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产业
外媒分析,虽然中共当局渴望发展“硬科技”(Hard Tech),在尖端技术上与西方互别苗头,但却严重缺乏相应人力资源。这种结构性情况,在数年内都难以改善。
台湾鸿海科技集团(即富士康)周五(9月23日)宣布,与印尼煤矿商Indika能源公司成立一家合资企业,计划在印尼生产电池和电动车。
据市场消息,美国绘图芯片大厂英伟达(Nvidia,又译辉达)正寻求加速生产一批图形处理器(GPU)产品,希望赶在美国制裁生效前,交付利润丰厚的中方AI芯片订单。
据外媒报导,因为中共“清零政策”扰乱了工厂生产和供应链,美中紧张局势也在加剧,因此谷歌(Google)正在考虑将其Pixel智能手机的部分生产转移到印度。
星链在乌克兰战场上的应用,突显了低轨卫星的重要性,也引发手机卫星通信时代的许多联想。华为上周推出新款手机Mate 50,强调可以连上北斗卫星。专家认为,华为意在掩饰其在美国禁令下无法更新换代的短板,同时彰显其抢先进入到6G、低轨卫星的赛道,但由于竞争力不足,恐难获市场青睐。
加拿大半导体IP供应商Alphawave宣布完成对美国OpenFive公司的收购案,引来美国议员卢比奥猛烈的抨击。这不是“智路资本”在海外收购案第一次引发质疑,而中共越来越复杂的转移芯片知识产权的方式,再度进入了公众视野。
美国政府稍早前要求英伟达(NVIDIA,港台译为辉达)和超微(AMD)两家芯片生产商,停止向中国出口顶级人工智能(AI)芯片。最新消息显示,目前美政府准予英伟达在限定期间内供货。
中国最大半导体公司中芯国际7月宣布跨越7奈米节点,令世界大感意外。然而,细究中芯国际所采用的制程以及中共试图引进先进光刻机的历史,反映出中共一再宣称的“自主造芯”将面临极大的困难。
美国《芯片与科学法案》上路,标志与中国长期竞争的支持性政策即将展开。与此同时,中共军演与两岸局势升温、美日韩台Chip 4联盟即将成立,近期影响半导体产业剧烈变动,其中,龙头业者台积电是否有选边站队的压力,引发外界关注。
主管特斯拉人工智能(AI)部门,并领导自动驾驶技术开发的安德烈·卡帕西(Andrej Karpathy)在周三(7月13日)宣布,他将离开该公司。
苹果公司(Apple Inc.)周三(7月6日)表示,今年秋天将推出一项新的“锁定模式”,以保护用户免受国家支持的间谍软件攻击。苹果还将提供最高200万美元的奖金,以资助发现该模式安全漏洞的研究人员。
周四(6月30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授权SpaceX公司将星链(Starlink)卫星互联网系统,用于移动中的交通工具,包括汽车、卡车、船只和飞机。
周四(6月23日),Netflix正在全公司范围内再裁减约300名员工,有多个业务职能部门都有人员遭到裁撤。
五角大楼正与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SpaceX公司合作,评估使用火箭运输部队与设备到全球冲突焦点的可能性。
日本与美国加强芯片等供应链合作,并在国内完善新一代半导体制造基地;宣布最高补助4760亿日元支持台积电在日本合资建厂。全球各大经济体争相补贴芯片行业背景之下,日本经济产业省提出了一个三阶段战略,以在未来十年内重振日本的半导体产业。
三星掌门人李在镕近日访问欧洲,为三星产业链布局奠定基础。在全球芯片企业为确保极紫外光刻机(EUV)而展开激烈竞争形势下,他到访了荷兰阿斯麦尔(ASML)公司。
特斯拉和SpaceX的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表示,他接下来的目标是每年建造100艘星际飞船,在2050年将100万人送上火星。 据美国财经网站Benzinga报导(链接),马斯克表示,他认为人类要移居火星,大概需要近100万的人口,才能确保有足够的人力在这颗红色星球上生存。 听新闻: (function() { var ...
中共当局对互联网等高科技行业的强监管,可能已成为中国科技公司和专业人才在第三代互联网(Web3.0)上创新发展的最大障碍,导致中国的相关公司纷纷远赴海外发展。
Apple上周警告,中共当局的COVID-19封锁限制,可能带来多达80亿美元的损失,这相当于失去了一整个季度的iPad营收。分析人士指出,这间科技巨头应将更多产线移出中国,建立自己的组装供应链。
周一(4月25日),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达成了以440亿美元收购推特(Twitter)的交易协议。然而,在这项史上规模最大的个人收购交易背后,却有一个低调、神秘的家族办公室在运筹帷幄。
推特(Twitter)首席执行官帕拉格‧阿格拉瓦尔(Parag Agrawal)周日(4月10日)晚间表示,该公司最大的股东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已决定不加入董事会。
在经历了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带来的芯片荒以及全球供应链混乱之后,各国都意识到发展本土半导体制造业的重要性。近日,印度的本土芯片厂激励计划出现首批申请者,其中,富士康与印度能源巨头的合作受到颇多关注。
在工业机器人领域,中国是世界最大的生产基地与消费市场,可中国却几乎没定价权,因其关键技术掌握在他国手中。
脸书(Facebook)母公司Meta已同意就一起10年前的诉讼,支付9,000万美元达成和解。该诉讼指控,脸书通过浏览器插件追踪用户的互联网活动,甚至在用户登出账户后依然如此。
谷歌将向印度大型电信公司再注资多达10亿美元,希望能在这个巨大且快速扩张的市场中,开发更低价的智能手机。
在美国启动对华为制裁的前不久,华为成立哈勃科技投资公司。三年来,哈勃已经投资56家芯片公司,整个中国也掀起轰轰烈烈的造芯运动,但是却以失败告终。
美国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公司(Intel)在给供应商的信函中,删除了有关新疆的字句。卢比奥表示,Intel面对中共压力不该自我审查,应将供应链移至其他国家。
2021年4月苹果公司发布了一款可追踪自己重要物品的AirTag产品,然而随后即有多位用户则在网上表示自己被陌生的AirTag跟踪,让他们感到不安,且有警方表示窃贼利用该装置偷车和跟踪。
TikTok(抖音海外版)在2021年成为全球互联网访问量最大网站,超过去年的冠军Google。短视频代替书籍成流行读物,学者认为这令人忧虑人类文化的传承。
韩国检方近日起诉了涉嫌将尖端技术泄露给中共的4名韩国人。鉴于尖端技术和人才频频外流到中共,不仅影响经济,还涉及安保问题,韩国政府近日出台了新措施以加强保护。
共有约 3318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