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渥太华6·24】急诊室候诊时间长

本市医院的急诊室候诊时间长,3家医院位列全省12家最长候诊时间医院榜。(任侨生/大纪元)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2年06月25日讯】
4医院候诊时间超省平均 3家列全省最长榜单
轻铁听证会第二周:系统集成差 测试时间短
5月强对流风暴 保险费加史上排第六
红灯罚单最多十路口 King Edward居首
停办两年重返现场 蓝调音乐节获联邦千万资助
房东藉装修驱逐租客 市府拟定立法规制止
本市沙滩季开始 Westboro今年关闭

 


4医院候诊时间超省平均 3家列全省最长榜单

【记者高洁综合报导】安省医疗质量(Health Quality Ontario)统计数据显示,4月病患在安省急诊室的平均候诊时间为1.9小时,是连续第三个月时间增加。渥太华5家医院中,4家的候诊时间超过2小时,3家位列全省最长候诊医院榜。
渥太华5家医院中,只有Montfort医院的平均候诊时间低于省平均,为1.8小时。渥太华医院Civic分院需等2.5小时,General分院等3.4小时。Queensway Carleton医院平均候诊2.8小时,东安省儿童医院(CHEO)等3.4小时。
无需住院的“低危(low-urgency)患者”在急诊科的平均候诊时间,Montfort医院为3.5小时,CHEO为5.4小时,渥太华医院Civic分院和General医院分别为4.4小时和5小时。
CHEO前不久刚经历了一个急诊室人满为患,但床位不足的周末。6月11日,急症室一度有16名患者,最长等待了近48小时才获得床位。CHEO当时在推特上发长文说:“过去6个星期,我们的病房一直满员。比平时人数更多、症状更严重的儿童,因为COVID、流感、手术和许多其它原因,需要在医院过夜,但我们没有床位。”
CHEO称,今年5月是急诊科有史以来最繁忙的5月,而6月有可能刷新急诊患者纪录。
Windsor地区医院是4月候诊时间最长的安省医院,需5小时。Hawkesbury and District全科医院次之,为3.5小时。CHEO、渥太华医院General分院和Queensway Carleton医院,都位列安省12家候诊时间最长医院榜。
多个原因导致候诊时间长
安省急诊室候诊时间长,其原因复杂,许多问题在COVID-19疫情前就已存在,但疫情使情况更糟。不少业界人士认为,没有迅速解决的方案,需要对整个医疗系统做长期修正。
导致候诊时间长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安省医院长期满负荷或超负荷运作,疫情之前就存在病人不得不在走廊上接受护理的问题。此外,那些本应释放出床位的病人,因为没有长期护理院或类似机构接收而无法出院,导致床位不足。
医护人员短缺是另一个原因。安省长期以来就是全国医护和人口比例最低的省份。安省每十万人对应609名注册护士,低于倒数第二名卑诗省的650名,明显少于魁省的729名,远低于第一名纽芬兰与拉布拉多省的982名。
疫情更是雪上加霜。渥太华医院急诊医生沃勒尔(James Worrall)对580 CFRA电台表示,疫情让医护人员筋疲力尽,不少人选择离开这个行业。他说:“我们部门流失了很多护士。许多与我们长期共事的人离开了,他们已经到了极限。我们能够招募到新人,但依然人手不足。我们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达到新的平衡,无法避免这个问题。”
渥太华医院护士考恩(Christie Cowan)说,护士过劳正成为一个严重问题,而疫情和省府的124号法案使情况更糟。124号法案将护士和其他公务员的工资涨幅限制在1%,为期3年。一些护士因此离开了这个行业,他们感到自己的价值被低估了。
家庭医生缺乏也是原因之一。安省有130万人没有自己的家庭医生,相较有家庭医生的省民,他们更有可能去急诊室,且就诊时往往病情更严重,导致病人需要住院的比率上升。
沃勒尔表示,随着人口老龄化,急诊病人的疾病种类也更加复杂。他说:“我们现在有更好的治疗方法,人们能够与慢性病共存。但当你患有慢性病时,你会出现并发症和其它问题。这些问题通常不包括在常规治疗内,所以他们来急诊室。”病情更复杂的患者需要更多时间来治疗,这意味着急诊医生每小时可以治疗的患者数量下降。
减少急诊室就诊病人的数量,是改善候诊时间的方法之一,为此需要为人们提供更多就医选择。比如,要求家庭医生提供更多常规工作时间以外的看诊时段;设立晚间和周末运营的无需预约诊所;省府增加能提供更多医疗服务但所用资源少于急诊室的紧急护理中心。
实际上,福特政府在疫前已着手彻底整改安省医疗系统,但因疫情搁置。完成组阁的新一届政府将如何做,是外界关注的焦点。


轻铁听证会第二周:系统集成差 测试时间短

【大纪元综合报导】省府主导的轻铁公开调查,开始逐渐深入具体问题。第二周听证会主要聚焦于轻铁的系统集成和移交前的全面测试是否未能达到期望值,从而为日后的问题不断埋下隐患。
OLRT承认系统集成差
轻铁系统非常复杂,涉及数千个数字设备,它们来自不同的供应商,因此良好的系统集成是保证轻铁正常运行的关键。
总部位于法国的Thales,其加拿大分公司为轻铁提供自动化信号系统,控制列车的刹车和推进力、车门以及轨道上的传感器等。联邦线项目,是Thales首次将信号系统用于低地板(low-floor)列车中。该系统是轻铁早期部分故障的原因。
在本周一(20日)听证会上,Thales项目经理伯恩斯(Michael Burns)表示,轻铁的系统集成由丽都运输集团(RTG)负责轻铁建设的子公司OLRT Constructors完成,但“他们完成这项任务时遇到挑战”。
上周五出席听证会的OLRT代表霍洛威(Rupert Holloway),2018年5月至2019年5月负责监管轻铁系统的建设。他承认,OLRT在建设隧道上投入了很多精力,但未能专注于“(系统)集成的挑战”。
伯恩斯以车门问题为例,说明系统集成的重要性。当时Alstom公司改变了列车上的软件,如果紧急刹车次数过多就让列车停止运行,但未通知Thales。轻铁正式运营后,曾出现一名乘客被车门夹住的事故。原因是Thales的软件也能测试列车的紧急刹车,并预期如果有障碍挡住车门关闭时,车门会重新打开,但Alstom的软件阻止了车门重开。原因找到后,Thales修改了自己的软件。
测试时间短 问题未及早发现
在周二的听证会上,Alstom代表、列车系统工程师和列车安全验证师高奇(Lowell Goudge)称,2019年8月底轻铁完成移交,但直到同年夏季,该公司才开始多辆列车同时运行。当调查委员会律师问他,是否认为轻铁系统测试时间非常有限时,他给予了肯定回答。他还表示,如果测试时间更长,或可以发现后来困扰新系统的诸多问题。
当天作证的OLRT代表伯杰龙(Jacques Bergeron),2014年至2018年负责Thales和Alstom系统的轻铁集成。他证实,Alstom未能完成预期的列车测试。该公司原计划2016年底,在联邦线东端约4公里的双轨道上进行列车测试,但1年后,才在测试场一段不长的轨道上,首次完成了2辆列车的测试,主要原因是轨道交货延迟。伯杰龙承认列车测试“是个大问题”。他还说,两条铁轨之间的距离比设计值少了几毫米,造成列车起落架“问题不断”。
高奇称,一些问题是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比如列车容易掉电,从而造成可运营列车数量不足。这个辅助电源问题,至今尚未完全解决。早期出现的车门过于敏感,即如果有人试图阻止车门关闭,列车就会停止的问题,也是市府知晓但有意忽略的。列车驾驶室的玻璃门因为容易开裂,换上了丙烯酸门,但这种材料易燃,达不到标准。
Alstom列车的问题
围绕着Alstom列车的问题也不少。在上周四的听证会上,Alstom轻铁产品总监德克莱克(Yves Declercq)表示,公司在联邦线列车的设计上“突破了极限”。市府希望每小时双向运载2.4万名乘客,并且乘客人数或在2030年后翻倍,但这个“特殊”要求,更适合地铁而非轻铁。
联邦线使用的Citadis Spirit列车,是基于法国Nantes等地使用的Citadis Dualis车型改造的。Dualis的低温极限是零下25摄氏度,不符合渥太华冬季要求,且北美的电轨标准与欧洲不同。Alstom为北美市场开发的Spirit车型,车身过长。当时Alstom的冬季技术只用于在瑞典和俄罗斯使用的车型。
换言之,不存在符合市府要求的现成的轻铁列车。德克莱克称,市府早在2012年就知道这一点。Alstom在设计联邦线列车时“突破了极限”,这也部分解释了为何后来出现了通常不会出现的列车故障。但市府聘请的律师加德纳(Jesse Gardner)指,Alstom没有向市府说明列车要求处于轻铁列车所能达到的极限的事实。
除了设计,Alstom最终还不得不在渥太华完成了列车生产,尽管公司认为所用劳工缺乏必要技能,为的是方便市府向上级政府申请资助。
另一个问题是轨道。Alstom称联邦线的轨道“不合规”,造成了2021年8月的脱轨事故。德克莱克承认Dualis列车出现过列车轴断裂问题,但渥太华出现同类事故的的时间过早。
Alstom自己的专家认为,是不合规的轨道对车轮造成压力和磨损,最终导致车轴断裂。但RTG不同意这个“初步结论”,认为调查没有第三方专家的参与。


5月强对流风暴 保险费加史上排第六

【记者李华明编译报导】加拿大保险局(IBC)近日称,5月21日造成大面积停电的强对流风暴,其造成的保险理赔费超过8.75亿元,在加拿大史上排名第六。
据《渥太华公民报》报导,保险局在近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根据灾难指数和量化公司(Catastrophe Indices and Quantification Inc.)的估算,5月21日的强对流风暴,安省的保险费超过7.2亿元,魁省1.55亿元。
保险局称,损失主要来自大面积的破坏(包括断电),以及造成的死亡——本市至少5人,安省至少10人因此丧生。风暴造成的损失,保险公司通常会根据房屋、商业地产和汽车保险政策予以理赔。
保险局在声明中表示:“根据保险理赔额,该强对流风暴(造成的损失)在加拿大历史上排名第六。这提醒我们,气候变化给加拿大社区带来的危险在增长。IBC将一如既往地倡导国家适应策略,它将导致明确的短期措施的施行,以改善加拿大的气候防御能力。各级政府必须采取紧急行动优先投资,以减少这些恶劣天气事件给家庭和社区带来的破坏。”
保险局列出了加拿大10大保险费最高的自然灾害,其中8起发生在2011年及以后。保险费以2021年加元为基准进行了调整。
1. 2016年,Fort McMurray森林大火,40亿元;
2. 1998年,东部冰暴,23亿元;
3. 2013年,阿尔伯塔省南部洪水,18亿元;
4. 2020年,阿尔伯塔省雹暴(hailstorm),12亿元;
5. 2013年,多伦多洪水,10亿元;
6. 2022年,安省-魁省强对流风暴,8.75亿元;
7. 2005年,多伦多洪水,7.8亿元;
8. 2018年,安省风暴,6.95亿元;
9. 2021年,卑诗省洪水,6.75亿元;
10. 2011年,Slave Lake火灾,6亿元。
更多信息,可参阅保险局网页www.ibc.ca/on/disaster/wind.


红灯罚单最多十路口 King Edward居首

【记者李华明编译报导】市府“Open Ottawa”网站的数据显示,去年本市发出53,956张闯红灯罚单,远高于2020年的逾35,000张。10个罚单最多的路口中,King Edward大道和St. Patrick街路口的罚单最多。
据CTV报导,King Edward上的3个路口,共有8,500张罚单。其中,King Edward南行线和St. Patrick街的路口,去年有5,868张罚单,是本市红灯罚单最多的路口。2020年和2019年,该路口分别有3,202张和4,739张罚单。King Edward北行线和St. Andrew街的路口,去年有2,529张罚单;King Edward北行线和Besserer街的路口,去年12月发出137张罚单,这也是该路口红灯摄像头在去年唯一启用的1个月。
位于红灯罚单数前五位的另3个路口是:Russell路南行线和St. Laurent大道的路口,Walkley路西行线和Don Reid道的路口,Hunt Club路东行线和Downpatrick/McCarthy路的路口,分别为3,184、2,893和2,536张。
“Open Data”共包括了68个安装了红灯摄像头的路口,其中3个摄像头去年全年没有任何罚单。闯红灯的罚金是325元,包括一项服务费和一项受害人附加费,罚单的接收人是肇事车辆的注册车主。
2021年红灯罚单最多的10个路口为:
1. King Edward大道南行线和St. Patrick街路口,5,886张;
2. Russell路南行线和St. Laurent大道路口,3,184张;
3. Walkley路西行线和Don Reid道路口,2,536张;
4. Hunt Club路东行线和Downpatrick/McCarty路路口,2,536张;
5. King Edward大道北行线和St. Andrew街路口,2,529张;
6. Kent街北行线和Arlington街路口,1,957张;
7. Carling大道东行线和Iroquois路路口,1,524张;
8. Prince of Wales道北行线和Hogs Back路路口,1,462张;
9. Bank街北行线和Riverside道路口,1,388张;
10. Berrigan道北行线和Wessex路路口,1,211张。
2021年红灯罚单最少的5个路口为:
1. Hawthorne路北行线和Leitrim路路口,43张(1-6月);
2. Carling大道东行线和Island Park道路口,53张;
3. March路东行线和Carp路路口,170张;
4. Jockvale路东行线和Strandherd道路口,174张;
5. Cyrville路西行线和Innes路路口,180张。


停办两年重返现场 蓝调音乐节获联邦千万资助

【记者李云兮编译报导】将于7月重返LeBreton Flats的渥太华蓝调音乐节(Ottawa Bluesfest),获得了联邦政府近千万元的资助。
据CTV报导,因为疫情,蓝调音乐节取消了其2020年和2021年的活动。音乐节执行董事莫纳汉(Mark Monahan)称,此次联邦总计980万元的资助,将帮助他们以比疫前“更大、更好、更强”的姿态回归。
他说:“政府的这笔拨款,使我们能够从中断的地方继续前行。过去两年,我们在经济和情感上都面临巨大挑战。这笔资金,将确保音乐节在未来几年中的健康生存。”
今年,蓝调音乐节计划将其主舞台区从加拿大战争博物馆的通常位置,延伸到附近的Sir John A. Macdonald Parkway,还将新增一个活动舞台。
联邦经济发展署南安省负责人雅切克(Helena Jaczek)说:“这意味着更多的人能够参加和享受表演,同时帮助蓝调音乐节继续吸引顶尖人才。”
除了蓝调音乐节,联邦还宣布为本市3个旅游企业提供超过25万元的资金,它们是Alicja Confections、Escape Tours and Rentals和Haunted Walks。


房东藉装修驱逐租客 市府拟定立法规制止

【记者高洁编译报导】市府正在考虑制定新法规,不允许多单元出租物业未经许可改作它用,以制止房东以装修为借口涨租金、驱逐老租客。
据CTV报导,近日提交给市规划委员会和市社区及保护服务委员会联席会议的报告中,将“装修逐客”(renoviction)定义为,房东对出租物业进行装修时将现有租户驱逐,装修完成后用那些愿意支付更高租金的租户取代被驱逐的租户。
早在2020年11月,市议会就指示工作人员考察所有可用于防止或禁止装修逐客行为的市政工具。该报告称,虽然完全禁止所有这类行为不在市政当局的许可权范围内,但他们已经确定了“一种潜在的工具”,可防止可负担的出租单元进一步流失。
工作人员发现,《市政法》允许市府“禁止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将拥有6个或更多单元的住宅类出租物业转作其它用途”。这项权力将防止住宅单元或建筑物改为商用或共管公寓,除非获得市议会的许可。
报告建议委员会准备一份提案,探讨制定新法规的可行性,以禁止未获市府颁发许可证的情况下,全部或部分拆除或转换拥有6个或更多单元的住宅和出租房屋。报告说,每个住房单元都很重要。
报告还要求委员会,敦促市长致信安省政府要求更新《住宅租赁法》,以“进一步防止和禁止装修逐客事件,保护现有租户和可负担住房的存量”。


本市沙滩季开始 Westboro今年关闭

【记者李云兮编译报导】渥太华的公共沙滩上周末已对外正式开放。由于施工,Westboro沙滩今年整个夏季都关闭。
据CTV报导,从上周六(6月18日)开始,每天上午11点至晚上7点,Britannia、Mooney’s Bay和Petrie Island沙滩都有救生员现场监护。
唯一例外的是Westboro沙滩。该沙滩归国家首都委员会(NCC)所有,市府负责运营。目前那里正在进行重建工作,包括翻新救生员空间;在现有的凉亭中新建洗手间/更衣室,以满足无障碍设施标准等。沿多用途通道的公园景观和通道的安全性也将得到提升;停车场将移至Sir John A. Macdonald Parkway的南侧。
随着夏季正式开始,全市55个浅水池将于未来一两周开放,现场也会配备救生员。其相关地点、开放日期和时间,可查阅市府官网。
加蒂诺公园6个NCC拥有的沙滩已于上周五正式开放。救生员将在O’Brien、Blanchet、Breton、Parent、Smith和La Peche Lake沙滩监护。由于水位高,Leamy Lake沙滩现保持关闭,直到另行通知。

责任编辑:朱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