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家祺:中國並不是共和國

——作者「六四」後為報刊撰寫的第一篇文章 (香港《明報》,1989-7-23,7-24)

嚴家祺

人氣 64
標籤: ,

【大紀元5月25日訊】6月4日的北京大屠殺是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頁。這一天,鄧小平、李鵬、楊尚昆撕開了「共和國」的面紗。全中國和全世界人民都已看清,一個號稱「人民共和國」的國家,既不是人民的,也不是「共和國」。

真正的「共和國」是任何人顛覆不了的

共和國不容許任何人成為名義上的或實際上的皇帝或國王,不容許國家的最高權力終身由一人掌握。鄧小平身為實際上的中國的「末代君王」,卻指責學運和民運顛覆人民共和國。真正的「共和國」是任何人顛覆不了的。今年春天北京發生的空前規模的學運和民運,極大地動搖了一個披著「社會主義」和「共和國」外衣的帝國的大廈,敲響了鄧小平、李鵬、楊尚昆專制政權的喪鐘。

專制政體的第一個特徵

與「共和國」相反,在鄧小平的統治下,當代中國大陸建立了一個典型的專制政體。對很多國家來說,專制政體早已成為歷史上的東西了。人們總認為,只要推翻了皇帝或國王,專制制度也就不再存在。當代中國的歷史表明,一個國家即使沒有名義上的皇帝或國王,即使號稱「共和國」,即使以「社會主義」的羽毛裝飾起來,專制制度仍可能存在。

專制制度在體制上有三個明顯的特徵。第一是國家的最高權力最後集中于一人之手,不容許任何人、任何機構分割。鄧小平在六月九日講話時說,中國不能實行「三權鼎立的制度」,而應「堅持實行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最近召開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又一次表明,這個名義上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常設機關」實際上不得不聽命於獨裁者鄧小平。在平時,人大常委會看來能自己決定召開會議或會議議程,事實是,只要獨裁者干預,全國人大常委會就不能自行召開會議。如果召開會議,會議的議程也必須經獨裁者認可或批準。鄧小平說,中國不能實行「三權鼎立」,就是說,最高國家權力機關,最高國家行政機關的權力,都不得高于獨裁者的權力。6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直接致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按鄧小平的旨意,把學運、民運定為「嚴重反革命暴亂」。在這種情況下,是完全談不上「司法獨立」的。

專制政體的第二個特徵

專制政體的第二個特徵是集中在個人手中的最高權力不容轉讓。毛澤東終身任職,給中國帶來了巨大災難,使人們看清了「廢止最高領導職務終身制」的必要性。毛澤東以後,鄧小平一次又一次拒絕擔任中國共產黨和國家的最高領導職務,多年來,人們形成了一個鄧小平要求主動放棄權力的良好形象。鄧小平多次表示,他要退休,並說,現在沒有退休,是因為人民不同意,只要人民同意,他就退休。六四大屠殺充分暴露了鄧小平多年的精心掩蓋著的面目,面對全中國的憤怒聲討,他不僅絕不放棄最高權力,而且,正因為人民要他退休和下台,鄧小平下令用坦克、裝甲車、機關槍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一個八十五歲瀕臨死亡的老人,面對全中國人民的反對,在六四大屠殺後,還不惜一切代價搜捕一切對他不滿和懷疑的人們。6月24日,鄧小平在談話中明確表示,如果「第三代領袖的形象和威望」樹立不起來,也就是說,如果中國大陸不能產生一個既完全聽命於他本人,又能完全掌握權力的領導人,鄧小平仍絕不放棄最高權力。

專制政體的第三個特徵

專制政體的第三個特徵是最高權力繼承的非程序性。在歷史上,那些國王、皇帝、元首們,曾一次又一次定下皇位的繼承人,一旦繼承人的權力稍為擴張,改變繼承人就成了一件無法避免的事。爭奪皇位繼承權的鬥爭,也使最高權力的繼承無法有預定的程序。在當代中國,毛澤東、鄧小平終身大權在握,對他們來說,權力繼承是一件無與倫比的大事。

毛澤東把劉少奇定為「接班人」後,當毛澤東認為劉少奇、鄧小平、彭真、陸定一、羅瑞卿、楊尚昆形成了一個威脅毛澤東最高權力的「小圈子」後,毛澤東不惜發動「文化大革命」鏟除劉少奇的勢力。當毛澤東的「最最親密的戰友和接班人」林彪和黃永勝、吳法憲、葉群、李作鵬、邱會作、陳伯達形成一個「小圈子」後,林彪的滅亡也是難以避免的了。在林彪後,王洪文又被選為「接班人」,1976年的「天安門廣場事件」,毛澤東看到了人民對王洪文、張春橋等人的抗議,最後選擇了華國鋒當「接班人」。

在鄧小平取得獨裁權力後,胡耀邦、趙紫陽先後成了他的「接班人」,然而,鄧小平也無法回避人類史上一切獨裁者面臨的困境,一旦繼承人和他的意志稍有衝突,他將不惜一切代價,拋開一切程序改變最高權力的繼承。

在當代中國,鄧小平是一位沒有皇帝頭餃的皇帝,是一位名副其實的獨裁者。鄧小平的權力既不容分割,又不容轉讓,最高權力的繼承無程序可言,人民的共和國只徒有其名。

李楊集團權勢的暫時強化

李鵬、楊尚昆集團和鄧小平既有共同的厲害關系,又有某些區別,在維護專制政體和他們個人的權力問題上,他們沒有什麼分歧。六四大屠殺把他們緊緊地聯系在一起了。但是,在鄧小平所說的「改革開放」問題上,李楊集團,特別是李鵬、姚依林等人卻和鄧小平不完全一致。自從李鵬擔任國務院總理以來,李鵬的政策趨向是「回到文化大革命前去」。李鵬和趙紫陽在「改革開放」問題上的分歧和衝突,實質上是李鵬對鄧小平推行「改革開放」政策的一種抵制。不久前,鄧小平說,趙紫陽代表中央在「十三大」所作的報告,強調了改革開放的持續性。今天,這個「十三大」報告仍然是一個字也不能改。鄧小平說,這次喊出了很多口號,「打倒鄧小平」的口號也有,但是就是沒有聽說過「打倒改革開放」的口號。這說明改革開放是人民滿意的。十分明顯,鄧小平這些話是針對李楊集團說的,他絕不容許任何人包括李鵬,來否認他十年來一直主張的「改革開放」。

六四大屠殺是當代中國的一次血腥的反動的軍事政變。這次大屠殺的命令雖然是鄧小平下的,但是,大屠殺及其以後的大搜捕,是由李楊集團直接實施的。大屠殺、大搜捕使中國大陸統治層中的反對勢力無法抬頭,大屠殺、大搜捕用超越法西斯主義的滅絕政策和恐怖統治,大大地強化了李楊集團暫時在中國統治層中的勢力。

專制政治的兩種形式

專制政治有兩種常見形式。一種形式是獨裁者十分強有力,在「最高權力圈」內,任何人都不能形成「小圈子」,每一位分掌大權的人都直接效忠於獨裁者本人。

另一種形式是當獨裁者聲望低落、不夠強有力時,「最高權力圈」中就會形成兩個或若干個「小圈子」。獨裁者為了維持自己的最高權力地位,就不得不借助於「政治平衡術」,在不同勢力之間玩弄「政治平衡」。

鄧小平的「政治平衡術」

由于鄧小平近幾年來一再作出錯誤決策,如記得胡耀邦下台,不顧條件「闖關」改革物價、四‧二四關於動亂的講話,鄧小平的實際威望日漸低落,他不得不靠手中掌握的軍權和「政治平衡」來維持自己的權力。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建立的新政治局常委,實際上就是鄧小平玩弄「政治平衡術」的產物。鄧小平為了抑制李楊集團勢力的擴張,採取了兩項重大措施,一是把江澤民、李瑞環、宋平塞到政治局常委中,二是讓李楊集團以外的江澤民擔任總書記。

鄧小平找李鵬、姚依林談話時,強調領導班子以江澤民為核心,不能因為不服氣而搞「小圈子」,並說搞「小圈子」是沒有好下場的。鄧小平說,新班子不能是無能的,這完全是針對李鵬的無能來說的。四中全會確立了中國大陸統治層的新格局,鄧小平用江澤民、李瑞環、喬石、宋平等人來和日益擴張權勢的李鵬、楊尚昆、姚依林集團來抗衡。

對江澤民來說,他的權力既不來源於人民的授權,又不來源於黨內的民主選舉,江澤民擔任總書記,有不少人是「不服氣」的。他遲早會發現,他在行使總書記權力時,將面臨他的兩位前任胡耀邦、趙紫陽同樣的問題。

未來的三種可能

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的召開和鄧小平最近的談話表明,在大屠殺大搜捕後,為了使建築在軍事鎮壓基礎上的權力取得道義上的力量,鄧小平不僅要接過學運民運中提出的種種口號,而且遲早要尋找「替罪羊」,遲早要對笨拙無能的李鵬開刀(後來被鄧小平、江澤民「開刀」的不是李鵬,而是陳希同、楊白冰——注)。

在「最高權力圈」內部的相互關系上,未來中國大陸存在著三種可能︰

第一種可能是,面對學生和人民的新的大規模的反抗,以江澤民為代表的勢力和李楊集團結合在一起,彌補各種分歧,共同對付中國的民主運動。

第二種可能是,李楊集團為了進一步擴張自己的權力,對鄧小平安排的四中全會的格局,進行堅決的反抗,通過種種手段來削弱江澤民、李瑞環等人的權力和影響。

第三種可能是,在適當時機,李鵬以致楊尚昆作為「替罪羊」而下台,以緩和人民對大屠殺、大搜捕的仇恨。鄧小平承認,學生運動是由「腐敗滋生的」,並表示「殺人要有一個限度」。江澤民也說,「必須嚴格區分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嚴格執行政策,嚴格依法辦事」。在濫殺濫捕後,鄧小平說這些話是為了向人民表明,鄧小平本人並不主張濫殺濫捕,這種責任並不在他身上。

在這三種可能中,由於極其殘酷的屠殺和鎮壓,在近期內,學生和人民的新的大規模的反抗難以發生。

專制政治的鐵律

圍繞著最高權力繼承權進行鬥爭,將成為六四大屠殺後中國政治的一個重要特徵。這是一種在「停止爭吵」、「加強團結」掩飾下的爭權鬥爭。中國大陸「最高權力圈」中的每一個人,必須每時每刻小心翼翼地做事、談話,惟恐怕對方抓住自己的問題。「最高權力的終身制」已充分暴露了它的致命弊端,專制政治在今天的中國已到了窮途末路。時至今日,不僅11億中國人民已深感專制政治造成的深重苦難,而且,往日的胡耀邦、趙紫陽和今日的江澤民,以及其他政治局委員,也將深為這種政治上的不可預測的危險而焦慮不已。

專制政治的鐵的規律是,權力並不以貢獻來分配。在大屠殺中立有「卓著功勛」的李錫銘、陳希同並沒有得到更多權力。

「共和國」必須再建

六四大屠殺以千萬人的鮮血和生命為代價,使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在推到鄧李楊反動集團後,中國一定要進行一次認真的政治改革。現在,無論是「社會主義」,還是「人民共和國」的名稱,都已無法掩蓋有幾千年傳統的、並帶有新特點的、現代專制制度的實質了。

為了不再發生「六四」大屠殺,
為了不再發生「文化大革命」,
為了「民主、自由、法治、人權」,
為了中國政治的長期穩定,
為了使政治鬥爭的勝敗都無須付出鮮血、生命和自由,

中國面臨的最迫切的任務是,第一,充分揭露中國大陸政治上專制獨裁的面目,把虛假的「人民共和國」的面紗徹底撕毀,讓更多的人清楚看到,一個號稱「人民共和國」的中國,並不是「共和國」;第二,堅定不移地推倒鄧李楊集團的反動統治,為再建偉大的、人民的、民主的共和國而鬥爭。

轉自《新世紀》(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聽眾信箱:六四事件歷史回顧
劍中:中共為何突然對南京大屠殺感興趣?
六四前夕中共加緊異議人士的監控
楊建利:致「六四綠卡」獲得者的一封信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37萬港人反惡法 日本網友熱議
那一場雪天圍爐
【羅廚尋味】四季豆炒牛肉
【十字路口】習為何壓香港 港國安法衝擊五層面
【直播回放】5.29疫情追蹤:推特再審查川普
【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死者家屬籲立碑追責 遭打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