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 】國會事件:三大義人和三大疑雲

人氣 7543
標籤:

【大紀元2021年01月08日訊】美東時間週二(1月5日)晚上8點,秦鵬現場直播。

今天焦點:1月6日,美國國會事件舉世矚目和震驚,但也留下很多疑雲,到底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

大選後,發生太多瀆職和背叛事件,盤點讓我感嘆的國會山聽證中的三大義人。

三大義人:Mo Brooks,霍利,Cruz

三大疑雲:誰放Antifa進去的?為什麼要開槍?誰利用暴徒定性,摧毀了國會認證過程?

大家好,我是秦鵬。美國時間的1月6日-7日,美國首都華盛頓發生了太多讓人感到震驚和不願意接受的事情:百萬川普支持者到了DC集會和遊行,但是,下午突然間有一些人衝進國會、導致參眾兩院的聯席會議中斷,隨後傳出了槍擊事件,左派媒體和國會的領導人指責抗議者為暴徒。等晚上兩院復會的時候,辯論就草草進行,最後於凌晨3:40,聯合會議的主席副總統彭斯,宣布拜登成為當選總統。

凌晨3:49,因為社交媒體被Facebook和Twitter封禁,所以川普通過白宮辦公廳副主任丹·斯卡維諾(Dan Scavino)的推特發出聲明,說儘管他「完全不同意」結果,但將會有「有序的權力過渡」。

「即使我完全不同意選舉的結果,事實也使我感到震驚,但是,1月20日仍將有序進行過渡。我一直說,我們將繼續努力,確保只計算合法的選票。這代表著總統歷史上最偉大的第一任期的結束,但這僅僅是我們為使美國再次偉大而奮鬥的開始!」

雖然在川普本人進行確認後,歷史很快要開始轉入下一頁了,但是我想我們的關注朋友們,一定還在疑惑,這次事件,到底是如何發生的?我今天就來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觀察,特別是國會事件背後的三大義人和三大疑雲。

我先談一下我的整體看法,這次事件使我想起了2019年的香港立法會事件和上世紀30年代的德國國會縱火案。這兩起事件,當權者都對一部分人提出了指控,但外界卻觀感不同,而且也都留下了很多至今未解的迷。

2019年7月1日,香港反送中事件期間,有一批抗議者進入了香港立法會,中共官方稱他們為暴徒,進而把這個帽子擴展至200萬遊行者,並大肆炒作。

但是外界普遍認為這是指控不實,這是當權者為了擴張自己的權力進行了炒作,而且至今沒有人知道當時用鐵籠撞開立法會大門,首先闖入的那幾個人是誰,來自哪裡,又到了何方。當時,香港警察撤退了,沒有抓他們,但是隨後抓捕和指控了其他跟隨這些人進入的一部分人。

1933年2月27日,當時在幾個不同地點同時發生火災,但當消防隊到達時,主要的議會大廳發生爆炸,燃起大火。警察搜索現場時,發現了失業的建築工人馬里努斯·范·德·盧貝。他是荷蘭共產黨人,不久前才到德國。總理希特勒戈林很快到達現場,他們稱這就是共產黨人幹的。那個共產黨工人承認縱火之後被處以斬刑。

對國會大廈縱火案的起因,至今是個謎,歷史學家們有幾種不同的說法:一種認為是共產黨策劃范·德·盧貝放火;一種認為是納粹黨自行放火;還有一種認為范·德·盧貝出於個人原因放的火,被納粹黨利用了。但不管怎樣,他們都認為這是納粹黨當時為了擴張權力做的。因為納粹黨所占的議席是44%,希特勒要達到三分之二,才可以修改憲法,實施獨裁。而確實,希特勒也乘機打擊共產黨,把德共宣布成非法,納粹立即到達三分之二, 這一幕,就稱為Reichstag Fire「國會縱火案」

三大疑雲

我為什麼把這兩個事件和這次美國國會的事件聯繫在一起呢?因為,同樣的,我們都知道,大選後的種種舞弊證據顯示,美國的一部分人一直也趁機在奪權,而且這次也留下了三大疑雲:

第一個疑雲,是誰放Antifa和BLM進去的?

我們從現在網上的視頻中看到,很多人進入了國會山區,也進入了大樓,當時有很多川普支持者在制止他們。但是這些早期進入的人,並沒有遭到國會警察的暴力制止和槍擊。他們像逛市場一樣,在國會大廳拍照,也有的進入了佩洛西的辦公室,到此一遊,拍照留念。其中,有的人被網友指認他們中有的人是Antifa和BLM的人。

國會議員Mo Brooks週四也在推特上說,大家要冷靜下來,不要急於給這個事件下定論,這其實是法西斯主義性質的ANTIFA精心策劃了這次襲擊,他還提供了多條證據,要求進行全面調查。

「1. 週一,一名國會議員警告我,ANTIFA的威脅在增加,並建議我睡在辦公室,而不是離開國會大廈到公寓去睡。我聽取了這個建議,連續四個晚上在辦公室睡覺。」

「2. 國會議員告訴我,週二國會警察警告他,情報表明,法西斯主義性質的安提法(ANTIFA)人員將穿上跟川普(特朗普)支持者一樣的服裝,來滲透進支持川普的集會。

「3. 國會大廈警察週二建議,最好不要離開國會大廈。

「4. 大量公開證據表明,許多襲擊國會大廈的人是安提法武裝分子,而不是川普的支持者。

「再一次強調,時間將揭示真相,不要著急判斷,不要被假媒體愚弄,它們在政治傾向的驅動下進行報導。

「我的觀點是:全面起訴(參與的)所有人!」

那麼誰放他們進入的呢?為什麼警察沒有制止他們?有的視頻還顯示警察還對他們放行?

第二大疑雲,是警察為什麼要開槍?

從法律角度看,遊行和抗議的人被要求和平進行,禁止使用暴力,但這包括任何一方的暴力。

現在官方的消息是有4人死亡,十幾個警察受傷,但是到現在我們沒有看到雙方衝突的完整視頻,證明警方的暴力適當,以及那些人確實嚴重違法。因為,即使擅自闖入大樓是違法,但是警方的暴力實施,按照相關法規要求,也必須是有限制的、合理的。特別是,去年BLM運動之後,各地的警察被要求自查和重新培訓,不得濫用暴力,有的地方警察還被削減了經費。

我來到美國接近7年,我的一個發現是街頭經常有各種各樣的遊行、集會和抗議,幾乎什麼事情都會有人抗議。而且坦率地說,很多時候,他們這些抗議遊行,真的談不上都素質很高,特別是去年的BLM抗議,走過之後,地面一片狼藉,而且也經常和警察推推搡搡的。

但是照樣很多人歡天喜地地參加,而且每一次有大批有警察出面保護他們,因為這就是美國人行使憲法權利的一種方式。

我見到素質最高的遊行是香港反送中運動時候,香港人上百萬人進行的。不僅有人收集各種垃圾碎紙,而且有救護車開過的時候,我們經常看到人群像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時候的分紅海那樣,快速分開。

我也去過美國的國會,而且不需要登記,只需要過安檢就行,然後你可以隨時闖入一個議員的辦公室,進行拜訪。因為,法律規定,議員就是為民眾服務的代表,所以,對我來說,不像有的華人觀眾那樣,覺得他們到了國會是一件多麼了不得的逆天叛道。因為就像有的川普支持者說的那樣,this is our building。按照法律,這確實是他們的大樓。國會大廈一直是開放的,只是在去年疫情嚴重之後,停止了開放。

2018年,抗議傳統派大法官Kavanaugh的抗議者占領了參議院Hart辦公大樓的中庭。 我記得當時看錄像,他們也闖入了正在開會的國會眾議院大喊大叫,當時沒有人開槍。

而這一次,左派媒體在拚命指責川普和支持者是暴徒,應該為這一切負責。但是,我們至今沒有看到它們和警方發布視頻,證明這些人當時實施了該死的行為,而且警方確實合理使用了暴力。

唯一被披露的視頻,是那個空軍的退役女兵,她在試圖進入大樓的時候,並沒有看到她使用襲擊性的行為,或者持有攻擊性武器,或者對其他人有攻擊,但是我們看到大樓裡的警察對她進行槍擊,而且使用了實彈,擊中了重要部位,最後死亡。

這裡有一段視頻,是關於那個被槍擊的女士的。

我不知道其他人的槍擊是不是合理的?以及是不是也因此被稱為暴徒?

我想和我的朋友們一起看一段1月7日凌晨國會的一段視頻,這是來自佛羅里達的一個眾議員。

簡單翻譯一下,這個來自佛羅里達的眾議員Matt Gaetz說,我知道在很多國家政治暴力是必須的,但美國不是這樣的國家。主席女士,當人們任意破壞、摧殘你家的時候是錯的。當那些惡棍到參議員霍利家的時候也是錯的。我們應該要建造美國,不是把她擊倒、毀壞。我很高興至少今天,我的民主黨同事沒有再呼籲要對警察撤資。defund the Police。下面是一片掌聲。

第三大疑雲,是誰利用暴徒定性,摧毀了國會認證過程?

我們知道舞弊是舞弊,暴力是暴力,抗議是抗議,這些不能混為一談。一事一議,一罪一罰。即使要處罰那些使用暴力的抗議者,或者Antifa,也不能因此就作為藉口否認作弊。甚至,我們可能得說,應該為暴力負責的,是那些大選舞弊者、竊國者!

但是,我們看到了,後來晚上復會的國會匆匆忙忙地進行了一下,與下午的拖延、敷衍了事不同,這一次更多的是指責暴力。很多議員取消了挑戰,也有的議員被限定發言時間,有的辯論過程也被取消,只剩下了簡單的投票。這是美國民主的一個恥辱。

那麼誰讓他們這樣做了?

但是即使這樣,我們看到了,有很多議員堅持辯護,以及堅決的投票反對那些關鍵搖擺州的作弊,所以,我說他們都是義人。

三大義人

其中,我認為三大義人是眾議員Mo Brooks,他是第一個公開要挑戰的國會議員,參議員Cruz,他帶領一支足球隊加入了參議院這邊的挑戰,還有參議員霍利,他當時是第一個公開要挑戰的參議員,這需要巨大的勇氣。

剛剛我也提到了Mo Brooks參議員,在現在這種高度敏感、很多人唯恐引火燒身、主動噤聲的時候,他公開指出這個事件和Antifa有關,必須調查。

此外,Cruz面對問責,也毫不退縮。

就在幾個小時之前,來自紐約的左翼國會議員AOC發推文說:「 Sen. Cruz,您必須對自己的野蠻,自私的行為如何導致昨天的四人死亡承擔責任。還有如何為這場騷亂籌集資金。」 「您和霍利參議員都必須辭職。否則,參議院應為開除你們而採取行動。」

當然下面有人就貼出AOC曾經在推特上的話,她當時為BLM等抗議活動辯護,說抗議的全部意義就是讓人不舒服。

也有人貼出了今年的四大民主黨代表人物為BLM各地的過火行動辯護的話。

Ted Cruz參議員反唇相譏:

「你是個騙子。

「在參議院領導一場有關確保選舉誠信的辯論,這正是在完成我們的工作,絕不對應該為昨天襲擊國會大廈的卑鄙的恐怖分子負責。

「抱歉,我哪兒都不會去。 當你和你的社會主義夥伴們試圖大幅度提高稅收時,當你嘗試通過綠色新政並破壞數百萬個工作機會時,當您尋求大赦時,當你試圖和激進分子一起填塞最高法院以破壞我們的憲法權利時。 ⋯⋯

「我將竭盡全力與人民站在一起。」

對於主持國會聯席會議的副總統彭斯,川普之前表示:邁克·彭斯(Mike Pence)沒有勇氣去做應該做的事情來保護我們的國家和憲法,給各州提供了機會來證明一系列更正的事實,而不是先前被要求證明的欺詐或不實事實。 美國要求真相!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秦鵬直播】川普迎來兩個喜訊
【秦鵬直播】川普突返白宮 2021將有三件大事
【秦鵬直播】蓬佩奧推文援川普 克魯茲組隊參戰
【秦鵬直播】拳打伊朗腳踢中共 川普在全球收網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美3艦圍遼寧號 溫家寶撰文碰禁區遭封?
【未解之謎】報恩的白牛 印度男孩五次轉生
香港台訪梁珍:堅守良知便能克服恐懼(上)
【新聞大家談】美艦傳南海三角包圍遼寧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