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家可歸的加拿大原住民 戒毒後成大學老師

人氣 777

【大紀元2021年06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文韻編譯報導)多倫多的傑西‧塞斯特爾(Jesse Thistle)是一位出版作家和加拿大原住民文化專家。但在不久之前,他還是一個沉迷毒品、無處安身、從許願池裡偷錢度日的「街頭流浪漢」。

在監獄和康復中心待過一段時間後,在他祖母臨終的囑託下,傑西決定改變自己的生活。他現在是一名大學助理教授和博士生,他的生活與他的過去完全不同。

傑西對加拿大廣播公司(CBC)說:「拉我出來的是圍繞著愛我的人們——我的妻子、我的祖母、我與祖父的和解以及我愛我自己。」

傑西‧塞斯特爾和兄弟們以及他們的祖父母。(傑西‧塞斯特爾提供)

傑西在三四歲時就與父母分開,他與兩個兄弟和祖父母一起生活。

「當兒童服務機構面對安排原住民孩子時,很自然安置他們在白人家庭中,因為白人被視為富裕和負責任的人。」傑西向BBC媒體解釋說,「這被稱為六十年代的獨家新聞——成千上萬的土著孩子被這樣帶走——這是地方一種普遍現象。」

因此,半梅蒂斯-克里(half-Métis-Cree)兄弟被安置在他們現在的(白人)祖父母身邊。他們的祖父是一個嚴格、相信體罰的人,並發誓如果他發現孩子們吸毒,就與他們斷絕關係。

小時候的傑西‧塞斯特爾和兄弟們。(傑西‧塞斯特爾提供)

作為原住民兒童,在一個以白人為主的社區中成長,傑西和他的兄弟們努力著想融入其中。再加上他們的母親從沒來接他們,他們有被遺棄的問題,這給傑西帶來了巨大的掙扎。

他明白,他的母親——她是梅蒂斯-克里土原住民群體的成員——沒有權力選擇是否可保留孩子。

他說:「當時,原住民婦女被認為是不潔、不適合和不稱職的母親。」

傑西的母親和父親。(傑西‧塞斯特爾提供)

但作為一個青少年,他的處境所造成的情感傷害足以使他走上毒品之路。

帶著一袋可卡因被抓到時,他的祖父把他趕出家門。那年他19歲。

「我的世界就像已經結束了」,他說,「我可以從他們的臉上看出,我傷透了他們的心。」

直到近十年後,流落街頭、鋃鐺入獄之後,傑西才成功地進行了康復治療,並改變了他的生活。在某種程度上,他的成功要感謝他的祖母。

在她臨終前,她給傑西打電話,請他去看她。他說:「她狠狠地訓了我一頓。」「她說,『我真的對你很失望。我希望你給我一個承諾——完成教育,上大學,並盡你所能走更長遠的路。』」

已經在監獄裡重新學習閱讀和寫作的傑西,答應了她的要求。兩週後,她去世了。

他的祖母不是唯一伸出援手的家庭成員。傑西也接到了一個電話:一個他認為永遠不會再聽到的聲音。他的母親布蘭奇‧莫里塞特,終於找到了她的兒子。在他們的第一次通話中,他多次掛斷了她的電話。他說:「我只是害怕被拒絕,對愛感到恐懼。但這是一次美妙的談話——就像久旱之後的大雨澆灌草原,就是這種感覺。」

2013年,他有機會回到他的家鄉薩斯喀徹溫省(Saskatchewan),與母親團聚,並探望他的阿姨們。他說:「這就像一個美麗的歸宿。」

傑西戒毒了,並遇到他所愛的女人。(傑西‧塞斯特爾提供)

最終,他戒毒了,遇到他所愛的女人,甚至回到了大學。

在為學校一個有關祖先研究的項目工作之後,他發現自己「來自一脈相承的酋長、政治領袖和抗戰戰士的家族」。

他說:「這讓我感到非常自豪,激起了我想要了解更多。」「我知道找回自己的關鍵是通過這項任務——我全心全意地投入其中。」

傑西寫的書封面。(傑西‧塞斯特爾提供)

現在,傑西是一名獲獎的研究員,並出版了回憶錄《從灰燼中走出來》。他目前正在完成他的博士學位,並在約克大學教授原住民文化研究,他說學生們經常向他求助,「尋找與他們祖先的關聯。」

他說:「我幫助他們了解他們的祖先是誰,以及他們的家人為什麼最終在這裡。」「看著人們了解他們的歷史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對於任何在毒癮中掙扎的人,傑西說,沒有人是不能被寬恕的。

他告訴加拿大廣播公司:「沒有人都是善良的、純潔的、純淨的——也沒有人是完全邪惡的,不值得被原諒。」「我就是一個代表性的例子。」

(英文大紀元記者Jenni Julander對本文有貢獻。)

責任編輯:韓玉 #◇

相關新聞
戒毒後重生 大溫男子騎車橫跨加國
德國小夥修煉法輪功 戒毒戒菸獲新生
12年來    加州一萬多人死於吸毒過量
先戒毒再戒酒 英男子花20年時間重啟人生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對白紙革命表態?防疫政策大變
【拍案驚奇】真實死期遭疑 江澤民黑歷史再曝光
【時事金掃描】各地抗議封控 一張照片看哭中國
【時事軍事】戰場情況對比 烏俄勝負已分
【舞蹈三劍客】舞蹈演員才有!意想不到的8個「怪」習慣?
【探索時分】俄4700枚導彈 為何烏克蘭不屈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