人。

2003年4月,一名男子在台灣三軍總醫院松山分院門前為一輛運送SARS疑似病患的救護車消毒。(PATRICK LIN/Getty Images)
2003年4月,一名男子在台灣三軍總醫院松山分院門前為一輛運送SARS疑似病患的救護車消毒。(PATRICK LIN/Getty Images)

SARS疫情過後,台灣政府為免重蹈覆轍,制定新興傳染病的防治措施,完善了規範。同時,改造衛生署和疾管局,新增20多名感染症專科的防疫醫師,並加強培訓地方衛生人員。

​為防止發生院內感染,醫院更加重視感控,醫院評鑑或各項查核都有明訂配置感染管制師及感染症專科醫師的規定。在17年來不斷的演練下,這次疫情來襲,正檢視著各家醫院平日感染管制措施是否落實。

郭秀娥表示,當年因缺乏經驗,接收的訊息也不是很清楚,都處在緊張狀態下,是靠大家互相扶持走過來。有了SARS經驗後,這一次醫護人員更清楚該怎麼做。

除了更有經驗外,在資訊傳達上也更簡單。醫院現在只要對衛生局負責,不像當年要向多家政府機關報備,讓人疲於奔命。郭秀娥說,加上手機普及、通訊軟體LINE可設群組,衛生局接到中央的訊息會發表到群組,她再轉發給院內群組,訊息流通比當年用傳真更快速。

2. 醫護人員的防護裝備更安全、充足

這次中共肺炎疫情,院內第一線人員的全套防護裝備為:連身型防護衣 1件、防水隔離衣 1件、雙層手套、N95口罩 1副,防護面罩或護目鏡擇一。

胸腔重症科醫師蘇一峰表示,SARS當年防護裝備較不足,沒有護目鏡且防護衣也少,醫護人員可能僅配戴髮帽、面罩及N95口罩就去接觸病患,不像現在連清潔人員都有全套防護裝備。也因曝露的感染風險很高,又是死亡率高的未知傳染病,當時醫療人員的恐懼氛圍很重,照顧確診患者就像在抽生死籤一樣。

17年後,因對這類傳染病較有經驗,醫院不僅更加重視感控,且醫護人員防護裝備更充足,相對而言沒有像當年那麼恐慌。還有醫院發明「防疫屏風」,在透明壓克力板挖洞,可讓雙手穿過,以便醫護人員進行鼻咽喉採檢時,免遭患者咳嗽噴出的飛沫所感染。

同時,護理人員的辛勞也更受到重視。台灣衛生福利部部長、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日前透露,目前正在規劃醫護人員的危險津貼,只要進到加護病房,醫師和護理師都是一天1萬補助。

郭秀娥表示,護理人員待在病房裡照顧病人最久,比醫師還長,但當時的補助只有5千元。這次就有護理人員站出來反應、爭取權益。

3. 更難防的中共肺炎無症狀患者

SARS雖然死亡率高,但醫院可透過發燒篩檢站找出患者。中共肺炎傳染力強且患者不一定會發燒,加上症狀多變、潛伏期沒症狀已具傳染力,讓醫護人員們戰戰競競。

前台安醫院麻醉醫師、現聿信醫療臨床總監賴彥均表示,當患者出現呼吸衰竭時,需由麻醉科醫師協助插管。如果插管時知道是確診患者,會把自己從頭到尾都保護好,害怕心理反而減輕。但這次存在無症狀患者,讓麻醉科醫師對每位患者都很戒慎恐懼,每一次插管時,都要徹底消毒,全把患者當成有症狀的人去處理。

目前在門諾醫院服務,同為麻醉科醫師的賴賢勇為了減少插管的風險,設計了一款由透明壓克力板製成的「防疫箱」,可直接罩在患者頭部執行插管,降低遭患者飛沫噴濺的風險。

麻醉科醫師的賴賢勇為了減少插管的風險,設計了一款由透明壓克力板製成的「防疫箱」。(取自賴賢勇臉書)
麻醉科醫師賴賢勇為了減少插管的風險,設計了一款由透明壓克力板製成的「防疫箱」。(取自賴賢勇臉書)

賴賢勇在個人臉書上分享這一設計,並介紹說:「在無負壓隔離設備的環境中,進行氣管插管急救,能多一分隔離,就是對醫護人員的多一分保障。」

他不願申請專利,而是進行公開手繪設計圖供全球醫護無償下載使用。目前全球約有20個國家開始採用。

患難中的人性光輝

目前這場疫情的慘況已超過SARS,仍看不到結束的盡頭,但也激發人性光輝。醫護人員雖然害怕自己被傳染,仍堅守第一線;或是互相分享治療方式、新設計的醫療器材。

無論在台灣還是在其它國家,都可以看到許多溫暖人心的故事。

台灣口罩採實名制,各地藥局負責分裝、販售。台南一名 72歲、患有泌尿道病症的藥師陳盈舟,包著尿布在藥局裡幫忙,卻不覺得辛苦。他接受台媒訪問時,忍不住落淚,稱自己有癌症,不曉得何時會離開,希望能趁現在多做一些對國家有貢獻的事。「這疫情這麼嚴重,國家需要我,藥師在第一線,當然我們絕不能退卻。」

85歲的義大利退休麻醉醫生奇隆(Giampiero Giron)無懼染病風險,願意回到醫院救人,因為他曾宣誓過。他說:「他們問我可以回來上班嗎?我說好。當你以醫生為志業時,你永遠就是一員。」

郭秀娥回憶,17年前,面對不明疾病的恐懼,醫護們依靠互相幫助走了過來。而17年後,在傳播力強、難以捉摸的中共病毒衝擊下,除了憑藉豐富經驗、更好的醫療條件外,互相扶持與善意相助,也許仍是闖過難關的關鍵之道。

註:新冠狀病毒,也稱武漢肺炎病毒,大紀元認為叫「中共病毒」更準確。因該病毒來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更因中共掩蓋疫情導致病毒向全世界擴散,並造成全球大流行。

瀏覽大紀元健康1+1頻道,了解更多健康知識!

· 【一線採訪】中共改抗疫補貼標準 醫護憤怒 

· 台灣緊鄰中國為何確診少?防疫成功的原因 

· 這些醫護人員守在第一線!抗疫背後你不知的辛勞

責任編輯:李清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