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瑞典森林散步

茉莉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曾經從天空鳥瞰瑞典國土,看到的是一幅由森林湖泊河流構成的圖畫。仲夏節前夕,我們乘坐旅遊巴士向森林深處開去,此時,北歐迷人的森林畫卷就在我們面前綿延展開。

夏季森林的夢

我們的目的地是瑞典北部的一處歷史古跡——一座一百多年前的鐵工廠遺址。在中國大陸,這類簡陋陳舊的鐵工廠多如牛毛,毫不足奇,我因此不理解為何瑞典人把這種東西當古董寶貝。沒等講解員介紹完熔鐵爐和博物館的陳列品,我就和朋友們向森林間開滿花朵的綠草地走去。

夏季森林的綠,是針樅木的深綠和樺樹以及其他雜樹淺綠夾雜的有層次的綠。綠草地上盛開的花朵多姿多彩,主要是黃色的野玫瑰和不知名的藍色花朵,偶爾也會看到粉紅色的小花。據說瑞典的傳統,在仲夏節的夜晚,年輕人會去野外採來七種鮮花,把他們放在枕頭底下,希望能夢見自己未來的新娘或新郎。


一絲遼遠的鄉愁忽地湧上心頭:南中國山野那一叢叢火紅的杜鵑。被迫離開那開滿血紅花朵的故國,有幸的是,安徒生童話的故鄉,以它令人感動得淚水盈眶的山林之美,慰籍著異國流亡者傷痛的靈魂。

躺下來,在這溫馨的綠草地,充滿清新氣息的人間仙境。癡癡地望著不畏人群前來相伴的鳥兒,啁啾的鳥聲點綴著我難得的歡悅心情。多麼自由,多麼愜意的國度!給每一隻小鳥,每一棵小草提供生長的空間,瑞典是個以大自然為友的民族。他們精心地養護森林,精心保護森林裏的各種動物,使得其領土成為歐洲最後的一塊綠地,狹長的國土恰似地球的一個「綠色的肺」。

森林裏的咖啡館

森林裏的小咖啡館,是一座瑞典傳統的紅色小木屋。一位白髮健朗的老人在店門前陽光下演奏手風琴,我們在瑞典朋友的帶領下學跳了一陣瑞典民間舞,然後,我們在草地上野餐。

遊客漸漸增多,不時聽到各種膚色各種語言的歡笑聲。和我一起同遊的各國女友,有伊拉克的瑪格麗特,俄羅斯的娜達莎,越南的阿咪。可能是因為本國享有了長久的和平與民主自由,仁慈的瑞典多年來接收了不少戰爭、政治難民。我們這些從昔日社會主義陣營的各個共產國家逃出來、跑出來、嫁出來的難姐難妹們,萍水相逢地相聚在瑞典。在我們的瑞典語學校裏,每當有人哼起前老大哥蘇聯的革命歌曲,如《紅莓花兒開》之類的曲子,立即就會有古巴人,越南人,和我這個中國人,用各自的母語隨聲唱和,令從列寧格勒嫁過來的漂亮女導演娜達莎瞪大眼睛,驚奇不已。

「老實」的瑞典人

在這天堂般美麗的地方,不知怎麼的我總是為自己的民族難過。瑞典人的仁慈與慷慨,與他們相對廣闊的自然環境有關。而我們中國人,同胞之間總是勾心鬥角互相嫉妒,就因為狹小不潔的生活空間導致人們心胸的狹隘猥瑣。即使到了自由的海外,很多人仍然不改中國人的習氣。初到北歐,接受瑞典電視臺採訪,他們為我聘請了一個中國翻譯。這位好心的同胞臨走時對我說:我看你這人還厚道,因此告訴你,在海外儘量不要和中國人打交道。他舉的例子,儘是中國人在歐洲如何詐騙、欺負自己同胞的故事,聽起來讓人齒寒心冷。

而瑞典人卻是連最挑剔的中國人也要說他們「老實」的民族。親眼所見的例子就不少。聖誕節前夕,和森林相伴而居的瑞典人不會去順手牽羊,而是到超級市場排隊購買價值不菲的聖誕樹。森林裏的小鹿松鼠等動物是備受愛護的,為了避免麋鹿等動物穿越森林公路被撞,北歐公路上到處有寫著「危險!麋鹿」的路標。懷著對動物的愛心,瑞典人會以給鳥兒做一個架在樹上的小房子為樂。電臺採用各種鳥聲作為節目休息的信號。湖邊的野鴨和天鵝從不畏懼遊人,因為很少會有北歐人像我們好吃的中國人一樣,一看見它們就垂涎三尺。

此外,一個著名的世界性的國際人權組織——「大赦國際」,在瑞典的成員居然有七萬之多,按人口比例居全球之冠。這些身處民主寬容制度之下的人們,經常義務性地工作,為世界其他國家的政治犯和死刑犯竭盡所能地呼籲。

瑞典人有一句笑話:「瑞典在七月關閉。」這是說每到七月這個美好的季節,瑞典人就紛紛拋下一切俗務去鄉間度假,以享受大自然。城市立刻變得空寂少人,外來的商客找不到與之做生意的主人,令他們懷疑瑞典人是否真想賺錢。

一輛輛小汽車拖著房子車駛向森林海濱,一座座五彩的帳篷支起在風景美妙之地。七月的瑞典北方,太陽在夜晚十一二點還在微笑。親友團聚在鄉間別墅——往往是一座紅色的小木屋,和樹木花草鳥獸一起度過暑假,是經過漫長白雪冬季的瑞典人共同的夢。就像是瑞典的國歌,人們不願去歌頌昔日王國統治者的功績與戰爭,而是縱情高唱:
我向你致敬!

你那世界上最華麗的國土,
你的太陽,你的天空,你的綠野!

純潔的民族

不久前,我收到一位旅居瑞典好些年的湖南老鄉的來信,他寫道:「我走遍歐亞十幾個國家,哪裏的環境也比不上瑞典優美、乾淨、整潔,哪裏的人們也比不上瑞典人誠實、善良、溫和。」

我豁然開悟,在這充滿卑鄙骯髒行徑的世界上,之所以還存在著這麼一個心靈較為純潔的民族,也許是大自然的獨鍾。人的血肉都屬於自然,經過每年一度森林的洗禮,人世的俗塵被洗滌一淨,人的心靈和天地草木有了一種永恒的默契,就會重新變得和諧脫俗。

什麼時候,我的故國那被砍伐殆盡的山野重新披上綠裝,人們能深深呼吸自然清新之氣,聆聽天使般的優美鳥聲,那荒蕪已久的國人的靈魂和劣根性或許能得以根治。

在我步出瑞典森林之際,不信神的我向上帝祈禱。 @

(香港大紀元)(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6-14 3: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