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林:美國「1月6日委員會」讓人迷惑

人氣: 11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06月16日】6月10日晚,美國所有的左媒電視台都在黃金時間直播了美國眾議院「1月6日委員會」對去年1月6日衝擊國會事件的第一次公開聽證會。這個聽證會看起來轟轟烈烈,大張旗鼓,卻有很多令人不解的地方。

首先是這個委員會的成員,由六名民主黨眾議員和兩名共和黨眾議員組成。民主黨議員自不必說,絕對反川普。而那兩名共和黨眾議員,更是反川的領軍人物。一個是「逢川必反」,從而被共和黨撤掉了黨內第三號人物的職位。另一個是在共和黨初選中,動員很多民主黨選民偽裝成共和黨選民來投票,把川普背書的候選人選下去。這樣的委員會,明明就是為整川普而來,看不出有任何公正性。

在公開聽證會上,這個委員會播放川普女兒伊萬卡、川普時期的司法部長巴爾和一些川普的近臣在國會聽證時說的話。他們說的是他們相信2020年大選沒有舞弊。這在法律上來說,對事實沒有任何幫助,因為他們只是陳述了自己的觀點,觀點不等於事實,不能說因為他們與川普有特殊關係,他們說沒有,就是沒有了。

前司法部長巴爾說,沒有證據證明舞弊,他在2020年1月初就辭職了,現在是一介平民,知道的東西並不比任何人多,所以他說沒有舞弊,跟路人甲的說話分量一樣。而伊萬卡說,她尊重司法部長,相信他所說的,所以伊萬卡並不是自己得出大選沒有舞弊的結論。

在去年亞利桑那的大選審計中,的確查出了至少有7萬張選票是不合格的。前兩個月有一個紀錄片《2000頭騾子》,記錄了很多人到處到選票箱塞很多選票的事實,而且還有錢拿。先別說這些選票是不是假的,就說本來一個人只能到投票箱放一張選票,你多次到投票箱放很多選票,是在搞什麼名堂,這是不是一種可能的作弊?還有在一個搖擺州有一位女士,半夜從桌子底下拉出一箱選票到數票機上反覆掃描,這是有視頻為證的,這是不是有可能作弊?那麼「1月6日委員會」為什麼不拿這些證據來研究一下,至少是看一看,給美國人一個解釋?

「1月6日委員會」一再說是川普挑動和策劃了1月6日對國會的衝擊。其實如果有一點常識的人,就會知道,川普是世界上最不願意那天對國會的選舉人票認證有任何衝擊的人。因為那天是他渴望糾正大選結果的最關鍵和最後的機會。他在事前,一再懇求副總統,主持這個會議的彭斯要給機會給眾議員和參議員們機會提出舞弊的證據,推翻一些搖擺州的選舉人票。彭斯也信誓旦旦,要查清每一張不合法的選票。

川普在1月6日華盛頓的百萬人集會中,要求大家遊行去國會,把國會圍住,讓他們選區的議員們看到選民的心願,鼓勵議員們勇敢站出來挑戰選舉結果。但是,彭斯突然發表一個聲明,說在憲法上對副總統沒有這個賦權,所以他不能挑戰選舉結果。彭斯的聲明讓本來已經悲傷憤怒壓抑的選民怒不可遏。絕望的民眾開始衝入國會,導致悲劇發生。其實,彭斯本人要對衝擊國會負很大責任。他對憲法的解讀那是他個人的自由,但如果他覺得他不應該做這件事,他應該儘早說出來,不應該說得冠冕堂皇,讓選民和川普都對他有很高的期望,然後又突然退縮,對選民的情緒造成極大的衝擊。

1月6日事件還有很多讓人疑惑的地方,比如川普要求在1月6日時調動兩萬國民警衛隊到華盛頓特區卻被否決,警察有幾個小時得不到國會指示應該怎麼做,等等。可是這些關鍵的決策問題,「1月6日委員會」卻從不提及,而是弄一些煽情的東西出來讓左媒公之於世。「1月6日委員會」花納稅人的錢來公開羞辱和修理一位前總統,美國真是在自毀。◇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