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山大火為何重演去年悲劇 知情者揭真相

人氣 12281

【大紀元2020年04月03日訊】3月30日,四川涼山州西昌市發生森林火災。31日凌晨,涼山寧南縣19位救火人員集體在撲救森林大火的途中遇難。而去年同一天,涼山森林大火奪走了31名撲火隊員的生命。民眾質問為何殷鑑不遠又再次重蹈覆轍?

這次火災中遇難的19位救火人員包括從臨近寧南縣趕來支援的18位救火隊員和一位當地嚮導。他們遇難的原因是在去往救火地點的途中,風勢加大,助長火勢,讓他們無法撤退。

「最外面的人燒得不成形」

推特帳號為「歐文斯傑」的推友親自參加了本次救火行動,他發推印證了上述殉難地點的情況。

他匿名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他在現場從對話機中聽到了這些隊員遇難的情況:「隊員們都在坑地躲避火災,二十一個人抱在一起想著靠比自己高一截的土地來躲避火災,但是火實在是太猛烈了,在最外面的人已經燒得不成形了……最後只有在坑裡最裡面的幾個人活了下來。」

知情者:指揮中心沒弄清火勢方向  低估火災等級

該知情者認為,造成這種慘狀的原因,有當地的指揮中心讓冒險進山的問題。這些外來的救火隊員不熟悉當地情況,但發生火災時,當地風勢多變,指揮中心過於急躁,還沒有弄清火勢方向就貿然讓隊員們上山。並且中心低估火災等級,沒能及時派出直升機等設施。

19名地方救火人員的遇難,讓人們迅速聯想到了去年同一天,同樣隸屬涼州的木裡縣發生的火災。當時也有27名消防員和4名地方救火人員遇難。

該知情者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可能也是因為去年的那次重大火災,政府要求迅速控制山火,所以才釀成了這次的慘劇。

在官方公布的遇難名單中, 18位救火隊員最小的不到25歲,最年長的47歲。他們均是寧南縣披砂村和天鶴村的村民。

成立僅三個月的「專業撲火隊」

據澎湃新聞網的調查,這批救火隊員屬於去年底才組建的寧南縣森林草原防滅火專業撲火隊,全隊81人。但這支隊伍屬於民兵性質,存在很大的局限。

參與了救火的推友「歐文斯傑」在推文中說,這些消防隊員基本身分是農民或做小生意的,消防只是兼職。他們當消防隊員的薪酬由當地政府財政撥款,因為當地財政緊張,他們每個月都只有1,500的工資,並且只發半年。

一位退役的中國消防兵匿名告訴自由亞洲電台,目前的消防體制有體制內外的差別,這批寧南的隊員屬於體制外的臨時人員,專業素質不夠。

這位退役消防兵提到的體制,是中共政府2018年改革之後的消防制度。2018年10月,原公安消防部隊全部轉交中國應急管理部,現役編制轉為行政編制,應急部成立消防救援局與森林消防局。

新消防體制弊病:地方隊專業素質、裝備差

這種消防體制存在國家隊與地方隊的差別。據財新網報導,所謂國家隊是由中國應急管理部管理,而地方隊由各地方政府負責;這些地方隊主要從事預防工作和打小火,而不是應對大型火災。

前面那位退役消防兵表示,由應急管理部直接管轄的消防隊伍有明顯的優勢:「改革之後新招募的消防救援隊員有三年的試用期,主要進行技能培訓,跟班作業,積累經驗,三年之後才正式開始處置火情。」

而由地方負責的消防隊伍,存在明顯的地區差異。「像東部沿海的發達城市,裝備精良齊全;地方的私企救援隊裝備也更好。而地方財政情況不好的地區救援力量特別糟糕。」

也就是說,像四川涼山這樣的貧困地區配備給地方撲火隊的裝備自然也不會好。在2018年中共消防體制改革之後連續兩年發生相同的悲劇,也非偶然。

微博上的網民紛紛質問:「說實話,我想問問這些犧牲真的是不可避免的嗎?」「還是和去年同一天,為什麼不能避免犧牲?」「這火非要那命填嗎?能不能不救或者早點救?」「救火非得拿命救嗎,不會科學救火?政府對消防這塊應該改革了。」「為什麼不吸取去年的教訓?」「為什麼會犯同樣的錯誤?」

此外,涼山州下轄的中共寧南縣縣委宣傳部傳出一份緊急「封口」通知稱,「未經縣委宣傳部允許,各鎮各單位所有幹部群眾,均不得擅自接受外來媒體記者的採訪」,「各鎮各單位幹部群眾,未經許可不得擅自發布此次事件的信息,不得擅自對此次事件進行評論、定性。」#

責任編輯:心鑑

相關新聞
四川涼山大火再次復燃 已致31人死
四川涼山西昌市發生山火 致19死3傷
涼山大火 19名撲火隊員遇難 多來自農村
四川西昌瀘山大火復燃 當局急下「封口令」
最熱視頻
【新聞第一現場】美暴徒講中文 中領館或參與
【有冇搞錯】中央猶豫 港共急切 林鄭北京碰壁
【珍言真語】白兵:國安法攬炒成功 香港才自由
【紀元播報】中共陷窘境 外交部發言人變軟認慫
【新聞看點】美英制裁 專家:共產黨如自由落體
【紀元播報】六四31周年 全球「遍地燭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