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纪念空军节 缅怀先烈抗战精神

国父纪念馆14日邀请中正大学历史系教授杨维真(中)、空军烈士高志航之子高耀汉(左一)以及在芦沟桥打响七七抗战第1枪的吉星文将军之子吉民立(右一),以“国军与抗战”为主题举办座谈会。(摄影:钟元 / 大纪元)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8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北报导)今年是中华民国空军庆祝814胜利74周年纪念日,空军烈士高志航之子高耀汉14日表示,当时担任四大队队长的父亲高志航身先士卒打下日本敌机时,他才2岁。他指出,不止他的父亲、还有千千万万国军及老百姓的抗日牺牲,才换来八年的抗战胜利,他呼吁国人应效法国军先烈的抗战爱国精神。

高志航为了保护当时空军的大本营─杭州笕桥,把第四大队的空军,分三批都调回笕桥,他也从南昌坐飞机到了笕桥。1937年8月14日,高志航率领霍克三式群机,迎战木更津航空队19架九六式重轰炸机,以寡击众以弱击强,造成六比零空前大捷。八一四空军空前大捷,战斗英雄高志航的英名不胫而走。抗战胜利后,政府将8月14日订定为“空军节”。

国父纪念馆14日邀请中正大学历史系教授杨维真、高耀汉以及在芦沟桥打响77抗战第1枪的吉星文将军之子吉民立,以“国军与抗战”为主题举办座谈会。

高耀汉表示,先总统蒋公整合全国国力对付强敌日本,8年抗战的艰钜非我们所能想像。当时他父亲从南昌坐飞机到笕桥。飞机来不及加油,敌机已经临空,他的父亲身先士卒第一个架飞机上去,把日本敌机打下来,当时他们奋不顾身,将保护国家视为己任。现在国人应效法先烈爱国精神,不应为了个人、党派,而是应该为国家下一代的命脉,有牺牲精神。


1937年8月13日,八一三淞沪战役时,广东空军飞往上海支援。(摄影:钟元翻摄 / 大纪元)

今年是中华民国对日抗战胜利66周年,吉星文将军于1937年7月7日,戍守北平宛平县城芦沟桥畔,打响了我国对日抗战的第一枪,率部勇抗强敌,与日军浴­血奋战29昼夜,重创日寇,毙敌三千余人。但1958年8月23日,吉星文将军于八二三炮战中遭共军炮火击中乃至失血过多身亡,抗日英雄最终牺牲在抵抗共军的最前线令人扼腕。中华民国为纪念吉星文将军,政府将7月7日订定为“陆军节”。


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发生,驻守宛平县国军待命出击。(摄影:钟元翻摄 / 大纪元)

吉民立指出,他的父亲吉星文在对日抗战七七事变时,1天需要100名敢死队员,结果一小时来了300位,没选上的阿兵哥还哭,当时大家想的是没有国就没有家、满腔热血,“为何而战?”就是中华民国不能让日本给灭了,要对抗日本,不能让日本人欺负我们中华民国。“为谁而战?”就是你的兄弟姊妹、父母、好朋友不能让日本人给蹂躏了。


国父纪念馆7月7日举行“战争与和平─随军记者镜头下的对日抗战真相展”开幕典礼,吉星文将军抗战时使用的大刀也有展示。 (摄影: 林伯东 / 大纪元)

吉民立分享,现在国父纪念馆展出“战争与和平─随军记者镜头下的对日抗战真相展”,其中有他提供的父亲吉星文将军在七七芦沟桥抗战用的那把大刀,上面看起来黑的不是生锈而是日本人的血。他强调,为国捐躯的国军除了他的父亲及高志航烈士之外,更有身上绑着炸药钻进日本坦克车的英勇烈士,只是他们是无名英雄。


1937年8月13日,八一三淞沪战役国军坚守四行仓库,奋勇抵抗。(摄影:钟元翻摄 / 大纪元)


1939年12月,国军在昆仑关歼灭日军兵力,造成昆仑关大捷。(摄影:钟元翻摄 / 大纪元)


蒋委员长听取中每联合作战简报后步出会场。(摄影:钟元翻摄 / 大纪元)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为配合印缅地区作战,中国政府派出远征军赴缅作战,图为远征军由从重庆出发市民夹道欢送。(摄影:钟元翻摄 / 大纪元)

对于中共宣传对日抗战是共军打的,国民党不抗日。杨维真表示,说谎者最怕真实,不过历史真相很难掩盖,包括日本对抗的都是国军部队,而且和美国、英国协同作战的都是国军军队,中共怎么去说共军在里面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杨维真指出,中国大陆内部存在相对紧张的态势,老百姓对政府基本上完全失去了信心与信念,中共有统治上极大的危机。

杨维真指出,中共现在警觉到抗战真相不能放,因为它一旦放的话,中共存在的价值就遭受到质疑。现在共产主义已经不能救中共,它只能靠爱国主义、民族主义,但对日抗战是全民族最重要胜仗,如果中共缺席了,甚至像过去台湾所讲的中共扯了抗战的后腿,它如何面对国人,所以中共一定要强调它是抗战的主旋律,而国民党只是抗战的一个插曲,这是他的一个思维,“我们可以在能力范围试着把历史真实说出来,这对大陆冲击是巨大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