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玉琴:「文革」中的「上山下鄉」運動

吳玉琴

人氣 6
標籤:

【大紀元6月13日訊】 1968年12月,毛澤東發出號召:「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說服城裡幹部和其它人,把自已初中、高中、大學畢業的子女送到鄉下去。「這個號召發出後,全國各地立即掀起了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高潮。據統計,」文化大革命「期間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人數共達1,600多萬。

在當時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中,一部分人是因為對毛澤東的盲目崇拜,而產生的狂熱情緒,響應偉大領袖毛主席發出的號召,自願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的。但更多的知識青年卻是因為,當時「文化大革命」開始後,大學不招生,工廠不招工,商業和其它服務行業也處於停滯狀態,整個社會缺乏容納崗位,致使當時的初、高中畢業生無法分配。在此狀況下,許多的知識青年在無可奈何,前途無望的情況下,被迫上山下鄉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還有些地方在動員知識青年下鄉時,採取行政手段,強制、壓服,在下鄉地點的選擇上,片面強調越是困難的地方越是要去,使得一些知識青年在生產上和生活上遭遇了嚴重困難。而當他們具體下鄉到農村後,農村的貧困以及農民思想的陳舊和愚昧,使許多青年在心裡上和思想上都感到了失落,由於過分強調「再教育」使青年們在政治和思想上感到了壓抑。並且既學不到科學知識,也難以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學業荒疏,身無專長,影響發展。這些讓當時許多知識青年長期生活在掙扎之中,他們既掙扎於社會強加給他們的命運之中,又掙扎於現實與理想交織著的內心世界,這些,是他們後來許多不幸後果發生的因素。

作為貧下中農農民這一方,其實從內心講,他們並不想要教育誰,特別是後來的插隊落戶,使得許多的農民對知識青年產生了敵對情緒,因為農民始終認為,他們就只有這些田土,如果多增加一個人,就要多分去他們的一份口糧,這樣就讓他們本來就貧困的生活,更加貧困了。如果一些知青一到生產隊,就給隊長說:「我不會長期呆在你們這裡的,一有機會,我就會回去。」這樣這個知青的日子還相對要好過一點。但是如果你說:「我是來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要扎根農村一輩子。」那農民就會在心裡把你恨得牙癢癢的,隨後的農活,你要是有什麼不會做的,那他們就偏偏要你做,不但沒有人會教你,甚至於還要求你必須幹得與他們一樣。直到你明白這不是在接受「再教育」,這是有意在整你,而不堪忍受逃離農村為止。筆者無意貶低貧下中農的形象,只是我有幸因為父母的原因而被疏散下放到農村去生活了兩年多之後,切切實實的生活感受。

我家疏散下放去的是貴州福泉縣高坪公社茶場大隊下屬的一個呂姓家族生產隊,隊上一共有四個知青,三女一男,她(他)們都比我大三、四歲,由於她(他)們是離開父母一個人去插隊落戶的,十七、八歲的人,生活的艱辛,農活的繁重,使得她(他)們過得十分的淒慘。我的父母非常的同情她(他)們,總念叨,這是毛澤東作的孽,害得她(他)們小小年紀就離鄉別土的到這裡來遭罪,他們的父母如果知道她(他)們是這樣的生活,不知有多心痛啊!所以我的家裡一般只要是做上一點可口的飯菜,父母就總要叫上她(他)們一齊來聚一聚。

農民是非常現實的,他們祖祖輩輩都是靠土地生活。事實上,他們自身的貧困也是造成他們不歡迎任何外來人員的主要原因。就拿我們當時在的這個生產隊來說,四個知青加上我們一家六口,就讓這個隊增加了十口人,據說這還是因為生產隊長去討價還價,才讓他們只增加了十口人,不然,是還要給他們再增加一家的。而這一個隊總共都才80幾口人,可想而知,十口人佔去了他們多少糧食。而作為我們外來人員來說,我們又何嘗想要分他們的糧食。我們也是身不由己,其實就是在這種教育與被教育的衝突和無奈中,我們大家都成了一個時代,一種運動的犧牲品。

對於「文革」中的每一次運動,不管領導者在發起時的願望和用意是多麼的理想,儘管運動的結果總有那麼幾個人能夠從中撈到實惠,但大多數無辜的人卻成了運動的殉葬品。從敲鑼打鼓送知識青年到農村去,到後來的各顯神通自己找關係返城。這一代知識青年所付出的代價,幾乎就是他們的整個人生。特別是插隊落戶到邊遠山區的女青年,她們許多甚至成了當地農民「搶親」的對象,如果不答應,生產隊就用口糧或者暴力威脅。在「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處境下,她們被迫屈服,受盡了欺凌和侮辱。

在「文革」中,儘管一些高幹子女也受到了不公的待遇,比如劉少奇、鄧小平以及中央一大部分受迫害的幹部子女。但最終由於他們的父母得到平反,使得兒女們揚眉吐氣之後,而有機會把自己失去的一切變本加厲的奪回來,由此發洩自己所遭受的不公。但大多數普普通通老百姓的兒女,他們在沒有任何靠山和背景的情況下,任人宰割而至今沒有得到任何有關機構的道歉和安慰。還有一部分人,在「文革」開始的時候,他們曾經是各個學校非常優秀的學生幹部,他們是積極申請自願到農村去接受「再教育」的。但當今天讓他們談一談當時到農村去的感受時,他們只有一句話:「我們是受到毛老頭的愚弄而上當受騙了。不說也罷!」當年的豪氣在他們身上是早已消失殆盡。

(2006年6月9日於貴陽)

轉自《民主論壇》(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吳玉琴:中共氣數將盡,腐敗氾濫成災
貴州民運人士陳西、廖雙元今晨乘車踏上旅途
就楊天水先生被逮捕一事 
吳玉琴:瘋狂的年代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發布會:刺激案無果 或發行政令
【現場視頻】大客車排隊拉大連灣居民去隔離
【珍言真語】潘東凱:保護隱私 拒可疑核酸檢測
【新聞看點】TikTok命懸一線 微信還遠嗎?
【西岸觀察】郵寄投票不靠譜?川普為何反對
【拍案驚奇】貝魯特大爆炸如核彈 中共軍備黑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