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再次成為神》影評:剷除紅色惡龍 天下方能太平

文/蔡宜霖

《再次成為神》電影海報。(加拿大新唐人提供)
人氣: 138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3年11月18日訊】人間的事件若要探究源頭,其實可以追溯到神界的大事,電影《再次成為神》(Once We Were Divine)便以這樣的廣闊格局塑造故事,讓共產黨禍亂人間、法輪功學員對抗中共迫害等現實中的議題,除了藉著影視作品形式展現觀賞性外,也更有神話史詩的恢弘氣魄。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故事背景為,有隻邪惡紅龍成為擾亂宇宙的重大威脅,儘管眾神曾合作討伐,卻未能根除後患,以至於惡龍日後以共產主義的形式,繼續在人間作亂。如今宇宙的萬王之王決定率領諸神下世,完成剷除惡龍、使宇宙重歸美好的目標。男主角光明王身為諸神之一,便是下世的眾神之一,歷經多次轉生後,在當代中國成為法輪功學員宋光明。而在中共高壓統治下,他能否完成當初在神界的誓約,自然也面臨重重考驗。

再次成為神》劇照。(加拿大新唐人提供)

故事包含神界面向是重要特色

故事格局不僅止於人世間,還包含神界,是《再次成為神》最重要的特色。這類故事設定,也讓電影顯得更有傳奇色彩,諸多人間大大小小的事件,都能直接與神界的情況相呼應,使故事能展現比一般奇幻作品更廣闊的格局;而諸多神明施展神通法力與神佛光明面的戲碼,也能成為替作品增色的面向,以不同於一般奇幻作品的形式,展現較特殊的視覺面貌或劇情氛圍。

紅色惡龍的作亂,是故事的重要前提。該面向也能透過不同層面展現看點,一方面能藉著諸神曾在神界與惡龍大戰,適時展現特效運用及作戰戲碼的安排,這類有助於為影視作品增色的元素;另一方面,惡龍本身的形象刻劃,亦能體現「相由心生」,自初登場起便能有效建立反派形象,並藉著其龐大身軀突顯其威脅性。

《再次成為神》劇照。(加拿大新唐人提供)

除了這類與視覺有關的看點之外,部分與惡龍有關的內容,則能與人世間的元素密切結合。電影能做到隨著故事走向,讓觀眾逐一認識到,諸如共產主義、進化論、無神論,乃至於各類反傳統、破壞傳統道德的思潮與學說,均與惡龍密切相關。就故事刻劃而言,能做到將帶有奇幻色彩的元素與現實性內容良好結合,亦能間接引導大眾反思,世間各類負面事物背後可能大有來頭,進一步開拓一般影視作品不會涉及的層面。

部分敘事手法能展現趣味性

《再次成為神》在敘事手法的運用上,亦具有別出心裁的一面,兩位神界神明的戲碼便是典型例子。祂們不時以神界視角,看待人世間各類事態發展,能營造類似戲中有戲、觀眾視角儼然與片中角色雷同的趣味面貌,讓劇情呈現樣貌更為多元。同時,兩位神明正好是高齡長者與年幼女童,使相關戲碼亦能藉著角色形象對比創造火花,使角色對手戲不僅止於資訊披露或推動劇情,也能兼顧一定的娛樂性。

《再次成為神》幕後照片。(加拿大新唐人提供)

本片的人間戲碼以中共治下的中國為主要時空舞臺,但部分情節也包含古代戲碼,這也讓作品能適時增添古裝劇的古色古香氣息,藉著時代變化展現不同劇情氣氛。同時,這類古代戲碼的存在均具有一定涵義,時而展現人際緣分的巧妙,時而起到鼓勵人信神的作用,能在創造新特色之餘,也提升故事含金量。

有關當代中國的戲碼,《再次成為神》充分聚焦在宋光明、白鳳、趙海峰這三位要角身上。(以下涉及劇透)三位要角自登場起,就共同經歷了六四事件,重大災難的發生,除了能藉著當下情境營造戲劇張力外,亦能藉著共患難的經歷,有效彰顯三人在年輕時期的密切情誼。除了為角色關係奠定有說服力的基礎,往後各類事件如何影響三人的人際關係,也能成為可塑性內容,使相關情節更能牽動觀眾情感。

《再次成為神》幕後照片。(加拿大新唐人提供)

三位要角各自代表不同意義

三位角色在片中各自代表不同意義,宋光明代表的是意志堅定、道德感強烈的英勇正直形象。其在片中的經歷,不論是認識到共產主義是人間亂源的心路歷程,還是走入法輪功修煉後,始終堅定實修,即便面臨各類壓力或迫害,均能堅守良善立場或克服考驗。電影藉著宋光明的良好心態或正義抉擇,起到豎立道德標竿的作用,加上其本身具有男主角的地位,也進而確保作品能以正面氛圍取勝。

就白鳳而言,其所代表的是普通人的可能形象,而宋光明相比,她更容易在暴政壓力下選擇低頭或妥協;儘管白鳳也是法輪功修煉者,但很長一段時間她的心態都不夠精進,相關面向的塑造,能讓角色顯得較世俗化。而就角色關係而言,她與宋光明正好是夫妻,這也讓夫妻倆的心態差異,屢屢為劇情創造衝突感,為生活戲碼增添波折。其人生經歷亦包含重大誘惑的考驗,以及個人的心態蛻變,讓角色的個人成長曲線得以成為電影看點。

《再次成為神》幕後照片。(加拿大新唐人提供)

而就趙海峰來說,其個人心態比白鳳更低一層,其價值觀更熱衷於追逐人世間的功名利祿,非常樂意為了五斗米折腰。因此,不論在法輪功還是共產黨議題上,觀眾都能輕易感受到,其一言一行與宋光明的巨大差異,藉著形象對比營造劇烈反差效果。在故事的逐步推進中,本片也能扎實地刻劃,趙海峰如何從容易妥協到徹底墮入深淵,整個過程均有具體情節作為基礎,使角色的負面變化顯得頗具說服力。

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的戲碼 能兼顧觀賞性

法輪功學員致力於講真相與反迫害,是《再次成為神》的重要面向,片中對這類情節的塑造亦能兼顧觀賞性。有關宋光明發真相資料時,一度與社區警衛發生衝突的戲碼,能藉著他的應對得宜,展現幫助他人脫離中共荼毒的良善氛圍,並透過言談上的說服力,增添劇情質感。宋光明不幸被中共綁架入獄的戲碼,亦能藉著角色的正念、正行,讓各類危機如何化解顯得頗具戲劇效果,而且具有傳奇色彩。

《再次成為神》電影海報。(加拿大新唐人提供)

由於本片的故事設定包含神界層面,電影的最終高潮也充分聚焦在相關內容,使作品更能展現自身特色。相關情節其實不以劇情懸念取勝,眾神合力消滅惡龍是必然面向,但由於惡龍不僅是一位反派,還是宇宙的萬惡之源,因此該戲碼也得以有黑夜終於過去、黎明終於到來的美滿效果,藉著重大危機的根除塑造高潮力度。

《再次成為神》的價值不僅止於突顯共產主義的罪惡,以及法輪功學員在高壓下不向暴政低頭的可貴情操,還能藉著神界戲碼的塑造,使故事更有新意。這種不侷限於世俗的劇情安排,對於不再強調信神的當代社會,可說是注入一股清流,也使作品更具正面意義。◇

《再次成為神》電影海報。(加拿大新唐人提供)
《再次成為神》電影海報。(加拿大新唐人提供)

責任編輯:黃珊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