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愛宗:北京維權律師群體抗壓記

昝愛宗

人氣 2

【大紀元6月24日訊】辦理敏感案件的北京維權律師群體被整肅,已經不是一起兩起了,主管律師行業管理的北京市司法局和律師協會聯手打壓維權律師,目的是讓這些律師無法執業,無法生活,最後被迫離開北京。

維權律師群體遭遇「考核門」

新一輪的整肅,到了5月底、6月初進入一個「高潮」:北京市高博隆華律師事務所7名律師江天勇、李和平、黎雄兵、王雅軍、李春富及李和平的兩名助手,都沒能通過北京市司法局的律師年度考核登記。6月9日,查閱北京市司法局律師管理平臺,李和平律師的基本資訊是:資格證取得日期是1996年10月28日,當前執業狀態是「登出」。北京高博隆華律師所作為法人機構已通過司法局年檢,所裡其他律師都已通過考核登記,但就李和平這幾名律師被擋在了門外。

此次整肅中,北京共信律師所因謝燕益律師參與律師維權工作而上了「黑名單」,司法局要求律師所「清理門戶」,待改正後方可辦理年檢手續。律師所年檢不獲通過,就無法辦理律師執業證年度考核登記。目前,該所律師李敦勇等尚在等待「過關」。維權律師張星水所在的北京市京鼎律師事務所,同樣面臨著年檢問題,很多維權律師擔心「新賬舊賬一起算」。

按照司法部規定,律師事務所年檢的時間為每年3月1日至5月31日。根據維權網的不完全統計,北京2009年度新一輪打壓維權律師行動,包括江天勇、李和平、黎雄兵、李春富、王雅軍、程海、唐吉田、楊慧文、謝燕益、李敦勇、溫海波、劉巍、張立輝、彭劍、李靜林、蘭志學、張凱、劉曉原、張星水等維權律師,有的辦理敏感案件,有的參與呼籲律師協會直選,有的網上發表文章批評司法局和律協,這些律師已被或正被以「年考登記」的名義不予登記、註銷或暫停執業資格,另外黑龍江的韋良玥、廣西的楊在新等多名外省律師也傳出受壓制的消息。此前一年,還有滕彪、李建強等律師的律師執業證被注銷,無法恢復。最新消息,6月11日北京律師劉曉原證實,他現已通過「律師執業證年檢」。

面對壓制,參與郭泉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案、黑龍江三班僕人教會案及法輪功等多起敏感案件辯護的律師李和平認為,司法是這個社會的底線,一旦這個底線被權力突破,這個社會就不可救藥了。有人說過,「誰關心公共利益,誰就離監獄不遠了」,「連律師都不能依法維護權益,老百姓又當如何維權呢?」當下的中國正處於這樣的時代,律師被壓制,執業證被註銷,這個國家就落難了。當年劉少奇拿著《憲法》為自己辯護的時代,正是《憲法》如同廢紙的時代,這樣的不幸有可能還會在中國重演。

現在就是一個這樣的非法的敗壞時代,李和平等維權律師的執業證被登出,還需要重新登記,但像他們這些上了「黑名單」的律師,重新申報能否獲得主管部門批准還是一個未知數。

6月7日,北京律師白石君等30人在網上發表一封《敦請張學兵辭去北京律師協會會長》的公開信,認為張學兵是在程式非法、民怨沸騰的情況下「當選」為北京市第七屆律師協會會長的。近三個月來,程海等北京律師接二連三遭遇暴力毆打,北京律師協會作為行業協會非但沒有起到幫助律師維權的作用,倒是處處施加壓力,給律師強扣緊箍咒:如不能接受國外媒體採訪、群體性案件和政治敏感性案件要報批和向地方黨委政府報告之類。如今,大量律師沒有通過年度考核,該事實已經被國際社會關注。然而,律師協會依然我行我素,置若罔聞。該公開信說:「我們看到:沒有通過考核的全部是維權律師,包括推動北京律協直選的律師和承辦所謂敏感案件的律師。很顯然,這些律師是中國法治的踐行者,他們不顧個人得失,積極推動中國法治化、民主化的進程……用自己的智慧和安危來真正擔負改變中國社會道德淪喪和法律軟弱之責任。而偏偏是在您上任後,這些律師居然成為無法通過年度考核的律師。這實在是中國律師界的恥辱,也是您的恥辱。」

律協:權力的幫兇

筆者接觸到的幾位維權律師,幾乎都對律協「掛羊頭賣狗肉」恨之入骨。北京律協對律師所每年收取1萬元會費、律師個人每年收取2500元會員費,但卻沒見其對維權律師說過公道話。北京律師張凱、李春富5月13日到重慶辦理案件,反被當地警方刁難和毆打,至今未見律協譴責警方,也未見其慰問受害律師。

張凱、李春富律師重慶被打後,黎雄兵、李方平、董前勇、蘭志學律師發起《提請中華全國律師協會緊急關注張凱李春富律師在執業活動中遭遇非法拘禁和暴力毆打事件的會員呼籲》,唐吉田律師還以手機短信方式向北京市律師協會張學兵會長、維權部張為民律師、胡曉琳律師要求其緊急處理李春富等兩位律師被打事件,但均未見兩級律協公開聲援和抗議。北京德先生社會研究所5月15日就兩位北京律師被重慶警方肆意毆打事件發表正式聲明稱:「此事件如果處理不當遺患無窮,今天被毆打的是李春富律師,明天可能就是張春富律師、王春富律師,今天粗暴踐踏律師權益的是重慶警方,明天可能就是其它警方;我們深為律師所處的生存環境感到擔憂,為律師的前途和命運感到擔憂。」

北京律協本是全體北京律師會員和律師事務所會員「自願組成,按照章程會員對律師協會的管理人員和管理工作有監督權」,但在現實中,這只是一紙空文。2005年3月至2009年3月,第七屆北京律協會長李大進任職期間,北京律協存在持續和廣泛嚴重侵犯會員權利的行為。雖然程海等律師進行了抗議,律協收費依然如故,律師利益依然得不到保障。

3月28日,新一任北京律協會長產生,卻不是直選,北京中倫律師事務所合夥人、主任張學兵,最終以絕對多數票「當選」。可維權律師認為他領導的律協不會幫助律師,反而和其前任一樣是「權力的幫兇」。維權律師們的呼籲,如律協會長直選、北京律協會費過高、北京律協沒有合法章程等,沒有任何回應,司法局牢牢控制著律協。

律協不是維權律師的自治組織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08年底,北京共有18635名律師,超過1200家律所,其中年收入100萬以下的律所超過了30%。而在支持直選的律師當中,中、小律所律師占多數,但他們在選舉中並沒有多少發言權。北京社團登記資料顯示,到2006年年底,北京律協資產達到1.16億,現金資產達到6300多萬元——事實上北京不少維權律師一直背負著每年2500元會費這一沉重負擔,但律協卻沒有相應降低會費標準。張學兵上任後表示有關會費標準的調研即將展開,新一屆北京律協將更加關注會員的生存發展問題,可事實上維權律師們並沒有感到任何改變,他們對律協的任何承諾不抱任何希望。

至今尚未通過年檢的程海、唐吉田、張立輝、楊慧文等眾多勇敢的公益律師們,為了公益犧牲了自己的利益,他們為了律師協會自治,為了國家的民主法治進程,冒著執業風險的巨大壓力執著努力。雖然律協公佈的結果中他們沒能成為律師代表,但他們的抗爭證明他們是維權團隊,是律師心目中的真正代表。為了社會進步總要有人付出代價,那些為了心中正義的理念而拼搏的律師才是律師界的驕傲。

同樣是律師執業證被登出的人權律師李建強認為北京司法局和律師協會以考核的名義進行壓制維權律師,他們故意不讓維權律師通過年檢登記,而司法局和律協「信得過」的律師都是參與「賺錢和分贓」的律師。李建強參與多起維權案子,但最後的結局是不得繼續從事律師工作,而因「得罪党國、叛逃出境」。他認為現在維權律師的維權空間越來越窄,「在中國做律師非常之難」,「政府法制倒退,律師懂法又能如何?”「律師在這種環境下能潔身自好,也非常之難。」

對於維權律師來說,法律才是最高的權力,律師們不但要行使公民的監督權,還有責任維護法律的尊嚴,堅持憲法和普世價值,爭取直選律協,直到律協真正成為律師自己的自治組織,推進中國早日實現憲政和司法獨立。

《中國人權雙週刊》首發,轉載出處:
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issue2/?article=4(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高智晟失蹤 港團體要求中共交代
港議員動議政改公投遭否決
昝愛宗:《啄木鳥》披露六四秘密
62次傳喚 鄭恩寵遭暴力搜身控610打壓
最熱視頻
【唐青看時事】川普猛打中共 習近平拜登如何接招
【思想領袖】議員米勒:1月6日國會驚魂
【有冇搞錯】馬斯克建議人類「愛和寬容」
【時事軍事】三角洲9隊揭祕 劍指中俄太空武器
【財商天下】美國大媒體的中國生意
【橫河直播】病毒起源核查 世衛能做什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