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螞蟻集團下架互聯網存款產品的背後

人氣 315

【大紀元2021年01月29日訊】螞蟻集團IPO被暫停後,至今重啟跡象未明。據報導,1月26日,在世界經濟論壇 (WEF) 的達沃斯視頻會議期間,中共人行行長易綱首次就此事發聲。他表示,在螞蟻集團整改後,IPO「會有結果」。

部分輿論認為,易綱說的「會有結果」指的也不一定就是IPO會重啟,也有可能指的是IPO最終被終止。不過可以確定的是,螞蟻就算能夠重新上市,其估值也會大為縮水,因為此前有的放矢的監管新規重擊螞蟻核心業務。

然而,相比於螞蟻的花唄、借唄等互金小額放貸產品,另一個讓中共當局更忌憚的當屬互聯網存款產品

在習近平去年12月16至18日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的議題,罕見地被高規格重點強調。

而在會議閉幕18日當天,螞蟻第一個主動繳械的,即全面下架互聯網存款產品。20日,繼螞蟻之後,百度度小滿、京東金融、騰訊理財通、滴滴金融、中國平安旗下陸金所等平台相繼下架互聯網存款產品。僅3天時間,以螞蟻為首的互聯網存款產品全軍覆沒。

據報導,互聯網存款產品2018年以來快速興起後,其吸金程度令人咋舌。中共人行金融穩定局局長孫天琦在2020年11月的演講中表示,有的中小銀行開通互聯網平台存款業務,短短幾個月時間已吸收存款200多億元,還有某銀行通過互聯網平台吸收存款總額甚至占到其各項存款的70 %。

由於互聯網存款產品主要來自地方城商行,一組更觸目驚心的數據,「企業預警通APP」統計,截至2019年末,城商行淨利潤合計2,509億元。對照中共銀保監會披露,至2019年,城商行不良貸款率餘額增至4,074億元。城商行不良貸款竟然比淨利潤還多,一旦不良貸款轉為壞帳,威力足以引發銀行破產。

不是沒有先例,包商銀行就是最早做互聯網存款的銀行之一。根據《21世紀經濟報導》報導,早在2017年,包商銀行率先啟動互聯網攬存,它在京東金融平台上的一年期利率高達5%,比銀行同期限存款基準利率足足高出230%。

也就是說,「明天系」掌門肖建華從包商銀行套貸的1500多億,包括了包商銀行在京東平台上吸走的上百億存款。而這最後成為壞賬的1500多億,全部來自包商銀行473萬儲戶,如果不出手兜底,就是一場金融海嘯。

目前,相關隱患也不因產品下架而不存在。例如江西裕民銀行,一度在互金平台上瘋狂攬儲,其在「企查查」的關聯風險提示高達1000多條。據知乎網友披露,曾通過「度小滿」(即原百度金融)購買的江西裕民銀行的存款產品,轉賬後發現,對方顯示為「江西裕民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的「申請代發」入賬。這顯示裕民銀行的操作「更上一層樓」,用戶的存款實際為裕民銀行的內部「記賬」,也就是不能認定為用戶的「存款」,意味著存款保險是無效的。

值得重視的公開信息,江西裕民銀行被指江西最大P2P「博金貸」的合作銀行,兩者所屬博能控股集團創建於1992年,掌門人溫顯來是江西商界大佬,與江西歷任一把手吳官正、孟建柱、蘇榮、強衛等素有聯繫,如博能系在金融領域的佈局是在強衛時期。博能系的資本運作多有江西國資委隱身其中。

據《財經》報導,有地方銀行高管披露,互聯網存款產品下架只是第一步,最可怕的是隨之而來的用戶退出提現需求。這位銀行高管表示,按照自己所在銀行與某互金平台合作的互聯網存款產品餘額規模,一旦使用者大規模提前支取,潛藏其後的流動性風險便會爆發。

以螞蟻為首的互金業務招致中共當局「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但眾所周知,在中國的金融領域,層層監管,形同虛設,這是因為所謂的資本大鱷背後都有權貴站台。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肖建華消失逾兩年 旗下包商銀行被接管
中共定性非法 螞蟻集團下架互聯網存款產品
習近平當局接連批壟斷 指向互聯網巨頭
螞蟻集團或設控股公司 接受中共監管金融業務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拜登引戰狼咆哮 習為何連隱11天
【遠見快評】中共軍方疫苗洩底 拜登台海踩平衡?
【探索時分】神不知鬼不覺 史上最成功空襲
【新聞看點】拜登被迫上架?美稱中共威脅空前
【直播】余茂春博明國會作證:中共經濟野心
【秦鵬直播】拜登罕見派密友訪台 中共氣炸軍演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