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多地防疫放開 富士康事件謎底在這?

人氣 5652

【大紀元2022年12月02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2月1號星期四,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日焦點:京廣放鬆與魯遼嚴控齊飛,孫春蘭說的「新形勢」指什麼?會放開嗎,什邡中學一份錄音釋放恐怖信息;富士康事件的真正謎底是這?

在白紙運動轉入低潮,全民解封訴求空前高漲的時候,江澤民的死訊就像橫掃過來的一陣狂風,把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吹散了,大家都在討論江和習究竟誰更好,或者準確地說,誰更糟。這個問題我今天就不準備花太多時間和大家討論了,我昨天自己做了一檔節目,也作為嘉賓參加了「時事大聚焦」的兩檔節目,和其他幾位自媒體同行朋友對江澤民的死亡有非常充分的討論,歡迎朋友們圍觀參考。

簡短點說,我覺得很多朋友花時間拿江和習對比並沒有太大實際意義,因為這個話題的本質就是在討論江共和習共哪個好,但無論江共還是習共,都是中共。即便是在奧斯維辛集中營嚴寒的冬季,也會有那麼幾天放著音樂讓人出來晒太陽,但這並不代表集中營的性質會有所改變,也不代表被關在集中營裡面的人們就此獲得了解放。

對身在大陸的絕大多數朋友來說,爭辯完了江共與習共,仍然需要面對最實際的問題:清零與封控。今天我們就重點來討論這個事關千萬人切身利益的話題,因為現在明顯出現了某些非同尋常的跡象,以至於很多人再度燃起了全面放開重獲自由的希望。

京廣放鬆與魯遼嚴控齊飛 孫春蘭不提動態清零

到目前為止,各個渠道傳出的信息比較混亂,既有官方渠道的也有民間私下渠道的,既有封控放鬆的也有封控加嚴的,一時間有點令人眼花繚亂。

首先是官方層面,在幾個大城市都出現了封控放鬆的消息。首當其衝當然就是廣州,在江澤民死訊官宣的當天,「廣州堂食」這個詞條一度打破江澤民死訊相關詞條的壟斷,衝進了微博熱搜前列。

11月30號晚,廣州市突然宣布優化完善疫情防控措施,天河、海珠、番禺等至少7個區相繼宣布從今天起有序恢復堂食。隨後有媒體記者走訪發現廣州市面的餐廳看到,堂食的市民並不多,食客自覺保持距離,餐廳嚴格落實掃碼、測溫、消毒等防疫措施。

到了今天,官方的「廣州從化發布」微信公號宣布,從化區疫情防控指揮部辦公室發布《關於調整有關場所防控措施的通告(〔2022〕第56號)》,主要內容就是轄區內電影院、網吧、酒吧以及洗浴中心圖書館等等密閉半密閉場所全部都可以有序開放。

這裡所謂的「有序開放」,就是掃場所碼、測量體溫、查驗健康碼外加必須戴口罩、消毒什麼的。

而在最為敏感的紅都北京也出現了一些看起來積極的變化,一個是官方宣布長期居家老人、每日上網課學生等無社會面活動人員可以不參加每日核酸檢測。而在朝陽區部分社區也出現特殊人群如老人、孕婦感染後允許居家隔離的情況。

除此之外,在重慶、太原、鄭州等大城市,也都陸續出台了一些針對封控或核酸檢測適當放鬆的措施,都屬於已經採取的實際行動,我們就不一一列舉了。

另一個官方層面的信息,屬於官方講話,最具代表性也最受關注的當然就是「封城欽差」孫春蘭。昨天,孫春蘭在國家衛生健康委召開座談會,聽取有關方面專家對優化完善防控措施的意見建議。

在新華社的官方通稿中,孫春蘭強調說,隨著奧密克戎病毒致病性的減弱、疫苗接種的普及、防控經驗的積累,全國疫情防控面臨新形勢新任務,但沒有提到「動態清零」4個字,或許她也說了,但新華社沒有報。

總之,孫春蘭這個講話面前也是大眾高度關注並進行解讀的熱點。畢竟孫春蘭身分特殊,以前她走到哪裡就是封到哪裡,不連人帶病毒都封死了、封到發瘋了不算完,所以江湖上一提到「封春蘭」三個字,無不人人變色。這種狠角色突然對逢人必講的「動態清零」不提了,當然是很不尋常的一件事。

而更加直接的信號,來自前天11月29號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舉行的新聞發布會。這個會說了一大堆黨八股官腔,真正有意義的話就是一句:要持續整治層層加碼,封控管理要快封快解應解盡解,減少因疫情給群眾帶來的不便。

但與此相反的官方信息,同樣也在同一時間被公布出來,首當其衝的就是遼寧錦州。

就在今天,官方的「錦州發布」微信公眾號發表題為「關於當前疫情防控措施的幾點考慮」,文章開篇就說,近一兩天,國內個別城市作出了疫情防控措施調整,管控區內的居民很關心我市會有什麼樣的舉措。然後接著說錦州部分管控區已經恢復了流動,但在短期內就可以實現「動態清零」的情況下,不應當放棄近十天以來的努力,能清零而不清零,實在是太可惜了,因此錦州決定再繼續堅守幾天,實現了動態清零再恢復正常生活秩序。

另一個相反的信息來自山東。也是在11月29號,大陸媒體曝出一個消息,說統計數據顯示,山東十五個地級市以及下轄地區共投資超過230億元,建設了119個永久性方艙醫院、隔離點,新增床位超過20萬個。

這個消息來自官方,但目前該報導已經被刪除,比較耐人尋味。

什邡中學一份錄音釋放恐怖信息

下面我們說說來自民間的消息。首先,和山東搞方艙大躍進類似的消息,是有網友在網絡曝光了北京多所高校籌備興建自己的方艙,甚至已經下達內部文件要求成立「方艙建設工作專班」,負責方艙的選址、建設和管理等工作,大有不進一次方艙,就不算讀過完整大學的勢頭。

而另一個相似但又相反的消息,來自稍顯偏遠的四川什邡市。昨天晚上,網絡熱傳一份據說是什邡當地微信群流傳的錄音,題為「防疫工作通氣會(什邡中學)」。這份錄音文件顯示,一名男子聲稱中央即將推行的新型防疫模式,因此通過四川省下達祕密文件,要在什邡一些地方開展先期實驗,什邡中學就是這樣的一塊試驗田。

實驗的核心內容,是以封控為名建立閉環管理,將學生們陰陽混住,爭取迫使每個人都感染一次,這樣可以迅速建立群體免疫體系。錄音中明顯是教師甚至可能是校領導身分的男子不無得意的說,你看我們什邡中學這幾天都是發燒高峰期,每天都有七八十號人的新增,但目前已經8天了,大家都只是表現出頭痛、發燒、什麼咳嗽、肌肉酸痛等等,沒有一例重症患者或需要送醫院急救的。

然後該男子就特別說明,說你們接下來和家長交流的時候,可以把這個真相告訴家長,免除他們的恐懼和疑慮。而且接下來很快就會看到這個模式會在社會上進行推廣,這不僅僅是什邡中學的問題,什邡中學沒有這個膽量,自己就把一千多號人關起來做實驗,什邡中學只是國家在防疫政策中作出重大改變的實驗先驅,也是英雄功臣等等。

這個實驗是怎麼做的呢?按照錄音中男子的說法,就是把學生們封在學校內,故意讓他們增加接觸和交流,就是要擴大交叉感染,不管陰陽都要同吃同住,然後還強迫學生們集體做廣播操,而且不讓戴口罩,目的就是變相強迫學生們都感染,然後觀察其後果如何。

大家看到了吧,為什麼我說這和山東大建方艙相似,是因為什邡中學把全校變成了一個大方艙看起來是在加強封控。為什麼又說相反,是因為什邡中學強迫學生集體感染,這與過去防止交叉感染的原則是相悖的。

我查了一下,發現早在11月23號的時候,就已經有什邡中學的學生在微博發帖抗議,說學校把學生們陰陽混住,還強迫所有人去操場跑步,不戴口罩。但學校這麼做的時候也留了後手,一個是老師們都通過小門單獨進出學校,另一個是將高三春秋部成績好的學生都全部送回家了。

此外,我查到類似什邡中學這樣做的,還有新疆。像喀什大學也是這樣,從11月13號起就強制採取了陰陽混住的方式,說這是學校方案,目的就是讓所有學生都發燒一次,以此來獲得群體免疫。凡是不配合者,輕者給予處分計入檔案,重者實施行政拘留7天處罰。

我不知道朋友們看到這樣的信息是什麼感受,但說實話,我看到後是感覺一股寒意貫通整個脊梁骨。為什麼?因為我大致看到了中共這個可能即將推出的「防疫政策重大調整」的輪廓是什麼。

我們還是從廣州等地的防疫措施調整說起。

首先我們要釐清一個概念,就是廣州也好北京也罷,多個城市出現的調整都只是放鬆而非放開,而且放鬆也基本都只針對層層加碼過度防疫的部分措施,比如將生病老人和待產孕婦強制拉到方艙,或者一人陽性全區核酸加封控等等,這毫無疑問與白紙運動密切相關,是中共在強大壓力下作出的緩解性調整,但清零封控的三大招核酸流調健康碼分毫未動。

當然可能有朋友會覺得,任何事情都是一步步來嘛,當局哪怕為了面子也不會一下就放開,誰知道目前的放鬆不是一個放開的台階呢?

這個看法有合理的一面,但不要忘了,中共反覆強調清零要算的是政治帳,所以就這麼照著歐美抄作業放開共存,其可能性幾乎不存在。

富士康事件的真正謎底是這?

那麼為什麼什邡中學、喀什大學,甚至鄭州富士康會出現了相同的現象呢?我相信剛才說到什邡中學、喀什大學的時候,可能很多朋友都和我一樣立即有一種熟悉的感覺,這感覺就來自鄭州富士康的兩次大事件。

大家可能還有印象,富士康之所以兩次鬧出大事件,都與一個重要因素密切相關,實際上就是兩個詞組:一個是閉環管理,另一個是陰陽混住。富士康工人們最初爆發恐慌大逃亡,就是爆料說廠方實施閉環管理而且陰陽混住,讓很多人非常恐懼,而且傳聞768號宿舍出了團滅的恐怖事件,才集體沖卡徒步返鄉大逃亡。

現在回頭看,當時富士康工人們描述的情況,與什邡中學喀什大學等幾乎一模一樣,都是在一個封閉環境中半強制實施陰陽混住,一旦發燒了也不進醫院,完全靠患者自生自滅。

也就是說,如果什邡中學做實驗的說法為真,那麼實際上中共早就在一部分具備閉環管理條件的地方開始做實驗了,而實驗的對象清一色都是身強力壯的年輕人。

我為什麼說自己對什邡中學這樣的實驗感到恐怖,原因很簡單:這是直接在拿未成年人當小白鼠,而且是在事先沒有告知其家長任何情況的前提下,直接將一千多學生當作了實驗耗材。

歐美針對奧密克戎推行共存模式 三招支撐

我們都知道,歐美針對奧密克戎推行共存模式,絕非中共宣傳的躺平,而是同樣有三大招來支撐,這就是MRNA疫苗的高接種率、充足的醫療資源備份尤其是ICU重症病房的床位配置,再加上有效的口服治療藥物。有了這三大基礎,才以全面放開,讓社會以自然、漸進的形態來安全達到群體免疫。

而且在放開之前,政府對民眾就疫情病毒情況進行了充分的說明,每個人願意選擇呆在家裡或出門上街都是自由的,自己選擇。

中共是怎麼幹的?先告訴你病毒很毒很暴力,防控形勢嚴峻複雜,不堅持清零將會伏屍百萬白骨成山;然後以閉環管理的名義將成千上萬的人封死在一個環境中,故意讓他們相互感染,來達到群體免疫,以此獲得足夠的樣本數據,確認總體安全了,然後再照貓畫虎,讓各地陸續建立大大小小各自的閉環管理圈,強制圈內人集體感染一次獲得免疫。而且是等你靠自己扛過來了,才告訴你,我們在拿你做實驗,你算是當了一次國家政策調整的先驅。

富士康的嘗試最終失敗了,因為打工仔都是成年人,社會行動力強,不好糊弄。什邡中學和喀什大學之所以實驗成功,是因為學生們要麼未成年,一切行動聽老師,要麼畢業證被校方捏在手裡投鼠忌器,更何況還有行政拘留的恐嚇。

所以,什邡中學的群體免疫實驗,從本質上說,和日本731部隊拿中國人當小白鼠做細菌實驗是一樣的,只不過萬幸奧密克戎的確殺傷力弱,才沒有釀成大量死亡的慘劇而已。如果學生們感染的不是奧密克戎而是德爾塔或其他什麼毒株呢?後果會是什麼?

但問題的關鍵就在於,作為學校或企業,哪怕是政府,根本就沒有任何權力在不告知實驗對象的情況下以誘騙或強制的方式將特定人群作為實驗對象。問題的關鍵不在於最終死沒死人,而在於這種做法的非法性與性質的惡劣性。國際社會任何一項醫療人體實驗,都只能招募志願者,將情況予以充分說明,雙方簽訂有法律效力的合同後才可以進行。

所以我說中共在複製731模式,這並不是誇張之詞。這種做法等於是打開了潘多拉魔盒,今天為了驗證奧密克戎的毒性可以瞞著一群中學生做實驗,明天為了驗證另一個毒株會不會瞞著一群小學生去做實驗?你不知道的,這個滅絕人性的政府只會在實驗成功以後洋洋得意的告訴你,你當了一把「先驅」。如果實驗失敗呢?我們毫不懷疑,政府一定會告訴家屬這些死者都是染疫而死,這是天災啊天災,然後以安全為由勒令立即燒掉屍體完事。

我再說一遍,這就是731部隊的當代版。

也就是說,我們之前提到的中共政策重大調整的輪廓,很有可能就是這種模式,用一個又一個的閉環管理區,來逐步強制達成集體感染,目的是不至於醫療資源發生擠兌。

如果這是真的,我們就很容易理解,為什麼山東在京廣一線城市放鬆的背景下要反其道而行之大建方艙,也很容易理解為什麼北京高校都在低調籌建校內的方艙——他們大建方艙不是為了隔離陰陽,而是用來混雜陰陽,以便儘快達成集體感染。

可能有朋友不理解,說奧密克戎在海外早就有大量詳實可靠的數據研究,中共毫無必要用這種方式來獲取實驗數據啊。是的,海外數據多的是,但中共不會用的,用了,就是抄腐朽西方的作業,新時代社會主義制度的先進性就沒了。

不能抄西方作業,又不得不走向共存,怎麼辦?那就只有搞一套特色共存模式咯,按照官方的說法,這不是躺平,只是疫情防控的「新形勢新任務」。反正別人在橋上溜達,我們在河裡摸石頭過河也不是第一次了對吧。

所以,大家對這個所謂重大調整的輪廓是不是已經大致可以看出來了?至於你如果真的被關進了方艙,大家真的集體發高燒了,能不能得到應有的醫療看護,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遠見快評】重磅20條防疫鬆綁?到底砸了誰
【遠見快評】習近平怨特魯多 洩中共「功利外交」
【遠見快評】廣州女被反綁示眾 要害是這份文件
【遠見快評】3童心同日移植 解密武漢人間魔窟
最熱視頻
【秦鵬觀察】胡鑫宇案新進展 母親透露更多疑點
【菁英論壇】中共官推特效藥 或激發病毒突變
【財商天下】刺激內需盯上民眾存款 專家又出餿主意
【中國禁聞】四川放開未婚生育登記 民諷私生子合法
【全球新聞】國際紅十字會:下次瘟疫或已不遠
【晚間新聞】胡鑫宇遺體「縊吊」小樹林 疑點重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