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墨尔本恐袭 IS称负责 原定计划被警察挫败

2018年11月9日,澳洲墨尔本伯克街(Bourke Street)发生纵火捅人事件,导致一人当场死亡。(AAP Image/James Ros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宋清宁澳洲墨尔本报导)周五(9日)下午,一名恐怖分子在澳洲墨尔本的市中心制造了一起致命的纵火捅人事件,导致一人当场死亡,两人受伤。该恐怖分子在袭击警察时遭枪击,最终不治身亡。

9日晚,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IS)宣称对此事件负责。该极端组织的宣传媒体阿马克通讯社(Amaq)称,IS的一名“战士”实施了这一攻击行动。

本次的袭击者被确认为30岁的哈山•卡利夫•夏尔•埃里(Hassan Khalif Shire Ali),他于1990年代从索马里来到澳洲

9日下午4点20分左右,夏尔•埃里将其驾驶的皮卡车停在了中央商务区伯克街(Bourke Street)的Target商场外面。目击者称,他往里面扔了貌似是炸弹的东西,导致汽车起火。

然后,他手持短刀开始袭击路人。警察在接到汽车起火的报警后,快速赶到现场,一下车就遭到夏尔•埃里攻击。

录像显示,由于他不断用刀袭击警察,一名警察开枪朝他身上射击。夏尔•埃里中枪后倒地,在遭到逮捕后被送往医院,但不治身亡。

原定恐袭计划被挫败

警方初步的调查结果显示,夏尔•埃里未能完成他拟定的任务。他当天的行动被归类为“低技术”攻击,因为他事先没能获取到枪械或爆炸装置。

就像在欧洲和英国发生的类似恐袭行动一样,恐怖分子使用卡车或重型商业车辆,以及容易获得的刀具来造成最大的伤亡。

反恐警察认为,夏尔•埃里的计划是用他的商用车来撞行人,并可能开车撞进一家店铺来杀死里面的人。

他计划点燃他的皮卡车,来引爆后斗中的三个燃气瓶,这可导致致命的爆炸/火球,向周围至少100米的范围内崩出弹片。

然而,由于燃气瓶未被引爆,夏尔•埃里的计划失败了。另外,因为第一批警察在不到90秒钟的时间内就赶到现场,他用刀对民众进行一系列攻击的计划也遭遇挫败。

在袭击了三个人后,由于警察到来,他无法继续攻击民众,因此把注意力转向警察。最终朝其开枪的警察三个月前刚从警校毕业。

目前,维州所有的普通警察都要接受新培训,对潜在的恐怖分子立即采取行动,而不是等待特警到达。

另外,政府实施的中央商务区反恐计划中包括“机动警队”,能够在几分钟内达到城市的任何地方。

警方行动

事发第二天(10日),警方突击搜查了夏尔•埃里在Meadow Heights区租住的房子以及其父母位于Werribee区的住宅。

维州警察总长阿什顿(Graham Ashton)表示,维州警方和澳洲联邦情报部门之前就注意到夏尔•埃里,他的一些家族成员“为我们所熟知”。据悉,他的一位亲属去年因涉嫌恐怖主义活动被捕。

阿什顿说:“他先前在违法驾驶、盗窃和使用大麻方面有犯罪记录。”

联邦警察反恐助理总长麦卡特尼(Ian McCartney)说,警方和情报部门此前知道夏尔•埃里持有激进观点,但由于被视为威胁程度低,他没有被严密监控。其护照在2015年被取消。

麦卡特尼说:“2015年,澳洲安全情报局(ASIO)获悉他计划前往叙利亚,因此取消了他的护照。”

“他从未成为调查的目标。当时评估的结果是,虽然他确实持有激进观点,但没有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很显然,如今调查的一个重点是,他如何以及何时从持有这些激进观点转向实施这场袭击。”

“这一事件让我们看清现实状况,即使哈里发(Caliphate)垮台了……(恐怖主义)威胁依旧存在。”

去年1月20日,支持伊斯兰国恐怖主义的加格索拉斯(Dimitrious Gargasoulas)在墨尔本伯克街的步行道驾车撞人,导致6人死亡,包括一名儿童和一名仅3个月大的婴儿,另有几十人受伤。9日是加格索拉斯谋杀案审判的第二天。

阿什顿说,这两人不认识彼此。他表示警方正在调查夏尔•埃里的行动与加格索拉斯谋杀案审判的关系,“但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得到任何证据显示该审判以及相关报道与本次的事件有意识形态上的关联。”

事发后,警方加强了对墨尔本本周末大型公共活动的安保措施。

恐袭受害者

在本次恐袭中丧命的男子为墨尔本知名咖啡馆Pellegrini’s Espresso Bar的店主、74岁的马拉斯宾纳(Sisto Malaspina)。

11月9日在墨尔本恐袭事件中遇难的Sisto Malaspina。(墨尔本市政府)

据9号新闻(9 News)报导,事发时,他正在走回自己的店铺,看到夏尔•埃里的车起火,他赶去提供援助,却惨遭杀害。

马拉斯宾纳为很多人所喜爱和尊敬,被身边的人描述为“你能想像到的最快乐的人”。

事发第二天,大量民众到他的咖啡店前献花,并在悼唁册上留言。咖啡馆的员工们在贴在店铺窗户上的一张纸上写道:“我们将在心中永远永远爱着你。”

马拉斯宾纳的交际圈中不乏社会名流,包括澳籍好莱坞巨星罗素‧克劳(Russell Crowe)和澳洲工党领袖肖顿(Bill Shorten)在内的旧相识都在网上发文哀悼马拉斯宾纳。

公众为Sisto Malaspina悼唁和献花。(AAP)

在一些民众的推动下,维州政府提出为马拉斯宾纳进行州葬,其家人已同意,葬礼将于下周举行。目前,还有人提出将其咖啡厅附近的一条巷道以其名字命名,以此方式来纪念他,墨尔本市政府正在考虑该提议。

另外两名在恐袭中被捅伤的男子为一位来自塔斯马尼亚的58岁商人和一位24岁的警卫。目前,他们二人都在医院中疗伤,情况稳定。

政府回应

维州州长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说,这一恐袭行动是“纯粹的邪恶行为”,并表示警方会得到他们保护维州所需的一切资源和权力。

反对党领袖盖伊(Matthew Guy)说,在处理极端主义问题时,不应该存在“道德上的拘谨(moral squeamishness)”,他看过“很多为违法者制造的借口”。

他说,恐怖主义永远都不能被接受为墨尔本的常态,政府必须执行“更严格的法律”来保护城市安全。

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呼吁穆斯林领袖要承担“特殊的责任”,在其社区消除激进主义,“他们必须积极主动,必须保持警惕,必须在他们的社区以及更大范围内,直言不讳地大声说出这个问题。”

民众反应

警察说,在袭击发生时,在场的民众没有恐慌,很多人站在那里用手机录像,其他一些人在为遇害者实施急救。

据《太阳先驱报》报导,在马拉斯宾纳遭捅伤倒地后,一位前护士拚命地试图救活他。

然而,这位匿名的女士说,他的一条大动脉被刺破,导致其快速失血,没有生还的可能。

她说:“我竭尽所能试图救活这个可怜的人。”“我在他的额头上划了一个十字架,说‘我很抱歉,我很抱歉,至少现在你可以安息了。’”“我擦掉他额头上的血迹,我需要给他死后的尊严,他的面目看起来如此善良。”

在夏尔•埃里攻击警察时,一位无家可归的男子推著一辆购物车多次撞向他,试图帮助警察。他的勇敢行为受到了民众的赞扬和警察的感谢。

全国无家可归者团体(National Homeless Collective)在gofundme网站上为这位“购物车英雄”发起募捐,截至13日民众捐款已接近14万澳元,而该项募捐最初的目标是5000澳元。

然而,阿什顿总长警告说,民众在介入时要小心。“人们必须小心这样做,不要在警察在场时把自己置于危险中。” #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