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身狙擊手阻俄軍 烏克蘭白領:必須做的事

人氣 1006

【大紀元2022年08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言編譯報導)在開槍之前,烏克蘭狙擊手安德里(Andriy)把臉埋在折疊墊中,緩慢而有意識地呼吸。

「我需要完全放鬆,找到一個我扣動扳機時步槍不會移動的地方。」他說,「我什麼都不考慮。這是一種真空。」

在他頭部周圍的草地上,放著幾盒子彈、打印的圖表、一個重型訂書機和一卷膠帶。

綁在他手腕上的是一個珠寶盒狀的顯示器。這是一個彈道計算器,用來計算風和其它周圍條件給射擊準確性帶來的影響因素。蜜蜂持續圍著他的頭和瞄準鏡打轉,卻沒有引起他的注意。

停頓了很久之後,他用烏克蘭語說出「射擊」一詞。

啪!這種聲音與體育比賽中使用的發令槍可不是一回事,讓尚未習慣戰爭的他身體不由自主地產生一種反射性顫動。

六個月前,這個聲音可能會嚇到安德里。那時,他已經搬到西歐,從事工程方面的職業。

他的經歷與許多回到家鄉參戰的烏克蘭人相似。他們突然從平民生活中抽身出來,臨時接受現代化戰鬥方法訓練。

這位身材高大、能說一口流利英語的狙擊手在基輔附近一個非正式射擊場獨自練習時接受了美聯社採訪。他打算花上幾個小時的時間,通過一次次的訓練和糾錯,爭取在下一次任務之前解決自己遇到的一些武器相關問題。

他要求只披露自己的名字,並要求對其個人生活的一些具體情況保密。

安德里來自位於基輔機場附近的布恰(Bucha),該地區在俄羅斯進攻中受到衝擊。烏克蘭稱那裡數以百計的平民慘遭殺害。

「2月24日清晨,我接到母親電話。她住在布恰,告訴我戰爭已經開始了。」他說,「她能聽到直升機、飛機、轟炸和爆炸聲。我決定返回。」

「這不是你想做的事情 但必須做」

安德里於是爭分奪秒往家鄉趕。他乘飛機前往布達佩斯,並為自己安排了一條長達1,200公里(750英里)的陸路路線,包括向一個願意冒險拉上自己一路往東的司機支付「一大筆錢」。幾天後,他便加入基輔周邊的激戰,並為自己取了個戰地名字——武士(Samurai)。

他為自己買了裝備和一支美國製造的狙擊步槍,並經過軍隊的朋友牽線聯繫上一名特種部隊教官,為他提供訓練。

安德里說烏克蘭軍隊的靈活性讓他引以為榮,利用其成員所擁有的各種技能,烏軍越發在戰鬥中變成「多面手」。

他說,狙擊手經常執行探尋俄羅斯軍事陣地的任務,以便進行炮火瞄準。

「我還獲得了戰術醫學、無人機和用突擊步槍射擊的經驗。」他說。

為了保護自己的聽力,安德里購買了一套獵人耳機,可以抑制步槍的噪音,同時放大聲音。他說:「這些確實需要。」

自2月發動入侵以來,俄羅斯在烏克蘭控制的領土增加了一倍多,達到該國面積的20%左右。但安德里與許多烏克蘭同胞一樣樂觀,認為冬季過後有望取得勝利。

他說:「我認為在我們歐洲和美國朋友的幫助下,我們可以將他們趕出我們的領土。」

他之所以想成為一名狙擊手是因為他熟悉獵槍。獵槍在烏克蘭很常見,而且他有過在視頻遊戲中扮演遠距離射擊手的經歷。

但他在戰爭中的目標,「是要回到我的家,回到我的家人身邊。」他說。

「我們中沒有人想成為一名戰士、一名射手、一名狙擊手。現在在這裡,做我們在這裡做的事情,這只是一種需要。」

頓了一下,他又說,「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我不喜歡殺人。這不是你想做的事情,但這是你必須做的事情。」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曾在中東打擊ISIS 加國精英狙擊手抵烏助戰
到烏克蘭參戰 前英狙擊手:俄軍比塔利班弱
【時事軍事】加拿大狙擊手在烏克蘭的生死之謎
美國8月發布限制中國聯網車的擬議規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