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知名专家:瘟疫蔓延 中共难逃罪责

图为澳洲知名社会学家、悉尼大学副教授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人气: 186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4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睿悉尼采访报导)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持续肆虐,世界正在为中共谎言付出代价。澳洲知名社会学家、悉尼大学副教授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认为中共掩盖真相,给世界带来灾难,必须受到谴责并追究其罪责。

悉尼大学副教授及澳洲知名社会学家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认为中共掩盖真相,给世界带来灾难,难辞其咎。(本人提供)

中共掩盖瘟疫真相 侵犯基本人权

“毫无疑问中共必须对瘟疫造成的死亡和疾病,对经济造成的破坏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中共当局非常清楚掩盖病毒真相会导致什么样危机,中国虽有各种明确的法规,但没有执行这些规定。最重要的是瘟疫最初暴发时,中共政府选择了压制真实信息。中共对病毒的回应方式侵犯了数百万人基本人权。”

“我们必须让中共对在国内,国外造成的这场危机承担罪责。在中国,即使中国民众面对中共这样的极权主义政权,我们也希望他们(中国民众)要让(中共)政府为其掩盖行为造成的灾难承担责任。在国际上,我们必须让中共政府对其行为负责。这意味着我们应该更加谨慎地与中国进行卫生及经济合作。此外,我们更应该明确谴责中共侵犯人权的恶行,批评中共给世界带来的这场瘟疫。”

“中共压制病毒的真实信息导致了更多人死亡,而中共实施的强行封锁,严重违反了人类最基本的尊严。如果中共以负责任的方式应对这场危机,那可能会大大减少感染人数。”

澳洲政府应给中共打上羞耻印

中共为了自己的面子和撇清导致大瘟疫的责任,导致瘟疫在全球失控,世界卫生组织多次重复中共官方的谎言,其干事长谭德塞竭力推迟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宣布为全球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澳洲政府如何回应中共和世卫的说辞呢?

巴博斯认为,“澳洲政府应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点名谴责中共,明确给中共的严重错误行为打上羞耻印,不接受世界卫生组织赞扬中国的说辞。虽然中国是瘟疫的发源地,我们不应该责怪一个国家的病患,但必须明确中共难辞其咎。”

此外,巴博斯也呼吁澳洲民众应和中国民众站在一起,共同追究中共罪责。

“中共不会质疑自己,更不会放弃权力。我们需要让民众质疑中共,我认为对身处中国的人们来说,重要的是要知道我们海外不赞成中共的说辞,拒绝中共的不法行为,我们在向中国境内的人们传达了一个信息,他们应该站起来,挑战政权。”

“当年苏共解体时,苏联国内的人们知道在苏联之外,政府和民众在谴责苏共当局并分享他们的担忧。那时美国没有入侵俄罗斯,澳洲没有入侵俄罗斯,但我们与苏联人民站在了一起。对于中国人民,我认为我们做得还不够,原因是我们从中国赚的钱远比从苏联赚得多,但我们应该声援中国人民。”

“我认为我们应该更加坦率,公开地指责中共的行为是不被21世纪的世界所接受的。虽然我们对中共在中国境内的行为没有控制权,但我们应该忠实于自己的良心,忠于中国民众,谴责我们所见的犯罪行为,即使我们的谴责不一定会改变一切,但我们必须传达这样的信息,这一点很重要。”

瘟疫的警示:中共统治下的极权国家 每个组织都姓党

巴博斯表示,“瘟疫应该提醒我们,中国仍然是一个极权主义掌控下的的共产主义国家。我们很容易忘记这一事实。我们喜欢中国文化,喜欢去中国旅游,想与中国做生意,所有这些都无可厚非。但我们必须记住我们不是在和一个正常的政权打交道,我们正在同一个极权国家打交道。这就是生活在民主国家的人们很容易忘记的事实。”

“人们应该记住在中国没有言论自由,没有法治,没有选举。更广泛地说,中国的每个组织最终都是国家机关。这意味着都是共产党的机关。中国没有独立的公民社会。在澳洲,如果政府做错了事,很多人会大声抗议。但在中国,没有独立的监督机构,人们没有机会揭露政府的错误,这就是极权主义国家所缺少的。”

巴博斯相信,“从长远来看,我们将在中国看到自由与民主。”

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为澳洲知名社会学家,澳洲高等教育专题的重要评论员,经常就澳洲过分依赖国际学生为其大学系统提供资金所构成的道德和财政威胁向《澳大利亚人报》和《悉尼晨锋报》撰稿。巴博斯目前为悉尼大学副教授,拥有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学科学硕士学位(2002年)和社会学博士学位(2003年)。◇#

责任编辑:李丽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