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中共自毀經濟五部曲 失業海嘯來襲

人氣 7201

【大紀元2022年06月03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今天焦點:上海解封救不了經濟,失業海嘯沖垮中共?千萬高校生謀生難,上山下鄉藏中共詭計?北大畢業求職不易,學歷貶值曝中國危機?上海官方否認「封城」,甩鍋居委會,各級官員當心。

今天我們要跟大家來聊一個重點話題:上海解封 經濟難救 失業海嘯來襲。

不過先跟你提醒一個好消息,特別是台灣的朋友們,就是我最喜歡的藝術演出「神韻晚會」已經抵達台灣,6月7日起,就要在台灣各地巡迴演出27場。

我也講過,今年3月我去紐約林肯中心看神韻,看到現場擠得滿滿的,都是穿著非常講究的紐約精英在看,而神韻在法國巴黎、英國倫敦和意大利等等許多國家,也都是經常爆滿,吸引大批的貴族名流去觀賞。所以啊,現在神韻到台灣了,希望您不要錯過這個機會,跟我一樣,去體驗這場高水準的世界級演出。好,接下來進入我們的主題吧。

上海解封?

熱鬧的煙火,是為了慶祝上海在歷經兩個月的封控苦難之後,終於在6月1日凌晨宣布全面解封,許多小區的居民們紛紛熱鬧慶祝,慶祝自己終於熬過苦難,重獲自由。

當然,這個「自由」距離過去的正常生活啊,還有相當的差距,因為人們還是得保持社交距離、不能群聚、出入公共場所要掃碼,還要每72小時做一次核酸檢測等等,而且每天都還有新的確診案例在發生。

所以在我看來,上海解封不是疫情真的清零了,只是一種「掩耳到零」,是被經濟危機與政治危機逼得不得不解封了。因為中國經濟快被北京當局的「動態清零」搞垮,而經濟搞垮也連帶著可能把習近平的連任之路搞垮,還會把上海市委書記李強的未來仕途搞垮,所以不得不趕緊解封,挽救經濟與民生。

那巧的是,上海啟動封城的日子是在3月28日,也就是4月1日「愚人節」前夕;而解封的日子剛好是6月1日兒童節。所以有網友就嘲諷說,中共對上海嚴厲封城了兩個月,根本上是「始於玩笑」(愚人節),「止於兒戲」(兒童節)。這段話,點評的真是鞭辟入裡。

天大的「玩笑」

而且,這次解封還真的發生了一個天大的「玩笑」和悲催的「兒戲」。天大的玩笑是什麼呢?就是上海當局在解封當天發出一封《致全市人民的感謝信》,但這封感謝信表面上是感謝上海市民,但實際上卻是不斷感謝習近平當局。

信裡一開頭就說,「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經過兩個多月的持續奮戰,艱苦卓絕的大上海保衛戰取得了重大階段性成果。」

稍後又說,「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我們從未動搖戰勝疫情的信心和決心。這種信心和決心,來自於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堅強領導。」

接著又說,「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我們必將迎來大上海保衛戰的全面勝利」。

你說這是不是個天大玩笑?信裡不斷感謝黨中央跟黨魁的領導,還三次強調「習近平同志為核心」,但是疫情真的戰勝了嗎?沒有。追思那些被疫情和「次生災害」奪走生命的受害者了嗎?沒有。

說穿了,這封感謝信不是真的向人民致敬,而是向人民宣傳,要趁機為黨魁歌功頌德,吹捧黨魁的領導有方,要在二十大前夕再次高調吹捧「習核心」,同時幫黨魁的動態清零造成的種種損失來洗地,這是共產黨活吃人血饅頭的另一個實例。

悲催的「兒戲」

那兒戲是什麼呢?兒戲就是在解封前夕,上海市政府竟然宣稱,官方從來沒有宣布過「封城」,因此就不存在「解封」;官方還說,各地封區的行動是各地居委會的行為,是居民「自管自治」的結果,不是政府的指令。

說穿了,官方搞了兩個月的封城行動,造成許多人因為飢餓、延誤送醫等等而傷亡,但最後官方卻說這全部是一場「誤會」,一切都是居委會跟居民自己幹的,政府不負任何責任。這不是荒唐的兒戲嗎?難道上海市民都吃飽撐著,沒事自己把自己跟鄰居都關在家裡,足不出戶嗎?

難道上海市民都吃飽撐著,要花大錢去找來跟動物園同級別的鐵絲網,把自己的小區給封起來嗎?是居民想要享受當動物、被圍觀的樂趣嗎?

難道上海市民都吃飽撐著,要集體把自己關在家裡,搞一場「我們要物資」的激光音樂節嗎?所以說,這真的是一場天大的兒戲,黨中央和上海當局祭出史無前例的鐵血手段封控了大上海,上海灘變成了「上海癱」,甚至還讓一批來自喵星球的境外勢力占領了地鐵站。

但最後官方卻說,這一切都是誤會,封城與我無關!全世界上哪兒去找這麼兒戲、這麼厚顏無恥、草菅人命的政府?這真的是只有「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才能出現的中共特色了。

三方面透露中共本質

而從這件事情裡頭,我們想提醒大家幾個重點:

第一,中共的行事風格,一向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還有「敢做不敢當」。這一點,在這次官方否認封城、把責任推給居委會裡面,可以說是表露無遺了。

第二,中共官員的行事風格,一向是「棄車保帥」「用完即丟」以及「有鍋下屬背」。居委會雖然名義上不是官方機構,但裡面卻有中共黨支部,跟街道辦公室的關係十分密切,其實就是以「民間」為偽裝的官方機構。居委會幫中共封控了上千萬居民,引發無數百姓的傷亡、財物損失與貪腐問題,現在卻被中共卸磨殺驢,淪為中共的替罪羊。

還有第三,從這件事裡也再次印證,幫中共為虎作倀的各級官員們,雖然可能嘗到一時的甜頭,但最後都不會有好下場,都會被中共出賣、當替死鬼。所以請所有體制內的大小官員們好好想想,今天中共把責任推卸給居委會,明天很可能就把責任推卸給你。一定要警覺了。

上海解封拼復工 中國經濟有救嗎?

好,我們知道,上海選在6月1日解封或者用官方說的詞,叫「復工復產」,他們的目的其實是為了搶救江河日下的經濟。特別是再過四五個月,二十大就要登場了,而且在七月還有個北戴河會議,所以習近平跟他的習家軍李強,不得不趕緊解封拼經濟,免得保不住自己在黨內的地位,保不住自己在二十大後的權位。

但是,今年的中國經濟還有救嗎?恐怕很難。我們講過好幾次,中共的數據造假功力相當老練,所以我們不能只看官方數據來判斷真相,但是我們可以從李克強最近頻頻出來召開經濟會議,頻頻強調中國經濟放緩、下行壓力越來越嚴峻,還召開10萬人大會宣布他搶救經濟的措施。從這些跡象來看,中國經濟真的告急了,而且很難在今年下半年搶救成功。

像國際知名的信用評級機構穆迪,前兩天才把今年的中國經濟增長率,從5.2%下調到4.5%,因為看壞疫情、房地產和地緣政治對經濟的衝擊。另一個知名的財經研究機構「彭博經濟」也預測,今年中國的經濟增長很可能會下降到2%左右,比美國的2.8%還要低。

您注意到沒有,不管是哪個機構的數據,預測結果都越來越悲觀,而且通通低於習近平要求的5.5%,這才是最重要的信息。就連李克強自己也坦言說,中國經濟有「跌出合理區間的風險」,用大白話翻譯一下,就是會達不到習大大的5.5%。

不過,我還想強調一點,雖然各國機構看壞中國經濟的因素很多,包括疫情、地緣政治、房地產等等因素,但我認為目前最重要、也是對中共最緊急的經濟危機,是失業。一場巨大的失業海嘯,正在全國各地醞釀襲來。

史上最難就業季 中國失業海嘯來襲

雖然過去兩週有大批人潮因為受不了嚴酷的封城封區,紛紛逃離大上海,但是估計他們過不了多久,又得改變心意。因為他們很可能會在回到家鄉或其它二三線城市後,發現工作非常難找,因為有太多的中小微企業,都在過去兩年來的清零政策裡倒下了。

根據官方自己公布的統計,今年4月份的城鎮調查失業率已經升高到6.1%。這什麼意思呢?請注意,中國的失業率6.1%,不但已經遠遠高於美國的3.6%,而且還已經幾乎追上歐盟的失業水平了。

而且,長期觀察中國經濟的朋友們都知道,中共的失業數字是完全「可防可控」的,以前不管經濟再怎麼差,他們總是把失業率控制在百分之五點多,幾乎不超過6%,但這次官方非常罕見地把失業率放寬到6%以上,這表示什麼?這表示中國的實際失業情況,可能遠遠高於這個數字,所以官方不得不再「放寬」一些,免得跟事實落差得太離譜。

而且,更嚴重的危機是,年輕人的失業問題持續惡化,根據官方數據,16到24歲的人口失業率是18.2%,25到59歲人口的失業率是5.3%。換句話說,中國最主要的勞動人口族群,都陷入嚴重的失業問題,特別是剛剛離開校園的、20歲出頭的畢業生,很多人已經遇到「畢業即失業」的困境。

像北京大學有內部人員透露,今年北大畢業生的就業率只有60%,等於有4成的畢業生畢業即失業。而且,這個六成的就業率,還是涵蓋了順利就業、讀研究生、以及出國讀書這三類人群的總和。換句話說,真正找到工作的,絕對不到六成。

而且,如果是其它聲望更低的學校,就業率還會更糟。或者說,北大、清大等名校的畢業生,他們畢業後的工作選擇變少了;而其它非985、非211的學校畢業生,他們的工作選擇可能就變沒了。

特別是今年全中國的高校畢業生有1,076萬人,創歷史新高,而這些畢業生要競爭工作的對象,除了他們的同屆同學外,還要跟前兩年找不到工作的畢業生、以及因為疫情失業的資深人士一起競爭,所以今年中國高校生的失業問題絕對會比往年更嚴峻。

所以最近才傳出,有北大畢業的博士生,去應徵基層的城管,這種「人才低就」「學歷貶值」的現象,就透露了中國就業市場高度緊縮、失業大軍高速增長的危機。

既然失業危機這麼嚴峻,那中共官方知道嗎?當然知道。所以在今年三月初,中共兩會上就提出要新增1,100萬就業的目標,這個1,100萬就是考慮到今年高校畢業生差不多是1,100萬。

但是,根據摩根士丹利首席經濟學家章俊推算,中國經濟增長一個百分點,大約可以增加200萬到240萬的就業機會。所以,如果中共要達成這個就業目標的話,那麼今年中國的經濟增長率就必須達到4.5%到5.5%之間才行。

但是,今年中國第一季度的增長率號稱有4.8%,不但已經快跌出4.5%的下限了,而且這個數據還普遍受到海內外專家的質疑,認為不可能這麼高,所以說穿了,今年中國的經濟增長跟失業增長都會很難挽救,1,000多萬的高校畢業生一踏出校門,就要遭遇「經濟下挫」和「失業上升」的雙重擠壓。這批青年就業大軍裡頭,可能有很多人都要淪為失業大軍。

當局應變措施老套 更顯黔驢技窮

好,那問題來了,中共既然知道這個危機,那他們有拿出對策嗎?當然有,因為中共很清楚,失業人口一旦擴大,很可能會形成社會上的反抗力量,對中共政權構成威脅。所以中共在兩會上就開始想對策,但是一直都是淪於口號,光說不練。為什麼這樣呢?最簡單來說,有三個主因:

第一,各地疫情連環引爆,各地政府防不勝防。
第二,嚴厲清零防控,企業相繼倒閉或裁員。
第三,地方財政困窘,沒錢做公共投資、創造就業。

既然中共拿不出對策來解決,但是又擔心失業大軍變成了「反抗大軍」,所以中共開始搬出各種各樣的老套路來應對,比方說,有人建議應該允許學生延後畢業,留在學校裡減少失業數字;或者安排畢業生去參軍,把人丟到軍隊裡養,避免在社會上流浪造成不安定因素。

中共中央也拋出了個新政策,說要把縣城作為建設發展的主要地點,言外之意,就是要把大城市的失業人口,引流到縣級城市去消化,但我們剛說過,地方政府財政困難,所以估計很難落實。

北京市也有類似的引流套路,他們招聘畢業生到農村去支援農民工作,當然這個套路就會讓人想起文革時期的「上山下鄉」運動。

當時毛澤東在全國發動文革鬥爭,鬥倒劉少奇,雖然他奪回了權力,但卻把中國經濟搞垮了,全國失業問題非常嚴重,老毛解決不了,所以下令把年輕人、特別是紅衛兵們派到農村去,當時習大大也是其中一員。美其名是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實際上是讓農村去消化城市的失業問題。

因此啊,現在中共各地政府紛紛喊出類似「上山下鄉」的政策,真的讓人有一種時光倒流、穿越時空的錯覺,21世紀的中國正在重演1960年代的種種苦難。不過,總的來看,中共這次在應對疫情和衍生的失業問題的做法,可以讓我們看出一個有趣的「自毀經濟」五部曲模式,而且這個模式是從毛澤東年代到習近平時代,都不斷反覆上演。

中共自毀經濟五部曲

一、搞政治運動 爭權奪位
第一步,搞政治運動,爭權奪位。當年老毛發動了文化大革命,習大大發動了「清零大革命」,跟政治對手拼搏較量。

二、搞垮經濟 失業嚴重
第二步,搞垮經濟,失業嚴重。共產黨內的政治鬥爭太激烈,導致社會經濟全面停擺,重創民生經濟,失業率也迅速攀升。

三、上山下鄉 轉移失業
第三步,上山下鄉,轉移失業。當初老毛跟現在的習大大都如出一轍,號召青年人口到農村去或者到縣城去,名義上是去支援農村工作或者建設縣城,但實際上是把城市的失業人口清零,丟到鄉下去,避免在城市造成亂源。

四、維穩政權 減輕財政負擔
第四步,維穩政權,減輕財政負擔。共產黨把失業大軍丟到鄉下去,讓他們在田裡自力更生,一方面減輕了政府對失業人口的財政負擔,另方面也避免失業大軍集結起來,對中共發動抗爭,威脅政權。

五、甩鍋農村 壓垮農民
第五步,甩鍋農村,壓垮農民。中共把失業大軍丟給農村,等於失業人口要跟農民分糧吃,但是這些失業年輕人往往不太會幹農活,生產力不高,結果反而加重了農民的負擔。

說穿了,中共把人民與黨的敵我矛盾,轉移變成了失業人口與農民的內部矛盾,用犧牲農民的方式來保護黨的偉光正和政權穩定。這套五部曲模式,是中共幾十年來經常出現的鬥爭模式。政治鬥爭毀了經濟,再把經濟矛盾轉移到農村去吸收。我們再說一次這五部曲:
一、搞政治運動 爭權奪位
二、搞垮經濟 失業嚴重
三、上山下鄉 轉移失業
四、維穩政權 減輕財政負擔
五、甩鍋農村 壓垮農民

好,攝影師說我今天工作速度太慢,讓他等得肚子很餓,他要趕緊去吃飯。那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別忘了訂閱、留言、按讚,轉發給更多的朋友們來看。感謝您收看,我們下次再會。


問鄉

風落九天揚萬里
帆搖七海蕩八極
千載漂泊鄉何處
問遙星漢望真機

唐浩*

《世界十字路口》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十字路口】習近平臥病不起?海外爆料透玄機
【十字路口】拜登組亞洲小北約?四大戰線點火
【十字路口】出兵台海鬥中共 拜登玩真的?
【十字路口】七劍圍攻 習連任有戲嗎?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俄軍軟肋讓莫斯科絕望
【舞蹈三劍客】困難二擇一:增高一公分 or 減掉10磅體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