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揭秘:黄洁夫为何高调秀与中共高层关系

人气 8017

【大纪元2015年12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近日被国际追查再度点名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黄洁夫,借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专家委员会在广州成立之际,再度高调作秀称自己与红十字会会长要向明年两会分别提交提案将肾移植纳入大病医保,并向外宣称已得到两会最高领导层支持。

有中国问题专家认为,早已没有官方头衔的黄洁夫却一直在媒体上就备受国际社会诟病的中共器官移植问题不断发声,并谎话连篇。由于说的谎越来越无法圆,黄洁夫也越来越发虚,以至于要拉这拉那,将自己跟现任领导联在一起,摆脱恐惧感。

专家:黄洁夫寻求保护并解脱内心的恐惧

12月21日,《南方都市报》在《卫生部原副部长黄洁夫:肾移植或将纳入大病医保》的报导中称,黄洁夫表示明年“两会”上,他将与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红十字会会长陈竺分别提交提案和建议,将肾移植纳入大病医保,并且强调“这已得到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最高层领导同意”。

黄洁夫还在回答该报记者提问时,自吹中国器官移植完全进入了国际大家庭,完全不顾国际社会至今仍在谴责中共器官移植问题的事实。黄洁夫还不忘给自己贴金:“今年我获得了2015年‘顾氏国际和平奖’,实际上这个奖不是授予我个人的,是授予中国的奖项。中央批准我去领奖,也证明了中央的态度。这也是国家的进步。”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著名时政评论家李天笑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黄洁夫已是退下来副部长,不存在升官的仕途问题,他不需要这样大肆讲得到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最高层领导同意,及强调中央对其的态度。他主要是为自己原来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罪行想通过某种方式表示有人支持我,我不会有事。把自己跟现任领导联系在一起,自认为处于一种被保护的状态,让大家知道”。

李天笑认为,“不一定真像黄洁夫所说的这样,另一方面也说明黄洁夫害怕了、有恐惧感。特别是黄洁夫最近几次出来后,国际舆论对他的各种揭露报导,尤其是他出面的目的和直接参与过活摘器官,所以他用这种方式来寻求保护和解脱自己内心的恐惧”。

“黄洁夫在器官移植方面犯了很大罪,而且他也看到目前江派人马被一个个抓起来,他自己所犯的罪行这笔账是迟早要算的。他先把所有的罪推给周永康,然后又通过各个组织来保障。黄洁夫现在也顾不上了,公开抱张德江的大腿,内心想找能保护自己的大树,其实张德江也保护不了他,张本身就是要受到清算的人,只不过现在时间未到。”

“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专家委员会”成立现诡异

“12月20日,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专家委员会(简称专家委员会)在广州成立”,《南方都市报》仅在《卫生部原副部长黄洁夫:肾移植或将纳入大病医保》的报导中,笔墨甚少提了这么一句。而《新京报》对这个专家委员会的成立,也仅比南都报导多了一句,“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郭燕红在会上介绍今年全国公民身后捐献器官数”。

这个专家委员会成立,官媒对其近乎“封杀”的提法,究竟是出自何种原因?

如果在网上查询这个机构,可以发现10个月前这个专家委员会曾召开过一个筹备会,地点就是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在北京的办公地。当时《中青报》2月2日在报导中特意提及:“专家委员会委员由国家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和基金会推荐选举产生。”

而黄洁夫目前是国家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也是基金会的理事长,不言而喻他是这个新成立机构的真正操盘手。

据“健康界”网站2月3日对这个专家委员会筹备会报导中披露,黄洁夫是在2013年9月基金会换届时当选的,并强调说:“(黄洁夫)经过一年的整改工作,完成了与上一届理事会在各层面的‘切割’,基金会总部正式从湖北武汉移至北京。”

《南都》在去年3月7日《卫生部原副部长谈器官捐献》一文中引述黄洁夫的话,“这个基金会在1995年由著名外科、器官移植专家裘法祖成立。裘去世后,基金会存在的问题太多了。原注册基金800万,现在账面只有1000元,这么多年没筹集到一点钱,钱到哪去了也不知道”。

但据大陆互动百科介绍,基金会成立时间是2000年1月20日,在湖北通过民政局登记注册成立。

从官媒和黄洁夫的表述中不难看出,该基金会不论在成立时间上,还是资金的去向上都是不明了的。从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下令虐杀法轮功学员并摘取他们器官进行移植,牟取暴利的政策出台后,这个基金会涉及的问题还有待于进一步挖掘真相。从李嘉诚基金会上对此机构介绍来看,黄洁夫不仅是理事长而且还是基金会法人代表。

黄洁夫自曝任主任委员的机构形同虚设

在上个月《北京青年报》对黄洁夫获“顾氏国际和平奖”的采访报导中,任主任委员的黄洁夫自曝,2014年3月1日由红十字会与国家卫计委共同组建的国家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形同虚设,“至今都未开过一次会议”。

但黄洁夫在2014年底却以国家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名义对外宣布,从2015年1月1日开始,中国停止使用死囚器官进行移植。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向大纪元记者分析,黄洁夫只是前卫生部副部长,现在在官方网站上他没有任何头衔,什么都不是。把黄洁夫的讲话当成是中共官方的政策,这本身就是错的。关于器官移植,除了2007年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以外,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官方的东西,中共官方到现在都没有把1984年原来可以利用死囚器官的通知废除掉。包括2013年10月卫计委的《杭州决议》也没有司法权限,捐献与移植委员会只有黄洁夫一个人宣布,只能属于个人,连部门规定都算不上。所以黄洁夫忙到现在为止都是在做公关,没有一点进步。

黄洁夫再撒弥天大谎:中国从未说过同意使用死囚器官

《南都》的最新这篇报导中,黄洁夫称“过多纠缠死囚捐献就是美化死囚这个群体,延伸这个问题就是对公民捐献的亵渎。如果公民捐献器官与死囚器官买卖连在一起,你会捐吗?”甚至黄洁夫还称“中国从未说过同意使用死囚器官”。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向大纪元记者表示,“1984年中共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卫生部、司法部、民政部等部门联合出的规定,也是中共移植行业一直采用的死囚器官法。现在黄洁夫却说中共从未同意使用死囚器官,表示由黄洁夫为代表的中国整个移植机构完全不把法律放眼里”。

“他连自己国家的法律都没看过,他怎么会依照国家规定去做?归根到底为什么矛盾那么多,他自己连死囚器官问题都搞不清楚?原因是黄洁夫一个人在炒作。他的谎言没撒好,想掩盖真正的器官来源是法轮功学员,所以矛盾百出。”

横河还表示,黄洁夫说的取消死囚器官捐献,中国公民就踊跃捐献器官,这也是个谎言。“中国公民不愿捐献器官是传统文化因素。而这种文化习惯的改变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你一个政策就能改变的。官方会去寻求死囚器官替代品。如果原来的来源真的是死囚,他就会去寻找其他的。捐献者不会因为政策改变而踊跃。”

另外,黄洁夫说等待器官来源的人从2万到3万,主要的障碍是经济问题,绝大部分的人付不起这样一个钱。横河表示,“这正好是阻止别人捐献的因素,捐器官的都是穷人,接受器官的都是富人,不是谁更需要器官给谁,而是谁更有钱,这些因素是不可能鼓励人们去踊跃捐献的。那么凭什么说2015年就有很多人去踊跃捐献器官了。这个就是他们公关、就是假的”。

今年10月份,“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就黄洁夫涉活摘器官罪行发出公告指出,1999年7月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时,当时的广州中山医科大学校长、党委书记黄洁夫在校园内紧跟江氏迫害政策,积极展开反法轮功各种宣传活动,受到江系赏识并委以要职。黄洁夫被中共江泽民派系提拔为卫生部副部长期间(2001年10月至2013年3月),正是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数量呈直线发展至最高峰、最猖獗的12年。黄洁夫被指控三大罪状:一、在全国组织、推广把七百多家医院纳入“活摘器官”的屠杀场;二、黄洁夫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头号刽子手,至少有数千法轮功学员惨死在其刀下;三、对海内外欺骗再欺骗,掩盖再掩盖,隐瞒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黑幕。

两周前,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在12月9日发布报告,除要求独立调查中共强摘器官指控,报告还要求对中共的“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问题;特别报告员所引述的器官移植数量和可确定的器官来源之间的不一致;以及器官移植数量增加与‘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时间的一致”等问题作出说明”。#

责任编辑:蔡致信

相关新闻
九天剑:不想人变厉鬼,马上放下屠刀
台医师和律师:大陆器官移植数量持续增加
联合国特别专员人权日谴责中共活摘器官
李春草:高压锅里的大餐
最热视频
【重播】制止窃选 美各州周末挺川集会
【直播预告】亚利桑那议会举行选举诚信听证会
【横河直播】议会收回权力 宾州大战解析
【新闻看点】宾州关键战川普胜出有望 CNN风向变了
【时事军事】吓着中共了 隐身战机试射核弹
【大陆新闻解毒】时事小品:美大选有盼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