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川:北京出租車司機七一罷工

曉川

標籤: ,

【大紀元7月3日訊】 罷工選在七月一日

積壓多日的怨憤在中共敏感的七月一日爆發。這一天,北京出租車司機開始了自發組織的預期三天的罷工,以抵制政府部門損害眾多出租車司機基本權益的政策。自從2005年10月油價開始上漲以來,已經有南昌、銀川、呂梁、長沙、吉林、重慶、南京、浦江等約20個地方出現出租車罷工的事件,說明出租車司機的負擔的確到了不堪忍受的地步。

醞釀罷工的消息在一週多前開始流傳,機場高速路上曾出現標語,有人在機場散發了傳單,網上的論壇中也不斷出現此類訊息,但多數被很快刪除。很多的北京居民在乘坐出租車時被告知「週末準備出門的話提前做準備,會很難打到車」。

罷工的日子選擇在中共稱為生日慶典的七月一日,明顯的體現出北京出租車司機們的姿態——在中共鼓吹「光輝」歷史、「盛世」成就的時候當眾給它一耳光。

調價等一系列政策引發不滿

事情的起因是燃油漲價、出租車調價、燃油補貼取消等一系列政府舉措導致出租車司機收入減少、負擔加重。

目前,北京市共有出租汽車企業277家,出租汽車個體工商戶1157戶,運營車輛6.66萬輛。自2006年5月20日起,6.22萬輛原價格為1.6元/公里的出租車將價格調整到2.0元/公里,僅剩3000多倆價格為1.2元/公里的車年底淘汰。

對於此次調價,政府部門的理由是應對燃油漲價造成的出租車運營成本增加,以增加出租車司機的收入。但出租車司機們的意見是不該漲價,應該降低向出租車公司上交的「份錢」,因為漲價後打車的人會減少,而且很多人會選擇坐黑車,出租車空駛率會增加(原來的空駛率已經約50%),顧客量的減少不但會將漲價獲得的收入增長抵消掉,甚至會造成收入減少。中國社會調查所對北京市民的調查顯示七成以上的受訪者反對出租車漲價。

4月20日左右,聽聞要漲價後,部份出租車司機就採取過行動以示抵制。他們把車開到機場,停著不拉活,把路堵上。第二天,公安、工商都去了。不拉活,就扣你的證,算你自動解除合同。後來也沒甚麼結果。

擺樣子的聽證會

雖然多數市民和司機是反對意見,但是4月26日由北京市發改委舉辦的聽證會卻最終通過了漲價的決定。政府部門聲稱這麼做「是為適度增加駕駛員的收入並逐步提高其社會保障水平,按照國家有關企業、司機和乘客三分擔的原則,」做出的決策。

聽證會通過的系列舉措當中,最關鍵的一點是出租車價格上漲、取消燃油補貼、份錢不降。這個決定顯然與眾多北京市民和出租車司機的願望並不一致。

北京市民說,自從有了聽證會制度,無論是水電氣、交通、景點門票、教育收費、電信等等一系列聽證,每次結果都是漲。而且參與的市民百姓代表們還都表示理解和贊同,就從來沒見過把價格聽證下來的時候。此次出租漲價的聽證會,一共25人參加表決意見,包含兩名出租車司機代表,其中16人讚成、9人堅決反對。微妙在兩位出租車司機代表竟然贊成漲價,他們代表的是誰就顯而易見了。

誰是漲價的受益者?

漲價前就有人做過粗略的估算,指出北京出租車市場的總消費量在短期內是不會突然放量增長的,因為社會單位和個人的交通費用不會因為出租車漲價而突然調增,因此出行量的減少是必然要出現的,這意味著出租車的空駛率將增加,換一個說法,出租司機的工作時間、油料消耗、修車費用都將增加。

漲價實際上是北京社會總體出租車消費總額的一次再分配,出租車公司將燃油漲價的負擔甩給了司機並轉嫁給了消費者,出租司機將通過提高工作時間來彌補失掉的空駛率和抵償增加的油料、修車等的費用。消費者將通過減少乘坐人數和時間來保持整體社會的交通費用的平衡,這將降低社會效率,增加社會成員的交通時間成本。

出租車漲價的直接受害方是出租司機以及全體社會消費者和整體社會效率,受影響人口甚至上千萬人,而受益方只有出租汽車公司和其上面的主管部門。

極度不公的利益分配

在北京,出租車公司享有特許經營權,政府部門也不再批准個體經營出租車,也就意味著要開出租車必須加入出租車公司,這種政府保護下的行業壟斷造成了出租車司機處於絕對的弱勢,只能接受條件苛刻的霸王條款,司機加入出租車公司時需要交幾萬元抵押金,這些所謂的「風險抵押金」不僅沒有任何回報,就連最起碼的資金利息都沒有。司機不僅被剝奪了投資權和投資收益權,而且許多司機在離開公司的時候,這一投資往往被公司連扣帶罰,盤剝殆盡。出租車上的計價器必須由公司刷卡才能使用,每次刷半個月的,這樣出租車公司牢牢的把司機們控制在手心。

司機每月還必須上交出租車公司幾千元的份錢,各公司份錢不等,單班的車份錢一般為5175元,雙班的車份錢6000多元,車輛的燃油費用、維修保養費用、違規罰款費用等都由出租車司機個人負擔。出租車公司每月付給司機幾百元的工資,另外發放燃油補貼。目前,北京出租車的燃油補貼為每月 670元,其中出租車公司承擔520元,政府承擔150元。

一般出租車每天的行駛里程在300公里左右,「現代-伊蘭特」每百公里油耗9升左右,夏日空調開放時為12升左右,常用的93號汽油現在單價是5.09 元,油錢每天就約140元以上,加上攤到每天約160元的份錢,一個出租車一天拉不到300元,基本就是虧了。「上午為份錢,下午為油錢,晚上才能為自己」。現在北京出租司機的月基本收入在1000到2000元之間,低於北京的平均工資。

各大出租車公司還規定,凡是違章被交警處罰過的司機,回執單交回公司後,公司會對該司機進行罰款,數額40%至100%不等,理由是「加強對出租車司機的管理」。

目前北京出租車的主力車型是韓國現代的伊蘭特,出租車公司6萬多人民幣就可以提車,兩年內就可以收回成本。按照規定,單班車8年報廢,雙班車6年報廢。對於出租車公司,兩年之後就是純賺了。大部份的出租車公司除了收取份錢外,對司機們不管不問,體檢、福利等「是想也不用想的事」。

中國社科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產業組織與企業制度研究室副主任餘暉在接受華夏時報採訪時認為:出租車公司要求司機繳納的「份錢」過高是現在出租車司機面臨的最大問題。「份錢」金額的制定以及由哪些部份組成也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司機利潤的60%到70%,變成了「份錢」,而這種利潤分配對司機來說是十分不公平的。

北京市天則經濟研究所郭玉閃研究員在接受華夏時報採訪時說:「在我看來出租車公司是很暴利的。因為我們如果把出租車公司作為企業來看待,它的行業利潤就是實際成本和實際掙到的錢之間的差額,生產成本主要是車的耗費,這個生產成本是很低的。所以說這個行業的利潤應該是很高的。我確實也看到過一份材料,上面顯示出租車公司每天的利潤很低。但是必須注意,出租車公司列舉的耗費包括管理費用、勞務費、辦公費以及考察費等,這其實是用「耗費」的方式將一部份利潤掩蓋了,或者有的公司用於擴大再生產和行業投資,這樣在公司的賬面上,就看不到全部的利潤了。」

出租車公司紛紛宣稱利潤很低,因為管理成本很高,但實際上真的需要那麼高的管理成本嗎?

份錢為甚麼不能降?

對於這次調價為甚麼份錢不降,北京市運管局稱「是為促進出租車行業的健康發展,保護司機合法權益,執行新租價後,本市出租車承包金標準將保持現有水平不變。」

北京市運輸管理局副局長姚闊表示,企業的車份目前由行管部門制定的最高限是5175元,這5175元裡首先包含著駕駛員的基本工資,同時包含著給駕駛員增發的520元的油補,同時還有給駕駛員上的社會統籌企業承擔的部份。其中1000餘元是要支付給司機的,真正企業所得的車份在3900元左右這麼一個水平。其中還有車輛的折舊、國家的各種稅費、企業的經營成本、包括代管的財務費用等等。

這就是份錢不能降的理由,「車輛的折舊、國家的各種稅費、企業的經營成本、包括代管的財務費用」有3900那麼多嗎?

出租車司機的收入真的增加了?

市運輸局負責人在調價後宣稱:租價調整後,增加的收入全部用於出租車司機。一是提高企業為司機繳納社會保險的費用,預計每月增加400多元;二是依法繳納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預計每月增加100多元;三是提高駕駛員收入水平,預計每月500元左右;四是消化今年油價上漲後司機多支出的費用。租價調整後,企業原向司機發放的燃油補貼全部用於為司機繳納社會保險和依法繳納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由此計算,司機的收入將有所增加。

這位負責人許諾的這幾條需要怎麼實現呢,他說需要監管,說到監管,那後面的故事就很多了。事實是,很多出租車公司並不給司機上保險,而且出租車調價後,有的出租車公司上調了份錢,有的公司甚至降低了司機的工資。

如果司機們的收入真的增加了,他們就不需要罷工了。

跟煤礦工人一樣累

據瞭解,目前北京市出租車司機近10萬人,其中90%以上屬於郊區居民,這些人一個月平均回兩三次家,每天工作在14個小時以上。中國經銷商學院常務副院長、勞動法專家強磊經過一年時間,通過對北京6家出租汽車企業和200多位出租車司機的調查瞭解到,北京出租車司機平均每天工作14個小時,每天超過法定時間6小時;每月工作時間427小時,比法定的252小時多168小時,一年工作585個工作日,是法定工作日220天的兩倍半。

由於每天都超長時間工作,已經發生數起出租車司機猝死的案例。「該有的病全有」,這就是多數出租車司機的健康寫照。2005年10月,北京普京醫院對 233名出租司機進行了體檢,體檢結果非常令人震驚:患有前列腺肥大的占43%,高血壓的占38%、肥胖病的占32%、高血脂的占31%、患腰椎、頸椎病的占31%。許多司機身兼數病,完全合格的體檢報告不到20%。即便如此,司機們仍然不敢看病養病,因為份錢不會減,少干幾天的活,這個月幾乎就等於白干。有的司機甚至不敢讓公司知道自己有病,怕公司解除合同,斷了生存來源。

油價上漲,份錢不減,已經迫使司機們不得不一再延長工作時間,而如今取消燃油補貼無疑是傷口上撒把鹽。

由於郊區農民和下崗工人急需找到生活來源,所以出租車公司不必擔心找不到司機。「你不幹,有的是人干!」出租車司機們很無奈。

出租司機沒有自己真正的工會組織,媒體掌控在政府手裡,人大代表只會鼓掌,沒有人替他們說話,在得不到公正的時候,只能選擇罷工這樣的方式來引起社會的關注了。

北京當局軟硬兼施

為了應對罷工,據稱北京市長王歧山命令首汽、北汽、銀建、祥龍幾個大出租車公司「補點」,特別是中共黨員,力保機場。有的出租車公司威脅司機們,讓補點就得去,不去算違約,自動「下車」。安全部門也佈置大量便衣乘坐出租車探聽消息,試圖找出組織者。據出租車司機稱,這一段坐出租的警察特別多,都是便衣辦案,宣稱目標是「黃、賭、毒」。北京出租車管理部門也安排人員在路口攔截部份出租車,詢問是否知道「鬧事」的情況,警告不許參加。但是,出於對七一敏感日罷工的懼怕,政府部門被迫宣稱,取消燃油補貼的政策暫緩執行。

七月一日,北京馬路上的出租車數量明顯減少,據司機師傅講至少有一半的出租車沒出來,而上路的出租車也儘量避開飛機場、火車站、大型酒店等急需出租車的地方。大量警察和各出租車公司的領導被安排在機場和火車站,強製出租車必須載客才能離開,不允許空駛。

記者在北京火車站看到,在出租車調度站的入口處停著一輛標有「北京交通執法總隊」的車,出口處幾個人在指揮出租車載客,載客後的車才予放行,期間一輛警車開過來停在出口處,下來幾名警察與那幾個指揮者交談許久。四周的路口也都停著警車。

特許經營的背後

有學者分析指出,出租公司作為一個單純的食利階層根本就沒有存在的必要。政府為甚麼不直接向出租司機發放牌照,直接向司機徵稅呢?既然油價上漲要順應國際趨勢市場化,那麼出租車行業為甚麼就不能也市場化呢?

大約2000年左右,朱鎔基曾經委託自己的夫人勞安在北京搭乘出租車連續三天,對北京出租車行業的問題進行調查。當得到這些第一手的材料之後,結合看到的相關材料,朱鎔基曾經在一個會議上發表過一番感慨,他說北京的出租車行業相當於解放前上海的青紅幫。北京的高級人民法院曾經下過文件,不允許基層的法庭受理出租司機狀告出租公司的案件。迫於無奈,好多出租司機到處上訪,無可奈何,北京有三個出租司機到北京西客站,以臥軌自殺的方式示威,造成北京西客站停運三個小時,才使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取消不允許出租司機狀告出租公司的決定。

不難看出這樣一個利益鏈條:政府向出租車公司發放牌照,收取巨額費用,同時進行運價管制、總量控制,並確定「份錢」;出租車公司在政府授予的特許經營權下,利用規則「合理」賺取利潤。

官商勾結、壟斷經營,政府與出租車公司組成的利益集團有意識的轉嫁負擔損害出租車司機和廣大市民的利益,是背後的實質。而根子上,罪魁禍首就是中共的一黨獨裁。此次罷工的組織者們把日期定在七月一日,也表明這些底層大眾已經認識到了這一點。@(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環亞罷工 台消基會:尊重罷工但不可犧牲消費者
新西蘭初級醫生大罷工 醫院服務受影響
台環亞工會:未獲資方合理回覆 罷工持續
北京朝陽區左家莊街道辦事處致死人命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美議員推重磅法案 中共紅線全踩了
【新聞看點】美3大動作抗共 趙立堅說辭軟化
【秦鵬直播】蓬佩奧加盟福克斯 美國歐盟抗中共
【有冇搞錯】習仲勛重修惠能金身傳說
【唐浩視界】數字人民幣 藏中共6大謀霸戰術
【拍案驚奇】拜登30天提6兆支出 台積電亟需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