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亲历者方政:我遭坦克碾压失去双腿

对于六四的究责与转型正义,当年遭坦克碾压的幸存者方政认为,参与六四者是很庞大的群体,中共为镇压就调动约20万正规军,具体责任人难以厘清。但在这种情况下,还是要有人承担责任,这些人就是当时决策者以及政权继承者。(中央社)
人气: 46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4日讯】今天(6月4日)是中共天安门大屠杀30周年,六四亲历者方政表示,“我遭坦克碾压,失去双腿”。他认为,唯有公布真相、厘清责任,六四才能当作历史伤痕,被共同放下。

据中央社报导,30年前的今天,中共在北京展开大规模军事镇压,千年帝都一时间遍地鲜血。30年过去,许多亲历者来到近2,000公里外的台湾,试图还原当年的真相,方政是当年军事镇压的活见证。

方政1966年10月出生于安徽合肥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体育学院,当年是学运参与者。他在天安门清场过程为了救身边的学妹,遭坦克碾压,失去双腿。六四30周年之际,他首次来台并受访,还原当年遭坦克追杀的过程,以及这些年的反思与心路历程。

1989年6月4日凌晨,方政与撤退的天安门广场学生走在西长安街六部口一带,坦克车突然高速从他们身后驶来,同时发射毒气弹,街头顿时浓烟密布,刺鼻的气味让现场的人难以呼吸,许多人因此昏厥。

面对身后高速行驶的坦克,以及浓烈的毒气,方政在失去意识前,将身旁一同撤离的学妹朝街边栏杆一推,让她逃过一劫,自己却遭到坦克碾压,从此失去双腿。

时至今日,这段历史渐为世人所遗忘。方政来台期间曾与其他亲历者一同前往中正纪念堂,观赏“坦克人”装置艺术。一行人不但吸引大批媒体拍摄,同时也引发大陆观光客频频围观。当被问到是否对“坦克人”有印象时,在场的陆客大多坦言,“连看都没看过,我们那儿不让讨论这事”。

对此,方政认为,天安门清场的过程中,正规军对北京市民、学生如同战争般的屠杀,怎么能被遗忘。“中共当局也承认,这是一道历史伤口”,对中国而言是灾难,而且这个事件并未完结,没有被真正的对待,不能变成尘封的历史。

他表示,假如真相都已透明、责任厘清,对受害者有相对应的补偿,“那么这一页历史可以陈封,甚至作为历史的创伤,可以共同忘却”。但事实并非如此,中共直到今天仍继续迫害六四事件的受害者、遇难者、相关连者,“所以六四屠杀并未完结,而是继续延续”。

对于六四的究责与转型正义,方政认为,参与六四者是很庞大的群体,中共为了镇压就调动约20万正规军,具体责任人没办法厘清。在这种情况下,还是要有人承担责任,这些人就是当时的决策者以及政权的继承者。

他强调: “即便有些人已经过世了,也应该要被世人追究责任;在世者作为政权的继承者,享受了权力的同时,当然也要对此负有一定责任。”

另外,方政也提到,对于具体事件的迫害者,例如,六部口坦克的肇事者到底是谁?是谁开的?哪辆坦克?谁下的命令?都应该公开官方资料,让迫害者在法庭上说出动机,如此才能还原真相,抚平历史的伤痕。

回想六部口镇压过程,方政说,当时没有人有任何的预警、防备坦克会开上街头,并高速朝学生驶来;“我受伤的最主要原因并不是因为救了她,而是因为坦克行驶速度实在太快、毒气让人视线不清,也无法躲避”。

他表示,这名获救的学妹随后被人带离现场,回到学校后得知被方政所救,还曾到医院探望过他。“一开始我还挺欣慰的,觉得她安全了”,但随后学妹却对遭坦克追杀一事转变立场,并选择噤声。

方政坦言,当下自己确实不能接受,不过渐渐也能理解,这是她为了自保所作的决定,如今也能原谅。“不仅是她,跟我一样在六部口被坦克冲撞的人,也曾亲口告诉我,他为了继续升学,被迫写下一份否认遭到坦克冲撞的声明”。

“(中共)这个庞大的政权掌握了你的所有,你如果不按照它的意愿,也许你就不能读书、不能工作,也许你就很难继续生活,甚至你的家人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因此,方政不认为当年获救的那位学妹,需要承担什么罪责。

不过,事件过去了30年,方政仍觉得,虽然学妹选择不说,但这些事她可能永远也不会忘记,可能永远是她心中的一个结。

“我很希望有一天,她能找到我,跟我们一起共同回忆那段历史。六部口坦克压人的事实,需要更多证人来完整当年的场景,就像我一直呼吁寻找当年为我拍下照片的摄影师、抢救我的市民,我也希望他们能站出来。”

他表示:“我被坦克碾压之后,并不知道完整的场景,我跟坦克之间的遭遇也就十几秒的时间,没准儿旁边的目击者、抢救者看得更完整。”

方政说,如果有朝一日能在法庭上追责、再现真相时,“他们看到的真相比我更全面,我一直希望这些人能站出来,跟我一起将历史的真相拼接起来”。

方政也提到,与当局争夺历史记忆是非常不对等的战争,很多人也在漫长的等待过程离开人世,这让人非常无奈,“但我不相信这段历史会被遗忘被尘封,因为还有我们在言说,现在这种资讯社会,资料、讯息是会被保存下来的,不管如何,这段历史不会完全消失”。#

责任编辑:钟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