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治局會議提「金融風險」 專家解讀

人氣 1496

【大紀元2021年08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張玉潔採訪報導)7月30日中共官媒新華社發通告稱,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文中多次提及金融風險。相關專家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對金融風險深感恐懼,面臨房地產、地方債等方面的風險;另外,「一帶一路」、產業鏈外移等也是中共不得不面對的難題。

政治局會議多次提金融風險

中共政治局會議的新華社通稿中稱,「要防範化解重點領域風險」,落實「財政金融風險處置機制」,「完善企業境外上市監管制度」,並再稱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政治局會議之後,《經濟參考網》8月2日又發文稱,中共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央行、銀保監會和國家外匯管理局等部門密集部署下半年工作。文中至少五次提及「金融風險」,並稱「房地產金融將是下半年政策聚焦點之一」,中共財政部把地方政府債務的風險防範化解作為今年下半年的重點之一。

對此,美國私人投資顧問Mike Sun於8月1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土地財政「一直就是雷、在腦袋上懸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中共怕的就是中國這幾大風險,一個是房地產,一個地方債,還有一個就是金融系統」。

公開資料顯示,中共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實行土地財政,即地方政府依靠出讓土地使用權的收入來維持地方財政支出,房地產價格隨即逐年上漲,同時房地產開發商和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城投平台)通過大筆舉債投資房地產,積累了嚴重的債務問題和金融風險。

中共土地財政引發房地產泡沫。圖為2021年4月14日,北京一處建築工地。(Photo by Noel Celis/AFP)

美國南卡來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博士8月1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地方政府債台高築,中國的房地產泡沫也出現破滅的跡象,很多房地產公司已經撐不住,比如恆大集團等大型房地產公司開始大量拋售,這對中國是個非常危險的事情。

上述政治局會議提及「風險防範」時,特別提到「境外上市企業監管」。謝田教授表示,中共加強監管境外上市公司與中共資金匱乏有關,因為很多錢在房地產項目裡、在貪官手中,沒有進入流通渠道。

從去年下半年至今,中共先後以「反壟斷」、「信息安全」的名義對互聯網企業和金融平台進行審查,然後重罰。比如阿里巴巴今年4月份以「壟斷」原因被罰182億人民幣,同月又以同樣原因與騰訊、蘇寧、美團等多家企業及其分公司各自被罰50萬人民幣,7月再與滴滴出行、騰訊、蘇寧、美團等企業被處以單一案件50萬的重罰。

另外,Mike Sun還表示,中共同時面臨外部的壓力,比如美聯儲加息。

路透社7月30日報導,市場分析師預計,美國將在今年年底或2022年初開始「縮減」購債計劃,部分原因是為最終加息做準備。

Mike Sun分析,一旦美聯儲加息,對中國經濟,尤其是金融系統、房地產會帶來衝擊,中共收緊房地產融資是擔心系統金融風險。據悉,美聯儲加息將增加人民幣貶值壓力,利空A股,進而資金外流加劇,房地產行業泡沫破裂風險上升,導致債務危機。

中共再提「一帶一路」 學者:已經奄奄一息

上述新華社通稿中,再次提及「一帶一路」,稱「共建『一帶一路』高質量發展」。

隨後的8月2日,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再次高調提及今年6月中共與28個國家的「『一帶一路』疫苗合作夥伴關係倡議」,稱「倡導加強疫苗援助、出口、聯合生產等合作」。

謝田教授分析說,中共的目的是:「以前他們的債台高築做法欺騙這些外來的一帶一路國家,這個方式行不通的,那現在他希望能夠改善一些債務結構,或者重新談判價錢,讓那些國家不那麼排斥一帶一路。」

中共從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向相關國家提供貸款進行基礎設施建設;2019年提出「數字一帶一路」;疫情爆發後,中共向「一帶一路」國家實施「疫苗外交」。

但是多年來,多國落入「債務陷阱」,中共再以「減免債務」為由控制部分國家的土地,比如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塔吉克斯坦斯坦等。

示意圖,圖為一帶一路的項目之一、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Photo by 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但是疫情期間,近40%的「一帶一路」項目受到不同程度影響,澳洲取消合約、緬甸和吉爾吉斯斯坦民眾抗議。美國總統拜登今年6月提出一項抗衡中共「一帶一路」的計劃,由G7成員國參與實施,歐盟7月份也提出了類似的基礎設施計劃。

謝田教授表示,「一帶一路」奄奄一息,歐美國家開始籌備民主國家的「一帶一路」對抗中共,給了中共致命一擊,但是「中共為了面子,反而要拚死一搏,現在反而要加強『一帶一路』,要提高『一帶一路』的質量」。

但是,「中共『一帶一路』實際上在國際上受到各種各樣的質疑,很多低質量的項目給這些發展中國家背上了高額的債務,引起這些國家、人民不滿。暫時收買了或者是買通了這些政府高官強行通過,給這些國家的傷害、老百姓的傷害現在開始浮現出來,現在很多國家新的政府更換的時候就會要求重新談判或者是取消這些『一帶一路』。」

再有,「中共實際上是外匯不夠了,沒有錢去搞這個『一帶一路』。他要強行地以人民幣計價,或者購買中國自己的那些建設材料啊,輸出這些勞工的做法引起了當地人的反彈。」謝田教授說。

中共「補鏈」說法引質疑

新華社上述發文中稱:「開展補鏈強鏈專項行動,加快解決『卡脖子』難題。」

8月2日新華社再單獨發文《補鏈強鏈刻不容緩》,稱「將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放在『六保』中的重要位置」。

針對中共的「補鏈」說法,謝田教授分析說:「這實際上是變相承認了這個產業鏈外移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就是產業鏈外移整個從瘟疫來到現在,已經越演越烈,完全就是打破了現在中國自己認為的有一個完整的產業體系、完整的供應鏈。」

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之前的中美貿易戰期間,外企已經紛紛離開中國。當時,法廣引述質量控制和供應鏈審核機構「啟邁QIMA」的調查報告指出,80%的美國公司和67%的歐盟公司正離開中國。

疫情爆發後,日本政府首先於2020年4月宣布,斥資大約22億美元鼓勵日本企業回流日本或前往東南亞國家。幾乎同時,時任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的經濟顧問也表示傾向於向有意離開中國的美國企業提供「搬家費」。

謝田教授認為,正是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才提出「補鏈」,實際上它已經沒辦法恢復完整的產業鏈,至少它沒有能力補鏈。

他說:「中美的那些關稅存在,中國沒有辦法去向美國出口,它這個產業鏈必須到其它國家才能繼續向美國出口。所以中國即使補上了這個產業鏈,它也沒有市場。」

「還有一部分產業鏈來自專門技術的企業,是中國依賴的外國技術,那些企業離開後,中共發展不起來新技術,就意味著它需要更多的外匯去購買這些產品,包括芯片、高端醫療設備等高科技產品,這意味著中共外匯緊缺的狀況會更加嚴峻。」謝田教授說。

責任編輯:方明#

相關新聞
華郵:中國經濟看似穩健 背後存諸多風險
網文:中國房價一旦下跌 對經濟衝擊不堪設想
回到計劃經濟?武漢加強憑「房票」購房
中共政治局會議羅列經濟問題 學者:毫無對策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各地反抗風起雲湧 官媒刷屏吳亦凡
【財商天下】急推個人養老金 中共「割韭菜」新招
【晚間新聞】北京疫情再升溫 變相封城如鬼城
【遠見快評】大火慘劇重演 新疆爆大規模抗議
【全球新聞】中共重判吳亦凡 殺雞儆猴給誰看?
【中國禁聞】新疆住宅起火致數十死傷 封控釀慘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