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股市危机
受今天公布的去年12月份进出口贸易额大幅下滑影响,A股沪指、深成指、创压板三大股指14日全线下跌。
1月2日是大陆股市2019年的第一个交易日,A股沪指、深成指、创业板三大股指全面下跌,开局不利。
中共央行办公厅主任周学东日前就中国股市问题表示,尽管今年A股从3500点跌至2500点,从另一个角度看,市场“更加安全”了。该言论发表后大陆被大陆网民唾弃,报导见光10分钟后就被删除了。
现有的数据显示,大陆A股大股东为了融资而大量抵押上市股票。触及清算红线的已经达到7000亿人民币,成为了大陆股市一颗未爆的地雷。
对于中国十多亿民众来说,在即将迎来的2019年里,是否能如愿快乐、幸福平安呢?这个问题,笔者无法一概而论。但是,如果让我们一起来看,2019年中国可能发生的十大危机,您或许就能从中找到自己的答案。
12月28日是2018年最后一个交易日,跟今年年初相比,上证综指暴跌四分之一(25%),沪深两市市值共蒸发2.4万亿美元(13.2万亿元),同时,去杠杆化也将保证金贷款压缩至2015年峰值的三分之一。
在刘鹤和财金系统三大巨头向市场喊话后,中国股市周一短暂回升,周二再次下挫,沪指跌逾2%再度失守2600点关口。学者认为,官员喊话救市只能是暂时缓解,中国经济内忧外患,投资人已经失去信心,股市会继续掉,人民币会继续贬值。
大陆沪深指数上周双双续跌,坊间悲观情绪蔓延,信心尽失;股民认为不止地板价穿破,称无底洞更贴切!大陆学者分析,股市大跌已到深水区,当局不能再摸石头过河,会淹死;要考虑与国际接轨,或许该换班子操作。
除中国股市、人民币汇率双双下挫外,推动大陆GDP的“三驾马车”也出现断崖式的下降。《华尔街日报》说,大陆股市的抛售情况看起来比2015年的那次股灾更严重。
金融大鳄肖建华在安邦前董事长吴小晖庭审后,日前传出可能在六月底前面临审判,因肖建华配合官方调查或指控没有吴小晖严重。
中共证监会日前通报了对新三板市场的稽查情况,通报称证券市场时有发生编造传播虚假信息、扰乱市场秩序的情况。而就在不久前,证监会今年的一号行政处罚文件给了自媒体人曹磊,并指其“扰乱市场秩序”,但曹磊不服反诉证监会。
中信证券公司在大陆2015年股灾后,有十多名高管被当局调查。据陆媒报导,目前中信证券前总经理程博明、经纪业务发展委员会行政负责人刘军、权益投资部负责人许骏已被判刑。
十九大上江泽民在台上的种种丑态引起舆论聚集外,江派过去五年动用暗杀、经济政变等各种手法想将习近平拉下马的内幕也遭台媒深挖,其中谈到2015年江派制造股灾与习近平展开生死之战。
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公司(MSCI)宣布从2018年6月纳入中国A股,该消息在市场持续发酵。近日有中国学者接受大纪元记者专访表示,A股加入MSCI并不意味着中国股市国际化,还要看A股是否遵循国际规则。
2017年金融反腐势头越演越烈,党媒《人民日报》配合造势大,盘点4年金融反腐网住34条大鱼,并追问:下一个会是谁?
近日金融两“大虎”项俊波、李昌军同时落马,原上海多伦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鲜言因操纵股价遭证监会开出史上最大罚单34.7亿元,并被终身禁入证券市场,评论认为大陆金融反腐进入高潮。
2月10日,大陆召开全国证券期货工作监管会议,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会上矛头直指“资本大鳄”,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并要有计划的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金融专家解析认为背后还有更深层原因。
李克强近来在10天之内两次提到了资本市场,有分析认为李克强在谈话中对大陆股市作了多个暗示。
8月24日,中国股市再度暴跌,而且影响扩散到了全球,世界其他主要证券市场均对此作出了反应。
在过去的3周大陆股市跌了30%,市值蒸发逾21万亿。7月3日,中国股市上海综合指数再次下跌5.8%,创逾三个月新低。
中国股市蛇年来临是否有看头?中国股市在股民们纷纷以悲剧离场的同时,有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涌入资本市场。著名经济学者程晓农新年期间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股市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国经济真正的实质,中国股市实质就是帮政府圈钱的一个场所,让一些国有企业通过上市来骗钱,黑幕重重。
到目前为止,中国股市的上证指数已跌到2000点之下,创下2009年6月以来的最低点,但是中共仍宣称其经济增长达7.6%,堪称“全球最高数值”。
(大纪元记者高紫檀综合报导)2012年11月2日,中国小盘股浙江世宝正式挂牌上市交易。尽管当局一再提醒暴炒风险,但该股仍然当天大涨626.74%,报收18.75元,换手率高达95.15%,创新股上市首日最大涨幅等多项记录。
中国股市在前一阵子跌到三年以来的最低点。事实上,自从2007年以来,上海综指已经下跌了65%。对此感到担忧的中共高层在2012年一开始,就试图透过发言来鼓舞投资人。温家宝在最近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闭幕式上,呼吁采取更多措施提振股市信心。接着,中国证监会新主席郭树清宣布了他的2012年深化改革计划。
2011年9月19日,就是上证综指捅破前期低点的那一天,我独在证券营业部外徘徊,遇见程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刘静淑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刘静淑以前就很爱看先生的博客。”
整个中国股市如同一个大赌场,“老板”是政府,证监会是“赌场经理”,“庄家”就是那些通过操纵股价获取暴利的证券公司和上市公司,而进场“赌博”的人们大约只有被宰的份。
中国的股市始终黑暗,从来就没见到过太阳,并不是制度不够多,而是执行制度的人和利益集团的心太黑。在这样的市场上,中小散户只能是刀俎上的鱼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中国多个微博服务经过整肃后开始启用身份证和手机注册,谷歌问答则在开通4天后被长城防火墙屏蔽,网民开始翻墙在上面发表自由言论,很多问答具挑战性。
最近中共总理温家宝、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R. Krugman)、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中国经济学家谢国忠和中共的学者巴曙松,以及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封面的文章,都表达了世界和中国经济有第二次探底的可能,对世界经济前景表示悲观的态度。今天我来讨论这个问题。
近来不少西方专家观察到中国经济的许多警讯,甚至预言:中国经济将在未来九个月到十二个月之间泡沫破裂
共有约 23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