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京要共同富裕?學者:騙取民意支持 穩固政權

中共實施社會信用體系,如果信用評分差,不能搭飛機、不能搭高鐵、買房、裝修房屋等,生活處處碰壁。圖為中國高鐵。(Su Yang/VCG/Getty Images)
人氣: 379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1年09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翠玲台灣台北報導)習近平8月17日指示,「將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構建初次分配、再次分配、3次分配」的基礎制度安排。元智大學EMBA兼任副教授高仁山表示,「共同富裕」只是中共維穩社會、欺騙人民的手法,用來騙取民意支持、穩固中共政權。

財經專家徐嶔煌則說,中共藉「共同富裕」、三次分配處理貧富差距與民怨,但如果錢都到中共權貴手裡,老百姓繼續貧窮翻不了身,民意是否支持中共就很難說了。

2020年大淹水加上COVID-19(中共肺炎),中國2020年上半年生產掛零,因為工廠都不准開工。
2020年大淹水加上COVID-19(中共肺炎),中國2020年上半年生產掛零,因為工廠都不准開工。(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高仁山指出,「共同富裕」跟鄧小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毛澤東「讓赤貧先起來」的說法,都是馬列主義鬥爭手段、中共欺騙人民的手法。像「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從1990年代到現在,不僅沒改善中國貧富差距,反而讓差距越來越大。

他表示,中國人沒辦法富起來,是因為中共給予少部分人特權,導致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上,造成社會制度不公平。從經濟學角度來看,社會結構、所得重分配沒有改變,即使倡議「共同富裕」也不可能做到均富,更何況中共所謂的均富,必須活在共產黨監管下,「好公民」才會賞賜信用評分,能有不錯的信用在社會立足。

中共實施社會信用體系,如果信用評分差,不能搭飛機、不能搭高鐵、買房、裝修房屋等,生活處處碰壁。根據中國大陸國家發改委官方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6月,已有2682萬人次因失信被限制購買飛機票、596萬人次因失信被限制購買動車高鐵票、437萬失信被執行人主動履行法律義務。

貧富不均壓力大 對企業、富豪開刀

從螞蟻金服上市被撤,騰訊、百度、阿里巴巴被罰,到滴滴打車等赴美IPO硬生生被下架,高仁山說,中國貧富不均壓力已經大到壓都壓不住,中共整肅企業,陸續對幾個超級富豪開刀,或打壓在境外IPO的中企,是要打壓給中國境內的人民看,只是維穩手法之一,並不是要改變制度,另一個原因是過去這些企業內部有太多黑問號,包括帳務不明、洗錢等,像「一帶一路」就是洗錢機制。

中共提出「共同富裕」、三次分配,富豪、企業家、演藝人員等陸續被整肅、剝皮,而平常沒被少割韭菜的老百姓繼續被割韭菜,年薪超過50萬人民幣就是高收入,且根據中國人民銀行規定,存款超過10萬人民幣,9月1日起將被嚴查,網民怒轟「這是要把老百姓最後一點積蓄榨乾的節奏嗎?」

高仁山表示,中共現在缺乏資源,無法分配給維穩官員等鞏固中共政權,所以必須鬥爭出另外的資源再做分配。「共同富裕」其實是中共沒錢了,逼人把錢吐出來的手段。此外,中國(中共)又製造紅衛兵,從開始對實業家鬥爭,手法跟過去文革(1966至1976年)鬥黑五類很相似。

財務黑洞大 逼有錢人捐款 「共同富裕」是毒計

「中共的財務黑洞非常大」,高仁山說,2020年大淹水加上COVID-19(中共肺炎),中國2020年上半年生產掛零,因為工廠都不准開工,企業沒收入就沒稅收,2021年直到現在經濟復甦也不明顯。原本就有中美貿易戰,加上各國企業都回到自己的國家生產,全世界對中國的出口依賴大幅降低,中共收不到那麼多稅,沒有稅怎麼分配?所以逼迫有錢人捐款。

高仁山表示,統計顯示中國5%的人擁有全中國大概70%的財富,5%的人是社會精英、賢達,也全都是共產黨員。中國人民要好好地思考,5%富裕的人是中共養出來的,中共、中國制度沒有改革,所做的一切都是假的。以中國現在的社會結構跟經濟狀況而言,「共同富裕」是假議題,不可能達到。

中國9.64億人是中低及低收入戶,月薪在2,000人民幣以下;約3.4億是中產階級,年薪為6至50萬人民幣;他們難道看不出「共同富裕」的騙局?

高仁山說,能夠躋身中產階級應該是有些智慧,9.64億人處於社會底層,這些人非常好操弄,中共能夠崛起,就是操弄底層人民,且中共又掌握媒體、小粉紅,現在再度操弄底層人民,但非常危險,操弄不好恐怕會導致打仗或大饑荒。

高仁山指出,9.64億人是中國最大的農業生產、基礎生產勞動力來源,中共放棄生產,把這些勞動力來源轉移到階級鬥爭,會搞成像大躍進(1958至1960年)死了4,500萬人、文革死了2千萬人,分配資源就少了數千萬人,這可怕的情境,恐怕是中共設計中國未來藍圖隱匿未公開的一環。

他提到,中國人口過多,很難做資源重分配。基礎建設不夠,也沒那麼多土地資源、自然資源去應付這麼多人口,唯一做法是讓人口自然消減,中共搞內鬥,可憐的是被操縱的人民。「共同富裕」不只是騙局,對中國人民來說恐怕也是一條毒計。

產業升級路被堵 卡住貧富差距問題

徐嶔煌表示,中共提出「共同富裕」,原因是貧富差距變大及產業升級之路被堵住。貧富差距變大之後,必須做產業升級,但美中科技戰開打,中國(中共)沒辦法像過去一樣偷技術,或中企要併購公司,歐洲、美國也都有所警覺,中國產業升級之路因此被堵住,貧富差距問題沒辦法解決變得更嚴重,有錢人更有錢,沒錢人更沒錢。

他指出,中國中下階層過去透過創業,或到好公司工作拿高薪的機會翻身。不過,美中科技戰讓產業無法升級,加上美中貿易戰增加中國的關稅,中國很多企業不是獲利往下降就是出走,沒辦法創造新的就業機會,而對外升級管道也被封住了,處理貧富差距與民怨最好的方式就是找有錢人動手。

關於三次分配制度,徐嶔煌表示,第一次是薪資分配、第二次稅收分配,第三次企業主動捐款,國外一般企業捐款,都是企業出於自願善盡社會責任,很少像中共政權強制大家做慈善捐贈,且捐贈額度也沒上限。

分配財產比創富更重要 中共倒退

徐嶔煌說,「共同富裕」是要解決貧富差距問題,突顯中國社會發展過程產生民怨。一般國家都是創造財富之後才講分配,中共沒辦法透過產業升級創造更多財富,倡議「共同富裕」又走回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分配先於創富的老路,也就是分配大家的財產比創富來得重要。

徐嶔煌指出,強調社會分配,不僅影響民間投資意願,就業機會也跟著萎縮。加上中國教育過度商業化,培養一大票大學生找不到合適工作,製造業卻嚴重缺工,形成所謂雙高趨勢,企業找不到人力也會往外出走,進一步影響外資。外資獲利有限,中國政治不確定性又比較高,外資更要減少風險,因此「共同富裕」提出來之後,市場的反應都不太正面。

對於「共同富裕」會不會形成中共富有、人民均貧現象,徐嶔煌說,財產都集中在中共權貴手中,中共權貴變富有,但對一般老百姓,中共強制要有錢人拿錢出來分配,可是有錢人就算把錢掏出來,也不是直接分配到老百姓手上。

他表示,中國不僅內部有壓力,大環境國際關係緊張短期內也沒辦法緩和。中共用「共同富裕」畫大餅,除了藉此平緩社會輿論壓力、老百姓心裡的不平,也要「刷多數中國民意的支持」穩固中共政權。但如果錢都到中共權貴手裡,不吐出來,老百姓繼續貧窮翻不了身,民意是否支持中共就很難說了。

中國還有房地產問題要處理,徐嶔煌說,中國對外投資管道縮減,導致失業問題嚴重,中共把錢鎖在中國境內,卻高度集中在房地產,房價繼續漲下去老百姓買不起,造成的貧富差距民怨會更深,但如果房價跌太多等於大家身家都縮水,民怨也會很重,所以中共現在就像走鋼索一樣,往左、往右都不對。

責任編輯:呂美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