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聯合國將異見者名單私下給中共

人氣 8519

【大紀元2021年02月26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Alex Newman獨家報導/張婷編譯改寫)泄露的電子郵件證明,聯合國人權官員確實在中國異見人士準備在日內瓦就中共侵權行為作證之前,將這些人的名字交給了中共政權。而此前,聯合國卻對這一醜聞予以否認。

事實上,泄露文件表明,將中國異議人士的名字交給這個專制政權的做法,被所有相關人員視為是「慣例」。舉報人告訴《大紀元時報》(以下簡稱大紀元),儘管聯合國否認,但這種做法一直持續到今天。

中共當局利用從聯合國收到的名字阻止異見人士離開中國。至少一名異見人士被聯合國指認,並在前往日內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總部在日內瓦)前在中國機場被中共拘捕。她就是中國知名維權人士曹順利。曹順利在被中共拘捕期間去世。

據首位揭發這一醜聞的聯合國僱員艾瑪·萊利(Emma Reilly)說,如果預計哪位異議人士會在聯合國讓北京難堪,而此人已經在國外,中共就會對此人進行頻繁的威脅甚至綁架和折磨此人的家人。

被聯合國交出姓名的中共政權批評者包括關注西藏、香港和中國西部維吾爾族的活動人士,所有這些人都因各種原因成為中共的目標。

2020年2月,《大紀元時報》報導了這一醜聞,也報導了萊利因試圖揭露和制止這一做法而面臨報復。萊利的案子在聯合國還在進行中。她仍受僱於那裡,但正在接受「調查」。

多年來,聯合國一直否認其向中共提供異見人士的姓名。然而,由於有關這一做法的相關電子郵件被泄露,現在很明顯,聯合國就這一醜聞誤導了其成員國政府和媒體。

泄露文件披露中共和聯合國官員溝通細節

其中一封具有爆炸性的郵件是中共駐日內瓦聯合國代表團一名外交官在2012年9月7日發出,要求聯合國相關官員提供那些將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作證的中國異議人士的信息。

「按照慣例,你能不能幫我查下是否附件名單上的人要求獲得參加人權理事會第21屆會議的許可?」中共外交官在給聯合國相關部門的電子郵件中問道,「我的代表團對這些人有一些安全關切」。

一名聯合國官員在回復中向中共外交官證實,中共名單上有兩名異見人士事實上已被批准並計劃出席。這名聯合國官員的名字已被從泄露的電子郵件中隱去。

該官員說,根據你的要求……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和耿和(He Geng)已被認可參加人權理事會第21屆會議。

中國大陸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資料照。(馬有志/大紀元)

然而,這名官員證實此事的同時並沒有明顯擔心異見人士或他們仍在中國的家人安全。

艾沙是世界維吾爾大會的主席,該大會代表中國西部新疆地區被中共殘酷迫害的維吾爾族民眾進行維權。

在這封電子郵件之後的一年,應中共政權代表團的要求,聯合國安全人員試圖將艾沙從人權理事會會議廳中趕走。然而,萊利進行了干預,阻止他被逐出。

聯合國在給中共代表團的電子郵件中確認的另一位異見人士耿和,是被關押的中國人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高智晟是一位基督徒,他寫了一本關於自己因工作和信仰而遭受中共酷刑的書。

對高智晟實施殘酷酷刑的原因之一是他的妻子在聯合國發言,聯合國官員在那封郵件中提前向中共透露了這一消息。

另一封被泄露的郵件是2013年發出,同一個中共外交官再次尋求確認那些預計在人權理事會揭露中共暴行的中國異議人士的身分。

「中國(中共)代表團在前幾屆會議上與您和您的部門有非常好的合作。」在一封《大紀元時報》和其它媒體獲得的郵件中,中共外交官對聯合國官員說。「我們對此非常感謝。」

「這次,我需要您再幫我一個忙。」這名中共外交官繼續說道,「一些反中國(中共)政府的分裂分子正試圖以其它非政府組織的名義為掩蓋參加人權理事會會議。他們可能對聯合國和中國(中共)代表團構成威脅。」

「請您核實並告知我,我下面列出的人員是否獲得了參加人權理事會第22屆會議的資格認證?」這個中共外交官問道,並請聯合國官員通過電子郵件或打電話告知相關信息。

中共名單上的名字中再次出現了異見人士多里坤·艾沙。

聯合國人權官員對中共代表團的這封郵件作出回應,提供了預計將出席人權理事會的四名活動人士的姓名。

大紀元記者出於保護和隱私的考慮,暫不透露尚未公開的這幾名活動人士的姓名。

萊利:聯合國將異見人士置於危險中 等於是種族滅絕的同謀

在聯合國向中共外交官證實異見人士名單的同時,萊利既憤怒又驚恐。

「這是一種可怕的做法,如果聯合國要這樣做,至少他們必須確保它是公開的,這樣人們可以知道他們將被置於危險之中,」萊利在一次視頻會議採訪中告訴大紀元。

「這是基本的禮儀和基本的人性標準──不要暗中把這些人置於危險之中。難道這是太過分的要求嗎?」萊利問道。

世界各地的著名人權組織都抨擊聯合國的做法危及異見人士及其家人的生命。

萊利在給大紀元的置評中,將這種做法稱為是「犯罪」,甚至認為這使聯合國成為「種族滅絕的同謀」。

異見人士艾沙表示,中共特工曾出現在他在海外的家中,試圖讓他閉嘴。中共還逮捕了他在中國的家人,包括2018年死在中共「集中營」中的母親。他的哥哥也被逮捕。而他的弟弟自2016年以來一直失蹤。中共媒體報導說,艾沙的父親也死了,儘管艾沙並不知道父親什麼時間以及在哪裡去世的。

大紀元試著用郵件中所列的瑞士手機號碼聯繫向聯合國所要異見人士信息的那位中共外交官,但沒有成功。

郵件顯示,從一開始,萊利就反對向中共提供異見人士的姓名。相反,她主張通知已經成為中共目標的個人。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人權理事會處處長埃里克‧提斯都內(Eric Tistounet)辯稱,名單是公開的,因此不能拒絕中共的要求。

事實上,泄露郵件顯示,提斯都內建議儘快採取行動,避免「加劇中國(中共)的不信任」。

「什麼時候這也成了(聯合國)考慮的一部分?」萊利在給大紀元的評論中反問道。

泄露郵件證實聯合國將中國異見人士的姓名交給中共的消息,在土耳其媒體上引起了巨大轟動。然而,在歐美國家,媒體幾乎沒有提及這一醜聞。

萊利:聯合國的惡劣行為直到現在仍在持續

萊利告訴大紀元,在把中國異見人士的信息告知中共的這一醜聞上,聯合國高級官員多年來一直試圖誤導聯合國成員國、媒體和公眾。

從2013年到2017年,聯合國聲稱這種做法沒有發生。在2021年1月,聯合國發言人被引述告訴土耳其國家媒體「Anadolu Agency」,自2015年以來聯合國已經停止了這種做法。

然而,2017年2月2日,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HCHR)在一篇新聞稿中承認,它確實向外國政府確認了被核准參加其人權活動的人的身分。

「中國(中共)當局和其它政府經常在人權理事會會議前幾天或幾週向聯合國人權辦公室詢問特定的非政府組織代表是否參加即將舉行的會議。」OHCHR說,「在認證程序正式進行之前,在確定沒有明顯的安全風險之前,辦事處從不確認這些信息。」

但萊利說,她對OHCHR新聞稿中的言詞感到震驚。

「唯一做過的安全檢查是由中國(中共)外交官做的,」她告訴大紀元。

事實上,該案的筆錄顯示,萊利質疑聯合國在交出這些名字之前,是否有任何證據證明其所謂的「安全」檢查。沒有任何證據被提供。

她表示,一切都是有關這些異見人士是否將會給中共駐聯合國外交官帶來麻煩,「這與保證任何人的安全毫無關係。」

萊利說,這也嚴重違反了聯合國自身的規則。如果各國政府想知道誰在參加會議,他們應該在聯合國其它成員國在場的情況下問。

萊利告訴《大紀元時報》,聯合國將異見人士姓名交給中共的做法至今仍在繼續。

「現在,防止這種聯合國共謀種族滅絕的行為,已經成為我個人的使命和責任。」她說。

聯合國對揭露這一做法的舉報人進行了報復。大紀元獲得的文件顯示,聯合國系統內的一些最高級官員對萊利的努力試圖進行壓制、詆毀和報復。

OHCHR沒有就泄露的電子郵件或更廣泛的醜聞回應大紀元所發出的置評請求。

2020年初,OHCHR以正在進行訴訟為由,拒絕向大紀元發表評論。不過,萊利本週告訴大紀元,她已經給了他們全部的許可向媒體評論此案。

聯合國祕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的多名發言人也拒絕發表評論。

在發給大紀元的置評中,萊利敦促全世界的記者檢查相關文件、內部法庭案件的記錄和其它證據,看看誰在說真話──然後報導這些真相,讓世界人民看到正在發生的事情。

萊利說,這是聯合國的一個系統性問題,「沒有外部監督」。她還舉出了其他舉報人因試圖做正確的事情而受到迫害的例子。

「除非成員國採取行動,否則這種情況將會繼續下去。」她說。

萊利還對中共特工與聯合國人權系統內負責保護人權的高級官員之間的密切關係深表擔憂。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川普接受美媒採訪 批評拜登對華政策不夠硬
確認中共群體滅絕 加拿大國會通過動議
美國會議員致信拜登 要求他抵制北京冬奧會
荷蘭議會:中共對維吾爾人所為是種族滅絕
最熱視頻
【首播】專訪程曉農:經濟全球化告別中國版(6)
【思想領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種族滅絕
【新闻大家谈】中國CDC洩密 美台交往鬆綁
【拍案驚奇】警告對台動武是大錯 美軍近看共艦
【未解之謎】兩位醫生經歷的臨死體驗
【微視頻】比特幣大漲有因 中共嚴控國人購外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