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天安门时报》主编:《九评》揭开共产党画皮

《九评共产党》是由《大纪元时报》于2004年11月19日发表的系列社论。(大纪元合成图)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12月4日讯】(大纪元记者芷青墨尔本采访报导)“只有《九评》,才能把共产党全面、深刻、彻底地告诉人家它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澳洲墨尔本天安门时报》主编阮杰,在读完《九评共产党》(《九评》)这本书后,称赞该书深刻洞悉共产党的本质,揭开了共产党的画皮。

阮杰祖籍广东,在广西出生长大,1998年来到澳洲。22年来,阮杰一直投身于民主运动,创办了《天安门时报》和“中国民主学校”,坚持至今。由于被中共列入黑名单,阮杰二十多年来再也没能回过日思夜念的故乡。

读《九评》深刻认识共产党本质

大学时代的阮杰,在当时大环境的熏陶下,慢慢开始接触了一些自由的思想。

在2015年5月23日墨尔本举行的法轮功反迫害集会上,《天安门时报》社长阮杰先生发表演讲。(Peter/大纪元)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在广西政府部门工作,后来又自己下海办公司,然后又到外事部门工作,最后来到了澳洲。”

虽然过着顺遂的生活,八九年那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让阮杰看到了共产党的真实面目;而真正让他看清共产党、剥光中共华丽的画皮,是在读完《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后。

《九评共产党》是由《大纪元时报》于2004年11月19日发表的系列社论。该书获得2005年美国亚裔记者协会颁发的网络报导类亚美专题最佳奖。

阮杰坦言,通过读《九评》,他才对中国和共产党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

“虽然我们在中国大陆读了大学,又读了研究生,但是真正受教育还是来到国外以后。因为我们在国内学的很多东西都是按照共产党的逻辑、共产党的宣传来写的,很多都是不真实的,”阮杰说,“到了海外以后,我们才真正了解到历史,真正了解到什么才是真正的人类社会文明,什么样的才是文明的,什么样的制度才是符合人类社会文明要求的。”

“八九六四那场运动我们参与了,后来到了澳洲以后,我们接触到了更多的信息,特别是从法轮功那里得到了更多对中国的历史、现状还有共产党本质的了解,特别是通过《九评》,我们对共产党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九评》不但深刻揭露共产党本质,也向人们揭示了血雨腥风的文革。对此,阮杰深有体会,因为他也是一位文革的见证者。

“在我的童年和青年时期,很多事情都在刺激着我。年纪小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它的原因,只不过觉得这种社会总是带着一丝恐怖。”

“比如说文革的时候,我也就十来岁。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当时有一个人就说了一句 ‘我觉得解放前比现在好’,就被民兵开大会批斗, 当场就用木棍打死。当时我也在场,我妈不忍心让我看到这一切,就用手遮住了我的眼睛。那个人被打死后就丢到河里去了,这个给我印象最深。”

文革中发生的冤假错案不仅触目惊心,那些作恶遭报的事例更是发人深省。

“当时我们生产队的大队支书,在文革的时候他很是得风顺水,所以他就公报私仇,动不动就批斗别人,而且还斗死了好几个人。最后文革结束的时候,要清理三种人,他就被劳改了。整个村的人都很恨他,因为他文革时批斗害了很多人,最后村里人动不动就拿他两个儿子出气。两个儿子都被打到残废,最后被打得神志不清,甚至痴呆了。”

“那个大队支书劳改几年回来后,大概是八几年,那时候已经分田到户了。各家各户都有地有牛,但他回来时已经七十多岁了,他两个儿子又是残废,精神也已经不正常了。他们家里又没有牛,他就拿两个儿子当牛来犁田。因为周围人都不理他,那时候我们家说想借他牛,很多人都阻止,说不要给他,他罪孽深重。”

“这个大队支书回来以后住在一个地主家的房子里,但后来邓小平给地主平反了,就把这个房子还给地主了,就让夫妻俩和两个残废儿子到山上一个破旧的生产队仓库住。”

“最后他两个儿子病死了。往往村里边有人死了,都会有邻居来帮忙料理后事,抬去埋。可全村的人都不理他,他只得和他七十多岁的老伴两个人自己抬两个儿子。没过多久他们夫妻俩也自杀死了,最后就地埋在仓库那里了。”

阮杰很清楚,如果不是因为中共,那个大队支书不会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文革这场灾难不仅改变了几代人的命运,也深深重创了中华民族的命脉。他知道,真正的中国不应是这样千疮百孔,真正的中国人本来亦是心醇气和的。

面对中共暴政 要勇敢站出来说不

马丁‧路德‧金有句名言:“任何地方的不公义,都威胁其它地方的公义。”阮杰对此颇为认同,他提起多年前让他感慨的一件事:当你看到别人在遭受无辜迫害,但为了自保而选择不发声,那麽也许当你被迫害时,也不会有人为你发声。

“2015年的时候,胡锦涛来澳洲访问。我在澳洲国会里组织了一个听证会,我们几个民运人士跟国会的议员代表,开了一个有关中国民主人权的听证会,法轮功学员也来参加了。隔壁就是胡锦涛演讲。 ”

“当时有一个上海人从墨尔本跟我们一起去,他还写了很多材料。他在中国投资几百、上千万,最后被中共官僚通过强拆的方式把它侵吞了,血本无归。他就想让我把这个消息转达给胡锦涛,希望让胡锦涛趁这个机会关注他这个案子。”

“然后我就跟他讲,我们每个人受到伤害的时候,都希望有人来帮助我们。但是如果别人受到伤害的时候,你不帮人家说话,到你被伤害的时候,很可能也不会有人来帮你说话。 ”

“我心里很想问他:法轮功被迫害这么多年,你有帮他们说过一句话吗?你们现在受到伤害的时候,你就想让大家都来关注你,‘大家来为我说话’,都会有这种心态。我们要学会将心比心,如果说人家受到迫害的时候你不出声,当你受到迫害的时候,也不会有人出声。”

“我们现在很多中国人就是这样,只要我能够自保,别人怎么样我就不管。但是实际上我们要了解,今天它迫害这个人,明天就有可能害到你、害到我,因为这种风气、这种制度、这种做法你不把它抑制在萌芽状态,它就会蔓延。今天是别人,明天可能就会轮到你。”

“中国人这种整体意识和社区意识就不如西人。为什么西人他反对这种不好的行为,因为他知道如果你不制止这种行为,你让它存在,有一天它就会蔓延,蔓延到有一天就会害到你了。每个人都有份,因为中共今天迫害法轮功,明天就很可能迫害你。”

这也是阮杰在声援法轮功的集会上所多次表达的:反对迫害法轮功不只是这个群体的事,而是每个人的事!

“我有一个梦想”

“我有一个梦想,我这个梦想不是很伟大。我希望中国能够早日民主、能够早日文明,我能够自由地回到中国,在我母亲的坟前跪下,说一声,‘妈妈,我对不起您。’这是我最大的愿望。每当想到这件事情,我都非常痛心。我们对中国都是很有感情的。我们都希望中国能走向文明、进步、民主。”

阮杰的声音里有对母亲的思念,还有对中国未来的期许。

他说:“2000年左右的时候,因为我不能回国,我妈病了一年后去世了。我妈有六个孩子,我是老大。我妈过世的那一天,除我之外,五个孩子都围在她身边。”

“我妈去世那天, 她神志很清醒,不断地问,‘阿杰回来了没有?阿杰回来了没有?’而且眼睛总是往大门外看。我妹后来才告诉我这个情景。”

“我们中华民族有5000年的历史,我们中国在亚洲也曾是最接近民主的国家。实际上1949年以前,中国是个很文明、很有正气的民族。现在在共产党的统治下,如果每一个中国人都不起来说话、不发出声音,每个人都是支持共产党去做坏事,那么这个民族就没有希望了。”

“我们作为中国人,我们在中国还有兄弟姐妹、父老乡亲,还有生我们养我们的土地,我们还希望能回到那片土地去,也希望那片土地能走向民主、文明。”

责任编辑:李欣然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