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西兰庆3.4亿华人三退 觉醒民众义务护旗

9月22日上午,以法轮功学员为主体的各界民众,在奥克兰市中心的Aotea广场集会,庆祝3.4亿华人同胞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易凡/大纪元)

人气: 7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凡新西兰报导)2019年9月22日上午,以法轮功学员为主体的各界民众,在奥克兰市中心的Aotea广场集会,庆祝3.4亿华人同胞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一位中年华人男子在现场驻足了几个小时,然后走到“解体中共,结束迫害”的大旗后面,作了一名义务护旗手。他是谁?为什么这么做呢?

天国乐团乐曲嘹亮。(易凡/大纪元)
腰鼓队演出助兴。(易凡/大纪元)

他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名叫Peter。Peter表示,对中共的认识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思考。

“因为从小受过几十年的洗脑教育,不可能因为一件事或者几件事,就把自己的思想和已经形成的思维模式给轻易否定了。而是经过看资料,并在生活中不断的积累,一点点的进行转变。”他说,“这种转变需要一定的时间,需要常常的自我否定,需要翻来覆去的思考。这么大一个国家,一个政府,对于历史书,到底有没有可能胡说?它的新闻报导,有没有可能当着十多亿中国人的面撒谎?”

民运人士丁海江先生讲述了自己对中共黑暗司法制度的认识以及他对法轮功的态度转变过程。(易凡/大纪元)

“因为我喜欢看书,所以看了一些关于民主理念的书与文章,对民主思想有一点认识,觉得国家应该按照那种方式去治理。像共产党,它那种治理模式肯定是错误的。举个简单例子,只有言论自由才能出真相,这是最基本的道理。只有允许大家都说,真相才能够显现出来。如果由一个政党来控制媒体,它肯定在胡说八道,即使没有胡说,最起码不靠谱,这种媒体是绝对不可信的。它不光要自己说,还不允许别人说,谁说就打压谁,这样的媒体怎么能相信呢?”

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历的越来越多,我有几年利用业余时间写作,相继在《杂文报》(曾是中国唯一刊登杂文的报纸,现已被中共查封)发表,还参加了《杂文报》的全国作家讨论会。在写作的过程中,认识了一些有民主思想的人。”

知名人权律师Kerry Gore发言。(易凡/大纪元)

“但是接受新的思想并不等于把以前洗脑的东西给排掉,要不断地进行自我思想斗争,然后一点点的给它排出去。”

“中共的洗脑是错的,很多东西都可以看出来。它称自己多么伟大光荣正确,但实际上竟是贪官,你怎么能相信它伟光正呢?它说自己为人民服务,但是它既不受老百姓的选举,也不受老百姓的监督,凭啥为你服务呢?对不对?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有实践上,一点一点的对比,都可以不断的确认,以前受过洗脑的内容确实是错误的。”

“再之后呢,对共产党这种专制的思维,那不用思考,直接就排出去了。你一看中国大陆的电台就感觉很恶心。对于海外的华人,我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判断标准:他如果喜欢看中央电视台,经常使用百度,他一定是中共洗脑下没有觉悟的人。”

退党义工发言。(易凡/大纪元)

“虽然中共对人的洗脑是一批接一批,但我对未来仍然持乐观态度。因为中共的这种运作模式是违背人性的。人都讲究自由、平等,讲究人权的,没有人喜欢作奴隶。人权是做人最基本的权利,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否则你国家再强大,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你可以不信法轮功,你也可以不炼法轮功,但人家是为了自己做人的权利,所以你帮助他们也就等于帮助自己。今天受迫害的是他们,明天可能就是你。”

“还有一点,中共这种经济运行的模式,也不符合经济的规律,这种经济迟早要崩溃。它的理念可能一时半会可以糊弄人,因为老百姓因为忙于生计,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问题,但是老百姓的生活一旦没有着落,一旦经济出现问题,他们自然会思考。没有实心的傻蛋,他即使根据自己的利益也会去思考一些问题,看这样做对不对。现在这种国际交往越来越密切,老百姓也会通过一些人了解国外的情况,他也会思考,国外为啥过得挺好?”

退党义工发言。(易凡/大纪元)

“中国在国际上没有朋友,政治上很孤立。看全世界都搞民主、自由,就你几个国家搞独裁,这样的国家越来越少,你肯定面临着巨大的政治压力。所以从经济、政治和国际关系上,从任何一个角度考虑,它都肯定是要灭亡的。这就是我今天站在这里并说这些话的主要原因。”

退党义工发言。(易凡/大纪元)

多人在集会现场发言。逃亡至此的维吾尔族人Shawudun Abdul-Gopur讲述了自己一家人被囚于新疆集中营的可怕经历。民主运动人士丁海江先生讲述了自己对中共黑暗司法制度的认识以及他对法轮功的态度转变过程。知名人权律师Kerry Gore表示,三亿多中国民众三退,其核心原因即是中共侵犯了中国人的基本人权。还有多名退党义工发言。签名支持者难以计数。

维吾尔族人Shawudun Abdul-Gopur讲述,自己的大哥被中共判刑11年,二哥、弟弟和78岁的母亲都被关在新疆集中营。(易凡/大纪元)
民众签名支持。(易凡/大纪元)
民众签名支持。(易凡/大纪元)
民众签名支持。(易凡/大纪元)

责任编辑:上官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