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廣安洗腦班挾持多名年邁法輪功學員

【大紀元10月5日訊】(大紀元記者謝正華綜合報道)9月6日凌晨三點鐘,四川廣安市武勝縣國安大隊警察強行闖入多名法輪大法學員家,非法抄家並綁架學員到廣安洗腦班。至少6位六十至七十歲的學員也不能倖免。

廣安地區「六一零」、國安特務從8月6日開始在武勝縣的法輪功學員住家、單位門外每天定點監視,並跟蹤。9月6日凌晨三點鐘,武勝縣國安大隊夏中明,陳志平,林晨等闖入大法學員家中,綁架學員並非法抄家,有的學員不開門,夏中明等就將防盜門砸爛強行闖入抄家,並綁走學員。

現初步證實,被綁架的大法學員有劉友貴(女,63歲)、劉高菊(女,68歲)、喻建明(男,約45歲)、蔡醫生(女,70歲左右)、黃朝鳳(女,60歲左右)、余大姐(女,約60歲)、段世英(女,60歲左右)等。因為夏中明等是在深夜秘密抓人,並拒絕親人與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學員聯繫,所以綁架了多少學員還未確定,大約有十幾名。估計武勝縣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現已被投入到了華鎣市洗腦班
廣安洗腦班從2000年7月建立以來,到2005年年底,五年多的時間,直接參與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並於2002年12月在華鎣市紅星三路老武裝部建立了洗腦基地,從此以後就不斷的綁架法輪功學員到洗腦基地進行迫害。

◇以下是2000年至2005年底,廣安洗腦班血腥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情況。

洗腦班是廣安市政府出面,由廣安市防邪辦(原「六一零」辦公室)主辦,主要負責人有:廣安市防邪辦主任熊昌勇、科長蘇翠華、華鎣市政治處處長(原華鎣市「六一零」主任)賴玉普、洗腦班書記喻孝福、負責人王顯來。

直接參與迫害的責任人有:廣安市副市長(原市政法委書記)余儀;廣安市防邪辦的蘇翠華,每個星期的週一到週五都守在洗腦班,親自指揮迫害法輪功學員。對大法學員的迫害包括體罰、毆打、圍毆、虐待等是家常便飯,還用給精神病人注射的藥物強行給健康的法輪功學員注射,還在學員的飯裡拌毒藥。
洗腦班採取的辦法是,把法輪功學員關押起來進行洗腦。他們從不講參與迫害人員的姓名、地址、工作單位。參與迫害者每月休假8天,中午、晚上可輪流到華鎣市去玩,每人除工資外,每月補貼600元,車、船費照報,每個單位、鄉鎮都來人請他們吃喝。洗腦班的經費來源於被綁架的大法學員,或學員所在的單位和鄉鎮,每個法輪功學員所在的鄉政府必須繳8400元給「六一零」辦公室。時間三個月,按陪教人員每月每個補助600元,每個法輪功學員800元計算撥錢給洗腦班。

因為有油水可撈,這一期洗腦班還未結束時,惡人們又在計劃著下一期的「洗腦迫害」。

大法學員楊林新所遭受的迫害

2004年9月2日,洗腦班的顏建國見大法學員楊林新不看電教片,就叫來鄭策(洗腦班保安)強迫楊林新看電教片,楊林新不看,鄭策就用手猛打楊林新的臉,邊打邊兇狠的說「看不看,看不看」,楊林新就喊「打人啦」。聽到喊聲,曹山和幾個洗腦班人員就衝過去,嘴裡吼著「給我打」,對楊林新拳打腳踢,很快就將他打倒。這幫人邊打邊惡狠狠的說:「你還敢喊,打死你。」楊林新被打得臥床不起,吃不下飯,腰也被打得直不起來,臉也打腫了,胸部多處瘀血。鄭策還說:「這是熊昌勇(廣安防邪辦主任)喊打的。喻孝福(洗腦班書記)說你們法輪功人員根本沒什麼權利。」

廣安大法學員李大元被毆打成重傷

李大元被單獨分在四樓,被5個洗腦班人員進行強制轉化,這5個人中有兩人來自鄰水,有兩個是武勝縣的曹山、梁某,還有一個是華鎣的唐雪兵。他們是洗腦班挑選出來的最厲害的打手。他們強迫大法弟子看電教片,寫認識,以及所謂「三書」(放棄修煉的保證書等),不服從就打,不停的威逼。他們換班輪流在精神和身體上雙重不間斷的折磨大法弟子,打累了,就在地上畫一個圈,叫李大元一直站在圈裡,不准蹲,更不准睡,甚至上廁所都不允許。為了達到他們的目地,想盡了各種辦法,他們的口號就是「轉化也要轉化,不轉化也要轉化。」這種不間斷,不分白天、黑夜,24小時連續折磨,使李大元奄奄一息的倒在了地上,他們就衝上去亂打,亂踢亂踩,最後把他打成了重傷。家中的親人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親人會被如此殘酷的折磨。

2005年6月,四川省廣安「六一零」又辦起了洗腦班,被綁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有:張叢媛、杜平生、李大元、王燕、汪世英、劉明清、羅洪勤、周可蓮、周世迪、李正海、屈真慶、倪月俄、段華、鄭玲鳳、譚德碧、張林等。這些學員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受到殘酷迫害。

這次在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員大約有60人,他們是來自武勝、華鎣、鄰水、岳池、廣安的鄉鎮年輕幹部。一個組長兩個陪教,三人輪流迫害一個法輪功學員,組長一般是男的,陪教二人與法輪功學員睡一間7、8平方米的小屋,連上廁所也跟著。不管有多熱,法輪功學員白天晚上都被關在屋裡,每間屋都上鎖,不准學員出去。晚間解手必須叫陪教人員開門,飯菜由陪教人員打上樓,打多打少要憑陪教人員的心情,他們認為符合了他們的「要求」,就給多打點,否則就打得很少很少。打掃室內外清潔全由法輪功學員做。

 廣安市氣象局職工羅洪勤遭受的迫害

廣安市氣象局職工羅洪勤,因修煉法輪大法,幾年來遭到當地「六一零」及單位不法人員的多種迫害,被非法勞教、關洗腦班、關精神病院,並被無理調離工作,非法剋扣工資達兩萬多元。

2001年,江氏集團為進一步迫害法輪功,編造出所謂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大肆誹謗法輪大法。為了揭穿謊言,羅洪勤去了北京,在天安門廣場向世人講大法被迫害的真相,結果被非法抓捕,在廣安看守所被關押八個月後,被非法勞教兩年。

2002年6月,羅洪勤回到單位,廣安市防邪辦主要成員蘇翠華(女)授意氣象局監控羅洪勤。為了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他,局領導張體均把他從技術崗位換成做勤雜,並將他的工資級別降低三個檔次。

2003年,羅洪勤被綁架到廣安華鎣洗腦班,被無理扣工資4800元;2004年,李楊富接替廣安氣象局局長職務後,羅洪勤又一次被綁架到華鎣洗腦班,被扣工資17600元;2005年,陳文任局長後,再一次把羅洪勤綁架到華鎣洗腦班,又扣他工資四千多元。幾年來,羅洪勤被非法扣除工資兩萬多元,還不算非法勞教期間被無理扣去的。

2005年初,派出所、街道辦事處的小白、老譙、蔣國潤等,由張體均帶路非法闖入羅洪勤家,翻箱倒櫃,一片狼藉,他們一無所獲,便大發淫威,把羅洪勤抓到辦公室非法拘留。

廣安辦的各期洗腦班,幾乎每次都將羅洪勤綁架去。2005年6月13日,羅洪勤正在單位上班,又被從局長陳文的辦公室綁架到華鎣洗腦班。洗腦班軟硬兼施,要羅洪勤寫所謂的「轉化書」,羅洪勤說:「要我『轉化』永遠是癡心妄想!我修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是你們在違法。」張小鵬等人用拳腳及棍棒對他大打出手。他們叫羅洪勤去看污蔑法輪功的錄像,還將一張印有罵大法惡毒語言的紙,逼羅洪勤念。羅洪勤拒絕謗師謗法,把那張紙撕爛了。惡人們立即把他推入一間偏僻的空房裡,拳打腳踢,棍棒毆打,羅洪勤忍著疼痛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洗腦班還在羅洪勤的飯裡拌毒藥。他們見羅洪勤不妥協,又強行把他送入廣安精神病醫院。精神病醫院醫生袁純強對醫護人員散佈謠言,說羅洪勤已瘋了七、八年了。如此折磨他四個多月。

華鎣市祿市鎮六旬老人李正海遭受的迫害

法輪功學員李正海,男,65歲,家住華鎣市祿市鎮大坡老村5組,因堅修大法曾多次被「六一零」、派出所非法抄家和綁架,被送往拘留所、看守所、洗腦班進行迫害,共計長達三年多。以下只是其中一次被迫害的點滴。

2005年6月13日,李正海到祿市鎮上趕集。大約上午11點時,鎮「六一零」唐書記派李郁、周小平綁架李正海直送廣安華鎣洗腦班。一個「幫教」徐忠(30歲左右)對李正海洗腦,污蔑誹謗法輪功,其他人也跟著說。李正海就跟他們講法輪功真相、法輪功弟子為什麼要發傳單、散九評勸三退。

6月20幾號,他們見李正海不轉化,就開始打他。一天「幫教」徐忠對李正海說:「你今天必須把不煉法輪功的保證寫好。」李正海就寫了堅修大法的保證:保證堅修大法到底,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徐忠看了保證後,就強迫李正海站,李正海不站,徐忠就踢李正海的腳,皮都踢破了,又用鐵衣架打李正海的背和大腿,打得背和大腿到處都是傷。

「幫教」張春洪,20多歲,祿市鎮計生辦工作,一聽李正海說法輪大法好,看到李正海寫的堅修大法到底,他火冒三丈,飛起一腳把李正海蹬倒在床上,李正海剛站起來他又是一腳,並用拳頭猛打李正海胸部、背部,打李正海的臉,李正海的眼睛被打得紫血,牙齒被打松。張春洪還口出惡言:「李正海你若不轉化,我要你生不如死!」,該惡徒經常罰李正海站,一站就是半天,深夜3點後才讓睡,並且扣飯,不准李正海上廁所。

2005年9月初另換兩人(不知姓名)。其中一個說:「共產黨對法輪功是斬盡殺絕!」他強迫李正海把鞋脫掉,光著腳踩在地上,他就用穿著皮鞋的腳踩李正海的腳,在李的腳上使勁碾。還有一次,他叫張春洪一起打李正海,李正海雙耳被打爛。

最後廣安市人民醫院派來醫生,把堅持信仰的學員都視為精神病,強迫簽字按手印。李正海被打過精神病的針藥。洗腦班管理人員把字簽好,幾個人強拉著法輪功學員的手硬按上。精神病院的合同上寫著「用電療,醫死不負責……」。

廣安協興鎮大法學員王燕遭受的迫害

王燕被王正軍從05年6月16號至7月12號用竹條打得全身是傷,被打耳光,王燕的耳朵被打流血,聾了一個月才好些。張小鵬抓王燕頭髮、胸往牆上撞、地上撞。9月21號,張小鵬喊人用筷子撬嘴灌王燕藥,說要把王燕變成瘋子,牙齒都快撬落了,筷子上都是血。王燕堅持修煉,他們就給她強行打針,說要把王燕變瘋,好送到精神病院去。打完一針後,強制扳王燕手在印有精神病院住院部的紙上按手印。王燕不按,李順英就用棍子打王燕,還用腳踢,打嘴。王燕身上有13處傷。文自珍在8月25日-27日連續四晚不讓王燕睡覺,讓她高抬手長達8小時不讓放下,一放下就用棍子打,還用指甲卡王燕手背,卡得快冒血才放開。9月7號中午到10號中午才給王燕半碗飯吃。9月7號-26號王燕經常挨餓,出來後家人說王燕臉瘦得變形了。

王燕曾多次挨打,頭部、背部等多處受傷。他們給王燕打毒針、飯裡下毒藥。據目擊者稱,遭受殘酷迫害後,王燕大腦受到嚴重損傷,留下後遺症。

9月20號上午,王燕聽到隔壁有很大的響動,像是人的掙扎聲。不一會就聽到喻孝福及專門打針的醫生在講:說是一個姓曾的年輕小伙子被用特大號針管打了一針,一會兒嘴冒白泡子了。說是幾個人按著曾姓小伙子打針,他拚命掙扎,針藥打得太急,那針頭都斷進肉裡了,說他可能沒救了,已送去搶救。

◇ 學員汪世英兩次挨打、站門角、餓飯等。8個男人打她一人,拳打腳踢,用腳踢小肚子、下身,用皮帶狠打頭部、背部,一根皮帶打斷成幾節,逼她放棄修煉,打完後送進了廣安精神病院。

被送到精神病院迫害的還有廣安工商所的退休職工張叢媛,曾被非法勞教兩次。

◇ 陳廷堯是一位老年法輪功學員,曾被勞改,剛勞改期滿就送到洗腦班。陳廷堯的腳在勞改時已受傷,因不放棄修煉被洗腦班體罰。

連那裏面年輕的陪教人員關久了都說走路腳都顫抖,並說那裏面像個籠子,感到壓力很大,再給我們多少錢都不願在那裏。可想而知,關在裡面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又是怎樣的處境。

相關聯繫電話:廣安電話區號:0826 廣安郵編:638000

廣安市委:2333530 傳真:2340615

市政法委副書記、市綜治辦主任:明亮
主管迫害法輪功市委副書記:付清明

廣安市防邪辦(六一零)辦公室電話號碼:2334610
廣安市防邪辦(六一零):熊昌勇
科長:蘇必華(女)、侯××、杜××、張××
廣安市公安局電話:2332464 2396351
廣安市公安局局長:胡鋼
廣安市公安局副局長:劉明川
廣安國安大隊電話:2332464 副隊長:李秋雲(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人權聖火抵達荷蘭政治首都海牙
奧運不能與殘害生命的暴力同在
中國年輕人:法輪功真相原來是這樣
墨爾本民眾中領館前聲援高智晟律師
最熱視頻
【直播】4.1紐約州每日疫情發布會
【拍案驚奇】老任平安習總不妙?糧荒近逼全球
【現場視頻】武漢公車現病例 官方否認網民質疑
中國多地現搶米潮 當局「闢謠」難掩窘境
【現場視頻】西昌大火復燃 山東兩地起火
【有冇搞錯】新世界大戰爆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