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器官活摘幸存者:只抽法轮功学员的血

2000年7月,安媛(左二)到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明慧图片网)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Daniel Cameron采访、叶家伶报导)很难想像像安媛这样端庄秀丽的女子,曾被本该服务、保护人民的公安残酷折磨多年、濒临垂死边缘。在中国这个公开批准强摘器官的国家,安媛曾被强行灌食、监控、骚扰、非法抽血和监禁,真诚善良的她在无数个黑夜中苦苦煎熬,饱受身心折磨,只为了坚守自己的信仰。

“我最终成功逃出中共魔掌,远离那血腥黑暗的红色恐怖政权的统治,来到了自由、民主、美丽的澳洲。不会因为信仰法轮功再有被活摘器官的生命危险了,我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的。”安媛说。

墨尔本的州立图书馆广场前,总能看到安媛忙碌的身影,精神百倍的她常常面带微笑拿着一个征签本,礼貌地向过往的路人递送法轮功传单。

图为安媛在墨尔本市中心向过往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本人提供)

2014年来到澳洲后,重获自由的安媛将揭露中共血腥迫害法轮功作为生活的重心。对数次死里逃生的她而言,能让更多人知道现今发生在中共统治下的最大谋杀案,就能挽救更多的大陆法轮功学员的生命。

安媛说:“我来到澳洲以后大约有四年多的时间,我现在征签的人数已经过四万吧。我把大量时间都放在这上面,因为我也是被抽过血的,当然也就是活摘的对象。我有责任、有义务去告诉人们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真相。”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是1990年代在中国非常流行的佛家修炼法门,共有五套平和舒缓的功法,同时要求学炼的学员基于“真、善、忍”原则提升道德,修身养性。由于祛病健身效果奇佳,使得中国在1999年前就有上亿法轮功学员,许多中共高层官员都在学炼,法轮功可说是当时中国最受欢迎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

“没学法前人生中遇到的困难和挫折,经常使我陷入悲观、失落、忧郁等不良的情绪,时间长了我岀现了心律不齐的症状。有时上两层楼,心跳得都要蹦出来了,全身乏力、冒虚汗,管不住自己的思想和脾气,为一些事情可以气得肝部疼痛,随即肝脏也岀现了问题。而精神上的悲观忧郁所带来的痛苦要远远超过身体上的痛苦,那时28岁的我觉得自己可能活不过40岁了。”

1998年,身心几近崩溃的安媛首次听闻法轮功。“正当我如在泥泞的沼泽地里苦苦挣扎的时候,奶奶心疼地对我说,‘你就学法轮功吧!学那个忍吧!你肯定能好!’从此我捧起了《转法轮》,书里博大精深的法理舒展了我紧锁的眉头。我开始遇事时向内找,找自己的缺点和不足。这样,遇事时想问题的基点都发生了变化,身体迅速好转,疾病不治而愈,身心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使我在返本归真的路上成为一个更加乐观、开心、快乐的人。”

正因为法轮功在中国迅猛发展,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开始视法轮功为眼中钉。他妒忌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受到民众的爱戴,从1999年开始动用全国的公安系统残酷迫害、打压法轮功学员,并利用整个国家的电视新闻、广播、报纸和网络,全天不间断地制造假新闻,抹黑法轮功和李洪志先生,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消灭法轮功。

当时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关押,他们失去工作,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看到这一切,安媛很着急,她不懂为什么一个能提高人们道德,使心灵升华的平和功法,会遭受如此不白之冤,于是她决定站出来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第一次前往天安门请愿遭绑架

2000年7月,安媛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登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车,来到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她说:“9点钟左右吧,我们四个同修来到天安门广场打坐炼功,希望能有一个和平的、自由的修炼环境。和平请愿,刚坐下来也就几十秒吧,就被非法绑架了。”

他们一行人被带到派出所审问,为了逼她透露个人信息,一名公安拿打火机烧她的手背,她强忍着痛苦,拒绝透露任何消息。

但其中有一名法轮功学员透露了她的个人信息,于是安媛被送回她的城市,在那里她被非法监禁了四天,24小时都有人监视她。“因为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采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所以他们监视我、看着我,我吃不好睡不好,身心受到了极大摧残,这是第一次。”

四天后她终于被释放,但回到家后的安媛没有料到,更邪恶、残忍的酷刑折磨还在后头。

第二次遭绑架 强行灌食

刚回到家没多久后,2001年12月中旬,几名警察闯入安媛的工作单位非法绑架了她,强行把她送到“转化班”。在那里,他们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公安每天都强迫法轮功学员观看抹黑法轮功、歌颂共产党的影片。如果法轮功学员不配合改变思想,将受到折磨。

回忆起那段黑暗的日子,安媛表情凝重,“我不是木头,我有我的思想,我有我信仰自由的权利,这是对人权的践踏,对信仰自由的践踏。我以绝食来反迫害,他们就强行灌食,几个人摁着我。那个时候,管子拽出来的时候,上面都是血,我真不愿意想起这些。”

灌食通常是一种用于挽救生命的医疗方法,但邪恶的中共使用它来迫害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会被灌入不明液体,甚至是导致受害者失去知觉的药物,许多法轮功学员在强迫灌食下死亡。安媛遭到如此虐待,加上绝食使她健康状况恶化,血压极低,她才被无条件释放,被家人背回了家。

第三次被绑架灌食 鬼门关走一遭

回到家后安媛通过炼功,很快又恢复了健康。她还是想要告诉民众法轮功的美好及自己所承受的冤屈,于是她开始发放法轮功真相传单。2004年2月底,一个不明真相的公安举报她,她再次被绑架到了当地的看守所。她依旧选择绝食抗议。

但这次的经历让安媛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我还是绝食,几个人摁着我灌食。那里面的犯人为了给自己减刑,表现得很积极,干脆用双腿和全身的力量压在我胸上,有的犯人还死死掐住我的头,有的犯人抓住我的头发去灌食。他们灌的那些很咸的东西,令我感到非常口渴,舌头都像砂纸一样,把我的胃烧得火烧火燎的,不知道他们灌的是什么。”

在被犯人多次野蛮灌食后,最后一次他们发现已经灌不进去了,一灌就返出来,弄得安媛满脸满头发上都是。一个公安再也看不下去了,才大声喊:“别灌了!别再灌了!”那些被公安指使的犯人才停住了手。

在绝食绝水近十天时,安媛身体已经极度虚弱,眼睛都不想睁了,嘴里开始不停返白沫子,濒临死亡。2004年4月5日早上,四名公安用被子裹着她,抬上警车送往劳教所。虽然当时身体虚弱到动弹不得,安媛的意识仍旧清醒。

回忆起当时在警车上的情景,安媛哽咽地说:“我在警车上默默地想,无论给我送到哪去,我也就是这样了,一口水也不喝了,一粒米也不吃了。我就心里默默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曾经说过,在迫害结束的那一天,我要和当地所有的同修,手捧着鲜花,去迎接师父重返故国。可是,可是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等到那一天了,弟子提前把这个心愿送出去了……’”

说到这,为了不让眼泪落下,安媛低下头。在静默一阵子、稍稍抚平情绪后,她抬起头缓慢地说:“那一刻泪水顺着我的脸颊默默流淌,那一刻我已无任何所求,那一刻我知道小丑江魔头和那些恶人,他低估了法轮大法在其信仰者心目中的位置!”

至死不渝的信仰感动公安

或许是安媛至死也不放弃信仰的精神感动了那些公安人员,就在安媛紧闭双眼任眼泪默默流淌时,其中一名公安说:“把她身底那个被子拽一拽,她身子扭着不得劲。”还有一名公安说:“太阳太强了,拿什么东西给她挡一下眼睛。”

虽然当时虚弱的安媛没有睁开眼睛,但她可以感受到一名公安拿着报纸为她挡着阳光。接着一名公安说:“谁手里面有软乎纸没?她太瘦了, 给她手铐子和手腕之间垫一下,要不然她硌着会疼。”说完就有警察往铁铐和她的手腕之间塞卫生纸。

这让安媛感到很欣慰。她说:“我知道 ,这都是因为法轮大法弟子坚持宇宙真理‘真、善、忍’。在那样艰难的情况下,这种信仰是任何因素都不可动摇的,这种坚强的意志使木头都在哭泣,使铁石心肠的人都会慢慢地融化。”

安媛被送到劳教所的医务室后,由于健康状况过于恶劣,被劳教所拒收,四名公安只好将她送回家中。当安媛白发苍苍的老母亲打开警车门,看到女儿模样都变得认不出来了,骨瘦如柴、不成人形,忍不住失声痛哭,哭喊着她的名字。四名公安见状,忙对她母亲说:“她可是活的,我们可交给你了。”那意思是死了可别找他们,与他们无关,然后慌慌张张丢下安媛,开着警车赶紧走了,只剩下安媛母亲的哭喊声回荡在空中。

二十多犯人里只有她被抽血

尽管安媛最终回家了,但2004年在看守所经历的一件事,曾让她困惑不已。直到两年后,也就是2006年一则关于中共秘密杀害法轮功学员贩卖器官的报导问世后,才解开她心中的疑惑。

她说:“我在2004年3月份,在看守所里面被非法抽血。我当时还纳闷呢,怎么偌大一个房间,二十多个犯人,只抽我一个唯一的法轮功学员的血呢?别人怎么都不抽呢?”

“直到2006年揭示出来中共罪恶,它在抽血的背后有一个丧尽天良的罪恶,它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来贩卖。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它是在做这么邪恶的一件事情!在按着订单杀人哪!”

“要得到一个配型稳合的肾脏、肝脏,正常情况下,得需要一年或者几年。而在中共迫害法轮功高峰期的时候,只需要几周甚至几天,就能找到一个配型稳合的器官,并且很快就能进行移植手术。这就说明它背后有一个特别庞大的人体器官库。”

从1999年法轮功学员受迫害至今已有21年,有多少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谋杀,器官遭摘取贩卖?安媛认为数量肯定庞大到令人难以置信,那是一场政府联合司法和医疗系统,从上到下的公开犯罪。

安媛说:“我也希望中共那个地方没有发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事,可是在获得好莱坞国际影片纪录片优秀奖的《活摘十年调查》,那里面都有大量的事实。”

采访中,单单要安媛回忆起在中国的那段恶梦,对她而言已是极大的痛苦,那段不堪的经历曾经是她试图淡忘的伤疤,每一次回忆,那烙印在身心上的苦痛总令她忍不住颤抖。但是为了让世人了解中共的邪恶手段和残忍,她选择一次次在海外媒体曝光她的经历。

图为安媛在堪培拉国会山庄前发言,呼吁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本人提供)
图为安媛接受澳洲主流媒体的采访。(本人提供)
图为安媛接受澳洲主流媒体的采访。(本人提供)
图为安媛接受澳洲主流媒体的采访。(本人提供)

逃离魔掌 在澳洲重获自由

对安媛而言,现在能安然地走在街上而不用担心背后有公安跟踪;能在明媚的清晨到公园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炼功;能自由地享受着灿烂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而不是狱中的酷刑凌辱和血腥气味,这简单的幸福,正是她以前遥不可及的梦想。

这份自由,使得安媛破涕为笑。“到澳洲以后,我自己打工赚钱养活自己,一个月工作十多天吧!剩下的时间我都去征签,去领馆讲真相。我用自己大量时间去征签,因为我觉得征签是让世人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一个很好的方式。”

安媛能在澳洲自由地参加法轮功游行,非常开心。(本人提供)
安媛(左一)能在澳洲自由地参加法轮功游行,非常开心。(本人提供)
安媛能在澳洲自由地参加法轮功腰鼓队表演,非常开心。(本人提供)

总在街上忙着讲真相的安媛,也看到了正常国家的警察和大陆公安形成极大反差。“我刚来到澳洲的时候,我在真相点拿着征签板,拿着真相材料,一群澳洲警察在我面前走过去了,其中还有的警察对我善意友好地微笑。我当时⋯⋯我觉得⋯⋯我说澳洲警察和大陆警察这反差怎么就这么大呢?在中国,中共的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又抓又打又判刑,甚至还活摘器官⋯⋯这⋯⋯这真是不一样⋯⋯都是头上顶着一个太阳,都是在一个地球上,都是顶着一个月亮,这反差怎么就这么大呢?澳洲真是一个自由的国度。”

在珍惜这份自由的同时,安媛仍念念不忘国内其他遭受痛苦的法轮功学员。多数澳洲民众的正面支持,带给她莫大的安慰和鼓励。

“有一位西人先生说,我看到你们这个真相展板后,我真是觉得你们做的这个事情很好。中共它总在全世界人民面前表现它怎么怎么好,你们做这个事把它揭露出来,它究竟在中国都做了些什么,让全世界人都看一看。”

“在我征签的过程当中,我跟路人一讲明真相,对方爽快地去接我的征签本的时候,那是我心中最美的一幅画面。当我走过我刚才征签的那一片地方的时候,有几个人拿着真相材料在那里默默地看的时候,那是我心中最美的一道风景!”

在安媛心中,最期盼的就是中共能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法轮功清白、还李洪志先生清白的那一天。她说那一天是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心愿,也是她可以回去与家人团聚之时。

责任编辑:李欣然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