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
美國華裔教授的圈子,並不是很大。幾年前的一個統計,美國全部的、可以頒發學位的高等教育機構裡,有150萬大學教師,其中一半全職,一半半職,包括正教授、副教授、助教...
香港的貨幣──港元,或港幣,到今天有大約175年的歷史。它曾經以白銀為依託,後來以英鎊為依託,再後來以美元為依託。在目前香港抗爭持續、中共實施港版國安法、美國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局勢下,港元可能會經歷一場非常慘痛、悲壯的死亡過程。如果中共很快解體垮台,香港恢復一國兩制,香港經濟和港幣還可能有復甦的機會;如果中共不很快消失,而香港經濟一落千里,港幣則很可能在不...
香港局勢從去年的「反送中」運動開始,經過了瘟疫的世界蔓延,在沉寂了一段時間之後,五月底又進入新的階段,中共人大居然出台香港版的國安立法。人人知道中共在香港如此這般的做法,最後會毀了香港這顆東方明珠,並且中共自身也有許多經濟、金融、貿易、情報和科技上的利益在香港,他們為什麼要殺掉一個下金蛋的母雞?為什麼要不計後果地摧毀香港?如果人們能意識到,在中共窮凶惡極的背...
今年5月5日,中共的「長征五號B」火箭在海南文昌首次成功發射,但是該火箭搭載進行的、首次試驗驗證的貨物返回艙和試驗船,則在返回過程中出現異常。按原先的計劃,這枚長54米、重849噸、可將22噸的貨物送入近地軌道的火箭,搭載了一個貨物返回艙試驗艙,和一個新一代的載人飛船試驗船,兩者原本計劃在6日和8日返回中國的東風著陸場。但該火箭發射完成後,該返回的部分卻以不...
武漢瘟疫在中共病毒的驅使下,讓世界陷入恐慌。但隨著美國幾個主要城市的發病、確診、死亡人數越過峰值,疫情曲線似乎趨於平緩和下滑,人們都開始略微鬆了一口氣,雖然仍然大氣不敢一喘。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疫情任務組”之外,準備創建第二個疫情特別工作組,專注於如何“重新開放”美國的未來發展。川普表示,第二個特別工作組將由“非常優秀”的醫生、商界人士及國會議員和州長組成...
當今世界從政界到知識界、商界、業界,人們普遍認為,美國和中共的對峙,近年來已全面展開、迅速升級,可稱之為一場新的冷戰了。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研究員認為,第二次冷戰在未來歷史學家的眼裡,會是從2019年開始的。在筆者看來,新冷戰最明確的信號,應該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北約)在倫敦的峰會,其首次點名指出中共的威脅。北約成...
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國際關係和中國歷史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林蔚博士(Arthur Waldron)披露,一名與習近平關係密切的高層幕僚透露,中共內部已經清楚的知道:「我們已經走投無路。」這是英文《大紀元》記者楊傑凱(Jan Jekielek)在「美國思想領袖」節目的專訪中,林蔚給出的訊息,他認為中共非常清楚自身已死到臨頭。
美中貿易談判走到今天,幾乎成了一根「雞肋」和一項「面子工程」。雞肋的典故,讀過《三國演義》的人應該都很熟悉,曹操和劉備在漢中相持不下,曹軍糧草將盡,又無法取勝,心裡煩惱的時候,士兵問晚間口令,曹操看著晚餐殘餘中的雞骨頭隨口說:雞肋!口令傳到謀士楊修那裡時,他分析說,「雞肋雞肋,食之無肉,棄之有味」,丞相肯定退兵。曹操最後真的退兵了,只是可惜了主簿楊修。
美中第一階段的協議看來不出意料的陷入僵局,路透社引述接近白宮人士的話透露,備受關注的「第一階段」協議可能會拖到明年才能簽訂。也就是說,中共在付出了產業鏈轉移、外資撤出、失業劇增、加上一年半來向美國付出了額外的上百億美元的關稅之後,多少達到了他們的一部分目的;雖然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但至少延續了十幾個月的命。貿易協議談判陷入僵局,主要因為卡在哪兒呢?美國是否有可...
美中貿易戰打了快兩年,人人都成了貿易專家,人們對順差、逆差、匯率、關稅、外匯儲備、經常項目、資本項目都耳熟能詳。對貿易戰的最後結果,明白的人慢慢明白了。不明白的,可能有一部分在裝睡,人們都知道,你是叫不醒裝睡的人的;除非他自己覺得沒意思,或不需要繼續裝睡了,才會假意的揉揉睡眼,爬起身來。但也有一些人,可能真的睡不醒,或醒著糊塗,他們總是在曲解美國的用意,搞不...
中共近來突然推區塊鏈、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國家級研發計畫,搞數字貨幣。其真正目的,可能不像坊間說的那麼簡單:只是中共腦子一熱、刺激經濟的下策。區塊鏈最重要的應用,在於加密貨幣,中共如果搞加密貨幣,會有什麼考量?是希望滅掉美元霸權?中共覆亡在即,區塊鏈會是中共的珍珠港和滑鐵盧嗎?無論如何,區塊鏈的背後,至少有中共在金融上的四個圖謀。
今年十月底,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華府智庫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舉辦的首屆馬勒克公共服務領袖講座上,發表了被期待已久的第二次對華政策演講。這是彭斯去年十月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嚴厲抨擊中共後,再一次針對中共發表措辭強烈的演說。彭斯的兩次演講,一次在哈德遜,一次在威爾遜,不是偶然的,而是別...
香港連儂牆一出現,在海外自由社會的人看來,就是港人維護個人權利的智慧,是一種沒辦法的辦法,是一種弱者的呼聲,是一種值得珍惜、憐惜,和尊重的自由言論。人們把它作為一種平和的、市民間的竊竊私語、小聲對話,和不願打擾別人、靜靜的、禮貌的對白。研究歷史和社會的人,把它作為一種珍貴史料,蒐集研究,作為歷史的記載。連儂牆從香港延伸到海外,是世界人民對港人的認可和支持,是...
美中貿易戰第十三輪談判結束,歷經一天半時間,雙方就貿易紛爭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離開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大樓的時候,臉上沒有笑容,還差點踩空臺階,因為身後站著中方人員才沒有跌倒。隨後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接見劉鶴時表示,中美在知識產權、金融服務與農產品採購方面達成了「協議」。中方同意採購400到500億的農產品,雙方也就貨...
托馬斯‧弗里德曼(Thomas Loren Friedman)是猶太裔的美國記者、民主黨人,三屆普利茲新聞獎獲得者,及《紐約時報》Op-Ed(時事評論)的專欄作家。他的專欄主要關切國際關係,以提倡以巴和平、阿拉伯世界現代化與全球化而受到矚目,並會談及這些議題背後潛藏的危機。他今年8月中在《紐約時報》發表了題為「特朗普和習近平算計的對與錯」的文章,卻有失偏頗...
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的傑出教授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博士今年7月在《紐約時報》的專欄上,發表了題為〈特朗普的貿易戰為什麼會失敗〉的文章,未展示充足的證據和令人信服的論述。今年8月,克魯格曼又針對貿易戰發表了題為〈中國試圖教特朗普一點經濟學,但失敗了〉的文章,提出「中國教師爺論」,它也是雲山霧罩,令人啼笑皆非。
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的傑出教授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博士,自2000年以來一直是《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他因為在國際貿易和經濟地理方面的成就,獲得2008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在2019年7月《紐約時報》的專欄上,他發表了一篇題為〈特朗普的貿易戰為什麼會失敗〉的文章,卻並未展示充足的證據和令人信服的論述。
道家的創始人老子,曾手指浩浩蕩蕩的黃河對孔子說,為什麼不學水的大德?(《道德經第八章》)孔子問,水有何德呢?老子說:「上善若水」,並告訴孔子水有「九德」。從那以後,孔子每遇到大江大河,都會仔細觀賞,謂「水有九德,是故君子逢水必觀」。兩位聖賢可能沒想到,也許都想到了,二千五百年後,古老的智慧仍在指引人們生存和抗爭。
隨著美中貿易戰的升級,美國前駐華大使博卡斯(Max Baucus)上月底受訪時說,特朗普總統是在玩「等待的遊戲」(waiting game),正在掌握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的時間。博卡斯實際上不是特朗普的粉絲,他是前民主黨總統奧巴馬時代的參議員和駐華大使,他一直對特朗普的貿易戰策略和對中共的強硬態度頗有微詞。但博卡斯不得不說,「特朗普在某程度上非常聰明,近乎卓越...
偉大的香港民眾的反送中運動,已持續兩個多月了,就在各界猜測中共會不會武力干預、會如何出手干預時,中共國務院高調宣布,要在緊鄰香港的深圳建設什麼「先行示範區」,擴大金融開放度,建立教育、醫療、科技的創新中心等等。顯然,中共一邊設法平息香港的反送中,一邊放出風聲,有意減低香港對中國大陸的重要性,甚至有意以深圳來「複製」香港、「取代」香港。
世界上大概沒什麼地方比北極更特殊了,從地圖上看,上北下南,北極在世界的最上方、最頂端。凜冽的寒風和冰冷的海水,人跡罕見絕無污染,可能是只有神仙、超人,或世外高人才會考慮、才能呆得住的地方。有趣的是,世界上許多國家都聲稱擁有北極,至少是其中的一部分,但現有的國際法規定,北極不屬於任何國家,也沒有任何國家可以從地理或地質上證明,其國土的大陸架可以伸延到北極。
八月中旬,海外華人一家媒體約訪,問及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主辦的「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論壇的聚焦是「金融開放與金融科技」。主持人問到,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演講稱「美中貿易摩擦可能具有長期性」,問筆者對此如何看待,是否同意他們的看法。中共的金融專家們,看來嗅到了什麼東西,但他們會把真相告訴中國普通百姓嗎?很可能是不會的。
七月底中美第十二輪經貿高級別磋商在上海舉行。雙方代表團在西郊會議中心談判時,會場的背景,是元代詞人張養浩的〈雙調‧雁兒落帶過得勝令〉。估計美國團隊內缺乏深諳中國文化的角色,很可能把背景中的元代詞句當作了一般的裝飾,其實它是深具含意的,可惜美方官員們估計沒能真正理解,也沒能預先知道中方的用意。
七月底,在「美國之音」衛視做客主持人許波的「時事大家談」節目,與紐約市立學院經濟系教授周鉅原博士一起,探討美中貿易談判為什麼前景黯淡?美國總統特朗普會不會翻臉?
註:2019年7月20日,專家、學者聚集美國首都華盛頓,在馬州洛克維爾市蒙郡議會大廳召開「二十周年法輪功反迫害中國問題研討會」,從社會、歷史、法制、經濟、中美貿易等多層面進行分析。本文據筆者在論壇的演講整理而成。
中國北京的清華大學社會學系近日發布了一份報告,指中國各地陷入「越維穩(維護社會穩定)越不穩」的「怪圈」。報告建議中共官方轉變現有的維穩思路和模式,「維護憲法所賦予的公民合法權利」,並且中共需要認識到,「維權就是維穩,維權才能維穩」。
今年美國國慶這天(7月4日),百名政治、經濟、軍事、外交一些在野官員、學者、專家,聯名寫了封公開信,登在《華盛頓郵報》。信的題目是「中國不是敵人」(China is not an enemy)。作者群認為,特朗普現在的對華政策,是「不符合」美國的利益的。
美國《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在美中貿易戰的進退得失問題上,誤導了美國民眾和世界輿論,令人非常遺憾。今年6月底在日本大阪舉行的G20峰會上,美中貿易戰暫時休兵,但美國老牌的主流媒體《華盛頓郵報》(華郵)卻罔顧現實的斷言中國是「贏家」,而華府的鷹派成為「輸家」。假以時日,類似華郵的「主流媒體」,由於偏袒的論點和誤導式的輿論傾向,失去它們「...
有個說法是,去一個國度一天,你可以寫一本書;去一個月,可寫一個章節;呆上一年,就只能寫一頁。就是說,了解的越多,可能發現內涵越豐富、水也越深,就不敢輕易下筆了。今年去荷蘭阿姆斯特丹,只呆了六個多小時,算半天吧,試著寫兩頁的觀感,姑且作為「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紀錄。
六月初去台灣的紡織工業研究所演講,他們對美中貿易戰的現狀和發展,及其對台灣的影響非常關注。研討會之前,跟研究所的幾位主管交談,他們很好奇,問美國會不會跳過5G直奔6G,我說你們也關注這事?他們說是啊,全世界都在關注!真有這個可能。今天的世界,黑天鵝、灰犀牛、白大象之類的事,越來越多了。
共有約 51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