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党声明精选
中共建政近70年,8,000多万中国人死于非命;2004年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系统揭示了中共的真实历史与邪恶流氓本质,令海内外华人震惊,引发波澜壮...
我大约06年接触到大纪元的《九评》系列著作,事实陈述虽不完全认同,但观点却有醍醐灌顶之效。至于“三退”因本人自带反共基因,除了小学懵懂无知,误入歧途加入过邪党毒害青少年组织外,再没跟恶党有过任何瓜葛,成年后不遗余力追求对暴政血债历史的了解,因此自认清白。然而促使我决定正式写这篇文字的原因源于去年的反送中。因为香港自由之火越燃越高,大纪元,新唐人,希望之声的媒...
在体制内参加工作也快20年了,从小父母就教导我要做一个善良的人正直的人!大学毕业后在浙江和广东打了三年工后考上了国内很多人羡慕的公务员!起初自我感觉还行,随着时间流逝光环褪却加之见识了gcd普遍的体制腐败和诸多虚伪的外表后,自己时常会在夜深人静时反思:这难道是我一生所追求的生活吗??…? 在偶然的机会接触了一些大陆看不到的内容后,越发觉得自己是在为一个不值得...
七十年的噩梦,我是受不了了。我知道醒来的很晚,但是不迟。反正我已经做好了很多最坏的打算,我决定在这里退出中共的党团队,在断网之前把这件事情办完了。我被中共欺骗了很久,现在这个疫情,整个中共其实一直跟以前一样,根本就没有把人当人看过。我在这里坚决公开退中共的党团队,不再跟这个欺骗世人的魔鬼混在一起了。
目前疫情肆虐,中国执政党并没有把疫情控制放在首位,反而是把控制社会舆论、扼杀公民言论自由作为重中之重,再次重现了中共邪党赖以为生存的“假恶斗”治国理论。近日我在微信朋友圈和朋友群各发布了一条质疑武汉政府抗疫不利,数据瞒报的消息,数据均来自国内自媒体,消息依然遭到封杀。真的,对这个邪恶政权不报有任何幻想了。
用谎言编织的衣服,不能保暖、不能御寒,甚至不能遮羞,善良的中国人“被”穿上“华丽的衣服”唯一的作用是,在抢夺了他们的财产、资源和尊严之后,给他们最后唯一真实的“衣服”---运尸袋。
武汉肺炎肆虐,当局草菅人命,漠视生命尊严。悲愤无极,割席决裂。希望保全家小,苟生末世。
我夫妻二人来自北京,在某重点高校做科研。此次面对新冠状病毒的爆发,我们清醒地认识到中国邪恶贪婪噬杀本性。他们对人民生死置之不顾,编造谎言欺瞒人民,造成如此重大的伤亡损失,不思救人,依旧不知悔改继续欺瞒人民。让我们彻底寒了心。我们原本打算移民,但家人和朋友是我们放不下的牵挂,因此先声明退党,再作打算。我原本是中共预备党员,我妻子原是中共入党积极分子,我们不愿与...
最近发生在中国大地的事情,这一人祸,给了我很大的心理压力,我几乎可以肯定,虽然我并不掌握第一手资料,这肯定是武汉那个病毒研究所的生化武器泄漏。我非常为武汉乃至全国人民的牺牲深感震惊和不安。中国共产党不配做这片土地上人民的执政党。原先我只是不认同,现在我是痛恨。任何人生命只有一次,看看那个方舱医院,这个党如此不尊重中国人民的生命权,我为中国变成这个样子觉得可悲...
中共就是最大的邪教,他们与法西斯纳粹党如出一辙,像希特勒一样恐怖统治,让人民分不清谁养活谁,明明是中国人养活了中共却被中共偷换概念说成-中国人吃国家的喝国家的,无耻至极。别的国家用言论和法律制约权力,中共却用权力控制法律制约言论,本末倒置,变法律为权力,变权力为武力、暴力,他们不配拥有这样的权力。我知道自己被监控,所以在此写下了我一生最大的感慨与最真实的言论...
我要言论自由,我要真相。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新闻自由,没有新闻自由就没有知情权。没有知情权就像活在黑暗中,内心充满了恐惧。从此刻起,我声明,与共产邪党决裂!我要自由!
不想与以假治国,以黒治国,以警治国的CCP为伍。他们视老百姓为草芥,如猪狗,这样的党不该存在。
自从武汉肺炎这事我在墙外看到的真实消息,明白共党的邪恶,才觉得我之前的认知真的是肤浅,国内大部分的人都被大陆媒体迷惑,现在都是加油,一起加油。但是真正解决问题的人,压根没看到,事实报导老百姓在病房里面的报导压根没看到,前线的医生的真话也没看到。除了资讯封锁就是把那些说真话的人说的话是谣言,我觉得真的很可悲。感觉中国人民的生命是别人随意玩弄权力的棋子。可悲!可...
我是一名从小被洗脑到大的悲哀的一代人,爷爷、外公都是参加过战争,大学时候感觉入党是个追随父辈积极、先进光荣的事。后来到了深圳,近几年开始通过一些途径,科学上网了解到真实的历史和现在正在发生的事。了解到了共产主义的幌子和真实的邪恶。控制所有宣传管道,利用一切宣传手段,欺瞒人民,煽动仇恨。这个国家和民族本来就失去了信仰的指导,在这些资讯下我也曾经憎恨过所谓的“亡...
以前就知道他不是好定西,现在看来更是如此。欺骗群众,谎报实情。根本就不把人民群众当回事儿。如此之腐败,天理不容。我自愿退出其一切的团队组织。
本人从小接受的教育蒙蔽了中共邪魔真面目的本质,在小时候受他们蛊惑宣誓加入了共青团,今日醒悟,自古正邪不两立,本人从此退出共产党和其所属的任何组织,与这帮为祸人间的妖魔划清界限。可惜几十年的时间都被欺骗,看不到真相,如今终于看清了这一切,愤怒,悲哀,从小被教育洗脑告诉的中国共产主义思想竟然如此邪恶不堪,武汉瘟疫事件使无数生灵灭亡,国家隐瞒消息,中共的行为让人痛...
年轻时被洗脑,加之自己工作中踏实肯干,深受领导赏识,被骗加入了中共。随着阅历的增加,特别是通过网门了解中共很多卑鄙的行径,一心只为巩固其权力的丑恶真相后,我郑重声明,从今天起退出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黑帮与邪教组织--中国共产党!
虽然从小到大从未入党入团,但是小时候被迫加入过少先队戴过红领巾,当时年幼无知并不懂的中共的邪恶。长大后留学美国,通过香港跟新疆的事情越发了解到这是一个吃人的政府,我相信民主自由,坚决反对中共独裁专政,坚决反对邪恶中共对法轮功已经其他宗教组织的迫害。每一个人都应该拥有作为人类的基本权益,跟尊严。时至今日武汉瘟疫,我相信这是天灾!我每日每天都希望中共国可以最终灭...
我是在海外生活二十多年的华人,能够看到不同的信息,所以没有被严重洗脑,可以比较清醒地看待问题。而很多大陆同胞都是偏执和无理性的、充满暴戾之气。在西方和中国大陆完全不一样的社会环境和待遇,让我知道中国大陆是非人待遇,没有任何人权和尊严。尤其香港反送中和现在武汉肺炎的泛滥,非常令人愤怒。共产党靠骗夺权,靠骗执政,拿中国人民当牲口当奴隶,就是不当人!他们就是皇帝!
中共统治的几十年,给中华民族带来了史无前例的灾难,人神共愤。现在国内大面积爆发病毒,官方还隐瞒疫情,天灾变人祸。我俩在这里声明:退出中共少先队及其一切与它有关的邪恶组织。天灭中共时,与我无关。
我经历过萨斯,也正在经历武汉的疫情。我就想不通,为什么一个政权会隐瞒这种自然灾害? 你说隐瞒经济败象,政治黑幕,民生问题,对于一个邪恶政党来说,倒确实是他们的选项。可是天灾他们为什么也要隐瞒呢?自然灾害它可没有政治倾向性,也不是针对专制政权而来啊?为什么从2004非典到2020新非典,都是如此一致的表现呢?
我,生在长在北京城里的许燕子,经过认真的思考,面对来势汹汹的冠状病毒肺炎肆虐时中共政权的种种行径,我真的失望了,对它们不再抱幻想了!我在这里郑重地发出我的心声、我的声明:我完全彻底地退出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坚决去掉它强加给我生命中的邪恶印记!虽然我不是它们的党员,但我也入过队、入过团,也曾经诚心诚意地相信它。但无情事实告诉我,它真的是撒谎成性、害人无数! 它...
我是中国大陆人,共匪对所有中国大陆人的洗脑教育从幼稚园抓起,任何人都不会放过。 我曾经也是一个自干五,信中共信政府,随着时间的推移,我逐渐发现社会上诸多问题,开始质疑中共。 2017年末,我家遭遇强拆,全家损失巨大,我还以为可以靠中共所谓的法律为我和家人挽回损失,直到邻里被黑警雇佣的黑社会纵火逼迁,旁听其他拆迁民众在中共法庭上被所谓法官做出包庇官员和黑警的判...
中共邪灵有组织、系统性从小孩教育就用谎言扭曲着中国大陆民众的意识形态。我上学到大学毕业,这个绞肉机让我们批量的加入少先队和共青团,大学作业式的抄写入党申请书以及参加他们所谓的党课。爷爷和我说过家族史以及他所亲历的共产党建政前后的社会变化,我自然不懈与之为伍,拒绝加入中国共产党。我因缘际遇融入非官方民运圈,我们尽自己所能尝试去唤醒被蒙蔽的人民。圈内有人因此被电...
我在无意之间帮助了一名法轮功学员来到日本后,家人遭到共产邪党的骚扰,虽是无心之举,但也让我看到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我相信这样不得人心的邪党对法轮功如此敏感必是看到了不久后自己灭亡而产生的恐惧,因此我要在此退党团!让正义回归中国。
一时无知,被这个党的假像蒙蔽,从此误入尘网中,一去二十年。如今,对这个党的无耻行径心知肚明,但无奈肉身在墙内,只好借贵宝地表达一份决定,与这个党离心离德,分道扬镳。本人(化名断流)声明退出此党,从此清白干净做人,不愿同流合污。
本人携妻声明退出上学时加入的共青团及少先队,并声明永不入党。本人及妻子上学时被要求强制加入少先队及共青团,后认识到共党乃是邪恶魔鬼,共产党统治下民不聊生,一切都被邪恶红龙夺走。本人携妻为曾经加入过的邪党团、队声明退出,从此与之势不两立,在黑暗统治下为争取自由而努力。
现在的中国,共产党高官糜烂腐败,无官不贪。好的、正的东西得不到肯定和弘扬,坏人、黑恶势力却大行其道,真的没治了。我非常认同法轮大法弟子告诉我的话:以真善忍为修炼准则的法轮大法是宇宙中的高德大法,世界都需要。我对这些有所了解;共产主义的最终目的就是消灭所有对神的信仰以至全人类,我们平民百姓唯有退出共产党的党、团、队组织,抹去被西来共产魔教打上的印记,不与它为伍...
共产党贪腐邪恶,占尽了百姓的所有,还经常生事栽赃陷害无孤善良的民众,小时候被其所骗加入了中国共青团组织。特声明退出。
本人是来自北京的赵祁疆。在中学时代,因为受到了中共邪党的蛊惑,我成为了加入邪党先锋队青年团的积极分子。中学期间,我的母亲曾经因为记录中共对退伍军人杀鸡取卵,兔死狗烹的残暴行为而被中共官员截查并强制删除手机内容。在移民加拿大以后,我了解了中共邪党欺人瞒世、草芥人命的邪恶行径。在大学攻读经济学和社会学期间,通过教授的谆谆善诱和不懈帮助,我终于了解了中共邪党的本质...
“八九• 六四”期间,我曾经在北京部队工作,目睹了中共军队屠杀学生的冰山一角:军队用坦克碾压了不肯离开天安门广场的示威学生后,广场地面上到处是学生尸体和学生的遗物;军人用帆布把那些遗物兜走;用直升机把学生遗体运走;然后几十辆消防车过来冲洗天安门广场,掩盖血腥;不准任何人讲出实情,否则军法严惩(让你消音、消失,什么都干的出来)。我现在退休退伍几十年了,今天才敢...
共有约 6046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随着武汉新冠肺炎对全球的威胁与日俱增,越来越多的各国专家也对新冠病毒(COVID-19)的来源投下更多关注的目光。本文从流行病学调查、病毒基因比对、跨物种感染研究以及关键的“中间宿主”等五大领域,对新冠病毒来源进行了全景式梳理与深度挖掘,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