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胞胎娶雙胞胎 媳婦認錯老公

人氣 1475
標籤: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4月5日訊】每日新報04月05日報道,雙胞胎姐妹嫁給雙胞胎兄弟的絕世奇緣,在現實生活里,這樣百年不遇的姻緣真的發生了

  兩對雙胞胎

  命運惊人相似一對是溫柔可愛的雙胞胎姐妹,一對是憨厚老實的雙胞胎兄弟,同時出生在吉林農村,卻在千里之外的西安相識、相愛。老人們都說他們活了大半輩子還都沒听說過有這樣的巧事。其實在他們的家庭經歷和生活中,有著太多的相似之處。

  出生地同是吉林農村:金善姬、金恩姬与孫珍國、孫珍峰都出生在吉林農村,從小在村里長大。讀完村里的小學后,先后在縣里的初中就讀。隨后,他們所在的兩個家庭先后搬到西安南郊,自謀生計。兩對雙胞胎也就此放下學業,早早承擔起生活的擔子。

  家庭境遇同樣坎坷:兩對雙胞胎分別都是家中最小的孩子。金善姬、金恩姬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姐姐,孫珍國、孫珍峰有兩個姐姐。兩個家庭都先后遭遇了失去父親的打擊。1995年,孫珍國兄弟的父親在一次意外車禍中去世;2002年金善姬姐妹的父親因病過早去世。兩個家庭的母親過早承擔起了撫養儿女的重擔,家中的孩子也早早地成熟懂事。

  在西安的生活惊人相似:剛到西安的前几年,兩個家庭的孩子在父母的帶領下,都經歷過生活的磨礪,在大街上擺攤賣朝鮮拌菜謀生。如今,兩個家庭在西安南郊生活了近十年,租換的房子多達十几處。現在家里大多數孩子都開始從事旅游行業,孫珍國和金善姬姐妹的哥哥在同一家旅行社工作。經過几年的勤勞工作,兩家的生活有了明顯好轉,過上了紅火的日子。

  3月28日,西安的一家酒樓里熱鬧非常,這里在舉辦一場婚慶酒宴。然而和其他婚宴不同的是,這里的主角是四個而不是兩個。每一位參加婚宴的客人臉上都會不時露出一絲疑惑:“哪一個是姐姐?哪一個是妹妹?”議論聲在人群中小聲地傳開。不光如此,客人們很快就發現兩位新郎也很難分辨。到場的人禁不住嘖嘖稱奇。這場普通人家的婚禮也吸引了當地媒體的光顧。

  金善姬和金恩姬是一對雙胞胎姐妹。在25歲這一年,命運賜給她們一對雙胞胎丈夫。還在蜜月中的兩對雙胞胎夫婦,至今回憶起四個人的相識、相戀、結合,仍然會覺得不可思議。

  命運安排西安結緣

  金善姬、金恩姬和孫珍國、孫珍峰兩對雙胞胎都是出生在兩個朝鮮族家庭里最小的孩子,雖然小的時候都住在吉林農村,但那時并不相識。也許是命運的安排,他們在千里之外的西安相遇、相知、相愛。

  在他們十几歲的時候,兩對雙胞胎先后隨家人從吉林農村老家遷移到西安。因為家里窮,他們較早就結束了學業,同家人一起勤勞地工作。雖然只有二十四五歲,他們已經做過很多工作,賣朝鮮拌菜,開車做運輸,向游客賣茶,遠赴北京打工學廚藝,在旅行社做韓語導游。

  生活的艱辛讓他們較早地懂得了父母的不易,愛情在他們的字典里顯得那么奢侈。雖然兩對雙胞胎早在1998年的聚會中就互相認識,但在那以后的兩年里,四個人都很少見面。只是在朋友聚會的時候才會偶爾遇見一次。害羞的雙胞胎兄弟也始終鼓不起求愛的勇气。

  “其實在那個時候,我們就已經能感覺到他們兩個在默默地注意我們了。”雙胞胎姐妹中的妹妹金恩姬說起來還有些害羞,“大家一起聚會的時候,因為都是雙胞胎嘛,彼此不知不覺地就會多注意一些,我和姐姐總是能感覺到雙胞胎兄弟對我們的照顧,心里總是很惊喜。有一次很多朋友在一起吃飯,很多男孩子都會勸女孩子喝酒,他們兄弟倆知道我們不能喝酒,就十分照顧我們,不讓別人給我們倒酒。可是我們認識以來從來沒有四個人出去約會過,直到他們向我家提出親事。從吉林到西安,經歷了那么多坎坷,我和姐姐能嫁給這對雙胞胎兄弟,應該說是命運的安排。”

  兄弟求愛大相徑庭

  在一開始的交往中,兄弟兩個就表現出了對雙胞胎姐妹的愛戀之情。雖然是同胞兄弟,但追求愛情的方式卻大不相同。

  “哥哥孫珍國比較害羞,他一來我家就到我哥的房間里,從來不和我說話。可我總是有一种直覺,他在注意著我。”說起那段往事,姐姐金善姬仍然很不好意思,“我們家里有一面鏡子,坐在哥哥的房間里正好可以透過鏡子看到廚房,我經常在廚房里忙來忙去,不經意間看到鏡子時就發現孫珍國正偷偷地在鏡子里看我呢!那個時候孫珍國來我家里也不跟我說話,只跟我哥說話,很害羞,不像別的男孩子那樣話多,很穩重,能給人安全感。”

  比起哥哥來,雙胞胎弟弟孫珍峰則開朗大方了許多。“他到哪里,哪里就充滿了笑聲。他開朗的性格總讓人感到很輕松。”妹妹金恩姬說起已經成為自己老公的孫珍峰臉上洋溢著幸福,“每次他到我家來都會找我說話,逗我開心。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我都很少說話,都是他不停地說,不停地講笑話,屋子里面充滿了歡樂的笑聲。”

  心靈相通初戀最愛

  說起來也許是命運的安排,已經二十五六歲的兩對雙胞胎在訂婚之前都沒有談過戀愛。自己的愛人也是自己的初戀情人,愛情在他們眼中顯得格外甜蜜。

  “我時常和姐姐說,希望自己的初戀情人就是自己的老公。這几年我和姐姐也都將大部分時間放在工作上,也都沒有想過要什么時候談戀愛、什么時候結婚,和男孩子相處的机會也非常少,沒有過戀愛的經歷。”妹妹說自己和姐姐的初吻都是在結婚前几天發生的,真正體會到戀愛的感覺也只是在訂婚之后,我們四個人的感情也迅速升溫。

  和兩個姐妹惊人一致的是,孫珍國、孫珍峰兩兄弟對愛情有著相同的信仰。從來沒有交過女朋友的孫珍國聰明肯干、老實憨厚的品格得到很多女孩子的青睞。然而在他和弟弟的心中,只有那對于自己若即若离的雙胞胎姐妹才是最合适自己的妻子。

  在孫珍國兄弟的新家,記者見到了正沉浸在幸福之中的孫珍國、孫珍峰兄弟。幸福的雙胞胎兄弟對自己妻子的稱贊都是惊人的一致。愛開玩笑的弟弟孫珍峰笑著說:“大家都說我們有夫妻相,我這個媳婦什么都好,又賢惠,又善解人意,是天下最好的老婆了。”老實憨厚的哥哥說起自己的新婚妻子同樣贊不絕口,“我的老婆最好了,特別會照顧人,又賢惠,孝敬老人,我和弟弟都討到了最好的老婆,當然開心了!”

  雙胞胎夫婦趣事橫生 

  老公當成大伯哥

  不熟悉孫珍國、孫珍峰哥倆的人要想在第一眼把他們區分開來,還真是件不容易的事。在金善姬、金恩姬姐妹和他們第一次約會的時候,就被熟人調了個個,弟弟被當做哥哥鬧出了大笑話。長得十分相像的金善姬、金恩姬姐妹更是穿著不同的衣服以防止自己的老公將自己認錯。然而即使是這樣,在結婚后的几天里還是鬧出了笑話。

  在四個人結婚的第四天里,一家人剛剛忙完婚事,可以聚到一起吃個團圓飯。誰知中午吃飯的時候,妹妹金恩姬竟然把自己的老公當做了大伯哥,讓全家人笑話了一場。“平時他們兩個都是很注意的,因為長得很像,怕被別人認錯,他們很少穿一樣的衣服,那天中午我們一家人拍照,他們兩個人都穿著同樣的襯衣,打著同樣的領帶。拍完照片吃飯的時候大家都坐在一起,我作為家中最小的儿媳婦要給老人和兄長端湯的,順序是按照輩分和年齡來的。那天忙來忙去的,我老公坐在那里,我一直以為是大伯哥,輪到給大伯哥端湯的時候,我端著湯恭恭敬敬地來到老公面前,但是等了半天他也不接。我還很納悶,說了一聲‘大伯哥接湯’,全家人再也忍不住,哄的一下全都笑了,我仔細一看,眼前的這個人不是大伯哥,是我老公。”

  結婚三天無法入眠

  妹妹金恩姬講起這段趣事仍然會臉紅。几天來的勞累讓姐妹倆顯得疲憊不堪。“其實准備婚事累是一回事,關鍵是我和姐姐晚上都無法入睡,可能是因為心靈感應的緣故,我們兩個連著三個晚上沒睡覺了。”

  從小到大,金善姬、金恩姬姐妹兩個從來沒有分開過。金善姬去北京打工的一年里,姐妹兩個飽受了分別的煎熬。“几乎每次打電話回來,我姐姐都在電話里哭一場,從小我們兩個就分不開,結婚之前也是特別怕嫁人之后要分開生活。這下好了,我們同時嫁給了雙胞胎,在一起生活,每天早上醒來我們就會見到彼此。”妹妹金恩姬說道,“但是沒想到的是,我們在結婚的前三天里根本無法入睡,身邊突然換了一個人,很不适應,深夜里我時常惦記著隔壁的姐姐,我知道她也在惦記我,這几天我們兩個都沒休息好。”

  同是雙胞胎手足的孫珍國、孫珍峰兄弟也遇到了同樣的問題,向來喜歡睡覺的哥哥結婚后和弟弟分床睡以來,連續几天都沒有睡過一個踏實覺,總是很晚才馬馬虎虎睡著,第二天早早地就醒來。只是弟弟沒有遇到同樣的煩惱,好像很适應新婚的甜蜜生活。

  如何稱呼成最大煩惱

  一對雙胞胎姐妹成了妯娌,一對雙胞胎兄弟成了一擔挑,這樣的親上加親著實給四個人帶來了不少煩惱。

  “有時我都不知道該叫孫珍國姐夫還是叫他大伯哥。我老公也不知道該叫我姐姐嫂子還是叫大姨姐。算起來還有點复雜,每一個人都同時承擔了兩個角色。我自己既是姐姐的妹妹,又是姐夫的弟妹,弄得姐夫都不知道如何叫我。”妹妹金恩姬笑著說道,“后來我們四個商量在婆婆家的時候,就以婆婆家的稱呼為准。在我們娘家的時候,就以娘家的稱呼為准。四個人單獨在一起的時候干脆就什么都不叫,免得叫錯又鬧出笑話。”

  兩對長相非常相似的雙胞胎姑爺、儿媳婦讓各自的家里老人辨認起來,也著實費了一番功夫。最后大家商定,為了保險起見,平時還是盡量避免穿同樣的衣服,以防止老人認錯。(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窮父為湊路費外出打工 無奈300元賣雙胞胎
宁夏赤貧父親三百元狠心出賣親生雙胞胎
日本團體FLAME  四個男孩喜歡的女孩四個樣
美國兩殺夫案如電影情節引起夫妻討論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李克強為何去三星堆 侵台有時間表?
【秦鵬直播】反擊黨媒圍攻 特斯拉拋「黑匣子」
【新聞看點】習講話國內外兩版本?中共大使巴國驚魂
【時事縱橫】氣候峰會成吹牛會?蓬佩奧發警告
【有冇搞錯】博鰲論壇越來越冷 習近平言不由衷
【唐浩視界】海外餐館爆竊密 習自曝7致命弱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