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輪功遊行集會上打鼓的新學員

人氣 1996

【大紀元2022年05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採訪報導)今年紐約法拉盛的中國新年遊行,是剛到美國不久的打擊樂鼓手成松第一次參加法輪大法的活動。他站在花車上掄起了以前從沒用過的粗大鼓槌,咚、咚、咚地敲得起勁,一點也不感覺累。

成松在2022年法拉盛中國新年遊行的法輪功花車上打鼓。(受訪人提供)

成松此時心情激動,百感交集,這種滋味他自己也說不清楚。

他從6歲開始登台表演,十年後考上中央音樂學院附中,後來到德國漢堡勃拉姆斯音樂學院學習音樂,獲得打擊樂演奏家學位;無論是在古箏或者打擊樂的比賽中他獲獎無數;他是柏林藝術家協會理事、中國音樂家協會民族打擊樂學會會員和中國民族打擊樂專業委員會理事,他什麼舞台沒見過?什麼樂隊沒玩過?可是,他感覺都沒有今天在法輪功的遊行上演奏這麼榮耀。

成松在國內的演奏會上。(受訪者提供)

「我的心情無以言表。作為一個新學員,被安排了這麼重要的位置,我心裡很愧疚,覺得自己做的遠遠不夠……」成松在日前接受採訪時說,「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參加大法的集體活動,第一次站在大法的花車上為師而鼓,為法而鼓,為了叫醒還被蒙騙的眾生而鼓。」

今年的5月13日要到了,法輪大法傳世整整三十年了。成松說,李洪志師父開始傳法時,他才3歲。在過去的近三十年中,他幾乎沒有聽說過法輪功,後來回憶時似乎在小時候看見過公園中有人煉功。

成松在2016年德國漢堡看神韻演出前第一次聽到了法輪功的名字,後來在《九評共產黨》一書中才知道共產黨對法輪功的迫害。一直到疫情期間,他才真正認真地看起了法輪大法的書籍;2021年年底,他為了修煉,在歷經波折後來到美國,今年2月份就在法輪功學員的遊行中參加舞獅隊打鼓。

青年打擊樂演奏家成松在今年的法輪功遊行集會上打鼓。(受訪者提供)

花車走到一半的時候,成松看到一個路人用惡狠狠的眼神盯著他看,嘴裡罵著污穢的話,還拿起一塊石頭砸向他。

成松先轉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微笑點頭回禮。但就在下一刻,在他敲出一串密集的鼓點兒的同時,那根粗大的鼓槌竟然斷開了。

「我心頭先是一驚,心想這邪惡來勢洶洶啊,可轉念又一想師父法中講的:『不失不得,得就得失』。」成松說,他拿出備用的鼓槌,再次朝那人點頭微笑,就又專心打起鼓來,「我心裡感謝他給了我一塊那麼大的德。」

成松從小學習音樂,彈古箏和民族打擊樂,一直沉浸在古典音樂的薰陶中。當他第一次看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時,立即被大法的美好觸動了。

「因為我是做鼓樂的,我對音樂的理解就是要乾淨、純粹、真實,大法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太真實了,那麼純,那麼乾淨,我想這就是我要追求的。」

成松在國內演出照。(受訪人提供)

成松說,李洪志師父說的「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等話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回想此前的人生,雖然藝術好,鼓打得也好,但他不知道為什麼打鼓,就像「孤魂野鬼」一樣找不到方向。

「修煉之後,我有一種回家的感覺。」成松說,「站在舞獅隊的花車上,我覺得:這就是我的位置,我就是屬於這裡的。」

他想,「既然知道了修煉的標準,那就沒什麼說的了,就按照『真、善、忍』去掉自己身上的執著心吧。」

在修煉之後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從小就折磨他的所有疾病都消失了。同時,他改變了以前抽菸、喝酒、賭博等毛病,以及搞藝術的小青年身上常見的不修邊幅、隨心所欲等壞習慣,也扔掉了暴躁的脾氣,做事開始為父母和家人著想。

「我以前從來不想別人,自己埋在自己的世界裡,也不願意和別人交流。通過學大法,心打開了,我和人的關係、和藝術的關係都發生了微妙的、卻是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說,「修煉讓一個人在靈魂深處脫胎換骨,你如果不了解這個人,你不會知道他內在發生了什麼巨大的變化,當然我表面現在也變得乾乾淨淨了。」

剛剛抵達美國的成松在林肯中心觀看神韻演出。(受訪人提供)

修煉後,成松在藝術上發生了神奇的事情。有一天,他在睡覺時夢見了李洪志師父,師父穿著一件藍色的衣服,他就跟在師父身邊。醒來後,他的腦子裡就出現了一個鼓譜,這是從來沒有過的現象。他馬上走進錄音棚,連寫都沒寫,直接拿起鼓槌就打出來了,他把那首曲子命名為「助師正法」。

「從那以後我就變成打鼓不用譜子了,這在演奏界是不常見的,我不用寫譜子,譜子就在我的腦子裡。」他說。

在中國古代,皇帝祭天時擊鼓,衙門辦案時擊鼓,戰場上戰士衝鋒陷陣時擂鼓助威,所以鼓聲起到震惡驅邪、鼓舞士氣的正能量的作用。作曲者通過節奏的變化來傳遞心裡的想法和感受。

「我當時的感受用『助師正法』來表達最準確,所以我就起了這個名字。」

而且,成松在出國時把所有的傢伙什兒都放在國內沒帶出來,幾個月以來他每天只在自己的腿上敲打練習基本功。但是,令人驚異的是,他發現自己的技藝每天都在進步著,用他的話說,發生了「質」的飛躍。

「比如我原來基本功的極限是200(bpm)的話,相當於每秒10下吧,修煉之後,我現在是300了,而且320我也能,340、370我都能打,我感覺沒有上限了。」成松解釋說,玩樂器的都知道,肉體就像發動機一樣,靠肌肉的記憶來演奏樂器,彈奏的節拍速度是有極限的,「但我現在感覺沒有上限,似乎走了另外的時空,有時候快得我感覺不是自己的手做出來的——這些奇蹟都是我走進大法之後發生的。」

在二月的遊行上,當他看到有中國人拿著中共的血旗站在路邊時,成松沒把他們當成「壞人」,而是「我們要救的人」。

「那次遊行結束後,我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責任感和使命感,那就是——救人。」成松說,但同時他又感到些許不安。

「和那些7.20集體上訪的同修們比起來;和那些在牢獄受迫害中證實法的同修們比起來;和那些在大陸的風口浪尖上救度眾生講真相的同修們比起來;和千千萬萬幾十年如一日地堅守在自己崗位上救度眾生講真相的同修們比起來……我,那麼的渺小,那麼的微不足道。我只是一個新學員,何德何能敢自稱『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不過,成松說,既然他在師父傳法三十年的時候正式得道修煉了,他必將堅定地追隨師父。

5月7日,在紐約大法弟子慶祝五一三國際法輪大法日的集會上,成松又演奏了一首自己創作的鼓曲。當時天空下著雨,鼓槌和鼓面都是濕的,他卻在嘩嘩的大雨中閉著眼睛,毫無差錯地敲出了心中的鼓譜,沒有碰槌和掉槌,一氣呵成,他完全沉浸在一種無比神聖的氛圍中。

「我覺得我正站在神的舞台上,那個場是那麼純正。」成松說,他覺得他以前的一切都是為修煉而安排的。「我的藝術、我的鼓技、我的榮耀、我的一切,都是師父安排的。所以,從此以後我把我的一切交給師父,聽從師父安排,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說完,成松雙手合十,對他心中慈悲偉大的師父李洪志先生表達無限感恩。

鼓手成松5月7日在紐約學員慶祝法輪大法日的活動上表演節目。(戴兵/大紀元)

(成松的作品欣賞:鼓曲《助師正法》、鼓曲《龍騰虎躍》、古箏曲《夙願》、鼓曲《精進》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無以言表的感激 德國法輪功新學員謝師恩
新學員恭祝李洪志大師新年好(21條)
壬寅新年 大陸法輪功新學員感恩李洪志師父
尋尋覓覓終得大法 返本歸真 日本新學員謝師恩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習悼江? 四大盤算恐落空
【晚間新聞】江死了出殯 當局花錢招募送殯演員
【新聞大家談】中共新十條出爐 核酸業現危機?
【財商天下】進出口萎縮幅度加大 中國經濟陷長期低迷
【全球新聞】反抗意識被喚醒 南京武漢大學抗議
【新聞看點】江生前罪未了 當局死結如何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