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無人機招手台青農返鄉 國安催出未來商機

農噴無人機省時、省藥、省水,解決農村缺工問題,近年逐漸被農村接受。(台灣科技農業智慧應用發展協會提供)
人氣: 105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1年10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黃玉燕台灣台中報導)全球無人機市場規模預估2025年可達到467億美元,其中亞洲市場已邁入全球第二大。台灣無人機製造業起步較晚,在沒有太多選擇下,市場有近9成被中國品牌攻佔。

但隨著國內「農噴無人機」需求的成長,已申請靠行的「合格飛手」,依法每日必須向民航局「報飛報離」,作業過程中衍生的資安問題,卻意外催出國產無人機的一片天。

擁有中山大學海洋博士背景的禾斗雲科技公司負責人許敦睿,自行研發無人機核心技術,擺脫資安隱憂。
擁有中山大學海洋博士背景的禾斗雲科技公司負責人許敦睿,自行研發無人機核心技術,擺脫資安隱憂。(黃玉燕/大紀元)

近年急起直追的MIT無人機產業,產值逐年升高;若干業者看好前景,不僅自行研發無人機核心技術,在技術上追求更符合在地的農噴機種,在價格競爭上,與中國製造同樣具競爭力。

台灣無人機目前在政府登記註冊的數量超過1萬架。針對未來5年台灣無人機市場,台灣上櫃公司於2020年做了初步推估,含軍方、政府採購及民間銷售等,整體產值樂觀估計最高可達到100億以上;其中以小型空拍訓練機1.5萬架最多,其次是農噴物流用的中型單軸機1.4萬架次之、產值也最高。但這些初步估算都可能隨著政府計畫和預算有所變動。

資安隱憂  MIT農噴無人機行情看漲

擁有中山大學海洋博士背景的禾斗雲科技公司負責人許敦睿,為了落腳中台灣,4年前自行開設公司從事無人機設計製造,也提供飛手靠行服務。他透露,在創業之初,和其他同行一樣,先從改造中國機種著手,後來發現,中國制無人機在整個飛行系統設計上,會針對客戶「機隊」建置所謂的後台管理,當客戶登陸系統後,後台甚至可以限制客戶不能起飛。

針對飛控技術,陳敦睿指出,將來任何公司後台系統建置完成,只要發現自家的無人機,就可以把飛行軌跡傳回系統,不但可以確定無人機飛行位置,甚至在起飛前連上手機時,就等於已經通報公司了!這樣的設計「就如同一家航管系統,公司可以把客戶的無人機管制起來。」

「無人機是工具,但背後還潛藏著資安危機。」他強調,台灣的無人機公司若是把中國制造的機器拿來改裝,未來都可能要面臨被監管的危機。無法預料的是,一旦有人在總統府前玩空拍機,遠端就可能控制機器去撞總統府。

為了解決飛控技術潛在的資安問題,迫使許敦睿必須自行開發自家的「核心技術」。他指出,一開始先在找台灣系統,最後發現台灣竟只有一家公司擁有核心技術,而這家英諾飛科技過去都是承包國防部案子,其技術並不輸中國大公司大疆,且穩定度更好。但可惜的是,英諾飛並不願意把飛控技術賣給一般消費端;最後他就決定自行開發,所幸一般無人機並不需要太高的精準技術,目標實用即可;於是他透過一般開源的程式碼建構,很快完成了開發。

量身打造在地機種  技術面超越中國製造

許敦睿指出,一開始進口大陸機種時,發先幫浦噴出的速度非常太慢,一分地要花5分鐘,經過改良後,現在一分地只需2分鐘,這也大大節省電池的損耗。加上有些藥劑調製容易堵塞噴頭,因此在技術上必須不斷改良,才能符合實際需求。他強調,這些技術在2年前就已改良完成,而大陸機種是最近才跟進。

而許敦睿開發的農噴無人機,除在技術上與中國對手不斷競爭,在價格上也迫使中國機種不得不調降。他說、目前就是在飛行精準度及控制系統上持續改善,相信為台灣農業量身打造的在地農噴無人機,一定可以逐漸擴大台灣的市佔率。

農噴無人機近年逐漸被農村接受,圖為台灣科技農業智慧應用發展協會農村研習課程。
農噴無人機近年逐漸被農村接受,圖為台灣科技農業智慧應用發展協會農村研習課程。(台灣科技農業智慧應用發展協會提供)
農噴無人機作業,5分地只要2人、10分鐘就完成,效率較地面人工拉管提升6倍。
農噴無人機作業,5分地只要2人、10分鐘就完成,效率較地面人工拉管提升6倍。(黃玉燕/大紀元)

代噴要「靠行」   青農飛手卡關

清晨5點、天際有些泛白,載著16公升藥劑的無人機,在工廠包圍的稻田上空、冉冉升起,沿著稻浪來回飛行;這幅農村景象,近年在台灣中南部鄉間日漸頻繁。「農噴機飛手」近3年成為農村新寵兒,不僅省下人工,也能減少用藥,新興行業對青農返鄉深具吸引力,也有助解決了農村大缺工的窘境。

農噴無人機管理制度2020年3月31日上路,要成為一名合格飛手,必須擁有「農藥代噴業者證書」及「無人機高級專業操作證」雙證照;而中央為了規範涉及空域與農業安全的新興行業,飛手除了證照,若要實際執業代噴,還必須加入相關法人團體。

目前合乎法人資格包括農會、合作社、農業相關公協會及公司,但真正提供服務者僅有公協會及無人機銷售公司。政府設的這一道門檻被視為障礙,造成合法飛手數量成長緩慢,目前全台合法飛手僅208位,但準飛手預估明年可破千人。

合法飛手供需失衡  農忙現「黑機」亂象

農噴無人機的遊戲規則,引來「看得到卻吃不到」的批評。有學者指出,首先是想要取得無人機代噴農藥的資格,除了要取得雙證外,還必須是法人才可操作,導致已經取得雙證照,想購買農用無人機的自然人,失去接案代噴的機會,連自家農地也不能違規噴藥!

因受限於法人執業,農忙時期出現「黑機」違法噴農藥的亂象,且因無人機噴藥時間短,地方政府很難開罰,且一旦嚴格執法,又會造成民怨,凸顯合法飛手供需失衡的問題。

合法飛手爭權益  避免八成非法危機

儘管規定嚴格,但法令保障合法靠行的飛手,能避免事故後的罰則;但是「黑機」削價競爭,確實為合法飛手帶來困擾。

台灣科技農業應用發展協會理事長陳偉翔說,協會為拚合法付出的成本,要比不合法高出許多,光每日回報作業地號、作物細項等等時間成本,一個月就要上萬元。以目前合法代噴飛手只有200多位,而全台飛手實際上已破千,由此可估計會有八成以上非合法飛手可能被聘僱。

他說,所謂黑機業者甚至可以用100元低價與合法作競爭,他期待政府能整頓非法,保障合法業者權益。

農噴無人機用藥安全 藥毒所花3年評估

農委會推動農噴無人機取代田間人工拉管,為確保病蟲害防治效果及農作物食用安全,藥毒所進行3年水稻無人機施藥安全評估及農藥減量試驗。驗證適用水稻稻熱病、紋枯病、白葉枯病等20種用藥可達防治效果;並持續擴大應用範圍,如茶樹、鳳梨、玉米及甘藍等大面積的作物檢測。

相較地面施藥效率與人工暴露風險,藥毒所指出,5分地在傳統地面施藥,需要3個人拉管噴施約40分鐘;使用無人機只要2人、10分鐘、效率提升6倍。因無人機飛行在作物上空1至3公尺高,易有飄散鄰田疑慮,防檢局訂定風速高於每秒3公尺、不得施藥等規範,及飛手在田區邊緣施作時,應做好適當隔離等措施。

台灣科技農業應用發展協會理事長陳偉翔(中)期待政府整頓非法,保障合法業者權益。
台灣科技農業應用發展協會理事長陳偉翔(中)期待政府整頓非法,保障合法業者權益。(黃玉燕/大紀元)

錯誤中摸索前進  返鄉青農拚合法飛手

2009年莫拉克颱風過後,第三代青農陳偉翔結束台北花花世界的探索,回到老家霧峰接下育苗事業,不到4年有了逃離念頭。婚後選擇留在家鄉打拼!

3年前接觸到無人機,陳偉翔花了1年半,拿自家農田當作試驗,摸索怎麼飛? 風速? 高度? 藥劑多少倍數?如何噴灑?遇到哪種病毒,哪些藥可以搭配一起? 他透露過程中,長輩質疑聲浪不斷,「無效啦!」

從爭取雙證照到加入「合格飛手」行列並非易事。2021年,陳偉翔接手台灣科技農業智慧應用發展協會理事長,希望壯大合法飛手的陣容,也鼓勵青年嘗試無人機。他說,因為這項工作在台灣是起頭,缺少精準的農業與飛行相關數據,所有過程都要自行摸索。

他憑著自小在農地上拉管噴藥經驗,不斷從錯誤中嘗試。比如這塊地需要一公升藥劑,噴了之後,發現藥傷了、出現枯黃或斑點,下次這支藥劑就減個2成或5成,直到目前仍嘗試5~6次的藥劑仍無果;所幸問題都可以反映到藥毒所、防檢局作進一步調整。

減藥省水、找回健康,女飛手現身說法。
減藥省水、找回健康,女飛手現身說法。(黃玉燕/大紀元)

減藥省水、找回健康  女飛手現身說法

台灣科技農業智慧應用發展協會秘書黃于恩是嘉義農家媳婦,和先生一起成為合格農噴飛手後,慶幸不必再泡進毒氣堆中;但購置無人機也曾鬧家庭革命,「老一輩說,如果你們用了飛機沒有用,不要回來哭! 」而她也質疑先生 ,「人家17甲地才考慮要不要買無人機,你才1.7甲、就真的要買嗎?」

她描述,台灣天氣潮濕悶熱,噴施農藥全身穿戴防護裝後下田,管子要拉高在植株上方,前頭拿噴藥桿子的人要施力往下壓,走不完一塊田就快悶昏,還不時在田間跌倒。先生噴完藥回來不知是過於勞累還是中毒,一句話都不想說,更不敢碰小孩;直到運用無人機噴藥後,「先生臉色不再暗沉」。

專職飛手月收破6萬  吸引青年返鄉

靠無人機代噴作業,足夠吸引青農返鄉嗎?陳偉翔說,他以家中育苗事業為主,兼職「飛手」代噴工作,一個月平均收入約3萬元;但是協會成員雲林的飛手,每月收入則可在6萬以上。

他解釋,代噴行情以台中水稻來講,一分地200~300元,但還要看作業地塊的優劣,以台中農地都沒重劃田地多邊邊角角、作業成本高;反觀台南、雲林都重劃過,田地方正面積廣大 所以價格會落在150~230左右;而雲林農地以四季蔬菜雜作比較多,飛手幾乎整年都在噴藥,收入比種稻區多2~3倍。

責任編輯:李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