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疫苗真是中共病毒解藥?問世面臨三大疑問

文/蘇冠米

中共病毒重創全球,人們期待疫苗能及早問世。 (David Greedy/Getty Images)
中共病毒重創全球,人們期待疫苗能及早問世。 (David Greedy/Getty Images)
人氣: 647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中共病毒(又稱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重創全球,人們期待疫苗能成為這場疫情的解藥。

各國的疫苗研發也加緊腳步,包括核酸疫苗、病毒載體疫苗和滅活疫苗在內,目前全球有7支中共病毒候選疫苗進入臨床試驗階段。

然而,疫苗的開發成功機率有多少?若問世,有效性和安全性又將如何?

疫苗非萬能  SARS、愛滋病等都無成功疫苗

「在過去一、二十年中,疫苗領域發展很快,但針對RNA病毒,沒有什麼成功的疫苗發展出來。」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系實驗室主任林曉旭博士說。

流感病毒、冠狀病毒(例如SARS、MERS、中共病毒)、登革熱病毒、愛滋病毒和伊波拉病毒都屬於RNA病毒。除了流感病毒之外,其它RNA病毒都沒有成功的疫苗問世。

流感病毒疫苗算是目前全球最成熟的RNA病毒疫苗,但效果仍然有限。因流感病毒年年變異,每年的流感病毒疫苗種株都要重新挑選,且施打流感疫苗後,並非絕對不會感染。據美國疾控中心(CDC)報告,歷年流感疫苗有效率在40%~60%之間。

外界期待中共病毒疫苗開發後,能像流感一樣,通過年年施打疫苗去控制。林曉旭認為,就算有疫苗,強悍的中共病毒可能還是會造成很多人感染、重症,甚至死亡。因為中共病毒傳染力強,死亡率也高,目前全球死亡率高達6.7%,在英國、法國、意大利、比利時等國,死亡率更超過14%。而且,中共病毒疫苗的實際應用,面臨三大疑問。

一、病毒變異 可能削弱疫苗有效性

「我對(中共病毒)疫苗基本不看好。」瑞士生物技術公司SunRegen Healthcare AG的首席科學家、歐洲病毒學專家董宇紅坦言,RNA病毒疫苗開發很難。

開發一支疫苗,至少需要18個月的時間。然而,18個月後病毒的變異難以預防。因為RNA病毒比DNA病毒變異更快,而中共病毒的S蛋白又是高度變異區。

董宇紅解釋,疫苗設計的原理,是在病毒結合人體的S蛋白上,尋找一個關鍵的抗原表位(epitope),通過疫苗模擬這個表位,期望人體免疫系統能對疫苗產生抗體。未來抗體能中和入侵人體的病毒,讓它們不再感染細胞。

但中共病毒除了可從人體細胞表面的ACE2受體入侵外,生物學預印(BioRxiv)網站發表文章指出,該病毒也可與免疫系統T淋巴细胞表面的CD147受體結合。當ACE2、CD147等受體都可能參與感染環節,使中共病毒S蛋白可能結合的關鍵表位的研究更加困難。

就算找到一個假定的表位,董宇紅提出一個質疑:「免疫系統是一個很複雜的巨系統,人們對它的認識到現在還在摸索之中,能用一個表位解決這個超級病毒的問題嗎?」

中共病毒變異快,使疫苗的開發變得很困難。(THIBAULT SAVARY/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病毒變異快,使疫苗的開發變得很困難。(THIBAULT SAVARY/AFP via Getty Images)

二、病毒可破壞免疫系統 疫苗效力未必持久

「這是一個相當難對付的病毒,對細胞的殺傷力也很強。」林曉旭說出許多專家對中共病毒的感受。

中共病毒具備攻擊人體免疫系統的特點。已有研究發現,人體感染中共病毒後,會出現外周血淋巴細胞的進行性下降。董宇紅解釋,一般在感染其它病毒後,人體出現小幅度的淋巴細胞下降屬正常現象,這是因爲淋巴細胞清除病毒造成的自身損失,「但若淋巴細胞數目嚴重或持續性的降低就不妙。」

這一點,也造成疫苗開發的難度。因為注射疫苗的目的,就是指望免疫系統能被它激活,產生針對病毒的抗體,因此人體本身要有相對健康的免疫系統。

在免疫系統已受損的情況下,林曉旭認為,疫苗注射人體後,產生的抗體量和持續性都不見得長久。這意味著發生再度感染的風險高。

三、疫苗安全性未知 可能產生嚴重副作用

疫苗有可能產生嚴重的副作用,就是「抗體依賴性免疫加強反應」(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ADE),抗體無法中和病毒,而是與病毒結合,激活病毒複製或感染能力。

2012年,美國等國的科學家曾嘗試開發SARS病毒疫苗。在動物實驗中,動物對SARS病毒有強大的抗體反應,當再次接觸野生病毒株時,這些動物卻產生抗體依賴性免疫加強反應,最終導致死亡。

1960年代呼吸道合胞病毒(RSV)疫苗的臨床實驗中,這種過度免疫反應曾造成2名兒童死亡。

董宇紅直言:「有效性和安全性都受質疑,針對這個病毒的特效疫苗保護人群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

疫苗研發存在安全性問題,有可能產生嚴重副作用。(ANDREW CABALLERO-REYNOLDS/AFP via Getty Images)
疫苗研發存在安全性問題,可能產生嚴重副作用。(ANDREW CABALLERO-REYNOLDS/AFP via Getty Images)

除了等待疫苗,還有何解藥?

「可以期待,但不要指望」,對於中共病毒疫苗能否成功問世、能否發揮效用,林曉旭給了這個答案。

林口長庚醫院副院長、分子感染症醫學研究中心主任邱政洵則認為,即便病毒變異,第一批疫苗產生的免疫性如果能交叉保護(兩種病毒感染一種寄主時,先入侵的病毒能夠保護寄主不再受第二種病毒的侵染),一樣可能會有效。他坦言,目前這些都是未知的,因此應是先用各種可能的策略去發展疫苗,並趕快進入臨床試驗,評估安全性及有效性。

在疫苗問世仍未見曙光之下,保持社交距離可起到一定的防護效果。除此之外,增強自身免疫力、保持健康心態都很重要。

求助疫苗、藥物的同時,林曉旭也提出,或許人們沒有發現精神的力量對防疫的重要性。美國一些州政府開放酒店,卻禁止人們上教堂祈禱的作法引來了爭議。林曉旭認為這是錯誤的措施,若能持續保持社交距離,人們應被允許上教堂。

他指出,當人精神頹廢時,免疫系統無法維持強壯;但如果人們有信仰、擁有正信正念時,精神上的力量會增強自身的免疫力。無論疫苗能否成功問世,都不妨礙從自身尋找解藥。

注:新冠狀病毒,也稱武漢肺炎病毒,大紀元認為叫「中共病毒」更準確。因該病毒來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更因中共掩蓋疫情導致病毒向全世界擴散,並造成全球大流行。

瀏覽大紀元健康1+1頻道,了解更多健康知識!

· 中共肺炎現可怕「隱形缺氧」或與猝死有關

· 各國開始逐步解封 該怎麼做?3個措施不能停

· 為什麽絕症有時可以不醫而癒?

責任編輯:李清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