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引渡条例风暴 五大主因促北京急踩刹车

唐浩

香港百万市民上街反对修改《引渡条例》,让国际社会再次看清中共残暴本质。(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人气: 5573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6日讯】香港政府15日紧急踩刹车,宣布“无限期暂缓”修订《引渡条例》(又称《逃犯条例》)。

这项决策急转弯,距离林郑月娥无视百万港人游行反对,并坚持12日修订《引渡条例》二读,仅仅不到三天时间。

众所周知,港府向来只是北京政权的掌中傀儡。港府从日前的冷血强悍,到如今的悬崖勒马,充分反映着北京当局的决策大回转。

那么,为何中共要做180度急转弯?

主因一:香港与国际反弹巨大 北京颜面挂不住

北京与港府固然有意通过修订《引渡条例》,收紧对香港的收束统治,同时将威权影响力间接延伸到台湾人民身上,但却错估了香港人民的高度团结与反共能量。

尤有甚者,此次事件不仅引发百万港人上街抗争,在台湾也掀起广大回响,国际社会更是先后表态力挺港人守护自由、人权与法治,局势完全超出中共掌控范围,更让近期为了华为事件、美中贸易战一再说谎自吹的北京再次颜面尽失。

倘若北京放任港府忽视百万民意、一意孤行,继续强推修法,被逼上梁山的740万香港民众,很可能与港府发生更长期、更激烈的冲突抗争。

一旦中共与港府狠心祭出严酷手段打压人民,甚至出动军方展开镇压,无疑将激化局势,扩大香港社会的不安与对立,届时势必冲击中共的国际统战与“一带一路”扩张计划,而北京领导人也很可能因此背负永世难抹的历史骂名。

主因二:担忧国际制裁 有损权贵集团利益

随着香港局势愈演愈烈,美方已经释出信号将中止《香港关系法》,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与种种优惠地位,香港不仅将失去自由兑换美元、从事美元交易的资格,还会失去向国际筹资、货币流通的能力。说白了,香港的亚洲金融中心地位将一夕崩盘。

到时候,中国企业将失去一条直通海外的筹资渠道,让掌控中企的众多权贵集团、红二代、官二代等人利益受创;同时,权贵集团还将失去重要的境外洗钱通道,贪腐资金移转海外将更为困难,而且持有香港身份的众多权贵高官,要取得美国签证也将更为不易。

况且,如果香港局势恶化,世界各国不但将提出严正抗议,更可能展开全球范围的串连行动,联手围堵中共政府的对外经济贸易;还可能招来美方对香港乃至中方实施金融制裁,冻结中共官员与权贵集团的海外资产。

特别是美国总统川普也针对香港游行发言称,“我今天看了,真的是100万人。”“这是我见过最大规模的示威行动。所以我希望,中国和香港最终能够解决这项问题。”

川普的发声,暗示着美方最高层也对此事高度关注、做好应对准备,让身上已经背负贸易战、科技战炮火的中方不得不戒慎。特别是习近平即将在大阪G20峰会上与川普举行重要会谈,更不希望在川习会前传出更多不利谈判的负面消息。

主因三:担忧移民潮与撤资潮 重挫香港与中国经济

香港局势持续失控,将导致大批外资、外商加速撤离香港,甚至不少定居香港的富豪、主流精英,也将避居海外,引爆另一波移民潮与撤资潮,对当前每况愈下的中国经济带来更沉重的失血压力。

此外,一旦北京与港府坚持强渡关山,很可能招来虎视眈眈的金融大鳄们狙击港币。而饱受贸易战重创的中共当局,目前仅余3.1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为了自保国内经济与贸易战所需,中共势必难如1998年阻止索罗斯(George Soros)狙击港币那样出手力撑。港币一旦重贬,香港金融与经济可能因此牺牲。

此外,香港目前仍是中国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来源,从香港进入中国的FDI金额占比超过50%。一旦外资大举撤离,必然加深重创中国经济与就业困境,反而危及中共政权稳定。

主因四:中共内部派系角力 暂时折衷妥协

此次港府宣布“无限期暂缓”修订《引渡条例》,但不撤回条例,一看便知是“派系政治妥协”的结果。

习派与江泽民派系旧势力的长年激烈内斗,早已不是秘密。

近年来,香港地区多次出现剧烈的警民冲突与官民对抗,包括雨伞运动、占中行动、旺角警民冲突乃至今天的“反送中”抗争等,都曾传出江泽民、曾庆红派系势力在幕后煽风点火,利用港府、黑道力量打压香港市民,激化社会对立,借此对抗习近平当局。

回顾这次修法风暴,起初便由隶属江泽民上海帮的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韩正大力支持;但直到引发百万人上街游行、警民冲突扩大后,才又有港媒放出消息称韩正到香港与林郑月娥“沟通”,稍后林郑便宣布暂缓修法。

韩正的转折,恐怕并非是他良心发现,而是江泽民派系与习派双方角力谈判的折衷结果。

江派本意很可能希望港府强渡关山、用修改条例进一步激化香港冲突;但最终被当局压下折衷——藉由“无限期暂缓修法”来缓解香港民怨,避免国际反共浪潮扩大;同时,藉由“不撤回修法”来为北京政权保留一丝颜面。

至于江派人马为何想让《引渡条例》强硬闯关、激化香港冲突?将于文后再述。

主因五:香港冲突延烧 不利操控港台选举

反送中”事件不仅升高全港市民对中共政权的抗拒与抵制,也同步在台湾引发强大的反共声浪与回响。

许多立场反共的政治人物与社会名人纷纷表态声援香港市民;亲共的投机政客与红色媒体则被迫在这场检视良知与人性的“道德照妖镜”面前,露出真实面貌。

台湾社会还掀起一波“反旺中(旺旺中时媒体集团)”浪潮,一场“拒绝红色媒体、守护台湾民主”的游行活动,也将于月底在总统府前举行。

北京这才惊觉,倘若香港冲突扩大延烧,不仅不利于中共操控11月的香港区议会选举,更可能波及到明年1月登场的中华民国总统大选,不但不利于亲共政党候选人胜选,反而还可能激发更多台湾人民抵制中共,等于为反共候选人造势助选。

从贸易战到反送中 北京为何一再误判局势?

事实上,中共中央的临时急转弯,也适足反映出北京高层继美中贸易战之后,再度出现重大情势误判。

尽管近日香港媒体传出北京要求港府“自行收拾烂摊子”,营造中共并未主导事件的气氛,但实际上这很可能只是中共惯以切割麻烦、自保“伟光正”的烟雾弹。

毕竟,中共政协主席汪洋、副总理韩正都曾于5月底公开支持港府修法,两名政治局常委高调表态,无不对外传达中央力挺的信号。

再者,中共驻英大使刘晓明虽于6月12日向英国广播公司(BBC)称,“中央从未指示香港修例,此次修例是香港政府自己发起的”,但言谈中却也同样传达北京支持港府修法的信息。

因此,即便北京领导人自己并未主导推动香港修法,但至少知情认可。故而这次事件恐怕并非港府“自主肇事”,而与北京决策圈误判大局有关。

那么,为何北京近期频频在重大外事与内政上误判局势、做出错误决策?可能与三项因素有关:

1‧ 乱臣误国。习近平2012年上任后,原本力行反腐,但却受到江泽民集团安排的一众特务、乱臣围绕下,习被五花八门的浮夸手段宣传吹捧,又被各式各样错误的假情报、编造的内参或外媒消息所迷惑,加上官员懒政、怠政,导致政令不出中南海。

特别是中共“十九大”后,北京诸多决策益发左倾高压,唱红不断,引发民间积怨日深;又在重大国内外事务决断失策,累积越来越庞大的政治经济风险,宛若即将溃决的水坝。

2‧ 中共派系内斗,埋刀设伏。江派不仅通过安插乱臣、特务,误导习做出错误决策,蓄积政经风险,并运用种种“低级红、高级黑”的手段来进行“软刀刺杀”。

此外,以王沪宁、韩正、杨洁箎为首的当朝江派人马与仍实质掌握港澳影响力的曾庆红等人,有意通过激化香港的内部冲突,甚至制造血腥镇压,借此对习近平埋刀设伏,试图引导习派手上沾染迫害人民的血债;同时通过海外反抗势力来借刀杀人、里应外合,达成对习逼宫、迫其下台、夺回权力的根本目的。

3‧ 党文化思维,不得人心。在中共70年的统治洗脑与腐败官场文化薰染下,中共官员的思维都不是传统社会的正常人思维,而是一套充满中共极权、斗争的意识形态党文化,崇拜权力,思想扭曲,以权凌民,唯我独尊。

因此,身处权力中心的中共高官们必定难以苦民所苦、视民如伤,更无法真正的“以民为主”、“为民服务”,只是嘴上挂着“民主”口号来假装进步开明,实质上却干着最落后的极权暴政之事。

故而,脑子里灌满党文化思维的中共官员,面对香港、台湾与国际社会的重大事务,往往难以做出正确衡量与理解,从而误判频频、出错连连。

北京刹车难止血 中南海争斗或将加速摊牌

尽管北京与港府急踩刹车,试图设置停损点,但此次“反送中”风暴的负面效应之庞大,已经让中共难以止血,益发臭不可闻。

“反送中”抗争不但促使香港与台湾民众更加团结反共,势必在接下来的选举活动上用选票传达对中共与亲共政客的不满与鄙视;同时,国际社会也更加看清中共的残民以逞、草菅人命,更加看清中共的鬼话连篇、说谎成性。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便不能排除“六四”事件在中国境内重演。

此外,这次香港事件也再次映射出中南海习派与江派等人马的搏斗对决,随着矛盾的频繁加剧,以及国内外困境逼得北京当局越来越无路可走、进退两难、里外不是人,习江派系对决很可能将加速公开摊牌。

最后,尽管北京试图切割责任、将一切推给港府,而港府又荒谬地试图将责任推给台湾以自保,但种种推诿之词已经难以欺瞒众人之眼,势必有人得对这次风暴出面负责。

除了傀儡特首林郑月娥外,王沪宁、韩正、杨洁箎等握有大权的江派人马是否也会被趁机清理、以除后患?

接下来,就看北京领导人能否理智清醒地选择了。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06-16 8: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