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越來越掩蓋中國經濟真實情況

人氣 10327

【大紀元2021年12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中國共產黨長期以來一直對信息進行嚴格控制,即便結束所謂百年建黨,這種信息控制也沒有減弱趨勢,反而越發嚴重。

聽新聞: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在過去的一年裡,中共變得越來越不自信。從北京限制公布煤炭使用信息,中共最高人民法院裁決數據庫清除政治異議人士的被判刑記錄,今年同期進出中國的旅客人數減少了50倍,再到中共教育部在兩年叫停近300個和外國大學的合作項目。

最新的動態是,隨著中共出台的新數據安全法實施,外國公司和投資者發現,更難獲得中國國內的信息,包括過去通用的供應和財務報表信息,甚至一些提供中國水域船舶位置的供應商也停止跟國外客戶分享信息。

「中國一直是個大黑箱 現在變得更黑了」

國際基督教大學政治與國際研究院資深副教授納吉(Stephen Nagy)告訴《華爾街日報》說:「中國一直是一個大黑箱。」

他說,不斷消失的獲取信息渠道,會讓外國人更難了解中國正在發生的事,「這個黑箱變得更黑了」。

《華日》報導說,商業人士和政治分析家們認為,中國越來越多的保密行為不是單一政策結果,而是各種因素的組合:對大流行病的反應,對數據安全的日益關注,以及對世界持懷疑態度的中共政治環境。

與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有關的嚴格邊境管制,包括取消航班和對旅客長達數週的隔離,使中國公民與世界的面對面交流急劇下降,加劇了跟外界的脫鉤。

根據中共民航局的數據,2021年前8個月,航空公司運送了約100萬人進出中國,而2019年同期運送了近5,000萬人。

《華日》報導說,一些希望出國旅行的中國人說,當局拒絕給他們更新護照,或者在機場時他們被邊境官員拉到一邊,試圖勸阻他們不要出國,說政府指示要儘量減少旅行。

2021年11月26日,在中國北京一個商業區的報攤出售的雜誌照。(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官方定義敏感信息含糊其辭 人人自危

9月1日開始生效的一項新的數據安全法,規定幾乎所有與數據有關的活動都要接受中共政府監督,包括收集、儲存、使用和傳輸。

報導引述Reynolds Porter Chamberlain LLP律師事務所的駐香港律師喬納森‧克朗普頓(Jonathan Crompton)的話說,自該法通過以來,大陸公司越發不願意與跨國公司——覆蓋金融、醫療、公共交通和基礎設施等戰略領域——分享信息。

關鍵是當局對什麼是敏感信息的定義含糊其辭,這讓中國公司「人人自危」,不知道在哪些方面可以與外國夥伴分享,哪些方面不能分享。

一家大型美國科技公司的高管證實說,用於電子產品的鈷和鋰等金屬的中國供應商越來越不願意與境外客戶分享信息,連工廠有多少金屬庫存,或者有多大比例的供應會被回收等細節信息都不再提供,這讓外國公司的生產計劃和確保遵守環境規則變得困難。

商業數據庫不再對境外IP開放

中國最廣泛關注的投融資數據庫之一清科控股有限公司(Zero2ipo Holdings Inc.)已經停止向海外客戶出售其數據,僅開放給中國用戶和內部使用。

美國Harris Bricken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史蒂夫‧狄金森(Steve Dickinson)表示,他的一個美國客戶要求一家中國公司提供經審計後的財務報表,以確定它是否有信用,結果遭到中國公司拒絕,理由是北京的政策規定不讓他們向外國人公布財務報表。最終,美國客戶不得不在沒有財務信息的情況下繼續推進跟中方的合作。

狄金森說,數據缺失使得希望從事在華生意的外國公司增加了上當和被騙的風險。

他以自己的經歷證實,如果他人在國外辦公室,訪問中國的商標和企業數據庫以及其它中國網站會遭遇類似的麻煩,結果他只能在中國聘請一個當地團隊,負責盡職調查和知識產權工作。

象牙塔的國際學術交流萎縮嚴重

在學術界的轉變更是匪夷所思,因為學術界曾被視為中國和西方之間接觸的一個燈塔。

除了不斷關閉西方學者訪問中國研究數據庫的權限,中國大學跟外界的學術聯繫和交流也越來越受限。

根據中共教育部8月公布的最新數據,它在2018年和2019年終止了286個和外國大學的合作項目,理由是其中一些項目不符合教育部的教學和指導標準。

根據9月官方網站的存檔版本,消減最多項目的國家是英國、俄羅斯和美國,計算機科學、生物技術、國際經濟和貿易是受影響最大的課程。

最近,中國大學對國際關係和中國歷史研究等領域的學者實行了更嚴格的審批程序,當他們希望到海外旅行或參加與外國學者的學術會時,都需要首先得到當局的批准。

前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賈慶國在3月份的人大會議上說,一些政府部門出於「各種考慮」,加強學術控制;一些大學只允許研究人員在至少有一名同事在場的情況下與外國人交流。

放寬記者簽證限制不對等 在華記者頻遭騷擾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自從2020年1月疫情開始,就沒有出國訪問。他在11月中旬跟美國總統拜登的一次在線視頻會議上,同意雙方放寬對記者的簽證限制。

總部設在北京的中國外國記者俱樂部發布的一項調查發現,近40%的在華外國記者表示,在2020年,消息人士因與記者交談後受到騷擾、質疑或拘留,這一比例比2019年(25%)還要高。

在過去兩年中,有十幾名美國記者被中共當局以簽證等由驅逐出中國,川普(特朗普)政府也有對等限制中共國家媒體記者在美國的新聞業務規模。

官方裁決數據庫大批刪除異議人士被判刑記錄

在中共慶祝百年黨慶之前,已開始系統刪除或隱藏異議人士被判刑的記錄。外國政府和新聞組織常查詢這些數據庫、核實中共涉嫌侵犯人權的記錄。

據為中國的政治和宗教被拘留者辯護的總部設在舊金山的對話基金會稱,大約在同一時間,中共最高人民法院管理的官方裁決數據庫——中國裁判文書網——清除了數千份政治敏感案件的法院文件,這些案件涉及政府所謂的「危害國家安全」、「與X教有關」的罪行以及死刑的司法審查。

中美對話基金會的創始人兼主席康原(John Kamm)告訴《華日》,中共當局拒絕公眾查閱這些文件,可能是想阻止外國官員和活動家獲得他們用來向中共政府施壓以釋放政治犯的信息。

他說:「敏感政治案件的披露率現在是零。」

「沒有執政合法性 哪來制度自信

在未來經濟發展上,重慶市前市長黃奇帆12月4日出席廣州南沙舉行的國際金融論壇(IFF)時發言說,中國經濟將更為依賴國內市場,中國將開始以內循環為主的新發展格局。他強調,內循環不是「內捲化」或是「躺平」。

已有多個跡象顯示,隨著中國經濟越發成熟,底層人士升遷的路徑幾乎停滯。更多的躋身上層的機會,被富人和有政治關係的精英人士的子女所獲得;來自貧窮或農村家庭的孩子更難有機會出人頭地。

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公開承認說,中國有6億多人平均月收入不到140美元(1,000元人民幣),他們約占全國40%的人口;這一月收入比2020年生活在中國農村月平均支出還要低40美元。

紐約時事評論員唐青表示,「躺平」、「內捲」已經成為一種中國老百姓的非暴力不合作心態,黨的百年氣數已盡。

「中共沒有執政合法性,現在就靠維穩,哪來的制度自信。」他說,「沒有自信,更不可能對外開放。」

責任編輯:李緣#

相關新聞
中共為建黨百年刪記錄 「不讓人知道其歷史」
中共刪逾千萬份判決書 疑圖謀抹去不光彩記錄
寒門更難出貴子 中國底層升遷路幾近停滯
吳釗燮:國際關心台海和平能最有力嚇阻中共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矛頭直指江澤民 習要動手了?
【遠見快評】美外交官撤離?中共為何反應強烈
【新聞看點】火箭專家驚傳出逃?中共悄無聲
【拍案驚奇】二十大前習布局「抓江」
【秦鵬直播】又一孫大午被判?特斯拉中國也喊冤
【財商天下】民企遭打壓後 騰訊仍值四個中石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