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產主義受難者索賠委員會向中共討還血債

9月20日下午全球共產主義受難者索賠委員會在悉尼華人聚集區艾西菲召開首次新聞發佈會(大紀元)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9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何蔚澳洲悉尼報導)9月20日下午,全球共產主義受難者索賠委員會在澳洲悉尼宣佈成立,並在悉尼華人聚集區艾西菲召開首次新聞發佈會,組織者表示,索賠委員會成立的目的是為慘死在中共暴政下的8千萬中國同胞伸張正義,討還血債。索賠委員會將以專制迫害罪和反人類罪把中共告上國際海牙法庭,要求中共在經濟上對所有被迫害死的中國同胞給予賠償。

清算中共罪惡,結束中共統治

組織者和主要成員之一的楊軍先生說,中共在其建立統治的60年中發動了一系列迫害人、整人的政治運動。翻開中共的歷史,真是斑斑血淚,罄竹難書。包括三反五反、反右、四清、文革、六四,以及對信仰團體法輪功、家庭教會、維權上訪人士的殘酷迫害,以及對西藏、新疆、內蒙少數民族的滅絕性迫害。中共吹噓的所謂和諧60年,其實是迫害的60年,是殺人如麻的60年,是中國有史以來最殘暴的專制統治。

縱觀中華五千年曆史,雖然有過商紂,秦王的暴政記載,但是即使這樣也沒有過任何一個統治者在其統治期間殺害了這麼多的中華兒女。而且時至今日中共依然繼續對自由人權踐踏和迫害。他說,為了人類的普世價值,為了伸張正義,戰勝邪惡,慰祭那些被中共殘害而死的8千萬中華兒女的冤魂,今天,每一個受過迫害的人都應該勇敢地站出來向中共說不,向中共討還血債,結束中共的罪惡統治。

楊軍先生說﹕二十年前,我作為六四學生領袖發言時,第一個在澳洲喊出打倒共產黨。沒多久,我就收到了幾顆子彈和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楊軍,小心你的狗頭。我沒有退縮,我在一個萬人大會上說,我今天敢站出來,我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了,為什麼﹖因為我們是正義的,我們是不怕邪惡的。

二十年後,我又一次受到中共的威脅。三個星期前的一個星期四早上,也是我們的新聞發佈會廣告見報的那一天,中國國安的人去了上海我的岳父家,威脅他,讓他告訴我,你在家裏練可以,不要出來鬧事。今天我依然有信心和勇氣向中共說「不」,堅定的站出來,向中共去討還血債。

運用法律 把中共告上法庭

楊軍在新聞發佈會上介紹了索賠委員會將來的運作。他說,索賠委員會的當務之急是收集個案,不分民族,不分地區,只要是受過中共迫害的,就可以把自己的受害經歷寫下來,交給索賠委員會。也可以代替自己的直系親屬和旁系親屬寫材料,材料陳述要清楚,要有時間和地點 。

索賠委員會會請經驗豐富的律師在眾多的個案基礎上歸納出有代表性和概括性的部份案子寫成訴狀,向海牙國際法庭申請立案。

索賠委員會會建立自己的網站,有固定的電子信箱和聯繫電話,以便受害人與索賠委員會在信息上的溝通。

索賠委員會會為每一個受害者免費打官司,但是,有一個先決條件是,每一個希望加入索賠委員會的人必須在大紀元網站上申明退出中共的少先隊、共青團和共產黨組織,宣佈與中共劃清界線,然後,憑著三退的號碼遞交索賠申請。

大陸四百多人在線收聽

新聞發佈會期間,中國大陸有四百多人在線收聽了現場的發言。一位化名大唐的大陸人士在網上發言,他說﹕在中國各地的冤民和訪民都在不屈不撓的抗爭,現在的情況和以前不一樣了,人們都已經看到,只有真正站起來抗爭,才能爭取到公民的權益和人權。儘管中共在欺騙,在混淆民主的概念,但我們看得更清楚,是我們懼怕中共獨裁還是中共獨裁懼怕我們。一個最好的例子就是,中共現在就像驚弓之鳥,在所謂的大慶之時顯得如此的惶恐不安,北京高度戒嚴,到處是公安和保安。獨裁政權可以控制人的思想和行為,但它控制不了天意。全國各地抗暴越來越多。大唐先生說﹕希望國外的華人和國內的同胞聯合起來,支持國內的抗暴,結束中共暴政。

澳洲綠黨譴責中共人權暴行

綠黨主席鮑勃布朗的辦公室為索賠委員會發來短信說﹕參議員布朗一直以來都在譴責中共對人權的侵犯,特別是對西藏人和最近對新疆維吾爾族人所犯的罪行。8月12日維吾爾族領袖熱比婭對澳洲的訪問之時,布朗向參議院遞交了一份動議案,要求澳洲政府向中國政府提議,根據中國和國際法律,中國政府要保證中國人的人權和政治權益。信中還說﹕請相信,布朗和他的同事將繼續譴責中國政府對人權的侵犯,並責成中國政府對其所為負責。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表支持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在發來的支持信中說﹕作為人類最大禍害得共產主義運動,造成至少一億人的死亡,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之和。其中中共建政後被殘害之死就達8千多萬人。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得群體滅絕迫害,其持續時間之長,性質之慘烈,特別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超越了人類有史以來的任何犯罪,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追查國際對索賠委員會的正義之舉表示大力聲援。並隨時準備為索賠委員會提供所掌握的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犯罪證據。追查國際在信中說﹕讓我們共同努力,把中共送上審判台,清算其罪惡。

受迫害者及家人控訴中共

法輪功學員章翠英在新聞發佈會上以自己被中共非法關押8個多月,遭受無數次的毒打,關男牢,戴腳鐐,睡水泥地等非人的經歷揭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她說﹕希望全球的正義人士起來幫助我們這些受難者伸冤,把江澤民等迫害法輪功的元兇送上國際海牙法庭,讓暴徒得到應有的懲罰。

法輪功學員張亞興在會上控告中共將他25歲的姪女迫害至死。他說,我侄女張常青,出生於1976年10月23日。她1993年開始修煉法輪功,1998年畢業於吉林工業大學。2000年3月末,常青抱著向政府講道理,希望政府能給法輪功學員一片自由修煉的空間的願望去北京上訪。5天後,她回來了,只見她神志恍惚,身心受到了嚴重摧殘,精神失常,嘴裡咕噥:「北京太黑暗了,不讓講真話,講真話就抓人、輪姦、毒打,還給你打針……」等等,第二天晚上十點,她墜樓身亡。一個25歲的女孩就這樣在江澤民挑起的對法輪功的鎮壓中,被迫害死了。張亞興說﹕後來,我把常青的骨灰撒到東北的松花江上,讓祖國的江河作證,永遠記住歷史上最兇殘的中共獨裁政權。張亞興最後說﹕我們強烈要求中共政權給與那些冤死的中華兒女予以賠償,並立即停止對西藏、新疆等少數民族及法輪功信仰團體、家庭教會和抗暴維權人士的迫害。

從上海逃到澳洲的維權上訪人士湯先生揭露在中共的房屋拆遷惡法下,他被兩次強行拆遷,把他從小康生活水平變成一無所有、處在生活絕境中的人。十年來,他在無數次的上訪中吃盡苦頭,也看到很多訪民被逼死、被關黑牢。他說,「最近所謂的中共60大慶,把很多維權上訪人士關進監獄,從中可以看出,中共對自己都沒有信心,否則它為什麼要把我們關起來才敢大慶呢,它的60大慶事實上是專制統治者慶祝它的專制統治,所以它要把我們抓起來才敢搞它的大慶。」

作為索賠委員會的組織者,楊軍呼籲每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都勇敢的站出來,揭露中共的獨裁專制,揭露它的殘酷迫害,把中共送上正義的法庭,清算其罪行, 在地球上永遠的清除共產邪惡。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9-22 8: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