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撤警資預算通過 示威者打記者、塗鴉

「占領市政廳」抗議者在市政廳外到處塗鴉 打記者荒謬行爲令抗議走味

一名年輕的非裔示威者右手扳動紅衣記者的下頜向下拽。(Marvin Hoffman推特)
人氣: 35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20年07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在市議會通過削減預算案後,仍有「占領市政廳」的抗議者在市政廳外塗鴉。推特上一名用戶分享了記者被示威者扳動下頜向下拽的視頻,視頻的發布時間是週三(1日)上午。

示威者昨天在Chambers街31號的遺囑檢驗法院(Surrogate Court)外牆和雕塑上亂塗亂畫。
示威者昨天在Chambers街31號的遺囑檢驗法院(Surrogate Court)外牆和雕塑上亂塗亂畫。(citizen app網站視頻)
抗議者在一週前就開始在紐約市政廳旁邊一小片廣場上露宿,要求2021財年預算必須削減紐約市警的預算至少10億元,號稱「占領市政廳」運動。
抗議者在一週前就開始在紐約市政廳旁邊一小片廣場上露宿,要求2021財年預算必須削減紐約市警的預算至少10億元,號稱「占領市政廳」運動。(citizen app網站)

抗議者在一週前就開始在紐約市政廳旁邊一小片廣場上露宿,要求2021財年預算必須削減紐約市警的預算至少10億元,號稱「占領市政廳」運動。他們在本週二晚上在市政廳大樓前形成人形路障。當晚市議會對紐約警察局的預算進行投票,最終通過削減10億元的預算案。

據《每日通訊》(The Daily Caller)報導,一名抗議者在組「人形路障」時聲稱,設路障是為了「保護所有人,不讓警察進來」。

他髒話連篇,凶狠地述說他對警察的仇恨:「我想像他對我們一樣,把腳也踩在他的脖子上,踩在他的背上。把他從一棵樹上吊起來。」他叫其他抗議者「害怕就別來」。

抗議者在週二早晨試圖擴大占領區時发生了沖突,當記者試圖在該地區拍攝時遭到騷擾。

從週三發布的視頻看,一名年輕的非裔示威者右手扳動紅衣記者的下頜向下拽,紅衣記者看似年紀大的白髮人,幾乎被拽倒地。然後其他示威者過來把那名非裔拉走。

發布視頻的霍夫曼(Marvin Hoffman)在推特上說:「如果我們是來講述你們的故事的,為什麽市政廳前的抗議者要襲擊攝影師和記者?這種荒謬的行爲就是抗議走味變調的原因。」

據悉市政廳紮營活動最初由「紐約聲音」(Vocal-NY)帶頭发起,該團體是一個全州性的組織、成立於20年前,與「關閉雷克島」是共生體,在監獄建案上的立場是近要撥款,遠要「零監禁」,與對待警察的立場類似,近要砍警察預算,代之以撥款給那些監管和服務遊民的機構,遠要零警察。

根據警訊平台Citizen App用戶發布的消息,週二示威者在市政廳有大規模聚集,週二晚近9點有人報警多起打架,警員接報到場調查,週三示威者在市政廳中心區塗鴉。

雖然市議會最終通過削減10億元的預算案。示威者昨天(週三)仍未散去,下午2點13分左右在市政廳外到處塗鴉,在錢伯斯街(Chambers Street)31號的遺囑檢驗法院(Surrogate Court)外牆和雕塑上亂塗亂畫。這棟建築建成於1909年,是布雜藝術(Beaux Arts)風格的傑作,是二十世紀初城市美化運動的主要範例,如今被塗得滿目瘡痍、慘不忍睹。◇

責任編輯:李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