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
12月16日,来自中共中纪委监察网站援引中央外办纪检组的消息称: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四局原局长曹白隽因“涉嫌严重违纪”
人民日报呼吁集合全人类的正义力量,“彻底清算一切企图淡化历史、歪曲历史、抹杀历史的言行”的首要对象就是中共自身。
毫无疑问,彭斯的底气来源于对上帝的信仰,来源于对普世价值的信奉,其致辞也是在公开告诉世人,川普和现任美国政府撸起袖子加油干的目的无他,就是让美国再次繁荣、强大、安全,让美国再次伟大,而走在信神道路上的他们,也必将得到神的眷顾。
探究中共在国际社会屡屡受挫的原因,不难发现一个重要因由是摒弃普世价值、意图向全世界输出其行为模式的中共,正在被政治人物、各国政府、媒体、世人剥去虚伪的表面,进而认清其画皮背后邪恶的一面。而在世人渐次认清后,说的再动听的中共收获更多的“不”,也将逐渐成为常态。
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表示,中共当局为了应对美国大规模减税,正在优化增值税政策、完善企业所得税。他还认为目前企业社保缴费率较高,企业负担重,个人所得税负担也应该降低,从而间接降低企业负担,增加企业竞争力。这似乎暗示北京也趋向于减税。
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在背靠刘云山的原中宣部副部长、原网信办主任鲁炜被查后,背靠李长春的张江被免职,绝非是巧合,应该是当局要清理文宣系统的江派大小马仔的又一个强烈信号。
在明年3月两会前后,北京当局轮训地方高官,除了上述两个目的,也不排除对中共的某些高层人事安排进行事先吹风,比如王岐山出任国家副主席等。但正如诸多分析所言,抓再多的贪官,轮训再多的高官,都是治标不治本,因为在一个死胡同里寻找出路是根本没有希望的。
张阳之死虽然带走了一些秘密,但不是有这么一句话么: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张阳的罪恶不会不留下蛛丝马迹的,只是有些中共是完全不敢公开的罢了。
12月3日,王沪宁与黄坤明都参加了在浙江乌镇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虽然名曰“世界大会”,但参加的基本都是中方人员,国际来宾寥寥无几。这大概是因为世界人民都知道,中国的互联网是与世界隔绝的,来参加是毫无意义的,而主管包括网络宣传在内的文宣两大高官参会,是否预示著对网络要加强管控呢?无论是否如此,可以想见的是,只要中共一天不倒,中宣部对媒体的管控就一天...
从目前习近平对王岐山的态度看,如果不出意外,一个强势的王岐山即将在明年中共两会期间回归,而“老王”的回归对于那些阻挠其在十九大连任的高官们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12月2日,中共《人民日报》下属的《环球时报》发表关于朝鲜核武问题的社评,释放了不同寻常的信号
只要中共未倒台,关于红黄蓝涉及“老虎团”的“谣言”还会在民间流传,其他的“涉军谣言”还会屡禁不止,因为民众相信,“谣言”往往才是真相
随着他们的靠山江泽民一再被敲打,郭、徐被抓,江派势力渐微,现高层对迫害法轮功持与江派不同态度,陷入惶恐中又不愿过牢狱生活的将领们还有什么选择呢?
红黄蓝幼稚园背后的确有黑幕,而且很黑很深。
为何红黄蓝有如此多的军队背景?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出现的神秘“爷爷”、“叔叔”真的与军方无关?或许真相恰恰是他们即便与“老虎团”现役军人无关,也无法排除其他北京卫戍区现役或退役军人涉事其中,而这样的丑闻应该就是当局不愿意让老百姓知晓的,否则为何一直要遮遮掩掩的呢?要知道,心中有鬼的人才会这样的,一个没有底气的政府也是如此。
在一片谴责声中,北京的官员们要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解决北京过于庞大问题,需要时日,而且一定要考虑周全,尤其是对于那些北漂一族们。而且,疏解非首都功能也不一定要拿打工者开刀,作为各种权力部门集中的北京,为何不从庞大的行政机构入手呢?
在北京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被爆涉嫌虐待、猥亵幼儿且长达一年的时间后,中共官方做出了如下反应
从孟亮的工作经历以及在大陆涉足的并购领域看,其在政商界游走自如恰恰说明其少不了某些官方的靠山,而其中的内幕还有待揭示。
上述这些高官若出状况,也不过是中共待查官员的冰山一角。一个长长的有问题官员的名单应该早已掌控在中纪委手中,只不过需要选择时机、一个个抛出而已。且看到什么时候,北京当局会宣布反腐“夺取了压倒性胜利”。
刘惊海被审的当天,同样与刘云山和原中宣部部长刘奇葆存在关联的鲁炜落马,这当然不应该是巧合。如果说此前多地文宣系统官员被拿下是习近平清剿文宣系统的前奏,那么,鲁炜的落马似乎在预示这把火正在烧向文宣系统中央高层。
是以,对幻想着“长生不老”的中共高官们来说,“换头”成为换内脏后的又一个目标,这大概也是任晓平们可以毫无顾忌、丝毫不操心经费研究“换头”技术的原因所在。
时隔一年多后,鲁炜正式被查,说明其相关问题已被中纪委掌握和查清,而其背后的刘奇葆、刘云山能脱得了干系吗?这或许预示著文宣系统高层的大震荡将开始。
薄熙来当年一方面打造“唱红打黑”的重庆模式,并大造声势,在全国推广;一方面染指重庆警备区、成都军区,意欲打造自己的军事力量。
但这个“低头”的结果是彻底还是有条件终止核试,亦或是表面态度放低,其实质并不打算放弃核试,再过几日就可见分晓。而其结果必将影响川普乃至北京的下一步行动。
当时主政辽宁的薄熙来、主政沈阳和主管苏家屯的刘凤海等都脱不了干系,对于苏家屯事件,他们应该不仅仅是的知情者,而且还是主动的参与者,因为这正是他们向上攀爬的资本。
如果按照陈希文章中提及的用人、选人标准,那么中共官员可用的实在是少之有少,中共官场运作根本无法维持下去。事实上,说一千道一万,说到的这五类不能用之人,其实就一个标准,那就是是否对现高层忠诚,而忠诚又该如何衡量呢?
随着北京高层反腐的持续推进,诸多江派贪腐高官纷纷落马、被抓,王的靠山之一陈铁新也被查,王文良的其他靠山也在慢慢失去权势,丹东港的负债问题自然随之浮出水面。王文良该承担什么责任呢?
正是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金正恩不情不愿地坐下来与北京“交换意见”,接纳了北京特使的到来。至于其本人是否会与宋涛会面尚未可知,但显而易见的是,可供金正恩选择的选项并不多。既然金正恩选项有限,那么其身后的鬼影江派人马还能怎样折腾呢?
试问,当中共垮台时,会有多少党员站出来捍卫这个党?或许当年苏联垮台时,两千万苏共党员无一人站出的场景会重现。而且,海内外的“三退”大潮早已将中共的根拔了出来,中共的崩溃并非只是个传说。
共有约 2094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2017年8月,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逾3年的法轮功学员张伟,委托冤狱期满获释的法轮功学员代她向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行,要求还法轮大法清白,停止这场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