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加司法部長:中共重判孫茜 將無辜定有罪

人氣 1383

【大紀元2020年07月09日訊】(大紀元渥太華記者站報導)加拿大前司法部長、檢察長歐文·考特勒(Irwin Cotler)是加拿大法輪功學員孫茜的法律顧問。針對孫茜2020年6月30日被北京朝陽法院枉法重判八年之事,考特勒表示,這是中共將無辜定有罪的迫害模式,是對中國法治的攻擊,也根本違反了中國作為締約國的國際條約。

自從2017年孫茜被綁架以來,考特勒就一直在密切關注此案。他應孫茜本人和她家人的要求處理該案,並與她在北京的律師一起工作。

考特勒:孫茜被重判是將無辜定有罪

考特勒說,孫茜的案子是一個典型的案例,一個無辜的人、一個法輪功修煉者,不是因為她做了什麼,而是因為她是誰而定罪,只因她是「真、善、忍」價值觀的承載者,這一價值觀也反映在整個法輪功修煉群體中。

他說,只因修煉法輪功,孫茜被任意逮捕,在拘留期間遭受酷刑和持續的身心折磨,被剝奪了任何辯護權或公正審判權,連她的中國律師也受到騷擾、恐嚇並遭受迫害。在這種情況下,她的基本自由——良心和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和集會自由都被定為犯罪。

考特勒從這一點上得出結論,這是中共對中國法治的根本攻擊,也根本違反了中國作為締約國的國際條約。我們並不是要他們尊重加拿大的法律,我們是要求他們尊重自己的法律,並尊重自己作為締約國的國際條約。

2017年2月,二十多個警察闖入孫茜的住所,野蠻綁架包括孫茜在內的四個人。考特勒說,孫茜遭受了殘酷的虐待和酷刑,非常慘烈。考特勒認為,孫茜遭受酷刑不只是一次。她本人說過,在拘留的頭八個月,她被剝奪了任何權利,被銬在鐵椅子上、被噴胡椒和洗腦。

「現在,隨著時間的推移,沒人知道她在單獨的監禁中所遭受的任何酷刑,也不知道她受到過多少傷害她家人和其他人的威脅。這是對中國法律的又一次殘酷和非人道的侵犯。」

考特勒認為,在中國不僅是孫茜處於這樣的情況,他所代表的其他政治犯的情況也是一樣,這種現象是(普遍)存在的。

「孫茜進行了勇敢的抵制,我懷疑她在心理和身體上所遭受的殘酷折磨,還有長時間的強化洗腦……我們清楚那種殘酷的和非人道的洗腦術的。這就是為什麼在這些案例中有99%被判有罪的原因,實際上,這是預設的定罪和處罰。孫茜之前有十一名律師,但他們一直被騷擾、恐嚇和逮捕,直到最後,她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律師,而只能得到了一個代表政府而不是代表她的律師。」

考特勒說:「這樣的案子不會在律師的反對和任何無罪推定下完全逆轉。這裡不僅是有罪的推定,而且正如我所說,受害者從一開始就是無辜的,只因修煉法輪功。這是中共政府給他們的一個標籤,只要是法輪功學員就有罪。在中國成為法輪功學員就是違法的(編註:事實上,中共對法輪功從來不講法律,只是打著法律的幌子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迫害,即使在中國的法律中也沒有認定修煉法輪功有罪的條文),這是基於信仰的定罪,而不是基於他們的所為。」

考特勒補充說:「在中國還發生了孫茜的律師遭受迫害和起訴的驚人案例。我要稱讚他們的勇氣,有十一位以上勇敢的律師,因代理孫茜的案子而受到騷擾、恐嚇,其中一些人遭到了逮捕、吊銷執照等。」

孫茜仍是加拿大公民

儘管中共強迫孫茜放棄加拿大國籍,但考特勒認為,孫茜仍然應該被視為一個加拿大公民,她沒有任何自願放棄公民身分的行為,因為這是虛假和強迫的供認的一部分。加拿大政府仍應將她視為加拿大公民,應呼籲立即釋放,並要求中共停止對中國人的一切形式的酷刑和虐待。

孫茜年輕時候檔案照。(大紀元)

他敦促中共尊重自己作為締約國應履行的法律和國際條約,中國和加拿大都是《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締約國。中共不僅應對國際社會承擔義務,而且對這些公約的成員國也要承擔義務,包括對加拿大。而加拿大不僅具有權利,而且確實有義務維護這些條約,要求中國停止違反條約的行為,停止酷刑、非法抓捕,以及不公正的監禁。

區別對待中共和中國人

考特勒說,「我總是將中共當局和中國人民區別對待,中國人民無辜地成為迫害和治罪的目標,特別是法輪功修煉者,此外還有維吾爾人、西藏人,如今香港人也陷入困境。有人可能也想將台灣人補充進來。」

考特勒認為,中國人民是人們欣賞的偉大文明的繼承者。這一文明的豐富知識通過僑居海外的華人傳播到加拿大和其它國家,使這些國家也成為豐富偉大的中華文化的受益者。令人遺憾的是,中共政權在各個方面都顛覆了法治,並違反了國際條約,從而喪失了法律原則的價值,背叛了中國偉大的文明和文化。

因此,他真心呼籲中共珍惜中國的偉大文化,珍惜能讓全世界分享的偉大價值觀,珍惜我們所有人都可以受益的偉大文明遺產。停止迫害和逮捕無辜者,成為國際上負責任的成員。不要大肆違反普世價值和準則,要成為普世價值的擁護者,而不是違反者。

孫茜案是中共大規模打壓法輪功的模式

考特勒強調,孫茜的案子作為一種模式,反映了中共對法輪功的大規模迫害和定罪。關注此案不僅是其對孫茜自身權利的關注,也是對法輪功遭受迫害的個案研究,這是大規模迫害的另一個案例。

考特勒所代表的最早的政治犯之一是張崑崙教授,張崑崙曾是麥吉爾大學的教授、傑出畫家。張崑崙去中國探望家人,在打坐煉功時被捕。

考特勒說:「我們展開了廣泛的營救活動來確保他被釋放。但是那是在2001年,當時我們還沒有討論到今天發生的廣泛的迫害和監禁。」

一些文章認為孫茜的被重判與孟晚舟案有關,是報復。就像被中共政府關押的加拿大公民康明凱和斯帕沃一樣,他們被迫陷在非常惡劣的人質外交中。孫茜的案子早於孟晚舟案,她被非法拘留、酷刑和非法監禁,都是在孟晚舟引渡案之前發生的。

對此,考特勒認為,自從孟晚舟事件以來,中共以各種方式報復加拿大,這是一種報復性模式。感覺上孫茜的案子也是報復模式的一部分,但是我們也應該將其視為大規模打壓法輪功的一部分。

中共將打壓手段推廣

考特勒認為中共正在採取可怕的集體形式大規模打壓中國民眾。

他說,中共已經通過的國家安全法,將未經香港人民同意的該法案強加給了香港人民,由立法機關人大通過,香港政府實施。它來自中國大陸,將維護香港的基本自由也定為刑事犯罪。不僅如此,現在將要允許把在香港受指控的香港公民帶回中國大陸起訴,而我們知道結果將如何。實施這項國家安全法不僅是對中英條約的違反——1997年實施的《中英聯合聲明》具有國際條約的地位,而且違反了香港的《基本法》,後者保障了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

他說,十天前發現並報導的一個事實是,新疆的一百萬維吾爾人不僅要被關押在集中營中,而且可能受到絕育處置。從某種意義上說,施加可能導致全部或部分消滅一個民族的條件,是種族滅絕的行為。由此我們看到中共當局正在採取可怕的集體形式的大規模鎮壓。

「別想把我們逐個殲滅,我們現在是一個整體。」

考特勒表示,全球應聯手對抗中共。全世界不同的議會已經走到了一起,三週前組成了有關中國問題的國際議會聯盟。加入聯盟的民主制國家議會如雨後春筍,現在已超過15個。

議會聯盟的做法是要求中共尊重這些價值觀念,如果它做不到的話,則要承擔責任。我們相信,這些議會國家的政府也將團結在一起,同時繼續保持自由和獨立。民主國家的政府機構支持他們的議員,支持世界各地的公民社會,也支持中國的英勇人民,這些人民不僅要謀生,還要面對中共,站在第一線捍衛這些價值觀。中國也是被監禁新聞工作者最多的國家。

他說,中國是一個超級經濟大國,在國際互動中具有很大影響力,對每個獨立的國家都具有很大的影響力。對於像加拿大這樣的國家來說,要獨自對抗中共是非常困難的;像澳大利亞這樣的國家,獨自面對中共政府也是很難的。但是,如果民主國家和其它國家聚在一起,形成一個集體社區,那麼我們可以說:「夠了!別想把我們逐個殲滅,我們現在是一個整體。」

他說,我們可以將物資轉移到其它地方,可以改變供應鏈,可以重新構建我們的貿易關係,可以重新定義我們的集體關係。

考特勒認為事情將會開始改變。也許這將是朝著中國與國際社會之間、民主國家與中國之間的關係正常化邁進的開始。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俞曉薇:企業家孫茜一案折射大陸的法治錯亂
加籍富商孫茜被中共冤判8年 律師斥判決非法
溫哥華民眾籲無條件釋放孫茜
曾慶紅心腹的舊部史文清被逮捕 被稱為戲精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美軍隱形航母殺手AGM-158C
【首播】專訪程曉農:經濟全球化告別中國版(6)
【思想領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種族滅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