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若安省ICU超負荷 醫生或無需簽字撤生命支持

有行政令在側,醫生可以推遲分診不斷升級,並繼續為可能受益的每個病患(包括邊緣病例)提供重症監護。圖為醫護人員正在對一名Covid-19患者施用呼吸機。(ARIANA DREHSLER/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3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1年01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季薇多倫多報導)鑑於在安省要撤掉面臨嚴峻預後的病患的生命支持,醫生必須徵得患者或家人的同意,有專家組已要求省府,若醫院重症監護病房(ICU)因COVID-19疫情不堪重負,醫生可無需簽字撤掉一些病患的生命支持。

此事源於省府近期向醫院發出的一份 「分流方案」(triage scenario)。該方案指導醫院在安省因疫情陷入呼吸機、醫療用品供應和訓練有素的醫護人員超負荷的困境下,如何決定ICU應接收哪些患者,包括撤掉哪些病患的生命支持。

問題是,省府在分流方案中僅提及「ICU醫師還應定期重新評估入住的患者,如果患者受到重症監護仍未見好轉,則應考慮與替代決策者(SDM)共同決策撤回生命支持。」但是,未寫明醫生無需經同意可撤掉患者的生命支持。

據《國家郵報》報導,渥太華大學臨終關懷治療部門負責人詹姆斯·唐納爾(James Downar)和其他醫生表示,如果所有決定需經病患家屬同意和允許才能作出,那將無法實施,因為許多人會選擇不搭理。

安省疫情生物倫理學顧問組已請求省府:「我們希望,作為緊急狀態的一部分,如果我們需要那麼做,應將有一項行政令允許我們撤掉(生命支持)。」

有行政令在側,醫生可以推遲分診不斷升級,並繼續為可能受益的每個病患(包括邊緣病例)提供重症監護,「直到重症監護床位已滿為止」。唐納爾補充道, ICU可以滿負荷運行。屆時,如果有符合分診標準(死亡風險較低)的新病患需要床位,ICU才需要逐漸開始撤掉那些沒有反應並且最不可能有反應的病患的生命支持。

如果無行政令在側,ICU將不得不提早開始分流,以便為極有可能生存的人保留床位。唐納爾說,那樣更少的人會獲得重症監護,更多的人將死亡。

聽聞這種可能使醫生無需擔責而決定一個人生死的行政令,多倫多ARCH殘障法律中心的律師馬里亞姆·沙努達(Mariam Shanouda)感到非常震驚。她質問:「我們不知道這些決定的作出過程,誰將作出撤掉護理的決定?是否將有一個上訴程序,一個家庭可以挑戰該決定嗎?是否會有問責制?」。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