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新區徵地「以租代徵」村民維權遭訓誡

人氣 3483
標籤: , ,

【大紀元2020年06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報導)河北省雄安新區容城縣近日開始強徵強拆,「以租代徵」,沒有統一的補償標準。當地村民前往工地維權,遭官員威脅和警察訓誡。呼籲外界關注。

一段視頻顯示,大批村民騎著電動車、自行車,或走路趕往施工現場,視頻拍攝者說,「來人吧!來人來人!快點!」另一視頻拍攝者說,「看看!勝利莊的都維權來了!」據悉,勝利莊村位於容城小里鎮,在小里村的旁邊。

知情人告訴大紀元記者,耕地以租代徵,租金每畝每年1200元(有說是1500元/畝),當地人在阻擋施工。「以租代徵當然是違法的,一是租金低,一百年的租金不夠徵地補償款;二是逃避了安置費用,農民還是農民。」

當天,有雄安新區的官員到了萍河工地現場,比對照片是雄安新區管委會常務副主任田金昌。民間流傳,田是調來的一個酷吏,專門負責拆遷,他曾在北戴河做過強拆。據說田在內部大會上說,三天搞定萍河工地拆遷,搞不定就辭職。

公開資料顯示,田金昌是河北黃驊人,2018年9月任雄安集團黨委書記,2018年12月任雄安新區黨工委副書記、管委會常務副主任、中國雄安集團董事長。此前做過北戴河區委書記、河北北戴河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邢台市委副書記、滄州市副市長等職。

田金昌在現場提到2005年定州油繩村血案,造成眾多村民傷亡。他強調當時阻工是有人背後策劃的,阻工最後一定是不可控的。「後來市委做出了錯誤的決策,組織了一些社會人員,現場造成了打砸搶,造成了很令人痛心的油繩村的流血事件。」

這時,一個小伙子準備離開。田金昌招手讓他不要走,接著說,「阻工是違法的,這樣下去最後一定是不可控的。今天我已經發現有些群眾把小孩子都帶來了,有的把六七十歲,七八十歲的老人都帶到現場來了……」

但村民認為,官員講了定州某村的故事,帶有威脅性。也有人指出,沒有人阻工,村民是維權,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

事發當晚,現場的一些人,包括被官員叫住的那個小伙子,受到了警察訓誡。半夜警察上門引發村民不滿。

沒有統一補償標準

一份《容城縣政府土地徵收啟動公告》顯示,6月6日縣政府向大河村村委會及所有農戶發出通告,擬徵收該村全部集體土地,面積約408.2970公頃,用於雄安新區起步區、啟動區道路、地下管廊及公共基礎設施建設。

關於土地補償標準及安置方式,按《雄安新區集體土地徵收補償安置辦法》執行,但「具體徵收土地補償安置方案,待土地現狀調查完成後,由容城縣政府制定並公示。」

圖為容城縣政府土地徵收啟動公告。(網路圖片)

此外,不少村民已經接到縣防汛抗旱指揮部的《責令限期拆除(清除)通知書》,稱「經查,你戶擅自在新蓋房分洪區內(建築物、林木、高杆作物、垃圾、渣土),屬違法行為」,限接到通知後三天內立即拆除(清除),否則根據「防洪法」予以強制拆除,並承擔相關費用,並處以五萬元以下罰款。

圖為當地以防汛抗旱的名義發出《責令限期拆除(清除)通知書》。(網路圖片)

根據《雄安新區集體土地徵收補償安置辦法》,土地綜合地價補償標準為12萬元/畝。但知情人告訴記者,去年秋天拆了幾個村了。「沒有統一補償文件,各人的合同五花八門,連公章的數量都不一樣。」

三縣的百姓要維權

村民表示,老百姓只是想要一個合理合法的說法。

在一段與官員談判的視頻中,村民表示,老百姓什麼政策也不知道,所以才攔著不讓施工,官員承認前期在政策溝通上是有很多不當的地方。

也有人指出,沒有人阻工,阻工這個說法有問題,村民是維權,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目前土地有爭議,包括補償爭議、合同協議爭議,土地歸屬權爭議。這些沒有公開、透明,也沒有合法依據。

由於官員仗權壓人,目前三個縣的人們「擰成一股繩」。「天下是人民的天下,雄安是人民的雄安。」一位村民表示,「不會在合同不清、補償不清的情況下就把地讓出去,是他們的不公開、不透明、不依法、不依規,失信於民,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據村民披露,這種事情發生已經時間不短了,幾萬村民參與議論維權。

村民表示,「他們這叫沒收了我們的財產!」「沒地沒錢沒工作養老怎麼辦!」「這片土地是我們祖祖輩輩的耕耘之地,我們流過血汗,埋過先人,也更關係到我們的後代子子孫孫,維護個人權益是每個人的權利……」

此外,各村的集體財產沒有公開透明,老百姓心裡沒數。

一段視頻中,現場一名69歲的村民表示,不知道村裡的村民代表是誰?有多少個?「我長這麼大沒參加過選舉,這是事實。我們從來沒接到過通知讓我們去選誰,誰是?但是他們卻把我們的地或者出租,或者出售。把土地性質變了,我們不知情。」

視頻中村民當場表示,西小里村也是這個情況。「我說的是共性的問題,不是個性的問題。」69歲的村民說。

雄安新區幾近停滯

2017年4月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通知,決定設立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範圍涵蓋河北省雄縣、容城、安新等3個小縣及周邊部分區域,因而取名雄安新區。地處北京、天津、保定腹地。

雄安新區搞了3年多了,進展緩慢。知情人表示,當地經濟幾乎停滯,因為很多企業被停下來了,企業要外遷,當地只是開了幾個施工項目。

有人認為雄安新區已經爛尾,知情人稱,爛尾不是因為停,而是因為慢。違反市場化原則,企業沒有積極性。都是一些國字頭的企業在政治壓力下的應付,根本不是真的要在那裡扎根,沒見私人企業或者外企到來。

公開報導顯示,2019年1月16日,習近平在河北雄安新區考察調研時說,雄安「這兩年,幾乎沒有動一磚一瓦」。

建立雄安新區被認為出於迷信,雄安在潭柘寺這條千年南北軸線正下方。旅居德國的著名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曾撰文表示,雄安新區的選址就是一個錯誤的決策。違背老祖宗的教導,選在「冀中凹陷」。◇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中共打造雄安新區 當地人曝民營經濟完了
【徵文】王維洛:雄安新區選址錯誤
查共官公款吃喝 雄安新區動用無人機
4名中央大員到訪 傳雄安12官員被撤換
最熱視頻
【新聞第一現場】唐娟潛逃中領館 聯邦訴隱瞞身份
【珍言真語】金鐘:美驅逐中記者 意識形態脫鉤
【紀元播報】疫情二次爆發 遠離中共的再選擇
【一線採訪視頻版】黑格比襲溫州 頂篷被掀人被吹跑
美衛生部長訪台 分析:川普一石四鳥策略
【薇羽看世間】背叛孫中山 宋慶齡的悲劇人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