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有報
我是遼寧省營口市地區的一名大法弟子,在一次意外的交通事故中,是師父保護弟子,讓我獲得了新生,使我親身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使我一下子猛醒過來,真正悟到了修煉是嚴肅的,更是偉大而殊勝的。現將自己的親身經歷寫出來。
清朝時新城有個縣府官吏名叫杜梧。一到雨夜,他就在迷迷糊糊中覺的有美女來和他同床共枕,他自己也覺的不對勁,知道被妖怪迷住了,然而卻無法擺脫,時間一長,杜梧就顯的病弱不堪。
我的姥姥是一位非常樂於助人的善良的老人,她的一生有很多神奇的故事。50年代時,生活還很困難,這時她們家旁邊搬來了一家鄰居,是服役軍人的家屬,丈夫是解放軍,妻子帶著剛出生兩個月的孩子租住鄰居的一間下屋,母子二人生活困難,母親有病,孩子快餓死了。這時我的姥姥就特意為她們送去一籃子自己節儉省下的土豆,並教給她如何將土豆烤熟,碾成糊狀餵養孩子。孩子吃了土豆後慢慢好轉...
隋朝人辛彥之,曾擔任湖北隨州刺史,後又到潞州(今山西長治)當官。他為官時皆用善政治理人民,同時還推崇佛教,曾修建了兩處佛塔,為佛教的傳播做出了貢獻。
我父親在老家有一個經歷頗為傳奇的朋友,這裏姑且稱他為老友伯吧。
老家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古時候,老家西南方向二、三里路的地方,有一個村莊叫高家莊子,村裏人男耕女織,日子過得殷實豐厚。一天,村裏來了一位衣衫襤褸的老人,用兩個筐簍擔一擔土沿街叫賣,卻乏人問津。見無人買土,老人對村人說:“家有老母,斷糧有幾天了,家中沒有甚麼東西,只得挑這擔土換錢養母。”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我從上面往下看,看到地球太小了,就像芝麻粒碾碎了那麼大,地球黑乎乎的,如果抓一把地球上的土,裏面全是蛆蟲。我還看見了地獄,地獄比地球大好幾倍。
清代歙縣人蔣紫垣,流落到獻縣程家莊,租房行醫。他有解砒霜中毒的藥方,極為靈驗。
這是早年在上海發生的一個真事。
在我身邊有一個故事,離奇而真實。1952年共產黨搞土改,安徽省安慶市樅陽縣雨潭鄉的一個農村幹部,積極響應邪黨的號召,將當地的佛像砸毀,當年此人就暴死,年齡才30出頭,留下兩個兒子,一個女兒。事隔不久,年僅3歲的女兒也從樓上摔下,氣絕身亡。
科學知識的累積在某一常態時期是在一個典範的框框下運作,後來不斷地發現這個科學的典範不能解釋的反常事例;最後,又建立新的典範。所以,科學不是在追求真理,而是在追求不同的框框來認識一切…
(大紀元記者林淑芬綜合報導)河北阜平縣六旬法輪功學員楊德鳳,年輕時由於醫療事故,使她差點喪命。通過修煉使她獲得新生,脫離病魔的煎熬,卻遭到中共的迫害,而參與迫害的人得到了應有的報應。
在中共惡黨所謂的“破四舊”“橫掃牛鬼蛇神”的年代,惡黨工作隊讓拆掉本村東頭的一座廟。當時一“積極分子”衝鋒在前,第一個跳上廟屋頂,騎在房脊上,將瓦一片一片扔下來,一幫人很快將廟拆毀。可是有一根大柱子,無論費多大力,人們也推不倒,直到天黑,只好散工作罷。
蔚縣原朱家灣鄉姓劉的一位老“游擊隊員”講:在蔚縣、宣化、涿鹿的交界地有一東黃花山,山上有一座龍王廟,附近百姓每遇天旱或上山求雨或請下山行雨每每應驗。人敬神佛,神佛也保佑著這一帶百姓安居樂業。山上香火鼎盛,一年一度的廟會更是熱鬧非凡,附近所有善良的百姓都要上山敬香拜佛。東黃花山也因此而遠近聞名。
父親曾給我講過許多故事,我一直記憶猶新的有二個。
傳統的中國人相信報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本是天理。但是由於中共這幾十年的邪惡改造,傳統的思想被視為迷信而摧毀,使很多國人失去了善惡有報的傳統觀念,因而不怕報應,隨意做壞事,整個社會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著。同時報應也不斷發生著,行惡者不但害己,還禍及後代。
在西漢的一個時期,皇帝年幼,太后執政。有一年夏天,天下大旱,於是太后親自察獄。有一個人本來沒有殺人,但是在監獄官吏的嚴刑拷打之下,被迫承認自己殺了人。太后提審的時候,他害怕獄吏報復,不敢說實話。提審結束被帶走的時候,他懷著矛盾的心情抬起頭來欲言又止。太后察覺了他的神情,將他叫回來細細查問,終於使這個冤案水落石出,於是太后立刻收捕了造成冤案的縣令。結果回宮的半...
在明朝有一個王子,性情很殘忍。他的生母死的比較早,這王子他平時就無所事事,經常和太監、近侍一起做暴虐殘酷之事。侍妾稍有過錯,他就燒紅烙鐵脫掉她們的衣服燙她們,或者把沒熄滅的煙灰放在她們手掌中,直到煙灰把皮燒焦了才算完,中間不准轉動手掌。假如對方不能忍受,那麼就會搞出更加酷烈的刑罰。如果貓狗稍不合他的意,他就把貓的四隻腳縛在四條狗身上,鞭打四條狗,來撕裂貓的肢...
世界上許多民族中都有大洪水的傳說或記載。例如《聖經》中就有諾亞方舟的故事。中國古籍《尚書‧堯典》中就記載上古之時「湯湯洪水方割,浩浩懷山襄陵」。我今天就為大家介紹一下古希臘神話中關於大洪水的傳說。
遠古時代,地藏菩薩下到人間,發現當時的人們幾乎都不信佛了,因此他下決心要找到一個信佛的人來度化他。
其實在我小的時候就已經能看到一些不是這層空間的人和物了,那時候還不能看到另外空間的全部,只是一個點,就像電視劇的一個片段或是圖像。大了之後,在社會上又學會人的奸猾和不好的東西,就再也看不見了。直到我在94年信佛後,能看見了,反正看不看也不在意。
清朝時的蘇州楓橋鎮,是當時來往客商糧船聚集之處。楓橋鎮邊上有一座古廟,一無家可歸的乞丐夜間就寄宿在此,他雙足有疾病不能走遠路,白天只能在楓橋鎮附近乞討。
相信做好事有福報的人,有的認為是在積德,今世或者是來世會有福報的;有的人做好事沒想到今後的福報,只覺得做好事心胸很坦蕩、心情很開朗。
人們愈來愈不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可是這個天理卻不曾消失。對此,我有一個深刻的體會。
故事發生在明末清初年間。距北京城幾十里外有一個村子叫瓦家店。在這個村中有一個有錢的大戶人家,人稱“錢員外”。在他們家兩里外有一個農戶人家,此人姓李,人稱:“李老二”。由於他會一些泥瓦匠的活兒,經常到錢員外家幹些零活。每次到錢員外家幹活,錢家給的工錢都不少,一來二去就和錢員外很熟。所以錢李兩家來往比較密切,錢員外稱李老二:李老弟。李老二稱錢員外:錢大哥。
我是一名退休幹部,今年六十八歲。過去我深受邪黨灌輸的無神論影響,從來就不信神、不信鬼,更不信有天堂和地獄。然而一次夢遊卻徹底轉變了我的觀念。
十五歲的時候,我正身處於反華亂華的「文化大革命」運動中,那時候所有的生活物資都是奇缺的,因為我們生產出來的產品差不多都拿去支持世界革命去了;精神生活更是無法想像和無法寄托,全國只有一個電視台,全國也只有八部樣板戲,而那時候想看電視的難度跟今天的上月球的難度相同,公社黨委書記級別以下的人想看電視恐怕比飛越太陽系還要困難;收音機也是限量發售和憑階級成份來選擇賣主...
迪妮絲來診所是因為渾身關節肌肉都痛,連一杯水都端不起來。我問她做什麼工作,她說這與手痛無關。打開病歷,看到她在「怕針灸,又不喜歡針灸」這行字下重重的劃了一槓,原來,她是痛得走投無路才來的。針對她的恐懼心理,我半開玩笑的拿了一根0.5分長、只比手指甲寬一點的耳針讓她看,還沒等她反應過來,針就已經插進穴位去了,然後,在百會又加了一根針。當我轉身準備出去時,她說...
共有約 122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四川再受暴雨侵襲,多條河流超警戒、超保證水位。8月11日晚間,該省發布今年全省首個山洪災害紅色預警。官方稱,此次暴雨導致雅安6人死亡,5人失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