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沉默呼聲》共鳴深 洛杉磯華裔企業主捐萬元

人氣 1925

【大紀元2022年02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徐曼沅洛杉磯報導)榮獲2021年美國最大影視編劇盛會奧斯汀電影節(Austin Film Festival)故事長片類別「觀眾選擇獎」(Audience Award Winner)的《沉默呼聲》感動了無數觀眾。洛杉磯華裔企業主徐諾觀影後感動落淚,並捐贈一萬美金予電影製作團隊,她希望《沉默呼聲》(Unsilenced)能在更多劇院、網絡平台上映,也鼓勵導演拍出更多為華人發聲的好電影。

觀影「感同身受,內心久久無法平靜」

徐諾說:「我其實沒有在想它(中共)是在鎮壓法輪功,它是在鎮壓中國所有的老百姓。」

《沉默呼聲》據真人故事改編而成,講述在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面對中共打壓與迫害,仍堅毅不屈地將事實真相傳播於國際媒體,讓全球了解法輪功真相──這種精神觸動了許多曾遭受中共迫害的華人。

電影裡的許多情節,讓徐諾感同身受,內心久久無法平靜。她說:「說真話的人,了解真相的人,沒有渠道去發聲。」在中國,所有可以表達意見的出路都被堵住了。徐諾說:「它(中共)在鎮壓中國全體老百姓。它(電影)其實說的不僅僅是法輪功的這一個事件,它其實是透過法輪功這一個事件來告訴我們:我們正在受壓迫,只是我們還覺得我們能忍、我們能扛,我們繼續忍。」

電影中的女主角受到酷刑時,徐諾潸然淚下。她說:「中國共產黨擔心:越來越多的人信法輪功,那誰還來信共產黨?就開始在全國大範圍地迫害。我當時看完之後,內心很難平靜。我在看到這個女生遭到刑罰時,就感覺自己也是那個女生一樣的,然後我就特別、特別難過。」徐諾止不住淚水,一直哭到電影結束落幕。

法輪功學員修煉,並沒有對中共政權做出任何威脅,教人向善,符合人性的基本邏輯。當時超過一億人修煉,中共擔心民心都向法輪功,沒有人相信共產黨;所以啟動大範圍的迫害。

2020年4月29日,徐諾(左)捐贈6,000個醫用口罩予洛杉磯某醫院。(徐諾提供)

「在海外看到和大陸完全不同的疫情報導」

觀影前,徐諾只略知法輪功學員在大陸遭迫害的一些情況,但並不了解法輪功,也不知道中共如此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徐諾說:「所有中國共產黨媒體,它都是為了中共這個政權在服務。所以中國人民,在國內你是了解不到這種真相的,我相信有很多人跟我有一樣的感受。」在中共體制下,人們無法了解事實的全貌。

從事物流業的徐諾常往返美、中兩地,在2019年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大流行前,她都覺得中國與其它國家沒什麼兩樣。徐諾可以自由出入任何國家、城市,但疫情改變了她的世界觀。

徐諾因疫情滯留美國,她在海外看到許多和大陸完全不同的疫情報導。「我接受了中國共產黨20多年的洗腦教育,突然有一天我覺得,我之前接受到的全都是虛假的新聞和教育。因為你聽什麼和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實的,所以你一定要去思考,要去判斷;經過一些體驗,真正的經歷,去做一個你自己的真正的判斷。」她說。

疫情期間,中共為了掩蓋病毒傳遞的訊息,錯過了最佳預防期,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因為說了真話,不僅被噤聲,最後也染疫過世。但這些消息在大陸幾乎都遭封鎖,中國人只能透過網絡翻牆了解中國真實的資訊。

父親的遭遇

當時徐諾因牽掛國內親人,所以收集、購買了大量口罩寄回大陸。她在寄口罩的箱子裡還放了幾本聖經,因為她覺得信仰可以讓人獲得平靜,在疫情下人們需要信仰的力量,以此獲得健康平安;但沒想到卻讓國內的家人因此遭中共刁難。

因為貨品中夾帶被中共列為禁書的聖經,徐諾的父親被警方帶去訊問。徐諾表示自己的父親有高血壓,年紀又大,所以進警局時內心很害怕,她詰問:「你想一個普通的老年人,然後拉到派出所做訊問,他內心會怎麼想,會不會很害怕?然後突然告訴他,女兒在境外是反華勢力一分子。這是欲加之罪嘛!」

警方限制徐諾父親的人身自由,不讓他休息,整夜用燈照著,逼問徐諾父親是否與女兒相互呼應、有無與徐諾聯繫。徐諾的父親一度在派出所暈厥,後來又被強制隔離(藉口防疫)安置在環境很差的地方,每日只有一口吃的、一點喝的,靠意志力存活。

徐諾的父母至今仍被派出所監視,雙方通話也被監聽,她的兄弟姊妹也擔心受牽連,生活被影響。在海外接受採訪後,徐諾的家人也受到警方騷擾,最後為了讓在大陸的家人安全,徐諾被迫與家庭斷絕關係。

儘管內心非常痛苦掙扎,但徐諾說:「你既然選擇了說真話、如何讓別人知道真相的這條路,那就意味著什麼呢?你可能就要割捨一部分東西;有的人放棄的是生命,有的人放棄的是他的家庭。但是,我堅持的這種事情沒有錯。我作為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我說的是真話,我對我所有的言行負責。」因知道中共最大的特點就是找到人們的軟肋,逼迫人妥協,所以徐諾斷然地捨棄親情。她儘可能地讓家人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並祝願他們平安。

省思 尋找真相

在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前,徐諾只想做好自己的生意,過好自己的小日子。但在疫情期間,她開始關注過去從不曾在意的新聞,「我想了解更多更多的真相,不單單是疫情方面的,我接受的這麼多教育當中,究竟哪些是真實的,哪些是中共竄改編纂的?」她了解了1989年的六四學運,明白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並不是「天災」,而是中共官員好大喜功、欺上瞞下的「人禍」。

猶如大多數中國人一樣,徐諾在老師的宣導下,加入了中國共青團員,她說:「我沒有選擇,我不懂,所以就加入了。」來到海外,她在大紀元三退網站上宣布退出共青團。「如果中國共產黨要穩定它的法西斯政權的話,它一定要有人在幫。這些人從哪裡來?它就要從娃娃抓起,去發展少先隊員、共青團員啊!」

所以她呼籲身邊的朋友都退出來,無論是少先隊、共青團或是共產黨成員,如果黨員、團員、少先隊員全部退掉,人們不再維護中共這個法西斯政權,中共的力量越來越削弱,就無法再去鎮壓人民。徐諾說:「我們就一定要堅持退黨、退團,退少先隊員。我呼籲我身邊所有的共產黨員、團員、少先隊員,全部退出來,你只有退出來,你的良知才會回歸。」

徐諾於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的退黨聲明。(徐諾提供)

小時候見過的「鐵鏈女」

徐諾小時候在河南省也曾見過一名「鐵鏈女」。她回憶那名女子被栓在木床尾,不能出門,不聽話就會被打,有人按時給她送飯,很多小孩會趴在窗外偷看,那名女子就像動物被栓住。

近日倍受關注的徐州「鐵鏈女」新聞,讓徐諾意識到原來在中國「拐賣人口」問題竟然已經存在三十多年。她說:「徐州的這個女孩子一定不是中國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下一個可能就是你的母親、女兒或姊妹。」還有良知的中國人,都該為這件事發聲。

根據徐諾觀察,中共各大家族把持中國的經濟命脈,老百姓幾乎都已無生存空間。深圳一帶的工廠、貿易商在疫情期間保守估計至少倒閉了30%,但中共政府仍不斷地在老百姓身上割肉、吸血。她詰問:「老百姓吃不上飯、住不上房,孩子上不了學、看不了病,老百姓會不會起來反抗?」

因為中國人吃苦耐勞,總是想著可以忍、可以扛,但到了最後,人們只能被迫發聲。要不然每個人辛勤努力、所做的一切都沒有意義。

徐諾相信世道輪迴,如果人們繼續為共產黨為虎作倀,繼續當中共的幫凶,就可能會是下一個被清算的人。因為在中國不是歲月靜好,中國共產黨的鐵拳早晚也會砸在自己身上。◇

責任編輯:方平#

相關新聞
衝破中共威脅 電影人談《沉默呼聲》時代意義
念奴嬌‧觀電影《沉默呼聲》
《沉默呼聲》2月25日起加拿大影院公映
獲獎電影《沉默呼聲》即將在蒙特利爾上映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習悼江? 四大盤算恐落空
【微視頻】企圖拐走「白紙革命」 海外左派失敗
【菁英論壇】中國足球自毀三階段
【財商天下】進出口萎縮幅度加大 中國經濟陷長期低迷
【晚間新聞】江死了出殯 當局花錢招募送殯演員
【全球新聞】反抗意識被喚醒 南京武漢大學抗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