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反制中共黨媒滲透 台灣下驅逐令

人氣 5321

【大紀元2020年07月04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首先帶您來看一張照片。這張照片是香港朋友在這兩天拍攝的。儘管香港城市還在睡夢中,但「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卻在黎明的曙光底下,顯得分外清晰,絕對是一張記錄時代歷史的經典照片。

雖然港版國安法已經推行,香港的自由、人權與法治走進了黑暗期,看著這張照片,難免令人感動又感傷。但相信終有一天,香港與中國的朋友們,都會看見自由與人權的歸來。

今天,我們要來跟大家聊幾個問題,包括了:

話題一:香港國安委成立 誰是「太上皇」?
話題二:台灣驅逐黨媒記者 國台辦宣稱「後果自負」
話題三:【透視共產黨】中共四大話術

好,馬上來看第一個話題。

話題一:香港國安委成立 誰是「太上皇」?

港區國安法要求香港政府成立「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共中央將派出一名「國家安全事務顧問」,並且還將在香港成立另一個「駐港國家安全公署」。

7月3日,香港「國家安全委員會」正式成立,中央並公布,國安會的「國安顧問」,將由現任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兼任。

原先傳出,駐港公署的負責人將由一名公安部副部長出任,但最後卻宣布,由廣東省委常務委員、也是省委祕書長的鄭雁雄出任,而非原先外傳的公安部副部長。

換句話說,之前我們提到的香港可能出現「四大領導」,也就是香港特首與中聯辦主任、香港國安會國安顧問以及駐港國安公署署長四個職位,現在實際上已經縮減為三個人:特首林鄭月娥、中聯辦主任兼國安顧問駱惠寧,以及國安公署署長鄭雁雄。

我們先來看鄭雁雄是誰。鄭雁雄雖然出身廣東,但過去與香港沒有關係,曾經出任汕尾市市委書記,也就是汕尾市的大當家。

2011年,汕尾市的烏坎村,發生了村民因為土地糾紛,與地方政府直接衝撞對抗,爆發警民衝突,時間長達5年。

鄭雁雄以強硬手段鎮壓烏坎村民,同時還批評村民找來境外媒體報導。他姿態強橫的發言,也成為他最知名的資歷。

時任汕尾市委書記 鄭雁雄:「境外媒體信得過,母豬都會上樹。」
「在敵對勢力的媒體裡頭,在別有用心的人裡頭,藉你這句話來罵我們國家,罵我們黨。」

從鄭雁雄鎮壓烏坎村的經歷,以及文革式的發言思路與姿態來看,幾乎可以說是一匹「忠黨愛黨的老戰狼」。

那麼,我們再來看,這項人事安排,透露著哪些意義呢?

首先,中共中央可以在這麼短時間內就推出人馬來,顯然已經是早有預謀,中共早已想好如何布局香港的國安維穩體系,用來延伸中央對香港的全面控制,同時監督港府內部。

其次,國安會的國安顧問將由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兼任,而駱惠寧本人也同時是中共中央港澳辦公室的副主任。換句話說,駱惠寧集香港三大要職於一身,將成為香港最有實權的人物。

這不但反映出習近平對駱惠寧的高度信任,接下來勢必會積極傳達北京當局的指令來指揮港府、監管港府。說白了,香港已經不再是「港府自治」,而是由中共中央直接管治。

此外,駱惠寧的官職是屬於正部級(部長級),而國安公署署長鄭雁雄不但不是原先外傳的副部級,而且他過去出任過的公職,職位高度都明顯不及駱惠寧。

這意味著,鄭雁雄與駐港國安公署,應該會聽令於駱惠寧,成為駱惠寧在香港以「國安」名義對香港進行維穩工作的主力打手。

而駱惠寧本人,將成為香港唯一的「太上皇」,直接統籌國安與維穩事務,對上直接聽令於北京與港澳辦,對下則指揮香港政府與國安公署,駱惠寧等於是北京與香港之間的直通溝通橋樑。

但由於駱惠寧年紀已經65歲,已經到了中共政府的退休年齡。因此,駱惠寧的「香港太上皇」角色還能擔任多久?目前還不得而知。

但是可以預見,接下來駱惠寧將集結手中的權力,加上「老戰狼」鄭雁雄握著國安公署這個刀把子,對香港展開反送中運動的「清場」工作,同時對境外人士、境外媒體進行法律戰、輿論戰等等的強硬對抗。

駱惠寧還會推廣所謂的「愛國教育」,用中共的黨國思維來洗腦香港的未來幾代年輕人,要「向下紮根」地撲滅香港人的自由、民主、法治思想,藉此杜絕未來再次出現任何的反黨抗爭。

話題二:台灣驅逐黨媒記者 國台辦宣稱「後果自負」

7月3日,中國東南衛視兩名派駐台灣的記者被驅逐離境,因為他們雖然以駐點記者的名義申請留在台灣,但是卻在台灣製作政論節目,記者擔任主持人,已經涉嫌違規。

先說明一下,東南衛視是隸屬「福建省廣播影視集團」,這個影視集團是由中共福建省委員會批准成立的,董事長還兼黨組書記,所以東南衛視是不折不扣的黨媒。

根據台灣的《大陸地區新聞人員進入臺灣地區採訪注意事項》的第十條規定,如果大陸新聞人員在台灣「從事與許可目的不符之活動」,台灣當局就可以廢止記者證,並要求記者離境。

而且,中共方面並沒有准許台灣媒體可以在中國大陸製播新聞或政論節目,只能採訪和播報新聞,所以台灣方面也對中方媒體人員實施同樣的對等要求。

不過,中共國台辦對此事卻回應宣稱,台灣的「新聞自由虛偽」,還聲稱「一切後果由民進黨當局承擔」。

事實上,中共黨媒利用台灣社會的新聞自由進入採訪,但記者的行為卻頻頻違規越界,大量製造攻擊台灣、貶低自由民主、吹捧中共體制的輿論產品,這等於是直接滲透台灣的媒體戰,利用台灣的自由體制來毀損台灣的自由體制。

說白了,這樣的行為跟特務沒有兩樣,幾乎可以說是「蠶食台灣的敵對勢力」。而一旦當台灣當局發現異狀,採取行動反制、驅離這些暗中毀損台灣社會的黨媒記者時,中共再跳出來喊說「台灣新聞自由是虛偽的」、「侵犯我們記者的新聞自由」。

大家想想,中共是不是打著「新聞自由」的口號在「說一套、做一套」?當新聞自由可以作為自己滲透台灣、攻擊台灣的武器時,就高喊「我們有新聞自由」。

當台灣為了維護自由不被蠶食、滲透時,中共就高喊「新聞自由玩假的」,還恐嚇台灣要「後果自負」。中共這套作法,不僅僅是「雙重標準」的歧視性對待,根本上就是耍流氓的表現。

所謂的自由、法律或人權的標準,都是中共說了算,以他們的政治需要來衡量,而且從來不會去尊重、去認識自由社會的這些普世價值到底是甚麼,這就是極權體制對自由體制的滲透與入侵。

所以,無國界記者組織也表示,台灣當局的作法並沒有違背新聞自由,認為「這是(台灣)民主體制對(中共)政府宣傳工作必須採取的反制」。

台灣驅逐大陸記者,中共說要台灣「後果自負」。雙方很可能將啟動一場「媒體戰」,接下來,我們可以看看,中共要製造甚麼「後果」給台灣?是不是會跟著驅逐在中國駐點的台灣媒體?

如果是這樣,那對台灣的損失並不大。因為能夠進入大陸採訪的媒體記者,都是經過嚴格的「紅色審查」,都是被認定在言論上不會脫離黨的要求的媒體。

不然,蘋果日報、自由時報、三立新聞、民視新聞或者新唐人電視台,為甚麼都無法進入中國採訪?他們的新聞自由為甚麼沒有獲得中方保障?這不正好清楚地反映出,中共社會裡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都是有條件、有政治目的嗎?

所以,如果中共驅逐在大陸的台灣媒體,等於是驅逐了幫自己宣傳、對台灣統戰的一批喉舌外宣。但是,也不能排除中共可能真的會對台灣媒體施壓或驅逐。為甚麼呢?

因為,一旦中共驅逐台灣媒體,就可以順勢發動這些紅色媒體群與台灣的紅色學者、紅色政客們,聯手發動砲火,向台灣當局進攻,要求台灣當局不要干預中國媒體,不要挑釁中共,才能「捍衛台灣媒體在對岸的新聞自由」。

不過,這種抗爭邏輯本身就是在混淆視聽,是在為中共的媒體滲透做詭辯護航。因為抗爭對象應該是針對中共政府,而非台灣。而在整個過程中,還會對台灣帶來新一輪的政爭紛亂,也就會再一次推進中共分化台灣社會的戰略目標。

所以,接下來我們可以好好觀察,中共會不會對台灣媒體有所動作。

話題三:【透視共產黨】中共四大話術

又到了我們的「透視共產黨」欄目,今天要跟大家來聊聊,中共發言時,經常說的四套「話術」,也就是常見的說話方式。

我們頻道的老朋友都知道,我常講中共的一項特質就是「假、大、空」,「假、大、空」是甚麼意思呢?最早,這個詞就是指中共常說「假話、大話、空話」,後來也延伸為中共總是搞一些「虛假、誇大、空洞」的言行舉措。

所以,「假話、大話、空話」就是中共最常見的三套話術,我們來舉例說給大家聽。

假話,顧名思義,就是虛假、不真實的談話,也就是謊言、謊話。而撒謊造假,向來是中共的家常便飯,特別是中共的政府發言人與外交官,個個都是張口即來不臉紅的撒謊高手。

比方說,中共港澳辦發言人在5月22日說,《港區國安法》「不僅不會影響到香港居民依法所享有的各項權利和自由,包括遊行集會的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等,而且會使香港廣大居民的合法權利和自由在安全環境下得到更好行使」。

可是,大家看到了,港府不但不批准香港今年的七一遊行,還動用大批警察上街維穩抓人,三百多人被捕,而且還可能會被送到大陸審判。這是保證人民的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嗎?這不是公然說謊、說假話嗎?

再看一個例子。6月初,中共發表「抗疫白皮書」,外交部發言人迎春花,喔,華春瑩對記者說,「中方發表白皮書絕不是為了辯護,而是為了記錄。因為抗疫敘事不能被謊言誤導玷污,而應留下正確的人類集體記憶。」

華春瑩說要留下正確的人類集體記憶,那麼能否請教中方,這次疫情到底多少人傷亡?為甚麼英國、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這些人口遠遠少於中國的國家,死亡人數卻是中國四千多人的將近10倍?是他們醫療太落後嗎?

為甚麼武漢火葬場的數據,顯示當地疫情死亡的人數是官方公布的10倍以上?為甚麼當局要打壓李文亮的吹哨警告,還要封鎖李文亮同事艾芬的專訪?是不是因為他們說了不符合中共「集體記憶」的真相?

而且,從世衛組織最新修訂更新的病毒追蹤時間表來看,也可以發現,中共其實沒有主動向世衛通報疫情信息,是後來在世衛主動要求下,才提供信息。中共又何來「透明、公開、負責」呢?

再來看「大話」。大話,就是吹噓、誇大的話,其實也都會成為謊話。

例如,中共國務院在5月24日舉辦記者會,談今年的經濟工作,其中談到要如何提振消費,官員洋洋灑灑地說了好幾個招式,比方說:

‧大力推動商品消費優化升級。主要是吃、穿、用、住、行。
‧加快培育新型消費。主要是數字消費、網絡消費、信息消費等。
‧積極擴大綠色健康節能環保消費。

我們舉這三個來說就好,其實現在中國消費疲弱的根本原因,是在於經濟不佳、失業擴大,人民所得減少,而且也不敢輕易消費,要儲糧過冬。

而官員提出的藥方卻是要「商品消費優化升級」、要「數字消費」、「信息消費」,還說要「擴大綠色健康節能環保消費」。

我們不禁要想請教官員:不管消費多麼優化、多麼數字化、信息化,或者多麼綠色,但關鍵是人民手裡沒錢,要他們怎麼消費呢?

所以,這類看起來洋洋灑灑、術語成串、卻又不切實際、沒法落到實處的發言,就是典型的「大話」。

再看「空話」,空話基本上就是華麗、空洞、「說了等於沒說」的話,這在中共的官員談話或者黨媒評論裡相當常見。

例如,7月3日的《人民日報》,探討「中國制度為何能聚天下英才」。

首先光是標題就是一個華而不實的空洞口號,請問,目前全球的多數人才會到哪個國家去留學、去工作、去賺錢?是美國還是中國?是歐美、日本還是中國?如果不是中國,那這個標題不就是空話嗎?

文章中還提到,「習近平總書記關於人才工作的重要論述,深刻體現了對人才地位作用和人才成長發展規律的深刻把握,反映了新時代新形勢新任務對人才工作的新要求,彰顯了習近平總書記對人才制度建設和人才事業發展的系統思考和科學謀劃,是新時代做好人才工作、發展人才事業的科學指南。」

嗯,120幾個字裡,其實只有一個重點、五個字:吹捧總書記,跟人才一點關係都沒有。

再看個例子,《環球時報》在5月15日發表社論,裡面提到「對美鬥爭的長期性需要中國內部的真正團結,它需要建立在我們內部更有活力、更寬鬆的基礎之上。這樣的對美博弈格局才是最有後勁的」。

能否請問胡總編,甚麼是「內部團結要建立在更有活力、更寬鬆的基礎之上」?是甚麼東西要有活力、甚麼東西要更寬鬆呢?

所以,這些發言,是不是都是華麗、空洞、說了等於沒說的空話?

中共的官場發言裡,還有一套非常常見的話語方式,就是「套話」。

「套話」就是說甚麼都要有一整套、字數相同、句法結構相同的東西,通常出現在中共黨魁或者高官的發言裡。

比方說,中共官場最近特火的「六穩」與「六保」,就是典型的「套話」。六穩就是: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

六保則是: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這些套話,聽起來都是一套一套的,長相很接近,對不對?

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新華社的報導也是再次大量使用官方套話,堪稱是教科書案例。

報導裡說,「深入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的重要舉措,對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對確保黨對軍隊絕對領導……」

抱歉,讀不下去了。簡單說,這類「四個自信」、「六保」、「五早」等等,都是中共非常常用的「套話」。使用套話的目的,一方面是可以讓中共官員看起來「很有學問」,說話「很有組織性」。

另方面,也是因為中共政策口號太複雜,民眾根本不可能記住,官員自己也記不不住,所以就經常濃縮成這種「套話」,方便他們像念經一樣的日夜覆誦,洗腦人民,也催眠自己。

好,我們再幫大家重複一遍,中共官場常見的四大話術:
話術一:假話:虛假不實的謊話
話術二:大話:吹噓、誇大、不切實際
話術三:空話:華麗、空洞、說了等於沒說
話術四:套話:成套堆砌、宛如念經

當然,有人說,中共還有一套說話方式叫「廢話」。但因為中共的廢話實在太多,範圍太廣、不好聚焦,我們就不特別拿出來講了。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跟你的親朋好友分享。訂閱之後,請記得打開旁邊的小鈴鐺,這樣您就有機會收到我們的新節目通知了。

我們下次再會。


星憶

夕落升海月
風起捲殘雲
星微淡河漢
故園穹宇尋

唐浩

大紀元《世界十字路口》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十字路口】中共暗阻川普連任 蔡政府退訂紅媒
【十字路口】戰狼四處出擊 曝中共9大基因
【十字路口】美中要全面脫鉤 中國五大經濟警訊
【十字路口】港國安法8點解讀 美中決戰香港?
最熱視頻
【重播】白宮簡報會:以色列與阿聯酋達協議
【薇羽看世間】沒有微笑權利?美國媒體病了
【重播】川普8·13發布會:經濟強勢回歸
美制裁中港高官 江家巨額海外資產引關注
【時事縱橫】夏糧收購跌千萬噸 港警轉資產
【新聞看點】美淨網聯盟擴大 習開倒車軍隊異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