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币前方熊出没!金融险可避,政治险避无可避

文/范畴

图为2019年7月28日,香港警察频繁向示威民众发射橡胶子弹及催泪弹清场。(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982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9日讯】政治与经济是无法分开的紧密关系,美、中、香港关系的风云变化,让国际金融界开始对在港资产做出各种风险对冲的安排,台湾的公私金融单位和机构该严正对待这项功课了。

先自首。作者非金融专业,也不玩股票,更别提任何衍生性金融商品。但是,由于对世界政经大势关心,尤其是对台湾和中国的命运,因而多年来,以有限的金额进出汇市,目的不在获利,看重的是各国货币起伏与国际政经的敏感互动,其实只是个人在亲身游历、广阅新闻之外的另一种理解世界的途径罢了。

交代这些,是因为《台湾银行家》是一本专业刊物,然本文中不谈具体数据,也没有金融领域的专业推论。本文将聚焦于政治因素,不过,我基本认为世界上没有单纯存在的“经济学”或“金融学”,而只有“政治经济学”和“政治金融学”。我在中国创业的22年经历中,由于业务性质,因缘际会的,和一位美国籍的诺贝尔经济奖得主交往颇深,他给我上了最宝贵的一课:经济就是政治,政治就是经济。下文内对港币前途、人民币走向的观察,相当程度就是基于这位“不忌人间烟火、游走欧美政坛”的诺奖人物10年前帮我开的脑洞。

港币成“政治怪币”

谈港币,还得从人民币谈起。由于中国GDP总量火箭式成长,2006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增值破8,2010年人民币对美元增值破7,该年6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启动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中止与美元挂钩,改由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以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半年之内人民币对美元狂升至6.3,势不可挡。犹记当时我与一位老台商打赌,他认为人民币对美元继续增值破6之日就在眼前,而我判断人民币气数已尽,只会回贬。随后我赢得的赌注至今还未回收,而这位老台商在他的北京厂房因为坐落在“低端人口区”被铲平之后,也搬回了台湾。

从打那场赌的2011年开始,我连续撰文提醒台湾金融界,中国的经济是个政治怪胎,相对应的人民币就是一种政治怪币,境内人民币的购买力飞速下降,而境外人民币却飞速上涨,完全背离了价值逻辑。但究竟身不在专业领域,人微言轻,台湾投资者眼看着上海、深圳高楼迭起,少有人相信人民币将一跌不起,纷纷押注人民币,这才有了2014至2017年间的人民币TRF惨损事件。台湾投资人在人民币TRF上究竟赔了多少?金管会说是700亿元新台币,企业界说是2,000亿元新台币,更有高达过兆的说法。事件之初,我曾误估损失为1,000亿元,但即使这低估的数字也在宴席中遭到高官驳斥,后来一位立委助理偷偷告诉我,单单他老板单个立委的办公室,收到的“民间告诉”金额,就远远超过了1,000亿元。

时光匆匆,而今来到了2019年,政治嗅觉告诉我,今天的港币已经变成了一种比人民币更怪的政治怪币。不论出自什么原因,港币一旦与美元脱钩,台湾的曝险水位是多少?私人投资领域的朋友说,至少8,000亿元新台币,另一位曾在香港长期为中共家族操盘的朋友则说:8,000亿?别开玩笑了,如果1、2兆打得住,就算谢天谢地了。那么,如果人民币对美元贬破7之后,台湾投资人的曝险水位是多少?该以兆为单位,还是以10兆为单位?

过去2年,我三度为文,建议台湾的央行、金管会、金融业,针对港币、人民币破盘的想定,进行“金融汉光演习”,得到的反应多是“免惊”、“可控”,甚至“不可能发生”。看来,我又该找人打赌了。

虽非金融专业,但我明白一个道理:在头寸浮滥的境况下,钱总要投资到某处,不放这里也得放那里,只要够机灵、不做最后一只老鼠,风险就是“可控”。然而我也明白另外一个道理:当今世界的金融风险是“系统性的”,也就是老鼠没有最后一只,只要是老鼠,水漫金山寺时,哪一只都逃不掉。想不做老鼠,只能学会看“风水”;在“资本主义”场域中,风水就是“市场”,但在中国这种以权为本的“权本主义”下,这风水就是“政治”。有关中国权本主义的特质,作者写过多篇专文,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用“权本主义+作者姓名”搜索网路即可。

政治风险来自中共“一党专权”

港币这怪币的政治风险,来自中共“一党专权”的本质,以及中共家族利用港币大量将人民币洗为外币的事实。人民币债务,官方数字接近GDP的3倍,虽然西方部分经济学家及台湾的金融界认为,这数字还不是世界最高,但若考虑到中共官方报喜不报忧的习惯,真实债务/GDP、债务/资产比例,外人不得而知。

再考虑人民币/港币的国际信用落差,若要洗出超发的人民币,通过国际信用尚存的港币做转换,乃是再自然不过的套路。这就带出一个疑问:港币是否也存在外人不知的超发额度?经济、金融界的朋友,不妨用常识想想这问题。

中南海急需回收及变现香港价值

雪上加霜的,美国对中共的围堵政策,已经锁定香港的“一国两制”被破坏的事实;举凡关税贸易制裁、人权议题制裁,香港都将是第一打击目标;川普政府以及美国国会都已经明白,香港的自由贸易地位和港币的方便性,乃中共一党专权的两大支柱,必要时只有拆除。至今未动手,其实是给在港的西方利益足够的逃难期。此刻,若还有国家、企业、金融机构往香港钻,那只能说是不识时务了。

就在此背景下,港府竟然还推动《送中条例》,制造在港国际人士的恐慌。有些人把此事视为港府、中南海的信心表现,那是完全把书给念倒了。中国的外汇存底,若扣除2、3年内必须清偿的外债,只剩下5,000亿美元左右,无法支撑庞大经济体的运转,中南海急需回收及变现香港的价值,以解近渴,这才是《送中条例》对在港中资、藏匿财富需要发挥的威慑作用。固然这是杀鸡取卵之举,但正因为中南海愿意杀鸡取卵,才透露出了它的经济、金融窘迫。

美国已经明白,香港是中共的第一死穴,但西方国家已经被“请君入瓮”多年,难免投鼠忌器。然在国际大势、南海形势、朝核危机、台海局面诸多因素下,脆弱的平衡何时会断裂,无人可预知。可以断定的是,香港危机,因为《送中条例》触动港人对“双普选”的要求,在排序上已经在台海危机之前。

台湾对香港情势要更注意

台湾社会对香港情势的反应,不客气地讲,未免太轻佻了。一部分人把香港危机视为选举利多来操作,一部分人则以隔岸观火的态度对之,甚至不排除还有一部分人想靠着香港危机“火中取栗”以套利。

美国一旦通过香港议题对中共出重手,例如单方中止承认香港自贸资格或迫使港币与美元脱钩,台湾将立刻面临以下几场土石流:(1)前述的至少1兆,甚至数兆新台币的金融曝险;(2)台民在港的资产投资受损;(3)由香港进出的贸易受堵;(4)中共将矛头指向台湾及台商,通过统战,使得台湾成为洗产地、洗钱的“备份香港”。

另方面,不论出于被动还是主动,中南海在美国的压力下,对香港可能采取的动作包括以下:(1)港币与美元脱钩;(2)人民币贬至港币水位,取消港币;(3)如同上述的,同样通过统战,使得台湾成为洗产地、洗钱的“备份香港”。

我个人的判断,只要香港人民持续要求民主,香港在劫难逃。我也相信,香港人一定会坚持要民主。而台湾在香港这件事上,不是局外人,而是利害相关人。本文的重心虽然是避险,但与香港相关的金融风险可避,相关的政治风险却是避不开的。政治态度上,台湾必须拿出休戚与共的政策,协助港人渡过难关。

国际金融界应该都已经开始对在港资产做出各种风险对冲的安排,台湾的公私金融单位和机构,不知功课做足了没?台湾政府,不知“防台指标”设立了吗?台湾散户投资人,不知意识到位了吗?该来的,一定会来,但特别要注意一点:美国的作风是“先宣后战”,而中共的作风是“不宣而战”。前方,熊出没!‘本文经作者同意转载自 《银行家杂志http://service.tabf.org.tw/TTB》;更多内容请关注作者新书 《2020 台湾最后的机会窗口》’

责任编辑:晓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