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媒:中共在昆州高校及地方政府谋求影响

昆士兰大学
澳媒披露,中共一直谋求在昆州高校和地方政府建立联系和影响。图为昆士兰大学St Lucia校区。(杨裔飞/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睿澳洲悉尼编译报导)新数据显示,北京一直谋求在昆州高校和地方政府建立联系和影响,这引起了人们对大学研究可能被(中共)军事和安全组织利用的担忧。

昆州《信使邮报》(Courier-Mail)报导,作为应对外国干预计划的一部分,昆州在联邦政府注册了601项与外国正式签署的协议。其中,有321项协议涉及中(共)国,这包括通过大学达成的276项协议及37项地方政府签署的姐妹城市协议

但昆州一所大学的负责人表示,该校进行了尽职调查,以确保合作是为了公共利益。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所长彼得·詹宁斯(Peter Jennings )说,对外合作协议的公开登记显示,澳洲与中(共)国建立的合作关系在保护澳洲知识产权方面产生了真正的问题,同时(签署协议的澳方)发现自己在做的工作与中(共)国军事和安全机构相关。

“在联邦政府不知情的情况下,中(共)国正忙于在州级和较低级别的机构层面挖掘机会,以建立关系。”

大学的协议包括从研究合作、游学和学生交流协议到一些大学范围内的合作协议。

一些研究协议看起来并不具体,像昆士兰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在2018年签订的高压脉冲技术合作研究协议,或昆士兰大学(UQ)和温州医科大学之间关于生物医学研究的协议。

但昆士兰科技大学(QUT)校长谢镁俐(Margaret Sheil)教授辩解说,在与中(共)国打交道方面,学校有着丰富的经验。她表示,该校在与北京打交道时并不天真,在达成安排之前都会进行自己的尽职调查。

“澳洲大学与中(共)国打交道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有一些领域和一些大学,我们不会参与其中”,她说。

谢镁俐还说,在《外交协议政策法》(Foreign Arrangements Scheme)出台之前,由于安全问题,该大学的一笔来自澳洲研究理事会(ARC)的拨款在2020年被阻止了。

“我们很失望。我们做了尽职调查,看不到任何风险”,她说。

她表示,该校与美国或英国的研究伙伴关系数量最多,但它们往往不需要正式协议,而包括中(共)国在内的许多亚洲国家都需要协议。

昆士兰大学校长特里(Deborah Terry)教授说,《外交协议政策法》在管理风险和保持国家作为世界研究领导者的地位之间取得了正确的平衡。

特里教授说:“昆士兰大学与许多国家的大学和行业合作,并在出口管制和制裁立法的要求下,通过明确的协议保护大学的知识产权。”

“昆士兰大学在开发披露工具方面的领导地位已被政府确认为解决该行业应对外国干预风险的重要机制。”

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利用2020年12月生效的《外交协议政策法》取消了四项交易,包括维州政府与中(共)国签订的有争议的“一带一路”协议。

佩恩说,这是为了确保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和大学的合作协议与澳洲的外交政策相一致。

责任编辑:宗敏青

了解更多澳洲即时要闻及生活资讯,请点击 dajiyuan.com.au
(本文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网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