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革非:缺德的「醫療産業化」

陳革非

人氣 8
標籤:

【大紀元8月3日訊】據6月3日廣州《羊城晚報》報道,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家喻戶曉的內地著名電影演員陳述,在身患中風的3年中,被病魔折磨得面容憔悴。在很多人看來,像陳述這麽一位大名鼎鼎的藝術家,是不會爲生活發愁的。但陳的妻子李波說,陳述能活下來很不容易。他現在每月千餘元的退休金用於治病所剩無幾;他想出一本書爲自己的藝術生涯作一個總結,但拿不出這筆錢……內地《解放日報》也曾報道說,毛澤東的女兒李訥由於患嚴重的腎衰竭和多種疾病,全身浮腫,雙腎嚴重萎縮,據專家診斷,唯一的辦法就是要換腎。而李訥因爲退休很早,工資標準很低,按照目前的醫療制度,不可能有那麽多的錢來做透析治療,更不可能做手術換腎治療。

病魔對所有的人都是一視同仁的,無論是名人還是貴爲主席的公主都不能倖免。在“偉大的社會主義”的中國,是萬萬不可生病、尤其不可生大病的。除了“最廣大人民利益”的代表們得了病,“小日子”還能過得挺好外,無論君爲何方神仙,沒有錢是生不起病的。這都緣於所謂的“醫療産業化”。  

從上世紀90年代起,名爲“醫療産業化”的改革席捲中國大陸。從那時起,醫院的收費幾乎以每年20%以上的速度持續增長,高於同期居民收入增加速度4倍以上。也就是從那時起,內地居民因病致貧、無錢看病的事例從時有發生變成了普遍現象。那些下崗工人、工廠職工、退休職工、底層的小市民、農民成爲刀俎上的魚肉,只能任人剁了。醫療已成爲當今中國社會最肮髒、最缺德的産業,醫院張開了血盆大口,把進去的病人連血肉帶骨頭全部榨幹。目前,內地慢性病死亡率呈上升趨勢,慢性病引起的死亡占死亡總數的60%以上。中國消費者協會2003年的一份統計報告指出,中國大概有50%的人生了病不敢去醫院,主要原因是藥價過高。沒有錢就不給治病或立即停止給病人治療已屬平常現象。內地的《人民日報》曾報道,因爲缺少錢,烏魯木齊市不慎被開水燙傷的3歲幼兒劉光祥,因4家醫院拒絕收治,在父母抱著他奔波4個多小時後休克死亡。這樣的例子,在內地的醫院已不勝枚舉。  

由於“醫療産業化”,爲了降低成本謀取最大利潤,重復使用血液透析器導致患者染上肝炎,輸入不潔血液導致患者染上愛滋病的惡性事件時有發生,河南省上蔡縣甚至出現了好多村莊整村人因爲賣血導致患上愛滋病的惡性事件。去年發生的SARS危機,由於內地政府的“醫療産業化”,大大提高了疫症風險。一些感染者沒有錢,於是被醫院拒收,只好游離於社會上,造成了更多的感染者。要不是最後政府下死命令對SARS患者無償治療以及強制隔離疑似病人,繼續按照“醫療産業化”下的模式進行治療,真不敢想像現在的內地社會會是怎樣一種情形。

在西方國家,當一種新藥或新的治療方法投入臨床試驗以確定其療效和副作用時,必須明確告知患者,取得患者同意後免費進行治療,對試驗出現的風險也要負責到底。有知情者說,內地醫院從來都不會明確告訴患者這是臨床試驗藥品,也決不會因爲是充當試驗實體而對患者減免任何費用,這已是國內醫院約定俗成的規矩。

內地曾發生過這樣一件事,一個得了白血病的研究生,本來攢了10萬元準備做骨髓移植的,結果相信了某醫院某教授的一種白血病的新治療方法,花了10多萬元以後,病情反而加重,結果這個研究生在光天化日之下捅了這老教授四五十刀。

“文革”期間,內地有一部家喻戶曉的“革命影片”《金光大道》,其中有一句當時被當作反面教材的著名臺詞:“誰有錢誰光榮,誰沒錢誰狗熊。”30年後,這句著名的臺詞可以說是對當今中國社會最好的寫照。每一個生之艱難的生命個體都充滿了對金錢的渴望。是的,在一個“得了病,有錢你可以活著;沒錢,那你去等死”的社會裏,這是不難理解的。

“醫療産業化”的結果,剝奪了窮人生命健康的權利,放任醫院“最大化”地壓榨患者,讓老百姓“自生自滅”。在“資本主義”的澳大利亞實行的是全民醫療,任何人都不會有就醫的問題。只要腳踏在澳洲的土地上,都是免費看醫生的;挪威沒有經過什麽“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似乎也已經進入共産主義社會了,不光看病不要錢,連讀書也免費。當然,“人民的公僕們”也早已經踏入共産主義了,有道是“一等公民是公僕,高幹病房真舒服;病房要分裏外間,環境幽雅似別墅;半是療養半治病,十萬百萬國家出;看完電視打電話,還說條件太艱苦。”  

2000年世界衛生組織在對191個成員進行的醫療衛生公平性評價中,中國排在倒數第四位。僅比巴西、緬甸、塞拉利昂稍強,屬於世界上最不公平的國家。2000年中國的衛生總費用占GDP的5.3%(同期美國爲14%),從政府投入和個人投入所占的比重來看,政府支出大約占衛生總支出的36%,而非政府支出所占的比重是64%。政府支出所占的這一比例是世界各國中最低的之一,中國政府在衛生籌資中的作用太小了。中國官方統計數位也顯示窮人健康狀況在惡化。過去15年來,中國結核病增長四倍,過去四十年來一直下降的嬰兒死亡率也在貧窮地區上升,而一些早已消滅的地方病如血吸蟲病等也捲土重來。儘管中國政府免費提供免疫疫苗,但由於農村診所要收取“管理費”、“針頭費”和“針管費”,貧窮地區免疫率也在下降,有些地區甚至降低到非洲撒哈拉沙漠之南地區的水平。

可見,造成內地居民醫療健康狀況惡化的原因除去“醫療産業化”之外,還有一個政府投入嚴重不足的問題,政府沒有承擔起它對人民醫療健康應負的職責。大多數發達的市場經濟國家不但不大張旗鼓地搞“醫療産業化”,而且還在儘量避免讓市場力量支配醫療衛生領域,不斷增加政府支出在醫療總支出中的分額。而自稱“代表了最廣大人民利益的”政府卻倒行逆施,真讓人感到困惑。

中共最講究安定團結、講究社會的穩定。其實,人民生活改善、心情舒暢、安居樂業了,自然不會萌生不滿之心,這也是社會安定必須花費的成本,這個成本比花多少億元做幾個飛船上天、蓋幾個大劇院要有意義得多。對於任何一個國家的公民來說,無論他是窮還是富,自己忍受病痛之苦卻又要傾家蕩產地治病,是一種極大的社會不公正現象。一個連公民醫療權、健康權都保證不了的政府,是不能奢望社會穩定的。

曾經的江總書記曾經高喊“以德治國”,不知教育、醫療産業化是否是江總的“德”之所在?在中國,所謂“産業化”就是金錢至上,就是“利潤最大化”,就是政府在“撂擔子”。“教育産業化”剝奪了窮人子女受教育的權利,使他們通過受教育改變命運的希望徹底破滅,讓他們永遠淪爲無知愚昧的苦力。而在“醫療産業化”的大旗下,政府更淪爲食民階層的地主,醫生成爲趁火打劫的商人,老百姓則處在“強權食物鏈”的最底端。好一個缺德的“醫療産業化”!

--轉載自《議報》157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陳革非:兜緊了,別潑了一地!
陳革非:缺德的「醫療產業化」
陳革非:妓女、警察和嫖客
《共產主義黑皮書》:無知乃恐怖之母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疫苗在先?疫情在先?
【重播】川普發布會:中共的威脅遠超俄羅斯
【新聞看點】胡編再下套逼宮 習湖南視察被耍
【時事縱橫】蓬佩奧聯歐抗「無法無天惡霸」
【思想領袖】加夫尼:瘟疫讓中共原形畢露
車評:新舊之間 2020 Volkswagen Passat R-Line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